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35章 逆熵繼續入侵
  蘇羽饒有興趣地看著琪亞娜和齊格飛兩個相對而視。

  根據侵蝕之鍵,他已經找到了逆熵總部的位置,這次逆熵的舉動可謂是完全暴露在蘇羽的眼下。

  “卡蓮。”蘇羽左臂上的臂甲微微發光。

  “在!”卡蓮的聲音有些顫抖,她以為自己辦事不力要被蘇羽給拆了。

  “好好和他們玩玩吧,給他們一絲希望,盡你可能牽制他們吧。”蘇羽的語氣中帶有一絲玩味。

  “呃呃呃,好吧~_~,保證完成任務!”

  卡蓮默默為這些入侵者祈禱了一秒,蘇羽整人的手段她可太清楚了。

  訓練場上,琪亞娜看著突然出現的齊格飛久久不能回過神來。

  “老爸……”

  琪亞娜的聲音有些顫抖,齊格飛見狀張開了雙手,想要給自己的女兒一個擁抱。

  “琪亞娜,有沒有想我啊?德麗莎,這么多年了,你還沒長高嗎?哈哈哈哈……”

  齊格飛正嘲笑著德麗莎,結果琪亞娜一記拳頭,直接將齊格飛打飛了。

  “臭老爸,你這家伙,這些年到底去哪里了?!”琪亞娜憤憤不平地看著這個不著正行的男人。

  “哈哈哈,琪亞娜,我只是你記憶中的在線而已。”齊格飛撓了撓頭,露出有些憨批的笑容。

  “現在,讓我們結束溫馨的相聚時間吧!讓我看看這么些年,你長進了多少!”齊格飛目光凜冽地看著琪亞娜,手中出現了天火大劍。

  臺上的德麗莎見狀,一臉焦急,急忙想要將裝置停下來。

  “齊格飛,你瘋了嗎!那可是【天火圣裁】!該死,這個裝置為什么停不下來啊!”德麗莎雙拳砸在裝置上,冒出來一陣黑煙,但依然沒有停下來。

  “德麗莎,不用擔心。這是父女之間的對決。琪亞娜,抱著擊殺我的決心向我攻過來吧!不然,你可是會死的哦~”齊格飛手中的天火大劍燃起了火焰。

  “老爸……”琪亞娜眼神復雜地看著他,她沒想到,自己再一次和父親相見竟是這種境況。

  他們之間居然會刀劍相向。

  “琪亞娜,提醒你一下。根據我的發現,這個齊格飛是有人在遠處操作,所以你的父親現在正在用這種辦法騙你哦~對了,給你的禮物上有一個按鈕,按一下會有驚喜哦~”

  正所謂看熱鬧不嫌事大,蘇羽就喜歡看這種父慈女孝的局面。

  三人一聽蘇羽這話,驚訝地看向蘇羽。

  “這位小哥,你是琪亞娜的朋友嗎?但你說錯了哦,我只是一段回憶而已。”

  不愧是摸遍天命所有女武神屁股的男人(時雨綺羅造的謠),扯起謊來完全不慌。

  這時的琪亞娜看著齊格飛這幅樣子,她太了解自己的父親了。

  于是她緩緩撿起了自己的劍,按下了按鈕。

  藍色的大劍逐漸燃起來火焰,重構成一把異型的大劍——【劫滅】藍色限定。

  “哈哈哈,乖女兒,你該不會相信這個小哥,不相信你的老爸吧?哈哈哈。”雖說是影響,但是齊格飛依然很慌,因為實時連接的原因,他挨打可是會很痛的。

  琪亞娜手中的那把大劍,一看就不好惹的樣子。

  “呵呵,我當然相信自己的老爸咯。你不是想知道我這些年的長進嗎?我來讓你看看!太虛劍氣!”琪亞娜舉起大劍向齊格飛攻去。

  “學院長,你先去中心數據區吧,我檢測到逆熵的人入侵了圣芙蕾雅,他們的目標應該是芽衣和中心區的數據。分頭行動。”

  蘇羽說完直接化為一道閃電消失了,留下德麗莎一臉糾結地看著訓練場被琪亞娜暴打的齊格飛。

  大侄女她,應該有分寸吧?應該吧……

  這一邊,一臉dio樣的瓦一特此刻居然受了傷。

  捂著左臂的瓦一特,憤怒地看著已經律者化的芽衣和舉起雙槍的布洛妮婭。

  “該死!本來不想殺了你們的,但是你們惹怒我了!混蛋可可利亞的命令見鬼去吧!在萬倍重力之下化為齏粉吧!”瓦一特一臉瘋狂地看著兩人,身邊是激射出黑色閃電的黑球。

  “額!”律者芽衣悶哼一聲,杵著劍努力讓自己站立。

  布洛妮婭背后的圣痕微微發光,幫助她抵抗重力帶來的傷害,但她的圣痕開放度終究還是太低了,只能趴在地上痛苦的看著瓦一特。

  “哈哈哈哈!你們去……”瓦一特還沒說完,一記拳頭直接將他打飛。

  “寸勁——開天!”睡衣形態的符華前來助戰。

  符華將兩人扶了起來,律者芽衣一臉傲嬌地撇開了她的手。

  “哼╯^╰,我才不需要你的幫助!”

  “該死,你們這群家伙!居然敢打我的臉,區區女武神,粉碎在百萬倍重力之下吧!”瓦一特瘋狂地傾泄著重力,但卻什么也沒發生。

  三人像看智障一樣看著瓦一特,腳步聲緩緩響起。

  “第一律者?真是可笑!”蘇羽雙手拿著一把異常華麗的雙槍,只是有幾分虛幻。

  “該死!你到底是什么怪物!”瓦一特已經有些慌了,他從眼前這個人的眼中看出了濃濃的殺機。

  “我懶得跟你廢話!【星海諧律】——擬似黑洞!”

  一個巨大的黑洞出現在瓦一特身邊,直接將其碾碎,他連聲響都不曾發出。

  黑洞緩緩消失,手中華美的雙槍也化為光點消失,但三人依然不敢靠近,現在的蘇羽十分的憤怒。

  憤怒自己戰友的武器被這么濫用,發揮不出屬于它的華麗。憤怒逆熵將【伊甸之星】如此糟蹋。

  蘇羽深吸一口氣,平復了自己的情緒。手中又出現了理律權能具現的【黑淵白花】。

  手中的長槍綻放光芒,兩人的身體漸漸恢復。律者芽衣見蘇羽恢復正常,投去關切的眼神后昏睡了過去。

  “蘇羽哥哥。”布洛妮婭來到了蘇羽身邊。

  蘇羽摸了摸她的頭。

  “和華帶芽衣回去吧,她太累了。”

  “嗯。”布洛妮婭瞇著眼睛點了點頭,如果芽衣看見這一幕應該會很后悔吧。

  畢竟如果晚一點昏迷說不定就是蘇羽抱自己回去了……

  “蘇羽哥哥,你在生氣嗎?”三人將要回宿舍的時候,布洛妮婭轉過了身。

  蘇羽沒有回答她,只是離開的身影頓了一下,一聲幾乎聽不見的回答被蘇羽說出。

  “只是感嘆自己的無力罷了……”

  ……

  “逆熵,你們究竟想干什么?”德麗莎此刻已經換上了弒神裝甲,背后的猶大蓄勢待發。

  卡蓮虛幻的身影站在德麗莎旁邊,插著腰,憤憤不平地看著兩人。自己的cpu都快過載了,這個藍色雞窩頭這么厲害嗎?還好自己的孫女(毗濕奴的基因加上卡蓮的基因,總不可能叫媽吧)來了,不然自己真的堅持不住了。

  “德麗莎女士,我們并沒有惡意。”愛因斯坦不急不慢地擺弄著眼前的數據庫。

  “呵呵,大半夜的,逆熵的盟主兼第一律者來入侵圣芙蕾雅。你們說沒有惡意,誰信啊!”德麗莎的猶大開始展開,露出了其中鋒銳的長矛。

  “德麗莎,你應該知道,第二次崩壞時奧托所干的事情,我們逆熵是值得信任的。”瓦爾特為了不暴露先離開了,現在這里只有愛因斯坦。

  “如果你不相信我們,也沒有任何辦法。只能讓你先冷靜一下了。”大量的機甲突然顯現身影,包圍了德麗莎。

  “你覺得這些機甲可以攔住我嗎?最后一次警告你們,說出你們的目的,離我的學生遠一點。”

  愛因斯坦還想說什么,卻突然愣住了,隨后背后出現了大量冷汗。

  因為蘇羽從她背后出現,一把刀架在了她的脖子上。隨后蘇羽一個響指,機甲全被吸入黑洞,化為了碎粉。

  “特斯拉博士應該會很生氣吧,還請蘇羽閣下不要這么嚇我,我只是個科研人員。”

  愛因斯坦努力讓自己冷靜了下來,她覺得蘇羽不會殺自己,因為他如果真的那么厭惡逆熵,他就不會治好楊的侵蝕了。

  “誒呀呀,還想看看你慌張的樣子,真是無趣。”蘇羽將刀收起。

  愛因斯坦眉頭微皺,她沒想到蘇羽是一個這么……跳脫的人(愛莉:嗯哼?)。

  “卡蓮,辛苦你了,櫻在宿舍等你哦!我也先走了,還有些事情沒有做。”蘇羽整理了一下衣服,準備離開此處。

  “蘇羽閣下不想知道逆熵的這次的計劃嗎?”愛因斯坦有些疑問地看向蘇羽。

  這個男人跟奧托一樣讓人看不透。

  “沒興趣!”蘇羽揮了揮手,沒有參與兩人的交談。

  還能怎么樣,無非就是揭曉奧托的【西琳計劃】而已,然后德麗莎和逆熵合作。逆熵和天命加起來都不夠蘇羽打,更何況他們也不知道自己和奧托之間的合作。

  “順其自然吧!還有兩年的時間,從月光王座開始(游戲主線劇情)。”蘇羽的身影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逆熵總部的實驗室內,特斯拉一臉奇怪地看著不時發出慘叫的齊格飛。

  在叫了接近一個小時后,齊格飛留著大漢將頭盔摘下。

  “大孝女啊!白疼這丫頭了。還有那個小鬼,下次見面一定要讓他好看!”齊格飛憤憤不平地向特斯拉吐槽。

  “任務不順利嗎?你女兒還打得過你?”特斯拉有些不相信。

  “本來是打不過的,都怪那個小鬼,下次見面我一定要揍他一頓。”齊格飛咬牙切齒道。

  “哦,是嗎?”

  蘇羽的聲音突然響起,特斯拉連忙其他隱藏在實驗室的量子化機甲,齊格飛也用僅剩的手拿起【天火圣裁】戒備看向周圍。

  蘇羽當然知道自古ct不抬頭的說法,一道圓形的傳送門在兩人頭上打開。(空之律者,加上侵蝕之鍵知道了逆熵的位置。)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