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20章 給中期小boss挖坑
  “所以這個襲擊我們的小不點是蘇羽的媽媽嗎?”琪亞娜好奇地戳了戳布諾妮婭的鉆頭馬尾。

  布諾妮婭給琪亞娜一個白眼。

  “現在蘇羽哥哥的搭檔都是這樣的笨蛋了嗎?”

  “喂!你是在瞧不起本小姐嗎?你難道想打架嗎?”琪亞娜瞬間炸毛。

  “這是顯而易見的事情,而且根據分析,布諾妮婭獲勝的概率是99%。”布諾妮婭拉著蘇羽的手,露出鄙夷的表情(???)?。

  “那我就是百分之百!誒呀!”琪亞娜被蘇羽彈了一個腦瓜崩。

  將布諾妮婭交給芽衣后,蘇羽觀察起四周來。

  “蘇羽你干嘛打我!”琪亞娜淚眼摩挲的看著蘇羽,委屈極了。

  蘇羽感知了一下四周。

  “嗯,那只雷神級崩壞獸還在,可以讓芽衣覺醒,先去將理之律者的權能拿到,再慢慢復制權能……”

  蘇羽沒有理會琪亞娜,在心里想到。

  “布諾妮婭,你先和芽衣和琪亞娜先走吧,我去看看長空市還有沒有幸存者。記得保護好自己和她們。”蘇羽摸了摸布諾妮婭的頭。

  芽衣則是在一旁有些羨慕地看著布諾妮婭。

  “嗯,布諾妮婭會的。”

  ……

  蘇羽離開后,三人繼續向前走。期間,琪亞娜和布諾妮婭一直在拌嘴,芽衣則是像個老媽子一樣調和著兩人的關系。

  “布諾妮婭不會和笨蛋琪亞娜一般見識的,芽衣姐姐不用擔心。”布諾妮婭抱著一個吼姆玩偶對芽衣說著。

  這個吼姆玩偶是芽衣送給布諾妮婭的,芽衣看見她一直把目光放在吼姆周邊專賣店,就拿著刀清理了周圍的崩壞獸,去專門挑了一個送給布諾妮婭。

  這讓布諾妮婭和芽衣更親近了,倒是某只草履蟲吃味的不行。

  “哼,我才不會和你這個小不點一般見識!”

  芽衣只能無奈地發出苦笑。

  ……

  另一邊,蘇羽并沒有和說的那樣去尋找長空市的幸存者,而是來到了一座神社。

  蘇羽沒興趣去救那些普通人,而蘇羽想要救助的孩子蘇羽也通知了灰蛇,它會讓渡鴉前去的,到時候給他們一些崩壞能中和藥劑就行了。

  對,蘇羽也是世界蛇的成員。灰蛇從很早以前開始就跟蘇羽開始解觸了,與其說是灰蛇和蘇羽解觸,不如說是那個梅比烏斯ai在監視著蘇羽。那種感覺,蘇羽不會認錯。

  蘇羽想要干掉那個ai只能借助侵蝕之鍵—【地藏御魂】。

  那個悲劇,那個蘇羽未曾阻止的悲劇。

  “真是可悲啊,蘇羽,如今的你還要因為能力不足而去利用櫻的妹妹嗎?真是令人惡心。”蘇羽自嘲地說道,言語中充滿了對自己的厭惡。

  “嘭!”蘇羽一腳將神社里的櫻花樹踢斷。隨著陣陣黑氣冒出,蘇羽閃身離開。

  良久,一個有著狐貍耳朵粉頭發,穿著巫女服的女人出現,而她身邊是一只巨大的緋櫻色狐貍。

  “已經五百年了嗎?卡蓮…”

  “她已經死了,人類不可能活那么久的。陪你到最后的人依舊是我!”

  “閉嘴!緋獄丸!”

  “八重櫻,你會后悔的!”

  ……

  “奧托,可以通知極東支部了。”

  “我的朋友,看樣子你很順利。”奧托愉悅的聲音從通訊器那邊傳來。

  “嗯,不好不壞吧。黑淵白花呢?”

  “已經投放到你所在的位置了,多虧了你的幫助,天命才可以掌握這種跨時代的技術。只是我還是對你一個戰斗人員擁有這種才能表示驚嘆。”

  “不必這么驚訝,在逐火之蛾時,若不是缺少戰力,我應該會成為一名科學家,說不定可以量產月光王座。當然現在也不需要了,畢竟終焉律者已經降臨了。”

  “確實如此,這難道就是‘我只是個科學家,沒有他們那么強大的戰力’嗎?”

  “看樣子你在上班時間摸了不少魚,這都知道。”

  “哈哈哈,偶爾放松一下是個不錯的選擇。對了,蘇羽,你說的那個梅比烏斯ai已經開始聯系我了。”奧托的左手撫摸著一片綠色的蛇鱗。

  “穩住它吧,我不久就可以拿到侵蝕之鍵,到時候我會找機會顯露律者的姿態,如果它不產生些不該有的想法,我不會殺了它的。”

  “你對待它還挺寬容的嘛。”奧托的語氣有些調侃。

  “那是博士留下的東西,如果可以,我并不想將它銷毀。”蘇羽眼中露出追憶的神色。

  “那就祝一切如你所愿了,我的朋友。”

  奧托看著眼前這個穿著風衣,帶著帽子,露出猩紅機械眼的仿生人,戲謔地露出了笑容。

  他們從來都沒有奢望可以騙過這個ai,有時候演戲要演得真實才可以騙到觀眾。

  “你這是不相信羽?轉而向我尋求合作?”灰蛇發出了不屬于它的女聲。

  “梅比烏斯博士,我們的目的都是抗擊崩壞。而現在一個可以毀滅文明的律者出現在我眼前,我覺得還是他比較危險。”奧托不緩不慢地說道。

  “危險?被你這個現文明最危險的男人說危險?他還真是厲害呀。”

  “是啊。”奧托轉頭看向實驗室內一管猩紅的試劑,那是為蘇羽特制的弒神之槍。

  “和他說的一樣吶,你果然就是個蠢貨!怪不得他說你永遠不可能成為梅比烏斯,連人類的感情都無法理解的家伙,竟然想取代自己的造物主嗎?呵呵,蠢貨。”奧托在心里嘲諷著這個ai。

  那通電話本來就是為這個ai設的局,蘇羽在和梅比烏斯制作這個ai時就考慮到了它背叛的情況,所以蘇羽讓它永遠無法理解人類的感情,卻又讓它渴求人類的情感。

  而且,蘇羽刪除了一切關于侵蝕律者的資料,這個ai甚至不明白侵蝕的權能,它的失敗是命中注定的。(如今知道侵蝕的只有幾個人,沒有任何關于侵蝕律者的資料留下。)

  ……

  另一邊,一場宴會上,一個有著火焰般的長發,胸懷廣大,熱情似火的女子正拿著一杯酒和一個小年輕調笑著。

  特制的禮服襯托出她傲人的身材,和她談話的小年輕有些臉紅不敢看她,不知是因為喝醉了還是因為什么。

  一切都在一片歡聲笑語中,直到一個衣著干練的女子闖入宴會,在姬子耳邊說了什么。

  “這該死的崩壞難道就不能讓我好好休休假嗎?”姬子惱怒地抱怨了一聲。

  隨后姬子揪住年輕男子的領帶,說道。

  “年輕人,要泡我可是要大方些才行哦!”隨后披上一件軍裝,留下一個飛吻瀟灑離開。

  (這里進行了修改,早期米哈游漫畫魅宅,所以這里是姬子親了一下這個陌生男人,但我覺得如果我真寫出來,估計有nt噴我破壞姬子阿姨的形象了,而且這些人估計連米哈游官方漫畫都沒看過。所以我進行了一定的更改,所以米哈游一些設定真的吃書嚴重。別噴我,噴就是你對,我又不會改。)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