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57章 各自的選擇
  “看著這里,又不禁想起那幾個老朋友的名字。

  愛迪生……普朗克……”

  此時的幽蘭黛爾正身著藍白色的弒神裝甲,半跪在幾座墓碑之前。

  手捧一束無暇的白花,輕輕獻上。

  “不過現在不是懷舊的時候了,我們都還有著重要的使命。”

  幽蘭黛爾緩緩起身,看向一旁的麗塔。

  “走吧,麗塔。

  我們一起去阻擊叛變的極東支部。”

  “是,幽蘭黛爾大人。”

  麗塔微微一笑,雙手交疊在腹部。

  ……

  另一邊,姬子正在運輸艦的甲板上清理著不斷襲來的崩壞獸。

  可是,隨著天空中一陣怒吼,貝納勒斯裹挾著閃電,來到甲板之上。

  “額唔!”

  突然的襲擊加上猛烈的氣浪,姬子直接被掀翻出去,將大刀插在甲板上劃出了一道深壑。

  正當貝納勒斯想要進行補刀時,天空突然劃過一道金色的身影。

  “那是……”

  姬子支撐起身子,有些疑惑地看向天空。

  “讓我來引開她吧!”

  符華身上的裝甲閃過金色的光芒,面甲覆蓋面部。

  貝納勒斯回過頭怒吼一聲,她認出了這個多年前傷害女王的人。

  于是她扇動翅膀,向天空中的符華追去。

  “姬子,小心!四周還有崩壞獸涌現。”

  德莉莎的聲音略顯急促。

  “真是的,一刻也不能停歇啊!”

  姬子扛起刀,笑著看向襲來的崩壞獸群。

  那些崩壞獸卻突然被切割開來,變成崩壞能消散,而遠處的崩壞獸群也被各種炮彈覆蓋。

  “姬子老師!我們來了!”

  溫蒂身后展開青色的羽翼,手中拿著蘇羽送給她的那把精致的長弓。

  而她的身后,改造完成的休伯利安正向她們駛來。

  數臺逆熵的機甲也降落在甲板之上。

  “感謝你提供的坐標,德麗莎女士,看來正好趕上呢。”

  聽見這熟悉的冷淡聲音,一直愁眉不展的德麗莎也不免松了一口氣。

  “終于來了!你也太磨蹭了,愛因斯坦!”

  “天命總部的防御非常嚴密。好在我們幸運地在【蛋殼】上找到一個大洞。

  而且,我們在月光王座的改造上遇到一點困難……”

  “困難?不應該啊?之前的改造是由蘇羽擔任的。”

  德麗莎有些疑惑地說道,以蘇羽的能力,應該不會出什么差錯。

  “誰知道呢?那個討厭鬼說不定是奧托的人,你看現在不也沒看見他的影子嗎?!”

  一個有些暴躁的聲音傳來,正是我們的龍蝦……咳咳,特斯拉博士。

  溫蒂幾人聽見這個聲音,眉頭微蹙,隨后開口道。

  “蘇羽不是這樣的人!”

  “布洛妮婭也相信蘇羽哥哥,他一定不會和奧托是一伙的!”

  布洛妮婭異常堅定地說道。

  而后,芽衣也站了出來。

  “我相信蘇羽!”

  姬子見氣氛有些微妙,趕忙調節氣氛。

  “好了好了,現在當務之急是趕快去營救琪亞娜,雖然我也相信蘇羽,但他的事等之后再說。”

  “呵,恐怕我們避免不了。”

  特斯拉的語氣有些嘲諷。

  “雞窩頭,你來給她們說,免得我來幫她們,反而被誣陷。”

  “特斯拉博士……

  特斯拉博士確實沒有說錯,月光王座被動過手腳。它被加上了某種限制,至少在短時間內,我們只有一次機會發射主炮,剝離律者的能量。

  而且……”

  “而且這個主炮的能量還被限制,威力大大減少,還只有一次的機會,我們連調試的機會都沒有!”

  愛因斯坦還沒說完,便被急性子的特斯拉打斷了,看樣子,她還在為之前的事情耿耿于懷。

  這一次,反而是極東支部的各位沉默了。

  因為她們知道,以蘇羽的能量,完全可以做到這種事,而且也只有他有機會,完成這些事。

  見幾人沉默不語,緋玉丸突然從八重櫻懷里飛出。

  “大姐,你們難道在懷疑羽哥哥嗎?”

  她的語氣有些傷心,八重櫻無法回答她的問題。

  見自己的大姐沒有回答問題,緋玉丸更加激動了。

  “羽哥哥……羽哥哥……他最討厭同伴之間互相懷疑了!明明……明明我們只要找到他問清楚不就好了嗎?為什么同伴之間要互相猜忌呢!”

  緋玉丸的聲音傳進了在場每個人的耳朵,一時間,四周一片寂靜。

  “同伴……我還真是,被一個小吉祥物教育了啊。”

  姬子無奈地搖搖頭,隨后眼神無比堅定。

  “沒錯,我們是同伴!只要找到蘇羽問清一切就好了!如果真是他做的……

  那我們就揍他一頓!”

  聽見姬子的話,德麗莎也笑了。

  “沒錯,我們是同伴!找到蘇羽,問清一切!”

  溫蒂幾人眼神又重新變得堅定,雖然心里仍有疑問,但姬子和德麗莎說的沒錯。

  我們……是同伴啊!

  不過,在遠處觀望著這一切的蘇羽,臉色復雜。

  隨后轉身離開。

  “對不起……但,這是我必須要做的事情。”

  ……

  就在這邊短暫陷入信任危機時,符華在幽蘭黛爾帶領的女武神部隊的支援下,擊敗了貝納勒斯。

  正當符華想要施展最后一擊時,第二律者出現了。

  顯然,不在巔峰期而且身上還有各種傷勢的符華,根本打不過融合了【靜謐寶石】,完全覺醒的空之律者。

  空之律者就這么掐著符華的脖子,試圖給予她最后一擊。

  不過,這時奧托突然出現,臉上依舊是戲謔的笑容,鼓動著雙手。

  “真是一場精彩的戰斗,不愧是崩壞的女王,你的身姿,無論何時都是如此耀眼。”

  “……你,我認得你。”

  空之律者看向奧托,眼神中充滿了不屑。

  “你就是將我喚醒的人,覬覦神之力的,可悲的人類。”

  “呵呵呵……”

  奧托發出了笑聲,不知是在嘲笑著空之律者,還是在自嘲。

  “能被你記住,是我的榮幸。

  那么,作為賜予你第二次生命的回禮,能否請你對她手下留情呢?”

  奧托攤開手掌,指向律者手中的人質。同時一股猩紅的液體從他身上逸散而出,血一般的流體以螺旋的軌跡沿著奧托的手臂向上蔓延,最終匯集成了尖銳的錐刺。

  “她是我的朋友,我不希望她受到傷害。”

  那些血錐讓律者本能上感到不適,那是一種似曾相識,卻又是似似而非的物質。

  “哼……她不值得我動手。既然你想要的話,就留給你吧。”

  女王,這一次沒有選擇開戰。(慫了就直說)

  “不愧是造成了人類史上最大災害(現文明),第二次崩壞的空之律者。

  不僅擁有與神相媲美的力量,這份縱觀全局的遠見,也著實了得。”

  “哼,無聊的恭維。”

  空之律者不屑地看向奧托,打開傳送門離開了。

  奧托走向符華,低頭看向她。

  “啊……真是狼狽。上次見你受如此重的傷,還是五百年前在天穹峰的時候吧?”

  符華沒有說話,只是看向奧托。

  “總而言之,我還是先幫你治療吧,也算是祝賀實驗第一階段的圓滿結束。”

  “為什么……”

  “嗯,還能說話嗎?”

  “為什么……要放她離開……”

  符華艱難地開口道。

  “你難道不知道,她的目標是……”

  “是德麗莎,我知道。恐怕過不了多久,她們就會被追上吧。

  畢竟我可是讓不滅之刃小隊前去阻攔極東支部。

  這次不會再有別人攪局了。”

  奧托如此平靜,隨后他又說道。

  “你一定在期待蘇羽會去救她們吧,抱歉。

  和你一樣根本不在巔峰狀態的蘇羽,他妨礙了我的計劃,我會徹底將他殺死。

  不過你不一樣,你是我的朋友。”

  奧托轉過身子。

  “對了,我還沒有告訴你。對你來說肯定是一個好消息——k423還沒有死,而且,我需要她活下去。”

  “現在,在那具身體里,寄宿著兩個意識。

  這并不是我想要的結局,到現在為止,我們稱為第一階段。接下來……才是真正的實驗。

  k423的意識因為律者的覺醒陷入了沉睡,但她并沒有消失。

  但反過來,如果k423的意識戰勝的空之律者的意識,會發生什么呢?”

  奧托回頭,低下身看向符華,隨后緩緩地說道。

  “答案是,一個擁有律者力量的‘人類’。

  就跟蘇羽造成的第三律者和第四律者一樣。

  當然,要讓k423的意識戰勝律者意識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難道說!?”

  符華不可置信地看向奧托,她根本沒想到這個男人會是這么地瘋狂。

  “沒錯,那就是‘感情’。感情將會創造奇跡。

  迄今為止,陪伴k423最久的人便是蘇羽,他就像一個父親,一個哥哥,總是無微不至地照顧著k423。

  他們之間已經建立了無法斬斷的‘紐帶’。”

  “你!”

  符華憤怒地看向奧托,但這依舊阻止不了他瘋狂的計劃。

  “試想一下,身受重傷的蘇羽,他是會獨自茍活,還是將生的機會留給k423。

  我想你知道答案,畢竟,他是那么在乎同伴。

  那些幸福溫暖的回憶,將化作k423的力量,去撕裂不知愛為何物的律者之心。”

  “你不可能完成你的計劃!蘇羽是不會……”

  “不會被我打敗?你太不了解蘇羽了,也根本不明白同伴在他心里代表什么。”

  奧托冷漠地看向符華。

  “前文明似乎還沒有【弒神之槍】吧,我的朋友。

  原本就殘破不堪的身體,被【黑淵】這把神之鍵擊中會發生什么呢?

  誠然,如果他在受傷的情況下離開,他完全可以找一個地方慢慢恢復,但,k423還在等他。

  我的朋友,你覺得這個計劃如何?”

  “呵呵……哈哈哈哈……”

  符華發出了凄涼的笑聲,她將自己的戰友推向了深淵,如果不是她留在天命,蘇羽不可能會成為女武神。

  (符華認為的,當然蘇羽也確實會因為這種事加入天命,如果沒有辦法救英桀們的話)

  “我的朋友,我現在認真問你。你的行為已經超出我的控制,所以我選擇告訴你一切,即使如此,你還要反抗我嗎?

  你還是要阻止我嗎?”

  笑聲停止了,隨后似乎是用盡了力氣,她用最后的聲音回答道。

  “朋友?你的話語里沒有一絲良知……只有深不見底的自私和謊言……

  踐踏他人的感情,玩弄他人的命運……

  你甚至都沒有一刻……覺得自己是個惡人……

  奧托.阿波卡利斯……你讓我打從心底里……感到可悲……和憎惡……”

  雷鳴閃過天際,黑暗遮蔽了天空。

  也同時遮蔽了奧托.阿波卡利斯的面容。

  金色的光芒凝聚于他的右手,擬態天火圣裁出現在他的手中。

  槍口緩緩對準那個倒在地上的人。

  “赤鳶仙人……我沒有說謊……”

  (名場面,本來這點可以跳過的,但是為了迫害符華,專門寫的)

  “砰——!”

  “正是因為我和他清楚,我們是十惡不赦的惡人。

  正是因為相同的目標,我們才會甘愿付出一切,哪怕是生命。”

  閃電照亮了天命港口,奧托緩緩抬起頭。

  他的身后,一道金色的火焰從天而降,巨量的煙塵彌漫開來。

  “屬于我們的愚戲,此刻上演了!”

  ……

  ——因為想不出小劇場而湊數的小劇場——

  “愛莉,我有一件事情想要問你。”

  “嗯哼~可以哦,只要是芽衣想知道的事情,我都會告訴你的~”

  愛莉貼近身子,拉著了芽衣的手,俏皮的眨了眨眼睛。

  芽衣無奈地抽出了手,隨后退后半步。

  “哇~芽衣,你這么做可真傷我的心。我會哭的哦~”

  芽衣深吸一口氣,隨后面無表情地盯著愛莉。

  愛莉也這么直勾勾地看向她。

  最終還是芽衣敗下陣來,紅著臉將頭轉向一邊。

  “咳咳。”

  芽衣輕咳一聲,緩解自己的尷尬。

  “我想知道,為什么蘇羽……哦,不。

  是羽會排在英桀的最后一位,而且為什么他的刻印會叫【虛妄】,而且我看不清刻印的形狀。”

  “嗯哼~”

  愛莉笑了笑,隨后看向芽衣的頭頂。

  芽衣順著她的目光向上,隨后想到了些什么,后退了幾步,但還是妥協了。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在愛莉得到她想要的東西后,告訴了她答案。

  “羽這家伙啊,一打起架來總是想著自己一個人消滅敵人,大家就不會受傷了~

  要不然就是自己幫別人擋傷害,每次說他,他就拿自己自愈快來解釋。

  拍在最后一位,當然是為了更好地保護他啊!”

  “保護他?”

  芽衣覺得愛莉在忽悠自己,狐疑地看向她。

  “別這樣看著我嘛~你別看羽科研方面和親愛的梅比烏斯一樣優秀,藝術上面和我的好伊甸一樣完美。

  但他其實是一個比較敏感,有些呆呆的靦腆男孩~”

  “確實。”

  芽衣點點頭,在某方面,蘇羽確實比較呆,而且經常只顧他人,不顧自己。

  “所以啊~把他排在最后一位,這樣就可以騙他說

  ‘你看,逐火英桀第一位都還沒出手,你這么著急,會破壞氣氛的’。”

  愛莉看著芽衣眨了眨眼睛,芽衣則是十分無語地看向愛莉。

  “是不是他有些時候依然會不顧自己呢?”

  “額,偶爾還是有效的。”

  “有沒有一種可能,是因為你勸的他?他沒辦法拒絕呢?”

  這回輪到愛莉沉默了,芽衣罕見地扳回一局。

  “那他的刻印呢?”

  “嘿嘿,刻印的含義他以后會告訴你的哦~

  至于作用嘛~和我的刻印一樣,都是最實用的,而且不同的人會看見不同的圖案,芽衣以后一定會看到自己的圖案的~”

  愛莉鼓勵道。

  “那他的圖案呢?”

  “他的圖案~是逐火之蛾喲~”

  …………

  因為逐火之蛾,是大家共同的“家”……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