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33章 琪亞娜想要變強
  休伯利安上一片狼藉,逆熵大量機甲殘骸遍布,魔龍貝納勒斯肆虐,四周全是崩壞獸。

  琪亞娜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來到這里,自己為何穿著崩壞能凝聚的長裙,透過玻璃,她看到了自己眼中金黃的十字紋路。

  她本能地想要呼喊,卻什么也發不出聲。

  她看見蘇羽全身血污,腹部被貫穿,黑色的裂紋從傷口處爬滿全身,原本鮮紅的裝甲已經變得灰暗,左眼被崩壞能凝聚而成的長槍貫穿。

  滿身的血污,駭人的傷口,以及黑色裂紋的侵蝕讓他如同快要破碎的陶瓷。

  而這樣的他仍然杵著劍柄,僅剩的左眼看著她,嘴唇微動,似乎想要告訴她什么。

  不過琪亞娜沒有給他機會,幾道長矛激射而出,將要將蘇羽徹底貫穿……

  “不要!”琪亞娜從夢中驚醒,緩緩喘著氣,汗水幾乎打濕了她的全身。

  如同沒有意識的人偶一般,琪亞娜來到了浴室,任由水流打濕了她的發絲,粘黏在身上。

  她就這么低著頭,任由熱水淋在她的身上。

  良久,她關閉了淋浴開關,透過模糊的鏡子她看到了自己。

  白發,藍瞳。她害怕自己變成夢中那樣,雙眼變成金黃的眼眸。她害怕自己傷害蘇羽,傷害大家。

  這時她又想到了那天,他們在九幽執行任務時。看著蘇羽被困在蚩尤體內,無能為力的感覺……

  “如果自己能再強一點的話……”琪亞娜一拳擊碎浴室的鏡子。

  破碎的畫面上,她似乎看見了金色瞳孔的她正嘲弄地看著自己……

  ——回憶分界線——

  “真是的,那浴室的鏡子哪里惹你了?非要一拳打碎,看吧,手這下傷了吧?”蘇羽一邊從芽衣手中接過醫療箱,一邊數落著琪亞娜。

  不過為她包扎的速度卻沒有絲毫改變,這大概是口嫌體正直吧。

  “羽!你這家伙,沖那么前干嘛!又受傷了吧?還得我這個兼具美麗與善良的美少女為你包扎傷口,你可得請我吃飯才行!”愛莉希雅一邊數落著蘇羽,一邊為他包扎。

  蘇羽一臉窘迫說道“其實,吃幾個崩壞能結晶就可以恢復了。”

  “那可不行,難道我這個美少女為你包扎還比不上崩壞能結晶嗎?!”愛莉希雅嘟著嘴,有些不高興地加大了力度。

  “嘶—”蘇羽倒吸一口涼氣,明明被受傷的時候都不會哼一聲。

  看著全身纏繞的繃帶,和頭上系著的蝴蝶結。蘇羽一臉幽怨的看著愛莉希雅。

  “你其實是想吃我做的菜了吧?”

  “怎么可能,我是那樣的人嗎?誒,羽我好傷心呀,明明連重要的任務報告都沒有寫,專門跑來為你包扎傷口,你居然覺得我另有所圖。啊,美麗的少女心受傷了!”愛莉故作浮夸地捂住了胸口,裝作一副心碎的樣子,隨即眼淚還從眼角流下。

  蘇羽趕忙答應了她的要求,當然這招以后就不管用了。

  因為他知道了某個粉毛戲精每次任務報告都填的四個字——非常簡單

  ——回憶結束線——

  蘇羽看著低著頭,默不作聲的琪亞娜,心想道。

  “這孩子這幾天不舒服?也不是這兩天啊?而且草履蟲怎么變得多愁善感了?”

  蘇羽想不通,只能將手放在琪亞娜頭上摸了摸。

  “好了,不數落你了。要吃東西嗎?我去給你做吐司披薩。”只要不觸及蘇羽一些奇怪的雷點,蘇羽還是很溫柔的。

  琪亞娜仍然低著頭,不發一言。

  這讓蘇羽和芽衣有些擔心地看向她,就連在挑戰《卡蓮幻想》第一名的布洛妮婭也看了過來。之前她本來達到了第一名,但是被莫名其妙地封號了。

  “蘇羽,可不可以教我如何變強?”琪亞娜抬起頭,抓住蘇羽的右手,無比鄭重地看向他。

  蘇羽看她不像開玩笑的樣子,嘆了一口氣。

  “走吧,去訓練場等我。芽衣和布洛妮婭也一起吧!”

  蘇羽揮了揮手,向符華的宿舍走去,當然這么晚去……自然是借【羽渡塵】的。

  另一邊,逆熵,方舟之中。

  逆熵的干部都站在一個科技感滿滿(一打就跪)的方塊上,看著最上方的那個座椅。

  可可利亞站在那里,而她旁邊一個戴著兜帽看不清面容的人坐在上面。

  “諸位,據我的情報所知,第三律者現在正被關在圣芙蕾雅。現在正是奪回第三律者的最好時機!”可可利亞叉著腰,神色有些激動。

  而其他干部則是一臉無所謂地看著她。而特斯拉和愛因斯坦則是想看看她究竟想干什么。

  至于杏,她在苦惱。

  “好不容易和那個家伙和布洛妮婭見個面,他居然這么對本大爺!就算本大爺說話激進了一些,他就不能給我留一點面子嗎……”

  可可利亞看著下面幾人的表情,右手一揮。

  “那么,現在我來為大家介紹一下關于奪回第三律者的計劃內容。”

  “等一下!”特斯拉受不了這個自以為是的瘋女人了。

  “之前盟主大人說過,一切關于律者的計劃都需要他同意才行,請問盟主同意了嗎?”

  特斯拉咄咄逼人地看著可可利亞,而可可利亞則是笑了笑。

  “如果說盟主大人的話,不正坐在我的身邊嗎?”

  特斯拉看向座椅上的那人滿臉不相信,她當然自己老楊在圣芙蕾雅做臥底(摸魚)。

  “那前提他也是盟主才行,這些年盟主蹤跡不定,一直神出鬼沒,不斷更換外形和身份。你要我如何相信他就是盟主……”

  “呵”坐在座椅上的男子突然冷笑了一聲。

  “特斯拉卿,你這是在懷疑我嗎?”男人身邊浮現出大量黑色球體,一時間重力猛增,幾人趴倒在地。

  可憐的杏一直在走神卻遭受了無妄之災。

  男子打了個響指。

  “那么可可利亞卿,麻煩你繼續說明行動計劃吧。”

  “遵命!”可可利亞露出個勢在必得的表情。

  如果是蘇羽在這里的話,他一定會把那個復制人給手撕了!本來瓦爾特將【伊甸之星】損壞成那樣,還整了個復制品,蘇羽就已經夠生氣了。

  現在這個瓦一特(瓦爾特.喬伊斯的第一個復制人)這么使用劣質的還是復制的【伊甸之星】,屬于是在蘇羽雷區蹦跶還帶嘲諷那種。

  注定這個瓦一特的命運坎坷啊……

  蘇羽看著訓練場站立的三人,笑了笑。

  “別這么緊張。你們三人,琪亞娜的卡斯蘭娜槍斗術不完整,芽衣的北辰一刀流缺少經驗,布洛妮婭你對重裝小兔的開發還不夠深入。”

  蘇羽拿出一根發著光的羽毛。

  “蘇羽,這是?”芽衣有些好奇的問道。

  “一種對人專攻的精神武器吧。通過這個可以直接傳授你們武技,經驗以及技巧。”蘇羽手中的【羽渡塵】分出三根羽毛,沒入幾人額頭。

  幾人頓時感覺腦海中多了什么東西,這些畫面十分柔和地融入了自身。

  “卡斯蘭娜槍斗術,我的武器使用經驗(蘇羽只是不擅長弓,這個擅長指一箭射死律者的級別)以及重裝小兔的1145114種功能。”

  “為什么布洛妮婭感覺這個數字這么奇怪。”布洛妮婭發出了疑問。

  “不必在意,這個只是個虛數,某個魔術師的惡趣味而已。”

  蘇羽見幾人已經將記憶消化的差不多了,催動【羽渡塵】。

  四人來到了一片盛開鳶尾花的地方,天空是粉色的,云朵奇奇怪怪,居然有十三種顏色。

  雖然三人覺得蘇羽的品味確實有些奇怪,但都不敢說,畢竟前車之鑒的例子在那里。

  “我現在要教你們的是來自神州赤鳶仙人所創的一種獨特的崩壞能運用手段——太虛劍氣。

  太虛劍氣分為五蘊,心形意魂神,心蘊入門簡單但專精難。形、魂兩蘊為劍招,我可以自己傳輸給你們,需要你們自己化為己用,走出自己的路子。

  太虛劍氣又分為四境,止水、無塵、明鏡、太虛。

  在太虛劍氣中,心蘊是入門的一蘊,也是最難的一蘊。

  因為你們是半路出家,所以接下來我會用這根羽毛為你們種下劍心的種子,你們會直接學會心蘊與劍招,并且來到止水境。假以時日,你們確定自己的道路時,劍心自會顯現。

  那時候,你們也就能用出太虛劍神了。”

  三人聽著蘇羽所說,完全懵逼根本不知道這是什么玩意兒,不過腦海中確實多了些東西。

  “閉上眼睛,用心感受。”

  蘇羽叫她們閉上眼睛其實只是為了不讓她們看到自己如今的樣子。

  猩紅的十字紋路出現在額頭,眼眸中出現律者特有的紋路,身后已經展開了光翼。

  ……

  當幾人再次醒來時,她們已經基本上明白太虛劍氣了,而且都來到了止水境界,倒是琪亞娜快要到無塵了,不愧是四個月就學會神蘊的人。

  “蘇羽呢?教會我們就不管了?”琪亞娜四處尋找著蘇羽的身影,卻什么都沒找到。

  她想要感謝他,比如給他做一頓飯吃什么的……

  布洛妮婭突然收到一則短信,她將其打開。

  “蘇羽哥哥他已經回宿舍休息了,我們也快點回去吧。”

  “蘇羽一定也累了,我們快回去吧。”芽衣點了點頭,跟著布洛妮婭的步伐。

  “喂,芽衣、布洛妮婭等等我啊!”琪亞娜跟上了兩人。

  此時的蘇羽正坐在符華宿舍的沙發上。臉色蒼白,渾身無力。

  一旁的符華見狀,有些擔心地看向他。

  “羽,這樣做值得嗎?”這是她為數不多的戰友了,她不想蘇羽和蒼玄丹朱一樣。

  “我覺得挺值的,我騙了她們,所以彌補她們一下很正常。我不可能一直保護她們,她們會走出屬于自己的道路。”蘇羽緊閉著雙眼。

  太虛劍神可以直接秒掉六核西琳,他消耗自己的精神為三人種下劍心種子,這個種子還是無副作用的神音,就算他是終焉律者,精神力只比阿波尼亞和蘇差,也夠他喝一壺的。

  “不用擔心我,華。倒是我,私自傳授給她們太虛劍氣,你可不要生氣啊。哈哈,咳咳咳”蘇羽本想跟符華開個玩笑,但顯然他的精神確實有點差。

  符華搖了搖頭。“我的劍法本就是你傳授的,太虛劍氣也是你和我一起探尋出來的,我只不過進行了完善,并沒有私自一說。倒是你,真的沒問題嗎?”

  符華還是有些擔心,畢竟蘇羽現在的樣子確實跟要掉氣了一樣。

  “沒關系的,幫我跟德麗莎請一天假吧。我休息一下就好了。”

  蘇羽漸漸睡去,符華見狀嘆了一口氣,為他蓋上了一床被子,雖然融合戰士一般不會生病(帕朵: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