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36章 逆熵被入侵
  蘇羽悄無聲息地在兩人上方開了一個傳送門,然后倒吊著看著他們,露出有些奇怪的表情。

  “特斯拉博士,是不是我們聽出來?這實驗室應該不可能會有人啊?”齊格飛四處尋找著聲音的主人,卻什么都沒找到。

  “不可能!剛才我明明就看到了,他一定……”

  特斯拉緩緩轉過了身,正好對上倒吊的蘇羽。

  蘇羽眼中紅芒一閃,臉上笑容更甚。

  “你~好~啊~”

  “鬼呀!!!!!”特斯拉戴著拳套的手一下子就要懟在蘇羽的臉上,可是蘇羽一閃,特斯拉的鐵拳打在了齊格飛身上。

  “嗚——”齊格飛像一只煮熟的蝦一般,弓起了身子,痛苦地跪在了地上。

  那一拳打在了某些尷尬的地方,齊格飛頓時失去了戰斗力。

  “嘶~好疼啊。”蘇羽出現了一只泰坦機甲頭上,露出了嘲諷的笑容。

  “可惡,你這混蛋!”特斯拉有些不好意思地看著地上的齊格飛,隨后惡狠狠的看著蘇羽。

  “你這個混蛋!居然敢嚇唬老娘,泰坦給老娘砸死他!”特斯拉一揮手,實驗室的泰坦們全向蘇羽襲去。

  “啪~”一聲清脆的響指聲響起,隨后蘇羽的身邊出現了大量崩壞能長槍,直接將所有泰坦全部貫穿。

  “我的泰坦!你個混蛋!”特斯拉見自己的寶貝泰坦全部被毀,一時間悲憤交加,舉起拳頭就朝著蘇羽招呼上去。

  蘇羽卻是又構現出鐵鏈直接將藏在特斯拉身后,準備對蘇羽發動一記nb攻擊的齊格飛給五花大綁起來。

  特斯拉見計謀被識破,第一時間拉動了警報,隨后準備和蘇羽繼續周旋。

  迎接她的同樣是鐵鏈的束縛。

  “你這混蛋,快放了我!”特斯拉在地上滾動著,試圖掙脫鎖鏈,倒是一旁的齊格飛甚至打起了哈欠。

  自己女兒的朋友總不可能打自己一頓吧。

  “嘖嘖嘖,你們這逆熵的機甲也不行啊!不抗揍啊,你們拿到【死海文書】(前文明部分資料)多少年了,就整出這么個量子化技術。”蘇羽蹲在了特斯拉面前。

  “你懂什么?!這是科學!老娘的技術天下第一!”特斯拉憤憤不平地看著眼前這個男人。

  “哦~科學~”蘇羽在特斯拉面前張開了手,一只迷你泰坦出現在蘇羽的手中。

  蘇羽控制泰坦進行量子化形態轉換,甚至讓它像變形金剛一樣變成了一輛小車然后再變回來。

  特斯拉從最開始的憤怒(技術被盜竊),變為不屑,隨后便是濃濃的震驚。

  畢竟一個會變形的泰坦誰不喜歡。

  “喜歡嗎?”

  “喜歡!呸呸,誰稀罕啊!老娘才不在乎!”特斯拉倔強地別過了頭,不過她仍然時不時偷看著。

  “是嗎?那我把這玩意送齊格飛了。”蘇羽將機甲在齊格飛面前晃了晃。

  頓時間,齊格飛眼中放出了光芒。畢竟自己變形的機甲太帥了吧。

  “不行!”特斯拉義正言辭地說著。

  “為什么?你不是不喜歡嗎?”蘇羽故作疑問地問道。

  “我當然不在乎了,這不過是為科學的獻身!”特斯拉見齊格飛幾乎沒反抗也明白了眼前這個性格惡劣的人并不是什么壞人。

  雖然被他綁住確實很氣憤,但是這個機甲確實很吸引自己,先跟他虛與委蛇一番,等拿到了機甲,自己就錘爆他的狗頭。

  “為科學獻身嗎?好偉大啊。那么作為獎勵,這個機甲就送你了吧。”蘇羽將機甲放在地上,泰坦緩緩向特斯拉走去。

  特斯拉眼中充滿了興奮,她仿佛看見了一只巨大的變形金剛向她走來,然后它就被干碎了。

  泰坦被蘇羽直接砸碎,特斯拉的眼神漸漸失去了高光。

  “呀,抱歉,沒想到這個機甲質量這么不好。”蘇羽手又稍微使勁,徹底變成灰了。

  “啊啊啊啊!你這個混蛋!老娘要拆了你!不僅盜竊老娘的技術,還摧毀了我的夢!我要殺了你~”特斯拉大喊大叫起來,甚至劇烈地擺動身體,就像砧板上的魚一樣。

  蘇羽掏了掏耳朵,將兩人吊了起來,手上具現出了【黑淵白花】,不懷好意地看著齊格飛。

  “咳咳,小鬼。你想干嘛?我好歹是琪亞娜的父親,給個面子,日后好相見。”齊格飛看著蘇羽手中的【黑淵白花】,露出一絲追憶之色,隨后十分不要臉地企圖倚老賣老。

  “呵呵^_^,你們卡斯蘭娜家的先祖都不敢不給我面子,你還想要面子?”蘇羽直接以迅雷之勢將【黑淵白花】的槍擊尖插進了齊格飛的胳膊里。

  “額啊!”齊格飛冷哼一聲,倒不是【黑淵白花】插自己胳膊很痛,而是自己失去的胳膊逐漸長了回來,這生長過程的酸爽實在是一言難盡。

  蘇羽見齊格飛冷汗都流了出來,露出滿意的微笑。自己專門調整了他的痛覺,倒不是自己記仇,主要是為琪亞娜和比安卡討回一個公道。

  一個年紀輕輕就自己孤獨的流浪尋找父親,一個失去記憶、名字和童年。

  雖然蘇羽知道這些也不能全怪齊格飛,但是自己就是莫名的不爽,自己總不能記仇吧?嗯,自己只是看不慣他,不是記仇。

  “哼哼哼,啊啊啊啊啊!”齊格飛終于忍受不住,發出奇怪的叫聲。

  蘇羽眉毛一皺,直接拿出一根棒球棒將他敲暈了。

  特斯拉見蘇羽手中的棒球棒,一下子老實起來,祈求著這個惡魔不會對自己出手。

  “放心,我這個人很和善的。你看,我這不是幫他把胳膊治好了嗎?”蘇羽指了指齊格飛已經恢復的手臂。

  特斯拉瘋狂的點了點頭,也不知道是不是看見了棒球棒上的血跡嚇得。

  “現在就該干正事了。”蘇羽左手打了一個響指,隨后在實驗室的屏幕上,逆熵的種種數據開始顯現。

  特斯拉只能流下屈辱的淚水,那根染血的棒球棒正放在她旁邊。

  “我看看,【死海文書】解析,月光王座的修復,阿拉哈托開發計劃,前文明幸存者資料,偶像計劃……”

  在侵蝕之鍵的幫助下,逆熵的數據庫被蘇羽翻了個遍,終于他找到了自己的目標。

  “【伊甸之星】修復工作日志……找到你了,原來在這里。”蘇羽找到目標后就放棄了繼續入侵。

  前文明的技術,自己感興趣的也就【弒神之槍】這種崩壞能中和藥劑罷了,那是前文明不曾做到的。

  也許梅比烏斯博士可以做出來,但是以一千個人為代價研發藥劑,用來治愈一個人,就算是梅比烏斯也不會感興趣。(前文明治愈崩壞病的藥劑研發需要付出極大的代價,所以這種疾病幾乎不能被治愈)

  蘇羽沒有管吊著的兩人,一路拆著泰坦來到了存放【伊甸之星】的地方。

  看著實驗室內外殼已經破損,暗淡不堪的神之鍵,蘇羽露出了復雜的神色,將其收進圣痕空間后,蘇羽打開傳送門離開了逆熵。

  當然,在離開之前,他為逆熵留了些禮物,準確來說是為特斯拉留的禮物。

  ……

  幾天后,愛因斯坦看著眼前這個奇怪的雕像,罕見地露出了復雜的神色。

  那是由逆熵此處的基地里近一半的泰坦熔鑄而成的雕像。

  身著白色裙子的特斯拉趴在地上,流下了屈辱的淚水,一只拿著金獎杯的烏鴉和一顆拿著銀獎杯的包菜踩在她的身上,十分嘲諷地大笑著。而特斯拉只能抱著頭,身上還飄出幾個字。

  “人氣?999”

  據說特斯拉博士十分氣憤地想要將這個雕像拆掉,但是愛因斯坦博士以不浪費經費為由將這個雕像死死護住。

  當然就是特斯拉想拆,她也拆不掉的,除非她能拿起天火對著雕像發動一次nb的攻擊。

  蘇羽有什么錯呢?他不過是想送特斯拉一個禮物而已,覺得不是因為她罵了自己,覺得不是!齊格飛暈倒也只是他菜而已,覺得不是蓄意報復。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