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31章 九幽
  從人類擁有文明開始,崩壞就一直伴隨而生。依靠那些身負圣痕的戰士,人類才得以擁有希望。

  傳說,在遠古時代,神州之民尊為黃帝的英雄,姬軒轅手持黃金之劍,獨自抵抗崩壞的侵蝕,最后犧牲自己,將魔神蚩尤封印在九幽之中。從此,圣痕和軒轅劍都失落于傳說之中。直到五千年以后,為了得到姬軒轅的圣痕和軒轅劍。

  有六個人,來到這片深海之中,尋找傳說中的九幽。

  “哇,好漂亮啊!”琪亞娜輕輕戳著海中的水母,發出了感嘆。不時還戳了戳旁邊的魚。

  “跟緊點,琪亞娜。”蘇羽在最前方帶領著隊伍,當然也不是他想,主要是根本沒有生物敢靠近他,就連海星都跑得飛快。

  幾人身著裝甲,戴著透明面罩在海中尋找著九幽的入口。

  值得一提的是,本來符華的打算作為顧問參加這次任務的,但是蘇羽執意要讓她參加。

  “我們到了,前面那個洞穴里,我感受到了大量的崩壞能,應該就是九幽了。”

  “好,看我一馬當先!”琪亞娜飛快的游過去。

  “琪亞娜,小心點。”芽衣焦急地跟上了琪亞娜,害怕她受傷。

  “我們快走吧,這個草履蟲!”幾人跟了上去。

  ……

  “喲吼,本小姐登場!區區九幽,別想擋住我!”琪亞娜跳出了水面,在空中旋轉著傾射出子彈,將死士崩壞獸一一貫穿。

  “嘛,本小姐出馬,勝利是必然的嘛~”琪亞娜轉了轉手中的索爾之錘,十分囂張的插著腰。

  “琪亞娜,要小心一點。”芽衣跳出了水面,像一個老媽子一樣對著琪亞娜嘮叨。

  “知道了,芽衣別這么擔心嘛,我這不是沒問題嗎?”琪亞娜向芽衣吐了吐舌頭。

  “琪亞娜小心!”芽衣突然大驚失色。

  一道紅光激射而出,直抵琪亞娜的額頭。

  “咻—”一道紅色的閃電掠過,蘇羽手中捏著那支箭矢,而箭頭離琪亞娜就差一厘米。

  將箭矢一把丟過去,那只被琪亞娜重傷的死士徹底失去了生命。見狀,蘇羽狠狠給了琪亞娜一個腦瓜崩。

  “小心點小心點,不知道嗎?!拿著手炮不打頭,耍帥打身子,你以為死士會疼死嗎?!能不能長點心長點心!”

  蘇羽狠狠數落著琪亞娜,琪亞娜只能抱頭哭泣,畢竟剛才那支箭矢的確把她嚇到了。

  “蘇羽,琪亞娜她已經知道錯了。”芽衣苦口婆心地勸著蘇羽,蹲下身子將琪亞娜扶起來。

  “芽衣,你別慣著她。她這么冒失,不知道要吃多少虧才可以明白!”

  見著幾人紛紛跳出水面,蘇羽也給琪亞娜留了個面子。

  “要是再這樣冒失,我就把你偷偷在德麗莎的苦瓜汁里加三包糖的事情告訴她!”

  “嗯嗯,絕對不會了!”琪亞娜頓時化為了點頭機器。

  蘇羽看著她這幅樣子,不禁捂了捂頭。“卡斯蘭娜家都是笨蛋嗎?比安卡也不是這樣啊!哦,不對,她也是個莽子!”

  蘇羽在心中吐槽著凱文的后代。

  “學院長,我們已經抵達九幽。”蘇羽打開了通訊。

  “嗯,這次任務盡可能把軒轅劍和姬軒轅的圣痕帶回來吧,不過一切以安全為重。如果遇到危險就立即從九幽撤退。”

  “放心吧,大姨媽。有本小姐出馬,什么軒轅劍和圣痕還不是輕而易舉!誒喲!”這次不是蘇羽了,而是姬子給了她一拳。

  “琪亞娜,上課時我怎么教的你,不要輕敵!”

  “對不起,我錯了>人<!”琪亞娜立馬從心地道歉了。

  ……

  “華,姬麟是你的朋友,有些事情需要你們做了斷。”

  “朋友嗎?抱歉,【羽渡塵】對我的影響有些太大了,很多事情我都記不起來了。”蘇羽和符華兩人在隊伍后面默默交談著。

  “她和你一樣,在漫長的時間里經歷了太久的黑暗與孤獨,但她已經成為了擬似律者,心中只剩下仇恨。待到她彌留之際,給她一個擁抱吧。”蘇羽拍了拍符華的肩膀。

  留下若有所思的符華,走到隊伍前面去了。

  不久,他們來到了一座石門面前,上面刻有龍形圖案,和明顯是機關的石碑。

  “這里是?一座石頭?”姬子有些疑問地看向這座石門,隨即又看向符華。

  “據我所知,這里應該是一座機關,而那座石碑應該是留給后繼者的提示。讓我看看它刻下了什么內容吧。”

  “不用那么麻煩了,石碑上是姬軒轅的丈夫連山留下的,根據此處的崩壞能流動,不遠處有座機關,直接去那里就可以了。”蘇羽打斷了符華的施法,他并不想要再過一遍劇情。

  “哇,蘇羽你怎么知道的,難道你來過這里。”琪亞娜眼中閃著光,幾人也向蘇羽投向疑問的眼神。

  “略懂一二而已,石碑上講述的是姬麟封印蚩尤后,她的丈夫連山根據赤鳶鳥的指引來到此處,想要尋回妻子尸首,但卻一無所得,只能將她的事跡記錄下了,讓后人不要忘記。”談話間,眾人已經來到了機關處,幾只赤鳶鳥雕像坐落在此。

  “據布洛妮婭分析,這應該就是蘇羽哥哥所說的赤鳶鳥了,可是為什么有這么多?”布洛妮婭歪了歪頭。

  “那是因為,赤鳶鳥是姬麟的某一位友人所贈,而那位友人便是守護神州的赤鳶仙人。”蘇羽看向表情逐漸復雜的符華,破碎的記憶在她的腦海中閃過,讓她有些痛苦。

  “班長,你怎么了?”琪亞娜和芽衣扶住了符華。

  “抱歉,是老毛病了,休息一下便好了。”

  “姬子,你在這里保護她們一下吧,我去去就來。”蘇羽拿出了神隕劍遞給了姬子。

  隨后觸動機關,將手放在了石壁上面。

  幾只赤鳶鳥雕像發出光線匯集在蘇羽身上,蘇羽消失不見。

  “誒,蘇羽不見了!”

  幾人有些擔心,畢竟這里的崩壞能濃度這么高。

  “不要擔心,蘇羽這么做肯定有他的道理,我們在這里等著便是,如果連他也解決不了麻煩,那我們同樣做不了什么。”姬子將神隕劍扛在肩頭,示意大家稍安勿躁,但是同樣有些擔憂地看向蘇羽消失的地方。

  ……

  蘇羽看著眼前泛著光芒的金色大劍,對著虛空喊道。

  “出來吧,姬麟。”

  “后繼者,以你的力量應該可以阻止蚩尤肆虐,還請阻止它,不要讓它擾亂神州的安寧。”軒轅劍中緩緩飄出一個衣著華麗的少女。

  “我會的,至于你還是先和老朋友敘敘舊吧。”蘇羽指了指外面的符華。(里面可以看到外面,外面看不到里面)

  “赤鳶?她變了很多。”姬麟語氣中既有故友相逢的感嘆,又有一絲怨恨。

  注意到姬麟情緒的蘇羽,對她說。

  “她失去了記憶,朋友離她而去,七個徒弟試圖弒師,唯一對她好的弟子還離她而去,這五千年,不止你,孤獨一人。”

  姬麟不知道說些什么,最終一切化為一聲嘆息,重新回到軒轅劍中。

  ……

  “蘇羽怎么還不出來啊,他不會被擬似律者拐跑了吧,聽說姬麟在遠古時候可是一等一的美女,拐跑也不行啊,他們之間歲數差那么大,而且姬麟不是有丈夫嗎?這個蘇羽……”

  蘇羽悄無聲息地回到原處,就這么看著琪亞娜在背后議論他。

  “要我說呀,蘇羽是個男的這件事,是真的可惜,明明長得那么好看,非說自己是男的。有男的畫眼影,整天帶個美瞳嗎?偏偏他還在耳邊扎一個小辮……”琪亞娜坐在地上,越說越起勁,絲毫沒注意芽衣和布洛妮婭在向她瘋狂示意。

  “琪亞娜……”芽衣有些不忍地抓住琪亞娜的衣服扯了扯。

  但是這草履蟲居然還沒反應過來。

  “芽衣,我告訴你蘇羽那家伙指定有什么大病,天天左手都戴著那么一個臂甲,配色還那么老土……”

  芽衣捂住了頭,有些作死的人是勸不回來的。

  “不過,蘇羽那家伙對我們還是挺好的,明明我總是闖禍還總是幫我,還教我們如何戰斗……”

  蘇羽握緊的拳頭漸漸,松了下來,本來準備給她一擊強手碎顱,化成一個腦瓜崩彈在琪亞娜頭上。

  “走吧,蚩尤快醒了,我還發現有大量逆熵機甲的信號。”

  “啊啊啊!蘇羽,你什么時候回來的?!”琪亞娜被嚇得跳了起來,連忙躲在姬子的身后。

  姬子捂嘴輕笑,看著這有趣的一幕。

  “走吧,我覺得我應該和德麗莎探討一下,她那天喝吐了的苦瓜汁。”蘇羽遞給琪亞娜一個意味深長的眼神。

  “不要啊啊啊啊!”

  某只草履蟲的哀嚎響徹了整個洞穴。

  與此同時,一只巨獸慢慢睜開了眼睛……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