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34章 逆熵入侵
  “嘿呀!”

  伴隨著琪亞娜的一聲嬌喝,子彈擦著蘇羽的頭發射來,蘇羽輕松閃開,隨后劍尖直指琪亞娜。

  “第34次,你又輸了。”

  蘇羽將劍收起,扔給了琪亞娜一條毛巾。

  看琪亞娜有些憤憤不平的樣子,蘇羽盯著她,隨后開口說道。

  “不服?”

  “不服!”

  琪亞娜氣的鼓起了小嘴,跟個河豚似的。

  “不服憋著!”蘇羽給了琪亞娜一個腦瓜崩。

  “覺得我的劍比你的槍厲害?那行,給。”蘇羽從圣痕空間拿出了一把通體藍白色,十分精致的雙槍。

  看著這有些熟悉的槍型,琪亞娜一時間都忘記了腦袋的疼痛。

  “這不是臭老爸的【天火圣裁】嗎?蘇羽你怎么把它弄成這個顏色了?”琪亞娜好奇地問道。

  “仿造的神之鍵,送你了。雖然比不上真正的【天火圣裁】,但對你來說足夠了。”蘇羽將劍收起,伸出右手擺出寸勁的起手式。

  “來吧,琪亞娜。”

  琪亞娜的目光漸漸堅定,手中雙槍合并,變為了一把藍色的大劍。

  “蘇羽,接招吧!”

  “寸勁——開天!”蘇羽一拳直接招呼在大劍上。

  琪亞娜感受到劍上傳來的巨力,這才明白原來之前蘇羽放水放得可不止一點點。

  蘇羽兩根手指夾住劍身,琪亞娜拿著大劍被蘇羽摔飛。

  “額…”琪亞娜在地上滾了幾圈才撐著劍在地上劃出一道劍痕,穩住了身體。

  “咯,這次我可沒用武器了。琪亞娜,你要知道,一把劍之所以可以成為我的武器,是因為我可以折斷它。”蘇羽將琪亞娜給扶了起來。

  看著琪亞娜淚眼摩挲的眼睛,蘇羽眼神一下子柔和起來,摸了摸琪亞娜的頭。

  “好了,休息一下。不必這么著急,我會保護你們的,慢慢來。”

  蘇羽不安慰還好,一安慰,琪亞娜又想起了那天自己的無力和自己做的噩夢。

  一時間,琪亞娜的眼淚居然有些憋不住。

  “別,千萬別哭。你如果哭了,我就告訴布洛妮婭,讓她狠狠嘲笑你。”

  聽見蘇羽的話,琪亞娜果然一下子憋住了,不過反而眼睛紅紅的。

  “給,橙汁。知道你累了,休息一下。可以告訴我,為什么琪亞娜,這么急切地想要變強嗎?”

  蘇羽和琪亞娜坐在一旁的椅子上。

  “沒有,我只是想快點成為a級女武神,知道臭老爸的消息罷了。”琪亞娜接過果汁,卻沒有喝下,反而低著頭,不知道想著什么。

  蘇羽見她這幅樣子,知道她應該是有什么心事,也就沒有逼問。

  反正,在自己離開之前,沒有人可以傷到她們……

  “蘇羽…”琪亞娜低著頭,看不清神色。

  “嗯哼~”

  “你會離開我們嗎?”

  琪亞娜的話仿佛觸動了什么,一時間整個訓練場竟沒有了聲音,唯有兩人輕微的呼吸聲。

  蘇羽并不喜歡說謊,因為愛莉希雅騙了他一次,那是愛莉希雅第一次撒謊,也是最后一次撒謊。

  蘇羽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回答琪亞娜這個問題。

  從某種意義來說,他們第一次見面便是一場騙局,但蘇羽不想再傷害她們了……

  “我……”

  “琪亞娜,蘇羽!我來看你們了!”謝天謝地,德麗莎這時候突然來到了訓練場,打破了兩人之間有些奇怪的氛圍。

  “我給你們帶了苦瓜汁,對了,琪亞娜我給你帶了一件東西。”

  德麗莎將苦瓜汁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倒了三大杯。

  蘇羽接過苦瓜汁一飲而盡,又給自己倒了一杯。

  “挺好喝的,德麗莎你有什么東西給琪亞娜呀。”

  蘇羽生硬地轉移話題,然而德麗莎偏偏還看不出,從裙底拿出一套酷似緊身衣的裝甲。

  蘇羽拿過裝甲,按了一個按鈕。隨后裝甲化為粒子狀態攀附在琪亞娜的身上重新顯現。

  “這可是我專門從總部申請來的哦,白練裝甲。本來這套裝甲連b級女武神都不一定有資格使用,但是由于是試作品,所以就給你了。”德麗莎雙手環抱,為琪亞娜介紹著這套裝甲。

  “真有這么厲害嗎?總感覺有些臉角發燙。而且比起蘇羽的裝甲,這個白練太遜了吧。”琪亞娜畢竟還是個可愛少女,面對這種緊身還露背的裝甲,總歸有些害羞。

  “別這么說嘛,畢竟我們作為s級女武神才會有專門的弒神裝甲。等有一天你達到s級女武神的高度,我會為你親自披上戰甲!”

  蘇羽摸了摸琪亞娜的頭。

  “哼╯^╰,剛才的事情你還沒說清呢!我們繼續打!”琪亞娜一把將蘇羽的手撇開,拿起藍色大劍,憤憤不平地看著蘇羽。

  “別,打了這么久了,我休息一下。德麗莎,我記得訓練場有記憶戰場功能是吧?”蘇羽連連擺手,通過侵蝕之鍵,他感覺到有人在嘗試駭入圣芙蕾雅的網絡。

  “記憶戰場?”

  “嗯,它可以具現出記憶中的勁敵。正好,琪亞娜站在訓練場中央,來試試白練裝甲吧。”德麗莎在操作臺上快速擺弄著。

  另一邊,一個獨臂的白色馬尾留著胡子的大叔正擺弄著一個頭盔,而他旁邊正是逆熵暴躁的紅色雙馬尾的龍蝦博士—特斯拉。

  “準備好了嗎?齊格飛先生。”

  “ok,讓我看看這幾年,琪亞娜那丫頭成長得如何。”齊格飛戴上頭盔比了個手勢,臉上是興奮的笑容。

  然而他并不知道,蘇羽給琪亞娜的仿造天火有一個父慈女孝模式。

  【劫滅無燼】,雖然比不上真版神之鍵,但是如果齊格飛想要試探琪亞娜的話,注定不會好過……

  “準備好了嗎,琪亞娜,你的敵人……等等,這是?!”德麗莎震驚地看向場地中央逐漸出現的身影。

  琪亞娜也是一臉驚訝,甚至手中的劍也不自覺地掉落在地。

  “臭老爸(齊格飛)!”

  ……

  這一邊,芽衣和布洛妮婭正在玩著吼姆大冒險,突然門鈴響起。

  芽衣放下手柄,前去開門。

  “這么晚了,會是誰呢?難道是班長?”

  芽衣打開門,只見一個戴著兜帽的高瘦男子站在門口。

  “你好,是芽衣小姐嗎?學院長讓我帶你前去辦公室。”

  “學院長嗎?”芽衣有些警惕地看著眼前這個男人,如果學院長真的有事情找她的話,那也應該是蘇羽來帶話。

  “等等,布洛妮婭不記得學院長什么時候有了這么個助理,你到底是誰?”布洛妮婭身后的重裝小兔顯現,巨大的炮口直指帶兜帽的男子。

  “呵呵呵。”男子發出低沉的笑聲,一下子跳離了原處,來到庭院中。

  芽衣拿著太刀,布洛妮婭拿起特制的雙槍,身后的重裝小兔也虎視眈眈地盯著男子。

  “誒呀呀,可可利亞卿真是的,本來可以直接帶走第三律者的,非要搞什么潛入。就憑本大爺第一律者的身份,需要這些花里胡哨的嗎?第三律者還有那個小不點,雖然可可利亞卿說了不要殺了你們,但是只是重傷的話,應該沒問題吧?

  哈哈哈哈哈哈,可別死了哦!”瓦一特掀開兜帽,露出了一臉dio樣的笑容,身邊黑色的球體大量顯現。

  “現在,跪倒在第一律者的腳下吧!”

  ……

  同一時刻,正在和八重櫻還有緋玉丸一起看電影的卡蓮突然感受到有人正在嘗試攻破圣芙蕾雅的防火墻。

  急得卡蓮一下子彈了起來,一臉鄭重地在網上和那個人交手。她知道,如果自己不攔住那個人的話,自己一定會被蘇羽拆了重組的,還會被罵不如休伯利安上的那個包菜之類的話。

  想到蘇羽一臉可怕拿著電鋸的恐怖形象,卡蓮一下子火力全開,勢必要將那個人給留下。

  八重櫻見卡蓮如此緊張,也明白發生什么大事了,連忙拿起【寒獄冰天】向宿舍走去。

  在圣芙蕾雅的核心處,饒是修養良好,平時極其冷靜的愛因斯坦博士現在也是額頭青筋暴起,處于爆發的邊緣。

  只見她的電腦上閃過無數的數據鏈,緊接著便是德麗莎的“智慧”表情包占據了整個屏幕。

  這是一場屬于科學家尊嚴的戰爭,愛因斯坦看著畫面上的表情包,越看越覺得她在嘲諷自己。

  深吸一口氣,愛因斯坦專心地應對起屬于自己的戰爭。

  在一旁,楊臥起坐默默的摸了摸自己的胸口,感受到自己身體前所未有的好。

  “他到底是誰,到底想干什么呢?”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