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53章 痛,太痛了,我的愛莉……
  西伯利亞雪原上,琪亞娜遙望著遠處的高塔。

  這一切都是那么陌生,但為何又是這么熟悉。

  “喂!喂!有人嗎?可惡,通訊器也沒有信號。

  怎么進來了以后是這么個鬼地方。

  明明跟在蘇羽身后,結果蘇羽也不知道到哪兒去了。”

  琪亞娜也不顧冰雪的寒冷,一屁股坐了下來,準備開始擺爛。

  “能看到的就只有那座高塔,算了,就先到那邊看看吧。”

  琪亞娜一下子蹦了起來,拍拍屁股上的雪,慢悠悠地向遠處走去。

  ……

  不知在雪地上走了多久,一路上留下的腳印也漸漸被一層落下的薄雪覆蓋。

  “誒呀~”

  琪亞娜突然仰天,長長地嘆了一聲。

  “也不知道在雪地里已經走了多久了,有點寂寞呢。”

  說完琪亞娜又突然楞了一下。

  “啊!真是奇怪,我竟然也會感到寂寞。

  明明在臭老爸失蹤以后,一個人孤零零地過了那么久,要不是蘇羽帶來了他的信,我都不知道他還活著沒有。

  蘇羽~我餓了。

  芽衣,我餓了……”

  琪亞娜無助地在雪原上哀嚎著。

  “好像在見到大家啊!!!”

  聲音在雪原上回響,然而卻無人回應,想到此處,琪亞娜更加寂寞了。

  與此同時,蘇羽也漸漸解開了【羽渡塵】的限制。

  ……

  在不知過了多久,琪亞娜又迷路的情況下,她突然注意到,通訊器似乎有了信號。

  “誒?通訊器有信號了。”

  “阻止目標失敗,我在和目標的戰斗中受傷了,暫時失去了行動能力。”

  通訊器中傳出了熟悉的聲音,似乎是德麗莎,不過聽聲音,她的處境似乎有些不妙。

  “在戰斗之后,目標向巴比倫實驗室前進了,請其余女武神部隊趕往目標地點。”

  “通訊來源的地點就在這附近,我必須趕快過去。”

  就在琪亞娜想要趕往目標地點時,周圍的場景突然一陣變化,琪亞娜出現在了德麗莎面前。

  眼前的德麗莎顯然情況不太好,跪坐在雪地上,身邊是快要凍結的血液,自己也失去了左臂。

  “可惡,大意了。

  沒想到第二律者已經擁有了這么強的力量,必須趕快完成肢體再生……必須……在爺爺出動她之前,消滅第二律者。”

  “德麗莎,你怎么受傷了?”

  琪亞娜趕忙扶起了德麗莎,而德麗莎也注意到了眼前這個和塞西莉亞很像的女孩子。

  “你……你是誰?”

  “誒?我是你的侄女琪亞娜啊!怎么不認識我了?”

  顯然草履蟲就是草履蟲,完全沒有反應過來這只是投影。

  “呵呵?第二律者,竟然想假扮成我的侄女嗎?琪亞娜明明才一歲!受死吧!”

  德麗莎身后地猶大開始展開,琪亞娜也擺出來卡斯蘭娜槍斗術的架勢,但她那槍斗術屬于是半吊子的水平。

  就算蘇羽再教她,琪亞娜也學不會。

  躲在暗處的蘇羽可沒有時間看琪亞娜繼續犯蠢,他直接動用了侵蝕之鍵修改了這串數據。

  “這樣就是極限了嗎?不對……第二律者已經……開始了嗎?”

  蘇羽看著遠處突然放下猶大開始思索的德麗莎,還想更進一步時,奧托的通訊傳來。

  “我的朋友,‘蛇’已經到位了,月騎士也已經準備好了,這場大戲即將上演。”

  “如果你再故意用那種奇怪的翻譯腔跟我說話,我不介意用我的靴子狠狠地踢你的屁股!”

  “咳咳,開玩笑的,我的朋友。

  畢竟這說不定是最后幾次……”

  奧托的聲音停頓了一下。

  “和你這么開玩笑了。”

  蘇羽也短暫沉默了一下,以他們兩人的計劃,只是能把那個ai引到面前來,隨后干掉她。

  哪怕只是一個ai,那也是以梅比烏斯為原型創造的。

  以蘇羽對梅比烏斯“品”……人品的了解,她一定會給自己整發狠的。

  特制的弒神之槍、【黑淵】,以及那發狠的,蘇羽還真有點慌。

  但,他不能退縮。

  不僅是為了自己的計劃,更是為了琪亞娜她們。

  可控的律者,可不只是奧托想要的……

  “怎么了?我的朋友,難道你害怕了。

  我們可以嘗試其他……”

  “不……”

  或許別人可能認為奧托輕佻的語氣是在嘲諷,但蘇羽知道。

  奧托,是認真的。

  這個男人愿意為自己,改變部分計劃。或許這就是魔怔人的心心相惜吧。

  “計劃繼續吧,我馬上抵達總部。”

  蘇羽嘴角勾起,露出有些欠揍的表情。

  “倒是你?準備好了嗎?”

  奧托聽見蘇羽的回復,看了一眼屏幕上正和德麗莎討論自己是不是齊格飛私生女的琪亞娜,肆意地笑著。

  “當然我的朋友,我已經等了500年了。”

  ……

  (征集一下意見,如果不想看這段劇情,就直接寫向天舉起叛逆之劍。

  如果想看,我就寫一點。)

  ——不正經的番外——

  黃昏街外,蘇羽身著一身風衣,正站在路燈旁等待著某個人。

  由于第六律者自己造成了數十萬人死去,逐火之蛾軟禁了他,當然這其中也有不想給梅比烏斯添麻煩的緣故,畢竟自己的手術是她做的。

  更何況,那群蠢貨寧愿讓澳洲被卑彌呼所化身的第七律者燒得干干凈凈,也不愿讓自己出擊。

  最后沒辦法,還是讓凱文臨時做的手術,成為了融合戰士。

  至于為什么會到黃昏街,因為他終于找到了那個雜碎的蹤跡(忘了的,番外篇—深罪之羽),而逐火之蛾恰好讓【毒蛹】的成員前來肅清崩壞病感染源,就當戴罪立功了。

  “來了。”

  蘇羽抬起頭,看向那道粉色的倩影。

  “我記得,你是【毒蛹】的櫻。”

  櫻摘下了面具,看向這個被她刺殺了數次,受傷最嚴重是自己崴到腳的男人,心情十分復雜。

  “怎么?不愿意和我搭檔?我又不是那種記仇的人,都是那群愚蠢的上級下的命令,我不會遷怒于你。”

  蘇羽扔給她一個櫻花吊墜。

  “這是?”

  “送你妹妹的玩具,嘶,別拔刀嘛,先不說你打不打得過我,就算你打得過我,你覺得你的妹妹還可以看到一個完好無損的姐姐嗎?”

  蘇羽兩根手指夾住了直指自己額頭的刀刃。

  櫻深吸一口氣,隨后將刀收回。

  “是在下唐突了,抱歉。

  還請羽先生不要將恩怨到牽扯我的妹妹身上。”

  櫻十分誠懇地鞠了一個躬,正是因為刺殺了這個男人上百次,她才知道蘇羽的恐怖。

  “說什么呢?我像是那種對小孩子出手的人嗎?我只是羨慕你有一個妹妹而已,那個吊墜是我自己做的,要是實在信不過我,扔了吧。”

  作為一個殺手,觀察是她十分擅長的事情,在說到羨慕自己有妹妹時,櫻清楚地看見了他眼底的落寞。

  “抱歉,我無意懷疑你,只是……”

  櫻收下了吊墜,整理了一下言語。

  “畢竟羽先生,你之前工作的地方,風評不太好。”

  櫻說話還是含蓄了,梅比烏斯的實驗室已經不能算是風評不好了,那地方就差被取締了。

  雖然博士本人很好,除了愛做一些奇怪的實驗,可是她從來沒有強迫過別人。

  為什么逐火之蛾的人都不喜歡梅比烏斯呢?當然,目前除了愛莉和蘇羽。

  “算了,我也不指望你相信我。喏,這個人歸我,其他的隨你。”

  蘇羽遞給了櫻一張照片。

  櫻看了一眼后,有些猶豫。

  “有什么想問的就問,我不是那種一板一眼的人。”

  蘇羽有些無奈。

  “是在下唐突了,雖然不合規矩,但我想知道,這個男人是有什么地方得罪你了嗎?”

  “那倒沒有,一個人渣賣了自己女兒,我看不慣而已。”

  蘇羽又看向櫻腰間的佩刀,有些疑惑。

  “你執行任務就帶一把刀?”

  櫻這時也反應了過來,自己似乎被順了東西?

  櫻的臉上露出些許的不自然,但出于殺手的職業素養,很快平復了。

  正當櫻想開口解釋時,蘇羽一把長刀直接扔了出去,將一個人影釘在了墻上。

  “哇哇哇!別殺我!別殺我!我把錢都給你,還有我的寶藏!別殺我啊!!!”

  似乎是一個少女,櫻緊跟著蘇羽的步伐走上去。

  只見一個身著夜行衣,頭上帶著一個貓貓兜帽的少女,因為衣服被頂在了墻上,在閉著眼睛瘋狂求饒。

  蘇羽看了看她的樣子,又看了看她身上掛著的裝備,問道。

  “你的?”

  “是。”

  櫻無奈地回答道。

  “喂,把眼睛睜開!”蘇羽故意裝作惡狠狠地樣子吼道。

  “哇哇!別這樣啊!老板,我不敢啊!”

  “為什么不敢?”

  “老板!道上的規矩我都懂,看見了您的臉,會死的!就放我一條小命吧!我最怕死了!”

  得了,這個慫樣,就是帕朵沒跑了。

  “她偷走了我的裝備,已經知道了我們的計劃,還是殺了她吧。”

  櫻說著就開始拔刀,不過被蘇羽阻止了。

  蘇羽走到她面前,揭下她的兜帽。

  “不想死就睜開眼睛,看著我!”

  帕朵立馬照做,直直地看著蘇羽,一點不敢違背。

  “晚上不太平,好好待在這里。這個給你。”

  蘇羽扔給了帕朵一枚自己的徽章。

  “混不下去了去逐火之蛾,把這個給他們看。”

  說完便轉身離去,櫻也跟著離開。

  正當帕朵松了一口氣,準備拔出刀自救的時候,蘇羽又突然出現在她的面前。

  “哇哇!老板別殺我啊!”

  帕朵又被嚇著了,蘇羽則是十分無奈,他將自己的風衣蓋在了帕朵身上,畢竟晚上挺冷的。

  至于放下來,開玩笑,偷東西自然要有點懲罰,掛著吧……

  ……

  黃昏街的療養院,忙碌了一天的千師傅準備睡覺,卻突然聞到一股血腥味。

  那是那群人的房間,千劫馬上沖了進去,只見房間內的所有人都已經失去了生息。

  一刀洞穿心臟,甚至連聲音都不曾發出。

  怒火一下子點燃了千劫,他不知道為什么看著這群人死去自己會這么憤怒,他只知道。

  這個長著粉驢耳朵的女人,該死!

  櫻也注意到闖入的千劫,幾乎是在瞬間,櫻來到千劫面前,一刀洞穿了他的心臟。

  千劫就這么直挺挺地倒了下去,櫻仿佛完成了一件不起眼的小事,收起了刀。

  “解決了?”

  櫻看向從病房里出來的蘇羽。

  “嗯,他快死了,我給他吊了一口氣,然后讓崩壞能結晶充滿了他的身體,他會在24小時后死去,這期間他會忍受非人的痛苦。”

  蘇羽一臉平靜地說出了十分可怕的事情,但櫻覺得并無不妥。

  本身自己就是一個姐姐,對于人販子肯定深惡痛絕,更何況他賣的是自己女兒,死不足惜。

  “走吧,和羽先生合作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情……”

  櫻話還沒說完,便被蘇羽推到了一旁,櫻定神看去。

  先前被自己殺掉的面具男人正怒吼著揮動著拳頭,而蘇羽則是一臉思索地輕松應對著。

  “你們兩個混蛋!給我死……”

  話還沒說完,蘇羽一把抓住千劫的頭砸在了地上。

  隨著一個深坑的出現,千劫昏了過去。

  “療養院要有個修女,將她帶回去。”

  說完便扛著千劫回到了逐火之蛾。

  ……

  “哇,千劫這就是你跟羽他們認識的經過嗎?”

  愛莉眼神閃爍,十分興奮地說道。

  “你是在挑釁我嗎?”

  即使是隔著面具也能感受到千劫的憤怒。

  “沒有啦,我只是對你一直挑戰他的原因很好奇呢~沒想到是因為這樣,你現在還恨羽和櫻嗎?”

  “恨?呵呵呵,那群人都感染了崩壞病,就算不殺了他們,他們也只是會在痛苦中死去而已,我只是恨自己的懦弱而已!”

  千劫轉過身去,說道。

  “我不想談論這個話題了,愛莉希雅。在我生氣之前,請你滾開!”

  注意到千劫摸了摸自己的右肩,那是蘇羽給他的圣痕所在位置。(蘇羽的圣痕解決了千劫的認知障礙,所以只有你不貼臉嘲諷,還是可以交流的)

  愛莉裝作一副十分失望的樣子說道。

  “好吧~_~那羽做的杏仁豆腐,我帶走了咯~”

  “喂!”

  “嗯哼~”

  “東西留下!”

  …………

  作者小感言:今天過完劇情,第一反應是感動,隨后便是慶幸。

  的,幸好改了設定,我還可以圓回來。

  話說,英桀們刻印生效的那一段,我給蘇羽的臺詞是。

  以此【虛妄】為舟,載你抵達【真我】之岸。

  咋樣,有什么想法可以交流一下。

  看我劇情,我更想讓蘇羽難受了,我覺得了,要讓英桀羽走得特別藝術。

  奧特炸彈的想法堅定了!最后打侵蝕的時候,說不定我會讓現實的蘇羽幫一把。

  讓他親手炸了樂土咋樣?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