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63章 我們是蘇羽
  蘇羽調動崩壞能,給自己構筑了一件風衣,用奇怪的眼神看向蘇雨。

  “就是幫我治療,需要這樣嗎?全身上下摸個遍?”

  “咳咳!”

  蘇雨的臉有些紅,但是故作正經地說道。

  “怎么了?我消耗生命力幫你治療,吃點豆腐都不行?!等之后,我的核心都是你的,摸一下還不行?”

  蘇雨才不會說自己經常被愛莉忽悠穿男裝,然后被吃豆腐。

  現在好不容易見到了男版的自己,不好好吃吃豆腐,對得起自己一個人等了幾萬年嗎?

  “…………你……”

  “對,會死?”

  蘇雨笑得無比灑脫,臉上的笑容就像冬日的陽光一樣溫暖。

  又是長久的沉默。

  “哎呀~至于這樣嗎?我一個人在這里呆了幾萬年,什么都沒有,復活她們的機會又沒有了,你不覺得死亡對于我來說,是一種解脫嗎?”

  蘇雨拍著蘇羽的肩膀,笑得沒心沒肺。

  蘇羽還想說什么,卻被蘇雨用手堵住了嘴巴。

  “別,你一開口我就知道你要說什么。無非是什么——啊,為什么你要這么做、為什么偏偏要救我之類的話。”

  見蘇雨一副搞怪的表情說著這些,蘇羽一時間心里更不是滋味了。

  “姐姐我愛做什么就做什么,懂了嗎?”

  蘇雨故作嚴肅地看向他,然而以她的樣子,做出這種表情,只會讓人覺得可愛。

  “至少……讓我知道你的故事……”

  蘇雨的目光柔和下來,隨后轉過身,擺擺手說道。

  “你啊,什么都好,就是心太軟了。算了,大發慈悲地告訴你吧?”

  蘇雨叉著腰,指著那棵發光的大樹。

  “先從這個閘種樹說起。

  知道為什么你瀕死才能進入量子之海嗎?”

  蘇雨像一個提問的老師一樣,看向蘇羽,臉色還憤憤不平,似乎這棵樹犯下了什么大錯。

  “不知道。”

  蘇羽配合著搖搖頭。

  “笨蛋!當然是它怕了,對,怕了!被我們,被蘇羽沖怕了!

  那個閘種樹,不就是每個世界的蘇羽都來沖樹嗎?至于那么小氣,還整個限制。”

  蘇雨嘟著嘴,看向沉默的蘇羽。

  “我知道你想問什么,他們都失敗了,所以我才在這里等你。

  他們都想你一樣,是個笨蛋。所以都不愿意說些掏心窩子的話。

  所以,只能我當這個惡人咯?

  沒錯,我殺了她們~”

  蘇雨戲謔地看向蘇羽,企圖從他的臉上看到憤怒的表情,然而蘇羽只是有些心疼地看向她。

  蘇雨被這么一看,裝作很惡心的樣子看向他,還扇了扇空氣。

  “姐姐可不需要你來心疼,我專門等最后的你來,就是為了獻祭你,然后復活她們!

  所以去死吧~”

  蘇羽見蘇雨這幅惡狠狠的樣子,嘆了一口氣。

  “你不擅長撒謊。”

  “切~”

  蘇雨撇了撇嘴。

  “小屁孩不上當,不好玩。不配合女孩子,活該單身。”

  蘇羽沒有說話,繼續看著蘇雨。

  “行啦~姐姐還是說了些真話的,我確實是掏了核心,她們也確實死了。

  這個閘種樹被我們沖怕了,所以加了限制,現在,屬于蘇羽的機會就只有一次了。”

  蘇雨撇撇嘴,無奈地攤開雙手。

  “為什么你不自己來呢?”

  蘇羽問出了自己心中的疑問,畢竟每一個自己都做了同樣的選擇,她,也應該想復活同伴才對。

  蘇雨聽見后,先是一愣,隨后惡狠狠地看向蘇羽,不過目光很快變得柔和。

  “關你屁事!姐姐想干什么就干什么,這個機會是姐姐施舍給你的,不是你掙來的,快說謝謝姐姐!”

  蘇羽看向她,緩緩開口。

  “你不說清楚,我是不會接受的!噗!”

  蘇雨一拳打在了蘇羽的腹部,一股巨力襲來,蘇羽直接弓著身子倒在地上,但還是顫抖著,試圖站立。

  見蘇羽這樣,蘇雨也是沒辦法,不可能自己打自己吧?

  “行了行了,跟頭驢一樣,我咋沒發現自己這么軸呢?”

  蘇雨將他扶起,說道。

  “非要說的話,染血的自己真的配嗎?真的配再次見到她們嗎?她們會開心嗎?”

  這是蘇雨的思考,也是蘇羽一直以來思考的問題。

  “自己做的一切,真的配得上他們嗎?他們真的會開心嗎?”

  見蘇羽這個樣子,蘇雨又給了他一個腦瓜崩。

  “想什么呢?!就剩一次機會了,不上白不上!而且所有蘇羽都失敗了,你要是成功了,那我多有面子啊!”

  沒錯,現在不是蘇羽迷茫的時候,他的命不屬于自己,管他們開不開心,反正到時候又沒有辦法找自己算賬。

  見蘇羽恢復了狀態,蘇雨笑著點了點頭。

  “嗯嗯嗯,孺子可教也?不愧是我!對了,這個給你?”

  蘇雨拿出了一副面具和一條紅灰色相間的圍巾。

  “這是……”

  “姐姐給你的禮物,不然等我消失了,你忘了我怎么辦?那我不是太虧了?我可不喜歡白眼狼?”

  蘇雨惡狠狠地看向蘇羽,似乎他只要敢不接受,就會一口咬在他的手上。

  蘇羽接過面具和圍巾,面具上面刻畫著被鳶尾花纏繞的金色花朵圖案,圍巾反而十分普通,就只有紅灰兩色。

  “別嫌棄我手藝不行啊!嫌棄我就是嫌棄你自己~

  行了,別肉麻了~我等了幾萬年,好不容易解脫了,笑一笑不好嗎?”

  蘇雨的手在蘇羽的嘴角扯起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

  “好了,最后的告別了?

  愛莉說過,離別的時候應該笑著,不是嗎?”

  蘇雨從自己身體里掏出一顆粉色的核心,即使臉色蒼白,依然笑著看向蘇羽。

  “看~很漂亮吧~畢竟女孩子還是愛美的,比你的核心好看多了吧?

  來給你,律者權能并不能復活他們,反而你自己什么都撈不到,多了一個世界的終焉,至少我們可以復活他們,不是嗎?

  好啦,笑一笑?”

  蘇羽抱著虛弱的她,艱難地笑著,因為她讓自己不要哭,笑著去完成屬于蘇羽的目標。

  “行啦,快走吧!希兒、凱文,還在等你。

  讓我一個人……享受一下……安靜吧~

  畢竟,一個人等了幾萬年……我也習慣了?”

  蘇雨靠在船邊,做著最后的道別。

  依然是離別,無論是另一個自己,還是平行世界的她,他們都在保護著自己,都在為自己付出。

  蘇羽最后給了她一個擁抱,在蘇雨閉上眼睛,笑著開始消散后,蘇羽離開了。

  …………

  ——小劇場——

  蘇雨在船頭坐著,哼著歌,兩只腳在水里蕩起水花。

  此時的她,左眼是十字的灰眸,右眼是鮮紅的豎瞳。

  “他要來了,你要告訴他事情的真相嗎?”

  “什么?”

  蘇雨笑著,故作疑問地說著。

  “你知道的,明明控制不住終焉力量……發生暴走,殺掉……殺掉琪亞娜她們的是我……

  這對你不公平。”

  蘇雨笑了,笑得無比燦爛。

  “這又怎么了?反正我們都是一個人不是嗎?幾萬年了,有你陪我說話,挺好的,就當報酬咯~

  再說了,他就是個呆瓜,不會猜到的。

  好啦好啦?我的好蘇雨,就讓我來吧,畢竟愛莉可是說過,我穿男裝很帥的,讓我看看唄?”

  蘇雨沒有再說話,一聲嘆息傳來,隨后蘇雨雙眼變為灰色的眼眸。

  “哼哼哼~”

  蘇雨望向天空的繁星,隨后笑著說道。

  “放心啦?他雖然笨,但還是挺厲害的,我們是蘇羽,要對自己有信心嘛~

  我們是蘇羽,我們一定可以成功的?”

  天上的繁星似乎在回應蘇雨的話語,星星散發著光芒,移動著,最終構成了閃亮的圖景。

  一只燃燒的,追求光明與未來的飛蛾……

  …………

  蘇羽帶上了面具,頸部的圍巾飄蕩著,他擱著面具,觸碰自己的左眼處。

  “你不擅長說謊啊……另一個我,另一個蘇羽……”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