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24章 蘇羽無傷速通櫻色輪回副本
  “學院長,我申請請假。”蘇羽將請假報告扔在了德麗莎的辦公室。

  “咳咳。”德麗莎裝模作樣的咳嗽一聲,試圖維系學院長的威嚴。

  嗯,挺有威嚴的。要不是蘇羽剛才看見德麗莎飛快地將一本似乎是吼姆漫畫的東西藏在了裙底,蘇羽會覺得她會更有威嚴。

  “蘇羽啊,極東支部的情況你是知道的。明面上就我們兩個s級女武神,能者多勞嘛~”德麗莎開始忽悠蘇羽。

  “呵呵。”蘇羽不屑的一笑。

  “能者多勞?意思是我兩天內跑了五個城市,干掉數百只崩壞獸?而你在這里看漫畫?!”

  “額,咳咳。我怎么可能會看漫畫呢?這種在上班時間摸魚的事情,身為學院長,我怎么可能做呢?你要相信學院長。”德麗莎有些慌亂。

  “今天這假我請定了!奧托來了都留不住我,我說的!”蘇羽翹著二郎腿,在椅子上憤憤不平。

  “嘖,行吧,但你得先把猶大還給我。”

  “等幾天還你,我還有事情。”

  “什么事情?還需要猶大?”德麗莎有些好奇的問道。

  蘇羽這時摸著下巴,想了想。

  “奧托是你爺爺對吧?”

  “嗯,怎么了?”

  “這么說,卡蓮.卡斯蘭娜算是你奶奶吧?”

  “理論上講,確實是這樣。爺爺當年確實是和天命的圣女卡蓮訂了婚。”提起卡蓮,德麗莎有些可惜,似乎是為卡蓮的死惋惜。

  “這樣就行了。”蘇羽起身離開。

  “我去把你奶奶的好姬友帶回來,一個擬似律者,八重櫻。”蘇羽打開門就跑了出去。

  “八重櫻?好熟悉的名字……等等,擬似律者?你要把擬似律者帶圣芙蕾雅來?!”

  德麗莎終于意識到不對勁,這家伙剛帶了一個雷之律者進圣芙蕾雅,現在又要去拐擬似律者,真當律者是批發的嗎?把極東支部當什么了?!

  德麗莎氣憤地看著離去的蘇羽,卻又無可奈何。只能從裙底將漫畫拿出,緩解一下憤怒的心情。

  “對了,姬子來了!”蘇羽的腦袋突然探進門來。

  “啊!”德麗莎幾乎是下意識的嚇出來“卍解”,一本漫畫突然被她撕成碎片,碎的不能再碎了。

  “哦,抱歉,看錯了。”蘇羽丟下一句話就溜沒影了。

  “蘇羽!”辦公室里傳出了德麗莎的喊聲,隨后便是陣陣哀嚎。

  “限—量—吼—姆—漫—畫!”(音—銃—劍—錫—音!)

  ……

  蘇羽來到了長空市的一座廢棄的高樓之上。凜冽的寒風吹動著發絲,眼中看不出情緒。風衣的裙擺被吹得咧咧作響(裙擺越長,戰斗力越高。)。

  良久,他終于開口。

  “灰蛇,你來了。”蘇羽緩緩轉過身,向陰影中看去。

  “蘇羽大人。”從陰影中走出一個身著黑色風衣,帶著獨眼面具的男子,猩紅的機械義眼如同毒蛇一般。

  “不知有何吩咐?”灰色微微鞠躬示意道。

  “凱文還沒有消息嗎?”

  “尊主大人依舊被困在量子之海,不過我們已經和逆熵的可可利亞合作,計劃在海淵城打開量子之海,恭迎尊主大人的歸來。”灰蛇的眼睛發出紅光,閃過一絲狂熱,語氣也不免有些激動。

  “對了,蘇羽大人。可可利亞那家伙似乎是在打探融合戰士的奧秘。”

  “那個瘋女人,即使是我和梅比烏斯都不能徹底解決融合戰士的缺陷,她居然也想染指禁忌的領域嗎?狂妄至極,這個給你。”

  蘇羽拿出了兩管試劑,扔給了可可利亞。

  “你告訴那個蠢貨,這是阿濕波的超變因子。至于手術…”蘇羽盯著灰蛇的眼睛,猩紅的眼睛同樣發出紅芒。

  “如果那兩姐妹死了,我會將你,將所有的‘灰蛇’全部拆掉,到時候你可以去看看‘蛇’到底會不會死亡。”

  “是的,蘇羽大人!”灰蛇有些驚悚地回答道。若不是自己身上大部分都是機械,他相信自己的后背已經被冷汗打濕透了。

  蘇羽沒有再理會灰蛇,背著猶大從樓上直接跳了下去,向著千羽學院的方向走去。

  望著蘇羽離去的背影,灰蛇打算離開,卻發現自己的雙腿居然不自覺地開始顫抖,要知道,他可是梅比烏斯的機械造物啊……

  ……

  “這么多天了,你還沒放棄嗎?你明明知道的,那個女人不可能活五百年!”

  此時的八重櫻正靠在一棵樹旁,閉目養神,而她旁邊一只冒著黑氣的緋櫻色大狐貍正滿臉惡毒地盯著她。

  “這是卡蓮的氣息!”八重櫻感應到什么,瞬間驚起,拿起刀就向一個方向走去。

  “不可能!那個女人已經死了!不要騙你自己了!”狐貍炸毛了,然而八重櫻并不理會她。

  八重櫻前往的方向正是千羽學院。

  此時的蘇羽自然已經到達了千羽學院,將猶大背在身上也只是為了吸引八重櫻而已。

  不會真有s級女武神打不過擬似律者吧?哦,是猶大發射器啊,那沒事了。

  在廢墟中移動的荊棘,蘇羽當然感知到了,只是沒有理會罷了,因為他已經來到了那個綠色的繭面前。

  藤蔓構成的巨繭緩緩消散,露出了里面有些消瘦的少女。

  由乃緩緩睜開眼睛,發現蘇羽正看著自己,什么也不管就跑到蘇羽面前。

  “啊~終于又見到你了~我的蘇羽同學~”由乃雙手托著自己的臉頰,露出了病態的笑容,搭配上臉上的潮紅,竟是有些好看。

  (咳咳,扯遠了。)

  蘇羽看著眼前這個病態的少女,眼中閃過一絲落寞,但很快消失。

  “原來,就是你嗎?由乃。”那個自己無意間救下的女孩,如今竟然成為了擬似律者,真是造化弄人。

  如果自己救了她,她應該不會落得這個下場吧?但一切都晚了。(注:蘇羽現在受第二人格的影響,性格有些緩和,不是絕對的魔怔人。)

  “啊,蘇羽同學居然知道我的名字嗎?我好高興呀!”由乃直接用藤蔓將蘇羽綁到了面前,甚至專門將藤蔓上的刺給去掉。

  由乃抓住蘇羽的右手,放在自己的臉上,臉上的笑容更甚。從始至終蘇羽都沒有進行反抗,因為不需要。

  “吶,蘇羽同學。我現在可是很厲害哦,那些欺負我的人都被我殺掉了,沒有人可以欺負我了。你幫了我,我以后也會保護你的,不要害怕哦。”由乃自顧自地說著話,左手放在蘇羽的臉上。

  “安睡吧,從名為痛苦的牢籠中解脫出來。”蘇羽的聲音仿佛一陣光,照亮了由乃的內心。

  “什么……”由乃發現自己突然來到了一個奇怪的地方,四周的黑暗突然變成了熟悉的教室。

  同學會笑著向她講述今天的趣事,老師會用關切的語氣和她談話。陽光透過窗戶,照在由乃的臉頰上,暖洋洋的,十分溫暖。

  一切都是那么自然,只是為什么我這么想哭呢?淚水漸漸從由乃的臉頰上滑下。

  老師,同學都關切地問她怎么了,一疊紙巾遞到了由乃面前。

  由乃哭著抬起頭,蘇羽正微笑著看著她。

  “不要哭了,再哭就不好看了。”

  “我沒有哭,我只是……”

  “只是覺得太溫暖了。”

  現實中由乃已經倒在了蘇羽懷中,臉上是恬靜的微笑。

  她,已經死了。

  蘇羽身上燃起來火焰,幾乎在一瞬間,由乃化為閃閃的光點飄向遠方。

  “離開吧,順著風,在這個不美好的世界里尋找一片凈土。”

  風飄向遠方,帶走了她的靈魂。

  蘇羽就這樣久久的站立,他不明白,這樣的事他已經經歷了太多了,本該麻木的自己如今為何又再次傷感起來。

  “是你嗎?‘我’……”蘇羽將左手的魂鋼手套摘下,就這樣靜靜地看著手上的圣痕。

  突然他的手中出現一桿冰槍。

  “咻—”的一聲,長槍插在在一旁窺視已久的八重櫻身旁。

  蘇羽就這樣看著她,眼神中露出懷戀之色。

  被嚇一跳的八重櫻,微微躬身,表達自己的歉意。

  “抱歉,閣下。我并不是有意窺視你,只是我在你身上察覺到了故友的氣息,前來探查一番。”

  “呵,終究只是相似嗎?”蘇羽苦笑了一下,將背后的猶大插在地上。

  “好久不見了,緋獄丸。或者,你更喜歡我叫你鈴。”

  蘇羽的聲音仿佛寒風一般,八重櫻顫了一下,就仿佛被什么野獸給盯上了。

  “偽善的人類,是你!你居然還沒死!”幾乎是在瞬間,緋獄丸的身影顯現,呲牙咧嘴地瞪著蘇羽。

  “偽善嗎?”蘇羽自嘲地笑了笑,手放在猶大上。

  八重櫻見狀,按著【櫻吹雪】的刀柄,忌憚地看向蘇羽。而蘇羽自始至終都只是看著緋獄丸,眼神中充滿了歉意。

  “不會很疼的,忍耐一下吧。猶大的誓約—神恩結界展開!”

  猶大一下子展開,其中的金色長矛飛射而出,將八重櫻和緋獄丸圍了起來。金色的結界仿佛都改變了天空的顏色,巨大的齒輪出現在天空。

  也是在瞬間,八重櫻感到自己身體能量飛快地流逝,無力地倒了下去,而緋獄丸則是化成了一個黑匣子,掉落在地。

  在昏迷的最后,她看見這個男人額頭上出現了鮮紅的發光十字紋路,頭上也出現了光環,身后更是展開了光翼。

  他撿起那個盒子,眼神冷漠,如同神明一般。

  從展開結界,到制服一人一狐,不過五秒。蘇羽這五秒則是變成了終焉的形態,他需要切斷鈴與侵蝕之鍵的聯系,她會成為緋玉丸陪在八重櫻身邊。

  這一次他不會再讓鈴受到傷害了,哪怕是作為神之鍵跟在自己身邊……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