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54章 考完回來了
  雪原上,德麗莎一只手插著腰,另一只手無奈地扶額。

  “可惡,早就知道齊格飛那家伙私生活很混亂,沒想到竟然會有這么大年紀的私生女。”

  德麗莎的語氣充滿了憤憤不平,琪亞娜也不敢觸怒現在的德麗莎。

  “所以你才會自稱是我的侄女啊。”

  德麗莎看向琪亞娜,隨后又自顧自地說道。

  “可憐的孩子,我知道你很難接受,但是這一切,都是你那個色鬼老爸的錯!”

  德麗莎握緊了拳頭,似乎想要一拳打爆齊格飛的狗頭。

  “算了,以德麗莎的智商,看來很難和她解釋清楚。

  這時候,還是先順著她的話承認,讓她帶著我離開這個鬼地方好了。”

  琪亞娜這么想到,臉上也擺出了一副哭臉,糊弄起德麗莎。

  可憐的齊格飛,就這么被她的好閨女賣了。

  “嗯,沒錯。

  都怪那個臭老爸,他四年前拋下了我們母女倆,然后我的母親也過世了。

  我就是為了找他,才來到這里的。”

  琪亞娜進行了一波沒有任何技術含量的謊言,然而她的對手也不是一般人,而是完全繼承了卡斯蘭娜一族基因中的笨蛋特性的德麗莎。

  所以德麗莎被琪亞娜忽悠得一愣一愣的。

  德麗莎想要抱住琪亞娜,走到跟前卻發現一個十分尷尬的事情。

  她太矮了!

  琪亞娜看著這一幕,也不知道來到雪原是不是解除了她的封印,順勢就蹲了下來,裝作一副哭泣的樣子,讓德麗莎抱住了自己。

  “放心,我一定會幫你聲張正義的!

  不過這里很危險,我先帶你離開這里吧。

  等這次任務結束了,我就把齊格飛抓起來,好好地教育他!”

  德麗莎一臉惡狠狠地揮舞著拳頭,完全沒有注意到琪亞娜臉上一副無奈的表情。

  ……

  另一邊,齊格飛被告知了三十分鐘后,天命將會派出塞西莉亞的壞消息。

  德麗莎這邊也通過通訊員,得知了這個消息。

  “那個,德麗莎,我要拜托你一件事。

  一會遇到齊格飛的時候,請先幫我隱瞞,我是他私生女這件事。”

  “咦?為什么?”

  德麗莎有些疑惑,畢竟她可是對琪亞娜千里尋親的故事深信不疑。

  “那個……你看,現在正是任務的關鍵時刻,如果在我的問題上浪費了時間,那么媽媽,不,塞西莉亞大人,就可能陷入危險。

  我們必須趕快消滅第二律者才行。

  總之,我的事情在任務結束后再處理就好了。

  麻煩你了!”

  琪亞娜雙手合十,拜托著德麗莎。

  “我明白了,真不愧是我的侄女啊!”

  德麗莎一臉驕傲。

  話語間,她們已經來到了和齊格飛的匯合處。

  只見一個梳著白色馬尾的帥氣大叔正坐在崩壞獸尸體上,笑意盎然地看向她們。

  “喲,德麗莎!總算過來了啊。

  聽說你之前和第二律者碰過面,我可是很擔心你的哦。”

  不知怎么,雖然齊格飛的語氣有些輕浮,但莫名讓人有些安心。

  如果他可以給人套盾的話,估計這種安全感會更進一步。

  當然,天火出鞘也挺讓人暖心的。

  畢竟歷代天火出鞘的男人,活下來的就凱文和齊格飛了。

  至于蘇羽,他正面接了一發劫滅出鞘加上核彈,還活了下來,是個bug,小朋友們不能學哦。

  聽著齊格飛輕浮的語氣,知道他沒有什么大礙,德麗莎雙手抱胸,不屑地略微仰視著他。

  “哼,我才不稀罕你這色鬼的擔心呢!”

  “誒,好吧好吧~_~”

  齊格飛的語氣有些傷心,但德麗莎可以用她的苦瓜汁保證,這是他裝的。

  “對了,你身邊這位美麗的小姐是?

  美麗的小姐,如果有機會的話,真想請你喝一杯呢。”

  雖然齊格飛覺得這個女孩有些熟悉,但這并不妨礙他進行搭訕。

  “齊格飛,不要耽擱時間了,我們必須趕快干掉第二律者,不然塞西莉亞她就會抵達這里了!”

  德麗莎見齊格飛連自己的私生女都不放過,氣不打一處來,惡狠狠地看向齊格飛。

  “行吧,我們必須趕快找到第二律者并且殺死她。

  沒有其他選擇了,我去o—23地區,你去o—17。

  不論是誰發現了目標,都不要客氣。”

  齊格飛從腰間拿出【天火圣裁】,轉動著雙槍,安排了作戰計劃。

  “琪亞娜,這里很安全,你就留在這里吧。”

  “嗯?琪亞娜?”

  齊格飛聽著自己女兒的名字,十分疑惑地回了頭。

  “對,琪亞娜!

  不好意思,和你女兒的名字一樣呢。

  不過,我不會留在這里,我也要參加戰斗!”

  “可是!”

  德麗莎并不想讓琪亞娜和他們一起面對律者,畢竟她還是一個小姑娘。

  “在之前的戰斗中,你也看到了吧,我有參與戰斗的能力!”

  “我覺得可行,從這位小姐的眼神里可以看出,她是一個優秀的戰士。

  德麗莎,就讓她和你一起行動吧!”

  齊格飛笑著對兩人說道,德麗莎也只能無奈地答應。

  “對了,還有一件事。”

  “啪!”

  琪亞娜一巴掌打在齊格飛臉上,齊格飛一臉懵逼地捂住臉看向琪亞娜。

  “哼╯^╰,這只是利息。

  等消滅了第二律者,我會好好教訓你的,臭老……

  不對,是齊格飛。

  齊格飛.卡斯蘭娜!”

  ……

  “第二律者的幻境有些低劣呢,我的朋友。”

  奧托和蘇羽透過【羽渡塵】看著這一幕。

  “的確如此,雖然齊格飛這個人有些不太正經,但卡斯蘭娜一族,是將‘救世’刻進基因里的一族。

  在卡斯蘭娜家的圣痕沒有覺醒前,這種基因里的沖動便表現為可憐的正義感,為了他人而戰,這是他們的信條。

  所以齊格飛絕對不會讓一個孩子參與律者的討伐。”

  蘇羽不緊不慢地說著。

  “是嗎?你的戰友,凱文也是?前文明最強大的融合戰士。”

  奧托饒有興趣地問道。

  “凱文嘛?”

  蘇羽的目光漸漸發散。

  “【救世】絕非易事,這是一條孤獨的道路。

  作為友人,他從未變過。

  但作為戰士,留下來的也不過和我一樣,是向崩壞復仇的軀體罷了。

  我和凱文的唯一區別,便是他會不惜一切代價向崩壞復仇。

  至于我……”

  蘇羽眼中紅芒閃過。

  “就算付出一切,哪怕化身終焉……

  我所渴求的,也不過是她,他們能夠回來罷了。”

  奧托眼神復雜地看向蘇羽。

  “我的朋友,我們一定會成功的。

  無論付出多少代價,我們一定會成功的……”

  ……

  “這里就是o—17地區了,這是……女武神盔甲的殘骸?看來,這個區域的女武神部隊已經全滅了!”

  到達目的地的兩人,只發現了遍地染血的盔甲,沒有女武神們的蹤影,也沒有第二律者的蹤跡。

  “這些女武神的盔甲仍然在發出邀請,讓指揮部以為第二律者在這里。

  竟然連女武神的盔甲都能控制,第二律者的能力究竟到了什么程度?”

  “德麗莎,別發呆了,真的第二律者應該在o—23才對,我們必須趕快趕過去!

  等等!有一部巨大的直升機朝我們這邊過來了!”

  德麗莎震驚地看著那架戰機。

  “那是,天命配備的對崩壞獸級重型直升機,第二律者連這都可以控制嗎?”

  于此同時,齊格飛的通訊也打了過了。

  “德麗莎,我聽見了接線員的報告,第二律者好像往我這邊來了。

  哼,看來是我的運氣比較好呢。”

  “齊格飛,別逞強!我馬上解決這邊的麻煩,趕來支援你!”

  “算了,德麗莎,我會試試看,在這里消滅第二律者。

  如果你不快點趕到,估計只能給我收尸咯,哈哈哈,不過以你的小個子,估計會拖不動我吧!”

  “喂!果然,你一開始就想要用天火圣裁和她同歸于盡嗎!齊格飛!”德麗莎的語氣頓時變得十分焦急。

  “那是當然咯,再見,德麗莎。哦,對了,幫我照顧好塞西莉亞和琪亞娜。”

  齊格飛的語氣此刻是那么的平靜,仿佛將要赴死的不是他一樣。

  德麗莎和琪亞娜以最快的速度解決了阻攔她們的戰機,立馬向齊格飛那里趕去。

  可是,在距離齊格飛的不遠處。

  她們看到了那道沖天的火焰巨劍。

  “那把火焰巨劍?!臭老爸消失那一晚出現過,可惡,頭好疼!”

  琪亞娜捂著頭,和德麗莎焦急地向那里趕去。

  時間回到不久之前,齊格飛右手杵著大劍,左手擦了擦嘴角的鮮血。

  “德麗莎……還沒過來嗎?

  果然是腿太短了嗎?”

  “呵呵,人類啊~★

  居然可以和我戰斗這么久,你的力量看上去比那個修女更強呢?”

  第二律者浮在半空,居高臨下地看向受傷的齊格飛,語氣里充滿了戲謔。

  “哼,謝謝你的夸獎,跟你交手的一瞬間,我就后悔了。

  恐怕就算是我和德麗莎聯手,也不是你的對手呢。”

  即使是到了這個時候,我們的巖……哦,不對,是齊格飛也不忘嘴上花花。

  “若是你愿意求饒的話,要我放過你也可以哦~★”

  “多謝你的好意,美麗的小姐。”

  齊格飛手中的天火開始燃起了火焰。

  “可是,我已經下定了決心。

  為了守護最愛的人,我愿意獻上自己的生命!(發動一次nb的攻擊)”

  “為什么?!為什么那把劍會有這種力量!”

  此時的第二律者再也沒有那副膨脹的樣子,語氣中充滿了慌亂。

  “帶著你的疑問下地獄去吧!

  天火出鞘!”

  一把火焰巨劍從天而上,烈焰焚燒了一切……

  德麗莎和琪亞娜,在燃盡的大地上許下……咳咳,跑題了。

  兩人擊退了第二律者的眷屬,來到齊格飛這里時,卻發現并沒有齊格飛的身影。

  “辛苦了,德麗莎!不用擔心齊格飛了,他已經沒事了,我用【黑淵白花】治好了他。

  他真是的,整個身子都燒傷了一半呢,等回去了,一定要讓他跪鍵盤才行。”

  塞西莉亞就這樣披散著長發,身著黑色作戰服,背后的披風在風中咧咧作響。

  她笑著用左手撩起了頭發,右手握住【黑淵白花】,溫柔地看向兩人。

  ……

  ——發病小劇場——

  帕朵的店鋪旁,芽衣跟蘇羽相對而視,不發一言。

  “來訪者,凱文讓你來樂土找尋答案,并不是讓你跟我在這里玩尬的。”

  聽著熟悉的語氣,芽衣心里很不是滋味。

  她試圖透過面具,看清男人面具下的真切。

  帕朵看著兩人尷尬的氣氛,心中略感不妙。

  “哈哈,羽哥,別這樣嘛~你不是一直念叨著幫幫芽衣姐什么的……”

  帕朵話還沒有說完,便捂住了嘴巴。

  因為蘇羽將目光投在了她的身上,即使是隔著面具,帕朵也能感受到蘇羽目光中的不善。

  “你是他,你有現在的記憶,對嗎?”

  芽衣的聲音有些晦澀,她在忍耐自己的情緒。

  “是或不是,這很重要嗎?這里有的,不過是舊時代的一群失敗者。

  雷電芽衣?芽衣?還是說你僅僅只是想我這么叫你?”

  蘇羽的語氣十分平靜,仿佛對待一個陌生人一般。

  “如果你想要探尋真相,你大可以去詢問愛莉,至于我。

  我只能告訴你,我并不知道關于第十三律者的真相,他們以為可以一直瞞著我,但我知道事情的真相并不是那樣。

  無論何時何地,愛莉都值得信任,這便是我認定的真相!

  言盡于此,至于我的刻印,給你便是。”

  一團金色的光芒飛到了芽衣手中,芽衣仔細看去,只看見一片虛無。

  “勘破【虛妄】,抵達自身的真我。希望它能幫到你。”

  蘇羽說完便離開,留下帕朵和芽衣無奈地對視。

  “對不起啊,芽衣姐。羽哥他平時不是這樣的,他人很好的,上一次他還從蛇姐手里救了人呢。

  我也不知道他怎么了,可能是心情不好吧,從你第二次進樂土開始,他就一直神出鬼沒的,應該是在為你準備驚喜吧!

  一定是這樣!”

  帕朵笑著,想要緩解一下氣氛。

  芽衣收起刻印,笑著看向帕朵。

  “沒關系的,帕朵。我知道,羽,其實是個很溫柔的人,他一定是有自己的理由。

  我相信他。”

  帕朵聽芽衣這么說,也是恢復了元氣,叉著腰笑著說。

  “那既然這樣,芽衣姐,我還有去至深之處的辦法,我帶你去!

  這次免費,不要錢。”

  帕朵抱著罐頭開始在前面帶路,芽衣也緊跟著離去。

  在她們離開后,蘇羽又一次出現。

  他摘下了面具,露出無比蒼白的臉龐,仔細看去,他的身軀在不時微弱地扭曲著,強行分離數據的后果開始顯現了。

  “希望刻印能夠幫到你,芽衣……”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