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69章 猛蛇出海
  “喀嘣喀嘣……”

  量子之海中傳出了兩道咀嚼的聲音,似乎是在啃著什么骨頭。

  “你真的不擔心她們兩嗎?”

  凱文一邊咬著特拉洛克的脊椎骨,一邊詢問著蘇羽。

  蘇羽當然也扯了一截特拉洛克的骨頭,反正它也死不了。

  “布洛妮婭身上有我的給的圣痕,還有華留下的【羽渡塵】,我相信她和希兒。

  只是,希兒對你的誤會似乎有點深。”

  蘇羽指了指即將背刺布洛妮婭的黑希兒。

  “我并未和她過多交流,只是感覺到你留下的后手,給予了她一點力量,可能是嚇到了。”

  凱文說出了自己的看法,畢竟自己怎么可能傷害戰友的妹妹呢?

  那是他們……曾經犯下的錯誤。

  “打個賭?”

  蘇羽嚼完了脆骨,面具戴好,整理了一下圍巾。

  凱文沒有說話,但他的眼神暴露了他的想法。

  他很感興趣。

  “布洛妮婭會成為新一代理之律者,她會為人類而戰。”

  蘇羽這么一說完,卻感到了凱文的死亡凝視。

  “和你打賭我從沒贏過,所以我相信那個小女孩。”

  “切。”

  蘇羽面具下面傳出了不屑的聲音。

  兩人繼續看戲。

  …………

  “唔……希兒,太好了,你沒事。”

  布洛妮婭穩定了一下心神,看向身后的希兒。

  但,她沒注意到此刻的希兒,似乎有些不對勁。

  “嗯……【希兒沒事】。”

  “呵呵。”

  黑希兒發出一聲輕笑。

  “終于見到你了,姐姐大人……

  這就是理之律者核心嗎?沒想到竟會以這種方式出現……

  ……有了它,希兒就能和姐姐大人,在外面的世界永遠在一起了。”

  “你不是希兒!”

  布洛妮婭后退一步,警惕地看向希兒。

  “你是誰,你對希兒做了什么?”

  “啊,真令人難過,姐姐竟然連我都不認識了嗎?

  不過也對,這應該是我們第一次見面。

  那做個自我介紹嗎吧——我是寄宿在希兒體內的,另一個她。”

  “無法理解你在說些什么,把希兒還給我!”

  布洛妮婭眼中警惕不減,依舊看著希兒。

  “呵呵,我理解姐姐想要保護希兒的心情,不用擔心,我和她生來就是一體,我知道拯救希兒的辦法。

  請姐姐將理之律者的核心交給我,這樣,希兒和我就都能回到現實了。”

  “布洛妮婭會用海淵之眼帶希兒回去。”

  “沒用的,姐姐大人。”

  希兒搖了搖頭,臉上露出一抹失落之色。

  “希兒已經徹底量子化了,無法用常規的方法離開。

  但幸運的是,有人救了希兒。”

  隨著希兒的話語落下,蘇羽的目光也落到了凱文的身上。

  “她在量子之海漂流了很久,我發現她的時候,她幾乎快要徹底消散,所以我救了她,但后來才了解到她是你妹妹。”

  “做的不錯,看來我這幾天抓的崩壞獸也不是一無是處嘛~”

  兩人繼續看著這場情感大戲。

  “他的名字叫凱文.卡斯蘭娜,前文明的融合戰士,也是……

  蘇羽哥哥的戰友。”

  這回輪到布洛妮婭吃驚了,蘇羽又將目光移到凱文身上。

  “關于你,她在我這里一無所得,這是她在世界泡內觀測到的。”

  “行吧。”

  蘇羽不知道從哪里掏出一根棒棒糖,自顧自地吃著。

  “蘇羽哥哥?前文明的融合戰士?凱文.卡斯蘭娜?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布洛妮婭的大腦中充滿了疑惑,迎接她的卻是一陣沉默。

  一切最終化為希兒的一句嘆息。

  “姐姐大人,你們對崩壞一無所知,也對蘇羽哥哥一無所知……

  他所經歷的一切,遠不是你所能想象的。

  不要阻攔希兒了,姐姐大人。凱文.卡斯蘭娜,那個男人并不是什么壞人,我必須拿到理之律者的核心!”

  (ps:這里布洛妮婭沒有告訴希兒,蘇羽已經失蹤了。)

  正當希兒想要前去拿去理之律者核心時,特拉洛克突然發出一聲怒吼,跳了出來。

  “吼吼吼——”

  只是一巴掌就把布洛妮婭扇飛,隨后又一把抓住希兒,向存放理之律者核心的地方跑去。

  “你手放輕點!她們受傷了我拆了你!”

  特拉洛克的聲音都低了幾分,它想起了自己斷掉的下半身,屈辱地向遠處離去,手也松了幾分力道。

  “姐姐大人!”

  “希兒……”

  布洛妮婭艱難地抬起自己的右手,但卻無法觸及,只能看希兒離自己越來越遠。

  “嘭!”

  布洛妮婭狠狠地捶在了地板上,鮮血從她的指縫里滲出。

  “布洛妮婭……什么都做不到!”

  眼淚從她的眼角滑下,但很快她抬起頭,看向了遠處。

  “理之律者核心……希兒,布洛妮婭一定會救你的!”

  …………

  “你們想做什么?”

  黑希兒警惕地看向面前這兩個壓迫感強得離譜的人,雖然知道他們是蘇羽哥哥的戰友,但依舊心里發怵。

  “小姑娘,別害怕,好歹我們也是羽那家伙的朋友。”

  蘇羽伸出光潔的右手,特地在希兒面前展示,因為圣痕已經消失。

  隨著一聲響指落下,金色的鎖鏈捆住了希兒。

  蘇羽扛起希兒,看了看凱文。

  “走吧,向世界宣告,‘蛇’的歸來!”

  凱文沒有說話,因為他要配合蘇羽演戲,而且這樣不說話,更cool。

  另一邊,我們的布洛妮婭小姐成功進化為摩托鴨,并和特拉洛克先生發生了一些交通事故。

  至于事故結果嘛~特拉洛克目前情緒穩定,并沒有提起上訴,看來原諒了布洛妮婭小姐。

  (特拉洛克:各退一步,我不是崩壞獸,你不是人。

  蘇羽:我本來就不是人啊~融合戰士已經跨越了人類的界限,而且我還是律者。

  特拉洛克:…………)

  …………

  在滿天崩壞能之下,布洛妮婭身著藍色長裙,飄在量子之海上。

  身后的重裝小兔此刻也像一個騎士一般,守護在她的身旁。

  “希兒,布洛妮婭來找你了。”

  “啪啪啪。”

  一陣鼓掌聲突然想起,布洛妮婭警惕地望向四周,卻突然看見兩個異常騷包,身邊還綁著希兒的人走了出來,身邊的溫度驟降。

  這兩個確實挺騷包的,一個一身黑色風衣,上衣還是漏胸裝,一頭白發,不說話裝高手。

  一個戴著一副奇怪的面具,圍著奇怪的紅灰色圍巾,頭發還是及腰的白色長發,而且末端居然是粉色的,兩只手十分白皙,一身黑紅色風衣垂至小腿。

  布洛妮婭感覺自己的視覺模塊受到了沖擊,這兩人難道是神州那邊的葬愛家族?

  “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

  布洛妮婭重新警惕地看向兩人。

  “精彩,真是精彩。自我介紹一下,我是前文明的融合戰士,世界蛇的干部,你可以叫我【鳶尾】。

  這位是凱文,世界蛇的尊主。”

  蘇羽指了指身邊的凱文。

  “你們想干什么?”

  布洛妮婭看向兩人,同時構筑了大量真理之鑰瞄準著兩人。

  “布洛妮婭.扎伊切克,新一代的理之律者,作為為人類而戰的律者,同時也是羽的妹妹,我邀請你加入世界蛇,一切對抗崩壞。”

  蘇羽誠摯地發出邀請雖然知道自己一定會被拒絕就是了。

  “你休想,布洛妮婭是不會讓你們離開量子之海的!”

  “真是遺憾,本來作為羽的妹妹,我們是不想對你們出手的,畢竟是他的遺愿。”

  蘇羽一本正經地說著瞎話。

  “對了,羽就是你們的蘇羽哥哥哦~他已經死了(千人律者音)。”

  “不可能!你在騙我!”

  布洛妮婭一臉不相信地看著兩人,被捆住的希兒也是開始劇烈地掙扎,似乎是不相信這一切。

  “別這樣嘛~雖然我也挺討厭他的,但好歹也是我的戰友,我可不會拿這個開玩笑哦~

  那種傷勢,即使是融合戰士,也不可能活下來。”

  “你騙我!”

  藍色的炮火頓時籠罩了兩人,布洛妮婭突然出現在希兒身旁,將她帶離,但事與愿違。

  在她剛剛帶走希兒的時候,凱文出手了。

  理之律者核心頓時不受控制地從布洛妮婭的身上脫離,飛到了凱文手中。

  “我在量子之海里沉睡了1500年,這1500年里,崩壞不斷肆虐,而我卻只能沉陷在往昔的回憶中,無能為力。

  但現在,蛇歸來的時候到了。

  無論你們是否接受,我都將履行自己本應該完成的職責!”

  一瞬間的巨大能量反應,布洛妮婭直接昏迷了過去,蘇羽將她也綁了起來。

  但,情況突然變換。

  凱文手中的核心突然散發出光芒,瓦爾特.楊突然出現,抓住了凱文的右手。

  “不準對她出手……!”

  瓦爾特話還沒說完,便被一股巨力擊飛,而他根本沒有看到凱文出手。

  “為了保護那個女孩,用理之律者的能力重構了自己的肉身嗎?你的力量也成長了。

  但憑那具殘破的身影,你又能做什么呢?

  無論是你,還是那兩個女孩,你們都還有潛能。

  世界蛇需要你們這樣的人。”

  面對凱文的邀請,瓦爾特一臉堅定地拒絕。

  “別開玩笑了,我們絕不會認同你的做法!”

  “你不用現在就回答。總有一天,你會明白的。

  我對你們表示敬意。在這個世代,依然有一群堅定理想,為人類而戰的英雄。

  只是,你們還是太天真,天真到會被理想害死……”

  “——你們,對崩壞一無所知!”

  凱文和蘇羽的聲音同時響起。

  于此同時,鎖鏈也纏住了瓦爾特。

  “我們走吧,凱文。”

  蘇羽轉過身,對準量子之海的薄弱之處,直接撕開了空間的縫隙。

  “你們很快就會知道,在對抗崩壞的道路上,除了勝利,我們別無選擇。”

  三道鎖鏈纏住三人,凱文和蘇羽進入了縫隙,離開了量子之海,蘇羽也帶著三人回到了現實。

  …………

  海淵之眼,量子之海的入口被撕開,凱文和蘇羽回到了現實,身后的兩人被蘇羽一把丟向愛因斯坦。

  蘇羽看著眼前這狼狽的一幕,阿濕波的尸體躺在地上,可可利亞和德麗莎昏迷在一旁,溫蒂虛弱地舉起弓,想要對凱文和蘇羽發動攻擊。(后面填坑)

  愛因斯坦和瓦爾特不善地看向兩人,同時大量的機甲突然出現,包圍了幾人。

  “我很欣賞你們對我們出手的勇氣,不用擔心,羽的遺愿是讓我們不要傷害你,所以你們不會受到任何傷害。”

  蘇羽手中突然出現了一把斷裂的長弓,隨著崩壞能的涌動,這把弓逐漸恢復了它原本的華麗,或者說是可愛更加合適。

  往世的飛花.愛之詩。

  蘇羽將弓弦拉滿,一支粉色的箭矢出現。

  隨著蘇羽松開弓箭,粉色箭矢化為無數光束,將機甲全部洞穿,同時激起了大量灰塵,但卻傷到任何一人。

  等到幾人回過神來,兩人已經消失不見。

  他們沒有看到的是,無論是凱文還是蘇羽,在那把弓箭出現的時候,皆流露出一絲痛苦之色。

  他們對蘇羽一無所知,他們對崩壞同樣一無所知。

  ……

  (不怪作者不更新,只怪嫂子……啊呸,只怪音樂會和須彌太迷人,明天更新番外,小劇場暫時整不出活,作者太遜了,可以提一點建議。)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