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25章 八重櫻與鈴
  昏迷的八重櫻做了一個夢,夢見自己變成了一個名叫櫻的戰士,雖然長得很像,而且櫻和自己都有狐貍耳朵,但她比自己強很多。

  在夢中,她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就像第一人稱看電影一樣,她看見了那個被自己稱為妖怪的存在。侵蝕之律者—鈴,也就是櫻的妹妹,她的妹妹的過往。

  為逐火之蛾的暗面【毒蛹】效力的櫻,她的妹妹就是黑暗中,她唯一的光。

  這一天,櫻回到了家中,悄悄打開妹妹的房門,望著鈴熟睡的面容,櫻感覺無比治愈。

  可事情發展總是出乎意料的,坐在鈴床頭的櫻,突然注意到鈴頭上的紅外線。幾乎是在瞬間,櫻抱著鈴跳出來窗外。

  “咻—”狙擊槍的聲音劃破了夜空,緊接著是劇烈的爆炸,鈴的房間化成了火海,熱浪襲向兩人。櫻抱著妹妹,墜落在街道之上。

  這點傷對于已經成為融合戰士的櫻來說根本不算什么,但一系列震動還是吵醒了櫻懷中的鈴。

  “唔,姐姐你回來了?這里是哪里啊?”剛醒來的鈴顯然有些迷糊。

  “鈴乖啊,閉上眼睛,姐姐馬上帶你去安全的地方。”櫻溫柔地看向鈴,摸了摸她的頭。

  “嗯。”鈴知道現在不是自己任性的時候,乖巧地點了點頭。

  一旁久等的狙擊手可不會理會這兩人,逐火之蛾內部的高層奪權,既然身為【毒蛹】頂級殺手的櫻選擇站在梅博士這邊,那她就必須要承受其他高層的怒火。

  “就算你是融合戰士那種怪物又如何,這么多人,我不信你不死!”狙擊手惡狠狠地說道。

  他很聰明,每一槍都朝著鈴,這樣即使櫻始終在逃跑也有所顧忌,逃跑速度也大幅減慢,畢竟這里不止一個狙擊手。

  還有人開著直升機,拿著特制加特林在掃射著櫻,這種武器可以有效傷害到櫻這種融合戰士。

  “你就不能乖乖去死嗎?像你們這種怪物就不應該存在于逐火之蛾!”狙擊手的話語略顯惡毒,仔細聽去,夾雜在怨恨之中還有一絲嫉妒。

  “是嗎?那還真是對不起吶。”

  狙擊手連忙拿起手槍向身后開槍,卻反被掐著脖子提了起來。

  “咔嚓”一聲,男人的脖子被蘇羽掐斷,如同垃圾一樣被丟到一旁。

  “咻咻咻—”天上的直升機調轉方向,無數子彈射向蘇羽,而蘇羽則是看著這個直升機下掛著的加特林,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專門針對融合戰士的武器,他們還跳得真歡快啊!”蘇羽從圣痕空間掏出雙刀,將其合并為一把長槍。(公子三階段)

  蘇羽就這么站在原地,舞動著長槍將所有的子彈彈飛,大量的灰塵遮擋了蘇羽的身影。

  蘇羽輕輕一擲,長槍直接插在飛機的駕駛員身上,直升機開始搖搖晃晃地墜落。

  “好了,看我的!”蘇羽跳上來半空,來了個360°旋轉,右腿燃燒著火焰踢爆了直升機,一點全身沒有留,隨后身邊出現了大量冰槍,激射四方,帶走了其他人的生命。

  (蘇羽,融合戰士,武器大師,圣痕持有者,科學家。)

  “唔~”蘇羽舒展了一下身體,走向櫻,把她拉了起來。

  “好久不見櫻,上次見面還是黃昏街的那次行動,先帶你的妹妹去我的研究所吧。看你受了傷,你妹妹也嚇到了。”

  “啊!姐姐你沒事吧!”鈴從櫻的懷里鉆了出來,看見櫻被鮮血打濕的后背,心疼的看著她。

  “鈴,沒事的,只是小傷,很快就恢復了。”櫻安慰道。

  “嘶~”櫻倒吸一口冷氣,因為蘇羽戳了戳她的傷口。

  “還沒事呢?這玩意就是那群nt弄出來對付融合戰士的,沒想到你才剛打算幫梅博士,他們就找上來了。先去我的研究所吧,那群人不敢對我出手的。”蘇羽一邊說,一邊試圖逗鈴開心。

  “壞人,別欺負我的姐姐。”鈴看著蘇羽的眼睛有些害怕,但還是咬咬牙對蘇羽吼道。

  “鈴,不可以這么沒禮貌!快和羽博士道歉!是他救了我們。”

  “對不起,唔。”鈴不情不愿地嘟著嘴向羽小聲道歉。

  最后,羽把櫻和鈴帶回了研究所。治好了櫻后,由于蘇羽在逐火之蛾的風評不是一般的好,將鈴托付給蘇羽后,櫻拿著【寒獄冰天】就去找人麻煩了。

  蘇羽也是在那個時候和櫻跟鈴建立了友情。

  ……

  “梅!把鈴放了!”蘇羽紅眸微顫,散發出殺意直指梅。

  “羽,冷靜點。不管怎么說,鈴她確實是第十二律者。”凱文和羽相對而視,身上散發出陣陣寒意。

  “律者?我只知道她現在就是一個無辜的小女孩,卻被你們關在暗無天日的牢籠中!”蘇羽手上開始攀附甲胄,死死的盯著那個女人。

  “羽,北邊有一處異常地點需要你前去調查,這是高層共同的決定。如果你違背的話,他們會讓凱文和愛莉將你收押的。你還是快去那個地方吧,鈴的事我會妥善處理的。”

  梅的話刷新了蘇羽對逐火之蛾的認知,一群敗類,死有余辜!

  “凱文,梅,你們會對你們的決定后悔的。”蘇羽最后還是妥協了。

  門外的櫻焦急地等待著蘇羽,看見蘇羽走出實驗室,立馬上前。

  “抱歉,櫻…”

  這是羽哥哥留給姐姐的最后一句話。

  那天,我一個人待在漆黑的囚牢里,一群士兵突然走了進來,他們癲狂地笑著,說我是什么律者,要殺了我。

  子彈傾泄在我的身上,血液模糊了我的視線。

  “姐姐,羽哥哥,鈴是壞人嗎?為什么他們要傷害我呢?我真的做錯了什么嗎?姐姐,羽哥哥,我好痛,我是要死了嗎?我流了好多的血啊,我好困啊。姐姐,我好像再和你去一次游樂園…羽哥哥…鈴餓了…我想吃你做的油豆腐……”

  鈴倒在了血泊中,士兵們露出了癲狂的笑容,嘴里歡呼著“人類又一次戰勝了崩壞!我們殺死了律者!”

  可笑的是,他們其中不乏櫻救的人,他們并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蠢事,喚醒了什么存在。

  侵蝕律者降臨,她控制核彈襲擊了人類最后的城市,人類已經輸了。

  當櫻趕到的時候,鈴已經倒在血泊中多時,她最后以生命的代價封印了鈴。

  “咳…咳…鈴,不要害…怕,姐姐…來陪你了。”彌留之際,櫻看見了人為崩落狀態的蘇羽,他正不顧一切地向這里趕來。

  但怎么可能有那么順心的事情,蘇羽最后連櫻的遺言都沒聽到。

  因為他的軟弱,鈴被殺害。因為他的無能,櫻付出了生命的代價。正是由于蘇羽的不作為,鈴和櫻再也不會回來了。

  “啊啊啊啊吼吼吼吼吼吼!”一道巨大的沖天火光拔地而起,一只猙獰的巨龍襲向人類最后的城市,那里有著逐火之蛾的高層…

  蘇羽其實并沒有不作為,他通知了千劫,讓他去幫櫻,告訴了阿波尼亞她的戒律會釀成禍端,他也自己使用人為崩落將那片區域轟爛,只為快點趕回來。(如果蘇羽不去,高層會讓其余英桀攻擊蘇羽,畢竟英桀還是凡人,他們有著自己牽掛的東西,部分英桀可能不會攻擊蘇羽,但像貓貓那種,不服從命令的話,會死的。解釋一下防杠。)

  但,千劫會被牽制,阿波尼亞的戒律只是放大了人們心中的想法,他只是普通人,不是神,他也會有極限……

  英桀,從來都不是英雄。

  ……

  “唔”八重櫻捂著頭,從昏迷中醒來。

  “醒了?你應該看見那些了吧?以后鈴…不,緋玉丸就拜托你了。”蘇羽在火邊烤著油豆腐,旁邊躺著一個像人偶的小玩意兒,這人偶還有幾條尾巴。

  “閣下,為什么不自己去照顧那孩子呢?”八重櫻發出了疑問,畢竟剛才那些畫面中這個男人跟鈴關系很好,就像自己和凜(八重凜,八重櫻的妹妹)一樣……

  “我不配……”蘇羽只是說了一句話后便繼續沉默地烤起了油豆腐。

  八重櫻沒有說話,就這么默默地看著蘇羽,她感受到了蘇羽身上的悲傷。至于之前動手,需不需要報復回來,一個五秒放倒你的人,你還上去送死?

  “哇,睡的好爽啊!咦,什么味道好香啊!”那個像玩偶一樣的生物打了個哈欠,飛了起來,直接飛到了蘇羽身旁。

  “哇,羽哥哥!你又在做油豆腐啊!我要吃我要吃!”緋玉丸圍著蘇羽飛來飛去,還不時眨著撲閃撲閃的大眼睛。

  “給,小心燙。緋玉丸想吃櫻花餅的話,我以后給你做。”蘇羽笑著將油豆腐遞給了緋玉丸。

  “誒?緋玉丸是我的名字嘛?蠻好聽誒!還有羽哥哥怎么知道我想吃櫻花餅?”緋玉丸咬著油豆腐,露出了疑惑的表情,十分可愛。

  蘇羽只是笑著摸摸她的頭,眼神中飽含關愛與愧疚。

  “誒?!那是大姐!大姐我回來了!”緋玉丸一下子撲到八重櫻身上。

  八重櫻也是十分溫柔地看向她,她想起了自己的妹妹。她輕輕將緋玉丸抱起來。

  “叫姐姐。”

  “好的,大姐!”

  “姐姐!”

  “大姐!”

  “是姐姐!”

  “大姐!”

  ……

  看著這兩人,蘇羽仿佛又看見了櫻和鈴,目光不免柔和,但很快落寞下去。他知道,她們已經不在了……

  蘇羽嘆了口氣,將一把冰藍色的長刀丟給了櫻。

  “【寒獄冰天】,櫻的武器,收下吧,于我無用。你之前從我身上察覺卡蓮的氣息,是猶大上面的,它現在的持有人是卡蓮的后代。我明天會將你帶到她面前。”

  “卡蓮的后人…可以告訴我,她的結局嗎?”八重櫻緊緊握著刀,可以看出她有些緊張。

  “能有什么結局?你不是知道嘛?她已經不在了,天命給她安了個莫須有的罪名,想要處死她。她的未婚夫為了救她,放出了崩壞獸,她為了救平民,犧牲了。她是一個真正善良的人,這便是她的結局。”蘇羽說完便起身離開。

  “卡蓮……”八重櫻悲傷地呢喃著,雖然她早有所猜想,但現實的殘酷依然讓她喘不過氣。

  “大姐…”緋玉丸見八重櫻有些傷心的樣子,將自己的油豆腐遞給了八重櫻。

  “大姐別傷心,我的油豆腐給你吃,吃完就開心了。”

  看著緋玉丸的笑臉,八重櫻將她輕輕擁入懷,呢喃著。

  “謝謝你,鈴(凜)!”

  “唔~大姐快點放開我,我要憋死了!”

  ……

  蘇羽在廢墟中游蕩著,他又來到那座封印八重櫻的神社。看著被自己踢斷的櫻花樹,蘇羽摘下來左手上的手套。

  光芒閃過,一棵盛開的櫻花樹出現在原地。它會永久地開放,不會有枯萎的那一天……

  蘇羽拿出黑匣子,微微催動崩壞能。神之鍵會回應使用者的心靈,黑匣子就這樣化為液態魂鋼攀附在蘇羽的左手上,最終形成了一副手甲。

  雖然是魂鋼制成,但完全不會對蘇羽造成影響。黑色的主體,搭配上鮮紅的裝飾,手背處點綴有緋色的櫻花圖案。至少作為神之鍵,【地藏御魂】的顏值比【虛空萬藏】高得多。(別跟我說地藏御魂的太刀,蘇羽本身就參與了神之鍵的研發,而且侵蝕之鍵現文明才完成,蘇羽將它整成手甲合適嗎?合適得不得了!)

  “我們終會再次相見,在不久的未來,哪怕付出生命的代價!”

  櫻花樹下的蘇羽堅定而又孤獨……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