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70章 標題娘又離家出走了
  “這些就是希兒在量子之海看到的全部了。”

  布洛妮婭和溫蒂躺在病床上,希兒在一旁述說著自己在量子之海的見聞。

  “前文明……人為崩落……蘇羽哥哥……”

  布洛妮婭晃了晃頭,隨后說道。

  “無法想象蘇羽哥哥經歷過這種事情。”

  話語一出,四周都陷入一陣沉默。

  “無論是人為崩落還是前文明的律者,蘇羽先生都承受了太多。”

  愛因斯坦正翻看著資料,思考著之后的對策。

  可可利亞叛變了逆熵,和世界蛇合作企圖用名為黃泉之杖的武器殺掉溫蒂,卻被灰蛇背刺。

  溫蒂到現在也沒醒了,不知道是受傷太嚴重了,還是那個戴面具的女人說的。

  “蘇羽已經死了。”

  導致自己根本不愿醒來。

  沒錯,蘇羽在離開的時候還不忘說一句自己無了,不過蘇羽的造型似乎被誤會了。

  愛因斯坦合上了書,思索著未來的事情。

  希兒所說的融合戰士強大的戰力,以現在的逆熵和天命根本無法阻擋凱文和那個戴面具的女人。

  “博士,你手中的書……”

  布洛妮婭好奇的問道。

  “這似乎是某個融合戰士留下的,我想,里面應該有前文明的信息。

  書名翻譯過來應該是《我向崩壞說話》。”

  這件事純屬愛因斯坦想多了,這是前文明蘇羽閑的沒事打發時間看的小說,不知道怎么遺留到了現文明。

  也許是它質量過硬,扛過了五萬年?誰知道呢?

  “對了,希兒,你提到過你在世界泡里遇見了另一個蘇雨……姐姐?”

  “嗯,姐姐幫我們離開了那個世界泡,不過……”

  希兒的語氣漸漸放低。

  “她的眼中,充滿了孤獨……”

  …………

  “我的朋友,歡迎你的回歸。”

  奧托做了一個優雅的歡迎禮,眼中的藏不住的欣喜。

  他是真心為蘇羽的歸來感到高興。

  蘇羽也是揭開了面具,露出他那奇異的雙瞳,笑道。

  “這么久不見,你說話依舊是那副該死的腔調。”

  “哈哈哈哈哈。”

  兩人笑了起來。

  “走吧,我的朋友,讓我慶祝一下你的歸來。”

  奧托想要邀請蘇羽,但蘇羽擺了擺手。

  “算了吧,現在還不是時候。蘇羽已經死了,現在在你面前的是【鳶尾】。

  比安卡怎么樣?”

  奧托點了點頭,隨后說道。

  “你的離去給她造成了很大的打擊,她把自己關在房間里一周不吃不喝,之后瘋狂的訓練,似乎一切都回到了原樣。

  但,她仍然會在訓練中走神。不過,值得高興的是,她終于會自己申請每周休息一天了。”

  蘇羽點了點頭,說道。

  “看來我的離去確實給她造成了很大的打擊。”

  奧托將一柄黑色太刀和一個盒子遞給了他。

  蘇羽接過兩樣東西,撕開一道裂縫,直接將侵蝕之鍵變成手甲丟了進去,墜入了量子之海,抵達疾疫寶石身旁。

  “奧托,有興趣知道我的計劃嗎?”

  “噢,我想那個計劃一定十分的華麗而盛大。”

  奧托的眼中閃過一絲興奮。

  “那是我的落幕,一定會是華麗而盛大。一個復活大家,讓世界免受崩壞的計劃……”

  …………

  大崩壞爆發以來,這三個月里,琪亞娜一直飽受崩壞的侵蝕。

  不僅是身體上的疼痛,第二律者一直在試圖侵蝕她的精神,徹底掌握她的身體。

  少女知道,這是她的罪孽,她現在的情況不應該再靠近崩壞了,但天穹市的人需要她的拯救,這,也是她的贖罪。

  “我……做了一個夢。”

  琪亞娜躺在路中間,手上蘇羽送的手環緩慢地治愈著她的傷口。

  “那不是夢,琪亞娜,你剛才差點就要失去控制了。”

  符華的聲音又一次在琪亞娜的腦海中響起,回應她的卻是琪亞娜的沉默。

  “……”

  “這三個月以來,你一直在抗拒著我……保持沉默,到處流浪,拒絕和我對話,把我當作一個不存在的幻覺。”

  琪亞娜痛苦地捂住自己的頭。

  “但是,琪亞娜,你越是裝作什么事都沒發生,你的狀況就越危險。

  你絕對不可以再接觸崩壞能了,也不能在戰斗中使用女武神的力量……不,是連戰斗也不要。

  我的力量正在逐漸衰弱,一時的疏忽就可能導致第二律者蘇醒。

  這次還在掌控之中,下一次就不會這么幸運了。”

  “‘照顧’?是監視才對吧?

  這不就是你一直在做的事嗎?

  一直以來,你潛伏在我身邊,觀察著我,最后把我交給了奧托。你忘記自己是怎么出賣我的了嗎?!

  你、蘇羽還有奧托,操弄了我的人生,玩弄著我的命運,現在還有嘲笑我的無力嗎?!”

  琪亞娜憤怒地吼著,發泄著自己的情緒。

  “琪亞娜……蘇羽他從未想要傷害你……”

  “閉嘴!事到如今,你還想說些什么。從我的腦海中滾出去!”

  琪亞娜蹲在地上,抱著自己腦袋,憤怒地說著。

  符華見狀也只能微微嘆息。

  ……

  少女很清楚,對符華的憤怒只是宣泄自己對命運的無力罷了。

  她無法怪罪,也從未怪罪那個一直以來像父親,像哥哥一樣照顧自己的男人。

  他不喜歡笑,卻總是很容易察覺到周圍人的情緒,會去安撫大家。

  他不記得自己的生日,卻從未忘記為大家送上生日祝福。

  他每次都說不會再管自己了,卻總是在自己惹麻煩后,默默解決這一切。

  他總是裝作一副冷漠的樣子,卻經常因為自己的事情而忙活很久。

  少女察覺得到,這并不是虛假的情感,他就像他說的那樣。

  他不喜歡說謊。

  ……

  那是他們第一次相遇,蘇羽笑著看向這個餓了很久,結果吃東西把自己噎住的少女。

  “好了,沒人跟你搶,給。”

  蘇羽將橙汁遞給了她,琪亞娜也一口將橙汁喝完。

  一切都是那么和諧。

  ……

  “生日快樂,琪亞娜。”

  蘇羽穿著略顯奇怪的粉色圍裙,桌上擺了蛋糕和吐司披薩。

  “誒,蘇羽,你怎么知道我的生日啊?!”

  “你學生證上寫著,替你整理行李的時候看到的。”

  “謝謝……”

  但他總是忘記自己的生日。

  ……

  “如果有一天,你們的戰友因為崩壞能失控……

  你們必須毫不猶豫,結束她的生命。”

  這是姬子老師告訴她的話語,但是面對自己的疑問,蘇羽卻是這么回答的。

  “如果有一天,我也失去了控制,你會怎么樣呢?”

  琪亞娜有些不安地詢問姬子。

  但姬子還未回答,蘇羽便說。

  “我不會讓那種事情發生的,我也不會對戰友出手,琪亞娜,躲在我的身后就行了。”

  ……

  他兌現了他的承諾,那一天,身受重傷的他將生的希望給了自己。

  “琪亞娜……就代替我……活下去吧……”

  他就這么墜入了量子之海,而自己就只能這么看著,什么都做不了,自己親手殺了自己的哥哥……

  ……

  琪亞娜睜開眼睛,蘇羽重傷的身影又出現面前。

  “為什么?為什么?明明你已經和奧托合作了,卻還要來送死?

  明明你可以活下去的,為什么要救我?”

  琪亞娜流下了眼淚,將槍口指向自己的下巴。

  她才是最該死去的那一個,為什么偏偏離開的會是蘇羽。

  …………

  “嘭——”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