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42章 無論何時何地,他/她都會回應你的期待(有糖哦~)
  渡鴉,作為世界蛇的干部和一名殺手,平時的她也會接上一些來自灰蛇的任務。

  往往這些任務并不是由世界蛇下發的任務,而且報酬很豐厚。

  為了給小空她們買上一個別墅小島,渡鴉會接上一大堆任務,并且完成度極高。

  然而,渡鴉今天卻翻了車。

  “該死的灰蛇!你下達的什么任務!?我可不知道我要面臨一個律者!”渡鴉收起已經過熱的【滌罪七雷】,目光警惕地看著已經發狂的溫蒂。

  “去死吧!去死吧!給他陪葬!死吧!”

  狂風大作,不時形成一道道鋒銳的風刃襲向渡鴉。

  即使是渡鴉,面對一個完全體律者也是十分吃力,通訊器里依然沒有灰蛇的身影,而她身上卻開始出現了道道傷口。

  反觀溫蒂,同樣也不好受。瘋狂不要命的打法讓渡鴉的魂鋼利爪在她身上留下傷口,初次覺醒的她也沒有適應好自己的權能,只能向渡鴉胡亂地傾泄攻擊。

  總的來說,兩人五五開吧,但長久下去,死得一定是渡鴉,畢竟溫蒂會飛。

  “咳咳——!”

  蘇羽漸漸從火焰中走出,上身的衣物已經完全焚毀,失去了右臂讓他的血液灑落在地上,就連褲子都被燒成了不規則的短褲。

  灰頭土臉的蘇羽吐出了一口血。

  “弒神之槍的效果不錯嘛,還嫌后勁不夠大給我來了一發【滌罪七雷】,真夠狠啊!”

  蘇羽利用侵蝕之鍵隱約的感知到ai的窺視,狠狠地瞪了回去,但他不敢過度使用侵蝕之鍵。

  一方面,他現在的狀態確實有點差,另一方面,那個ai如果不近距離發動侵蝕之鍵還真可能被她跑了,那時候再想干掉她就不容易了。

  蘇羽緩緩平復自己的心態,左手處逐漸出現了一條崩壞能構成的能量手臂,弒神之槍的后勁還沒緩過來,暫時不能再生,只能用能量構造一只手臂。

  蘇羽閉上眼睛,左手處的圣痕紋路逐漸攀附在自己身上,在胸口緩緩形成了一個張開的血色眼狀紋路。

  額頭上再次出現十字紋路,眼睛睜開,都屬于律者的標志出現在其中。

  一道雷光閃過,蘇羽離開了原地,來到兩人之間。

  “蘇羽……蘇羽!你還活著!”溫蒂一下子從瘋狂的狀態恢復過來,臉上也出現興奮的神色,不過就在她想要去擁抱蘇羽時,卻注意到了他的眼睛,那種淡漠的神色。

  不應該出現在他的眼中。

  蘇羽就這么浮在空中,看向渡鴉。

  多年的殺手經驗讓渡鴉直接站立在原地不敢動彈分毫,全身上下每個細胞都在告訴她會死的,這個男人很危險。

  汗水在一瞬間打濕了她的全身,她仿佛看見了自己小時候離去的哥哥在向她招手。

  蘇羽緩緩抬起手,一道紅色的傳送門出現在渡鴉的腳底,渡鴉閉上眼睛直接掉了下去,隨后傳送門關閉。

  渡鴉并不是什么十惡不赦的惡人,就算是為了她收養的孩子,蘇羽也不能殺了她,不管怎么樣,孩子是無辜的,她們值的蘇羽去守護。

  “嚇嚇她就行了。”蘇羽在心里緩緩說道,隨后眼神變得柔和,看向溫蒂。

  “抱歉,讓你擔心了。”

  聽見這話,溫蒂再也忍不住了,直接抱住蘇羽大哭了起來。

  蘇羽輕輕摟住她,他感知到溫蒂此刻的狀態并不穩定,崩壞隨時準備侵蝕她的心靈,而且琪亞娜覺醒也有可能奪走她的核心對她造成二次傷害。

  待到溫蒂哭累了,蘇羽緩緩將額頭貼在溫蒂的額頭上。

  來自終焉的祝福,隨著一陣光芒亮起,渴望寶石徹底與溫蒂融合,化為她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

  遠在圣芙蕾雅的琪亞娜正在和芽衣學做飯,突然頓了一下,菜刀一下子切到了她的手指。

  “琪亞娜!”芽衣連忙為琪亞娜消毒并且包上了創可貼。

  而琪亞娜依然不發一言,只是呆呆地看向自己的手指。

  “琪亞娜,怎么了嘛?”芽衣輕輕晃了晃琪亞娜。

  “沒事芽衣,只是感覺有什么東西不見了。我們繼續吧,蘇羽他晚上應該就回來了!”琪亞娜重新恢復了活力。

  ……

  重新為自己構建出一套衣服后,蘇羽握了握右拳。

  “變成律者狀態直接將弒神之槍的效果抵消了嗎?意外的收獲。”

  蘇羽突然眼前一黑,差點昏過去。蘇羽緩緩后仰,靠在墻上,臉色無比蒼白。

  “之前是給她們種下劍心,現在又是幫溫蒂穩定核心,只是這樣精神就堅持不住嗎?果然阿波尼亞和蘇天賦很好啊。

  如果我也是精神型融合戰士的話,應該就可以找到她活下去的世界吧。”

  蘇羽自嘲地笑了笑,眼中是無比的苦澀,蒼白的臉色,略顯消瘦的身體,此刻的他,是那么無力。

  看向靠在自己肩膀上的溫蒂,蘇羽打開了通訊。

  “奧托,讓麗塔送我們回去吧。”

  ……

  “咻咻咻——”愛莉在訓練場上拉動弓弦,同時做出了一系列高難度動作,還不時向蘇羽眨眨眼睛。

  “你看,弓箭就是這么簡單,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學會的。”

  愛莉跑到蘇羽面前,鼓勵著他。

  “我覺得它挺難的,而且對崩壞獸造不成有效傷害。”蘇羽放下了弓箭,無奈地看向愛莉。

  “別這么說嘛~整個逐火之蛾的武器你都試過了,明明都挺厲害的,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學好弓箭的。”

  愛莉說著還伸了一個懶腰,精致的作戰服勾勒出她姣好的身材,蘇羽看了一眼,說道。

  “愛莉,你胖了。”

  “羽,這么對可愛的女孩子說話可是不禮貌哦。我會有小情緒的~”愛莉嘟著嘴,故作生氣地說道。

  “抱歉。”

  “道歉可不管用,這樣吧。我要你請我吃飯。”愛莉眼中放著光,看著蘇羽。

  “等我工資發了我就請你吃飯。”

  “不嘛~我今天就要,對了!”

  愛莉突然想到什么,豎起了食指。

  “羽,我要吃你做的飯菜。”

  “我做的飯菜?”蘇羽有些不自信地說道,隨后他又補充道。

  “我其實不會做飯。”

  “我可不管哦~我就要吃你做的菜,就算你做得難吃我也要吃,我晚上等你哦~”

  愛莉說完就離開了訓練場,留下蘇羽一個人站在了原地。

  “我嗎?”

  當天蘇羽特地請教了逐火之蛾的廚師,為的就是不想讓愛莉失望。

  雖然蘇羽努力去學了,但畢竟只有半天的時間,做出了也不甚理想,但是愛莉依然吃完了,并且夸獎了蘇羽。

  “愛莉,我記得羽那段時間做的飯菜,應該不合你的口味吧,為什么要全部吃完呢?”這是愛莉的一個朋友問她的話。

  “嗯哼~畢竟他很期待我的回答呀,無論何時何地,愛莉都會回應期待哦~”

  愛莉手中是蘇羽特制的便當,經過幾天不睡覺地學習,蘇羽的廚藝已經可以吊打逐火之蛾的廚師了,但他仍然要求大廚們教他。

  “小伙子,你已經可以出師了,我們沒有什么可以教你的了,為什么還要去找我們這些廚師呢?”這是教蘇羽的廚師們說的話。

  蘇羽是這么回答的。

  “她想吃我做的飯菜,我就要做到最好去回應她的期待。”

  ……

  “蘇羽大人,溫蒂大人。”麗塔雙手交疊在腹部,微笑著,微微向兩人行了一個女仆禮。

  “我們已經到圣芙蕾雅了。”

  “辛苦你了麗塔。”

  蘇羽臉色略微有所好轉,但依然有些蒼白。

  “為您服務是我的榮幸,蘇羽大人。”

  “對了,這個給你。”蘇羽突然拿出一本雜志遞給麗塔。

  麗塔見到雜志,眼神中都出現了興奮之色,快速將其收好,向蘇羽道謝。

  溫蒂狐疑地看向兩人,速度太快,她沒看見,只是隱約看到幾個字。

  好像是什么魔法少女teriri?什么鬼啊?這個女仆還喜歡魔法少女嗎?蘇羽為什么會有這個,難道他也喜歡?

  “走啦,回宿舍了。”蘇羽見溫蒂在發呆就輕輕敲了一下溫蒂的頭。

  “哼╯^╰,不許敲我的頭,變笨了怎么辦。”溫蒂嘟著嘴,有些不高興。

  “溫蒂這么聰明,多敲幾遍不會有事的。”(溫蒂確實聰明,14歲a級女武神,s級女武神候補,要不是移植了渴望寶石應該已經s級了,這就是可可利亞非要干掉她的原因。)

  “哼╯^╰!”

  兩人的影子漸漸在夕陽下拉長,仔細看去,蘇羽的影子和溫蒂的影子無比接近,但并沒有交織在一起。

  就像蘇羽本身一樣,他的命運只有一條道路,一條孤身一人的道路,這是他的選擇。

  ……

  “我們回來了。”溫蒂和蘇羽一起推開門。

  “溫蒂,你們回來了!”德麗莎一把抱住了溫蒂。

  由于早就給幾人打過招呼,所以幾人并沒有什么驚訝,有的只是對新朋友的歡迎和熱情。

  “快來吃飯吧!”德麗莎拉著溫蒂就來到了餐桌,絲毫沒有在意蘇羽。

  蘇羽和姬子無奈地對視了一眼,隨后攤攤手。

  “蘇羽哥哥。”

  布洛妮婭扯了扯蘇羽的衣服,張開了雙手。

  蘇羽笑著給了她一個擁抱,布洛妮婭嘴角勾起一抹弧度,臉蛋也染上了微紅。

  眾人坐在飯桌上,一起舉起了杯子,姬子給自己倒得是紅酒,德麗莎和蘇羽是綠油油的苦瓜汁(不知道大家還記得不,奧托建議過蘇羽,緩解焦慮要多吃蔬菜,蘇羽確實挺焦慮的),琪亞娜四人就是橙汁了。

  不過蘇羽倒是發現了一個細節,琪亞娜的手指上有創可貼,而且她總是時不時地看向自己面前的炒飯。

  蘇羽似乎明白了事情的真相,在琪亞娜期待的目光下,用勺子舀了一大勺炒飯直接吃了下去。

  那一瞬間,除了溫蒂和琪亞娜,其他人都用同情的目光看向蘇羽,就連平時不忍打擊琪亞娜的芽衣,眼神中都帶著一絲擔憂。

  蘇羽卻是很正常地將飯吃下,甚至繼續舀了一大勺炒飯吃了下去。

  “今天的炒飯挺好吃的。”

  蘇羽笑著說道,沒有人看到,他的左手在微微地顫抖。

  聽見蘇羽的夸獎,琪亞娜眼神中閃爍出興奮的光芒,不過并沒有說出來,不過她在整個晚餐期間都笑著并且哼著歌。

  蘇羽將琪亞娜的特制炒飯吃完了,雖然不知道為什么蛋炒飯里有苦瓜,但蘇羽依然吃完了。這個壯舉也成功讓他的傷勢拖了一周才恢復。

  他不想辜負琪亞娜的期待。

  因為,

  無論何時何地蘇羽/愛莉希雅都會回應同伴的期待。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