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26章 可否將你比作詩篇
  “蘇羽!你別讓我再看見你!”

  蘇羽幾乎是從德麗莎的辦公室里逃出來的,因為她正在看漫畫,而蘇羽帶著八重櫻和緋玉門都不敲就進了房間。偏偏蘇羽還專門說了個“姬子來了!”

  直接嚇得德麗莎又對漫畫發動了“卍解”。

  至于蘇羽拿著猶大就跑了,擬似律者的事情當然要讓德麗莎自己安排了。這不是幫她樹立學院長的威嚴嗎?

  “我這個人真是太心善了。”

  ……

  蘇羽來到了教職工宿舍,這里面就是他的目標—理之律者,瓦爾特.楊。

  蘇羽沒有敲門,直接跳上了二樓陽臺,悄悄潛伏進了宿舍。

  “楊,最近可可利亞越來越猖狂了。她還制造了數具喬伊斯的分身。”畫面中一個帶著眼鏡的紅發雙馬尾比較嬌小的女孩(?)在向瓦爾特做匯報。

  “最近逆熵內部越來越不安分了,我們需要盡快進行計劃……誰在哪?!”瓦爾特突然感知到了蘇羽的氣息,將通訊器藏在身后,默默向特斯拉直播著。

  “呀?被發現了!不愧是逆熵的盟主,新一代理之律者。”蘇羽拍著雙手,戲謔地看著瓦爾特。

  “天命的s級女武神—蘇羽,你想干什么?”瓦爾特緊緊盯著眼前這個男人,他在蘇羽身上感到了明顯的惡意。

  瓦爾特手中出現了一個黑球,上面不時散發著黑色的閃電。

  “呵呵,擬態【伊甸之星】,你不配使用她的武器!”蘇羽這里有些上頭,看著故友的武器綻放不出她應有的華麗,還被損毀到這種程度。

  一股怒意襲上他的心頭。幾乎是在瞬間,【猶大的誓約】在瓦爾特身后展開,神恩結界就這么包裹了兩人。

  蘇羽看著能量逐漸流逝的瓦爾特,不屑地笑了笑。隨后突然出現在瓦爾特的身后。

  “什么?!”崩壞能快速消散的瓦爾特根本沒有反應過來,一只戴著漆黑手甲的左手就穿透了他的胸口,理之律者的核心被他直接掏了出來。

  瓦爾特還來不及發出悲鳴,便徹底昏死過去。

  “身體被律者核心侵蝕成這樣,虧得你還撐了這么久。”蘇羽拿著理律核心,感到理律權能已被自己掌握后,右手燃起來火焰。

  通訊那頭的特斯拉,左手帶著機械拳套的她,差點就要把控制臺給砸爛了。但她必須冷靜,這是楊用生命換來的情報,如果連理之律者都撐不過幾秒,她再憤怒又能怎么樣呢?

  蘇羽右手燃著烈焰,緊緊盯著瓦爾特的身體,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隨后他嘆了口氣,將理之律者的核心給放了回去,又拿出黑淵白花。

  “你撿了一條命,約阿西姆(瓦爾特沒繼承喬伊斯名字之前的名字,專門說給特斯拉聽的)。我今天不想殺人。”白色的光芒綻放,隨后瓦爾特的身軀漸漸痊愈,甚至律者核心造成的侵蝕也一并消失。

  神之鍵確實nb,但在不同的人手中會發揮出不同的威力。【猶大的誓約】在德麗莎的手中,發動神恩結界可能也將自己帶走,但在蘇羽手中,六核驅動的某個河豚不會撐過五分鐘,黑淵白花也是同樣。

  “誒嘁!”琪亞娜突然打了個噴嚏。

  白光散去,蘇羽的身影也一并離開。只有躺著的瓦爾特和一地的鮮血訴說著剛才發生了什么事。

  “楊,快醒醒!”特斯拉的聲音在瓦爾特耳邊響起……

  蘇羽感受著理律的權能,理解,解析,構造……當蘇羽開發到極致時,就算他沒有理解,也能構造過來。

  “這難道就是‘俺尋思之力’,瓦爾特和布洛妮婭是怎么把這bug能力玩成這樣的?哦,雷之律者還被炸彈限制。”蘇羽越想越氣,如果前文明的律者這么菜,他們怎么還會付出那么大的代價,她又怎么可能要因為團結英桀這種理由去赴死!

  蘇羽身上漸漸彌漫出血色的霧氣,額頭出的十字紋路開始顯現。

  突然,蘇羽來到了一個奇怪的地方。藍色的天空,潔白的湖泊。蘇羽和他,另一個自己相對而視。

  一個是蘇羽,紅色的豎瞳,心中懷著復雜的感情。另一個也是蘇羽,灰色的眸子,始終溫柔地看著紅瞳蘇羽,仿佛可以包容一切。

  “沒想到我們再見會是在這種時候。”蘇羽苦笑一聲。

  “你的心變了,你忘記了曾經許下的諾言。”“蘇羽”(灰眸)微笑著看著他。

  “變了?我只知道這么做可以讓他們復活!讓他們回來!”蘇羽有些激動,也許是因為他看見了熟人,終于可以袒露內心了吧。

  “是你在影響我吧。如果是之前,我就算不殺他,也不可能這么好心地幫他一把。那個擬似律者,也是這樣,我可以直接殺了她,而我卻給她一個美好的幻想。”蘇羽用肯定的語氣平淡地說道。

  “為什么?我想知道答案,為什么妨礙我?”蘇羽的語氣中聽不出憤怒,只是疑問好奇。

  “蘇羽”轉過身,背對著蘇羽。

  “我們從始至終都是一個人,不是嗎?這些是你自己的選擇。”

  “那樣對你不公平,你承受了本該屬于我的苦難。那些記憶,往日(穿越之前)的記憶,即使你不讓我去探尋,我也知道那是多么絕望與黑暗。為什么你要獨自承受呢?”蘇羽看著他,蘇羽不明白,為什么他的第二人格要承受自己的絕望。

  “蘇羽”搖搖頭,充滿溫柔的灰眸重新看向蘇羽。

  “我說過,我們始終是一體的。這是我的選擇,也是你的選擇,更是‘蘇羽’的選擇。你的心變了,你忘了和她的約定。”“蘇羽”的話語仿佛是可以撫慰心靈的樂章。

  “約定……”湖泊上出現了一塊巨大的屏幕。

  兩個蘇羽一起看向那個地方。

  “愛莉希雅,為什么你那么喜歡那些人呢?”

  “嗯哼?喜歡就是喜歡有什么理由嗎?還是說蘇羽你就是想跟我搭話呢?”愛莉俏皮地向蘇羽眨眨眼睛。

  “還是叫我羽比較好,畢竟入鄉隨俗。”蘇羽聽見熟悉的名字,有些傷感地看向遠方。

  “可你從未融入這個世界。你并不知道自己存活下去的意義。”愛莉也順著他的目光看向遠方。

  蘇羽沉默了,她知道愛莉說的是正確的。莫名其妙地來到這個世界,雖然不用再在病床上等死,但崩壞的威脅遠遠比疾病可怕。愛莉救了自己,自己跟著她,和她一樣假裝自己愛著這個世界,愛著人類。

  “呵呵^_^別這么愁眉苦臉嘛~來笑一笑。”愛莉用手指將蘇羽的嘴角撐起。

  “你說的對,我的確不知道自己存活在這個世界的意義。一切都是那么陌生,我根本沒有所謂的歸屬感,更不可能拼命去保護他們,我加入逐火之蛾也只是因為你救了我而已。”蘇羽鄭重地說著。

  “嗯哼~這么說我很感動哦!不過作為美少女的我還真是罪孽深重啊。畢竟這么好看一個男孩子因為我,成為對抗崩壞的戰士。”愛莉希雅對著蘇羽眨眨眼,調皮地吐了吐舌頭。

  蘇羽則是看著她一臉無奈。

  “蘇羽,答應我一件事好嗎?”

  “什么?”

  “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不要傷心。你要自己去發現這個世界的美好,去發現這個世界的人類美好的精神品質。去尋找到一片盛開鳶尾花的地方,去找到屬于自己的存活下去的意義。”

  愛莉希雅看著蘇羽,眼中不再是以往的神色,無比鄭重地看向蘇羽。

  “我……”蘇羽不知道該說什么,不過愛莉迅速恢復了往日的活潑。

  “別著急嘛~這是個很長久的問題,先別急著考慮。我餓了,要吃你做的雪糕。”

  “雪糕頂不了餓的!”

  “但是好吃啊,而且你做的不僅比逐火之蛾里賣的那些‘高品質雪糕’好吃,還健康,不用擔心長胖~”

  “好。”

  ……

  蘇羽眼神復雜的看著自己的記憶,那時的他以為自己可以改變她的結局,從未思考過她離去之后的自己該何去何從。但約定就是約定。

  “你其實早就找到了,不是嗎?這個世界并不美好,但有他們努力去將這個不美好的世界變成期望的樣子。

  第二代人工圣痕是你不想看見她們為對抗崩壞而失去生命。

  收留琪亞娜,拯救芽衣是你看見了以往無助的自己。

  由乃是你不想傷害無辜的少女,所以你給她制造了一個美麗的夢。

  瓦爾特他們是英雄,所以你治好了他的身體。

  如果你想的話,你可以不必幫助奧托,因為你知道他會成功。他們也不會受到傷害,會成長。但你依然這么做了……”

  “蘇羽”靜靜地等待著他的回答。

  沉默,長久的沉默。確實,自己完全可以直接拿走律者核心,但自己并沒有這么做。

  是愛莉希雅改變了自己嗎?也許吧。但更多的是自己的心已經被他們感動嗎?其實早就被觸動了,不是嗎?

  最后一課,天穹流星,罪人挽歌,渡塵,薪炎永燃……自己早已被他們所觸動。

  蘇羽笑了笑,對著“蘇羽”說:“別得意了,這是我的選擇而已,我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隨后揮揮手,灑脫地離開了。

  “蘇羽”看著蘇羽離開依舊是一臉微笑,隨后悵然地望向藍天。

  “我的時間不多了,往后的日子不能陪你走下去了,你又孤身一人了(穿越之前)……不過這次,是她們陪你了。”

  天上的白云化成了一個又一個人影,十三英桀還有圣芙蕾雅的大家。

  ……

  蘇羽回到現實,左手上的手甲展開,露出左手上的圣痕。

  他看著手中的圣痕,左眼在一瞬間變成灰眸,但很快恢復。隨后眼神再次堅定。

  “這一次,不會什么都做不到了!”蘇羽想著。

  “奧托,我要去大西洋支部。嗯,渴望寶石……不對,是溫蒂。”蘇羽掏出通訊,聯系了奧托。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