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番外篇 異世,初見
  “額,嗯,頭疼。”蘇羽躺在床鋪上,發出聲音。

  蘇羽緩緩起身,環視了一周后,十分疑惑。

  因為此處并不是他的住所,而且身體似乎并不像之前那么虛弱。

  蘇羽撓撓頭,抓了一把頭發,等等,頭發?!

  蘇羽連忙滿屋亂竄,找到洗手間后,趕忙注視著鏡子中的自己。

  有些蒼白的膚色,瘦弱但卻十分結實的身體。蘇羽撩起衣服,甚至看得見腹肌。

  黑色的眼眸略顯深邃,但卻給蘇羽一種怪異的感覺。略長的黑發搭在額前。

  蘇羽伸出左手,企圖去觸摸鏡中的自己,入手卻是一片冰涼。

  突然,蘇羽注意到奇怪的地方,因為自己左手手背上呈現著一個鮮紅的眼睛圖案,仿佛一個真正的眼睛一般,注視著這個世界。

  “太奇怪了。陌生的房間,奇怪的圖案,明明我已經是癌癥晚期了,卻好像恢復了健康。這是夢嗎?”蘇羽忍不住直視著鏡子中的自己,最后搖了搖頭。

  “不,不可能是夢。這太真實了!強壯的肉體,我能感受到,激動的心跳。這是如此令人著迷!”蘇羽忍不住笑了笑。

  如果可以活著,誰又想死呢?

  仔細檢查一下身體確實并無大礙后,開始收刮房間里的物資。

  “一把長刀,還開過封?有些奇怪。幾袋零食,幾瓶水。沒有任何可以證明這間房屋主人身份的物件。”

  蘇羽分析了一波后,靠近窗口,小心翼翼地打開窗子。

  眼前的景色令他震驚,因為外面一片殘垣斷壁,什么都沒有,甚至連人類尸體都不存在。

  “危險的地方,這些東西也撐不了多久,只能出去看看了。”

  蘇羽拿起刀,裝起一部分食物和水,躡手躡腳地離開了房間。

  ……

  蘇羽已經在大街上探索幾個小時了,什么都沒有,仿佛人類突然蒸發了一般,便利店里的物資卻還在,真是奇怪。

  “咔嚓”蘇羽聽到了什么聲音,連忙隱藏起來,向著發出聲音的地方慢慢探去。

  只見一個頭上長有雙角,衣著暴露,并且有條尾巴的人形人物正在那里漫無目的的尋找些什么。

  看著她慘白的膚色,和手中的雙刀,蘇羽終于明白了,原來自己特喵地穿越了,還是穿越到了崩壞三!

  蘇羽看著從剛才開始就開始發燙的眼睛圖案。

  “如果沒猜錯的話,這應該是圣痕。而且它在主動吸收空氣中的崩壞能,管不得幾個小時的探索我一點疲勞都沒有。”蘇羽趴在一輛報廢的汽車后,思索著。

  突然一道巨大的陰影遮住了蘇羽,幾乎是在瞬間蘇羽反應了過來向后看去。

  只見一只不大的戰車級崩壞獸出現在蘇羽身后,似乎要將蘇羽碾碎。

  只見崩壞獸怒吼一聲

  “車車!”

  蘇羽一把將長刀插入崩壞獸腦袋之中,怒吼道

  “車你大爺!”

  隨后左手發燙,蘇羽感受到身體無比暢快,跳起來一腳將長刀踢得更深,隨后在瞬間捏住刀柄一用力,崩壞獸的腦袋便掉了下來。

  雖然蘇羽干掉了崩壞獸,但之前那只死士卻被驚動,徑直朝著蘇羽跑了過來。

  蘇羽看著來者不善的死士,拿起刀向死士俯身跑去。

  死士看著跑向自己的蘇羽,雙刀向下劈。蘇羽將刀一轉抵住了死士的利刃,但卻低估了她的力氣,頓時單膝跪在地上。

  “額啊!”蘇羽發出一聲痛呼,順勢放棄了手中的長刀,一個滑鏟躲開了死士,死士沒有支撐點一時間倒在地上。

  蘇羽抓住機會,撿起地上一根尖銳的鋼筋,插入死士脖頸,咬著牙將其脖子折斷。

  死士頓時失去了生命,蘇羽也感到一陣虛弱,癱坐在地上。

  汗水打濕了蘇羽后背,他喘著氣。但他知道現在不能歇息,于是他將死士手中的雙刀奪了過來,拿起崩壞獸的頭離開。

  蘇羽忍著虛弱,盡可能快的來到了一間隱蔽的倉庫。他有個想法驗證。

  蘇羽將崩壞獸的頭丟在地上,左手放在頭上,隨后順從本能,只見崩壞獸的頭化為一股紫色的能量進入了蘇羽體內。

  蘇羽漸漸從虛弱狀態恢復,用時不過十幾秒。

  “這也算金手指吧?”蘇羽自嘲地笑了笑。

  將倉庫門用重物抵住后,睡了過去。這些對他還是有點刺激。

  ……

  不知過了多久,蘇羽緩緩醒來,進行一波進食后,蘇羽謹慎地向先前發生戰斗的地方前去。

  “居然尸體還在嗎?”蘇羽緩緩走到崩壞獸尸體附近。

  “雖然有點奇怪,但我覺得活著才是最重要的,我必須這么做!”

  蘇羽發動圣痕將尸體盡數吸收,身體的舒適感讓他知道,自己這么做對了,因為現在的自己面對剛才那種情況不需要那么狼狽了,不需要連手中的武器都舍棄。

  一塊紫色的結晶從尸體上掉落,蘇羽將其撿了起來。

  “崩壞能結晶?”蘇羽看著手中的結晶,一種奇怪的想法涌上心頭。

  蘇羽順從了自己的奇思妙想,咬了結晶一口,隨后幾口將其吃了下去。

  “沒味道,但變強了。”蘇羽握了握左手,感受著身體里的力量,看著那越發鮮紅的圣痕,心情更加愉悅,隨后看向死士尸體。

  蘇羽又前去將死士的尸體吸收,這次卻沒有掉落崩壞能結晶,而是掉落了一枚徽章。

  蘇羽將其撿起,看清圖案后臉色不妙。

  只見一只燃燒的飛蛾構成了徽章的主體。

  “偏偏是逐火之蛾,我囸你仙人!”蘇羽無能狂怒道。

  本來有圣痕的幫助,在圣芙蕾雅討個一官半職不是問題,到時候摸魚就能活下去,結果偏偏是前文明,這讓副本難度直接變成烈獄級!

  “抱怨也沒有,先讓自己繼續變強,之后加入逐火之蛾,跟著梅比烏斯混,混個融合戰士才能有自保之力。”定下目標后,蘇羽繼續探索這片地區,開始了自己的狩獵之旅。

  ……

  幾天后,蘇羽已經基本摸清的圣痕的功效。

  吸收崩壞能,增強身體素質,讓自己變強,恢復傷口。分離圣痕,但沒實驗對象不清楚。給武器附上崩壞能讓其更鋒利。恰崩壞能結晶,消除疲勞和饑餓。

  這幾天蘇羽挑著落單的死士和崩壞獸,已經陰死了一大批敵人,將其吸收后,蘇羽估計自己應該有a級女武神的水準,前提是不穿女武神裝甲,畢竟姬子穿個不完全的裝甲就可以和新生律者持平。

  所以蘇羽保守估計,自己應該有一定實力。

  本來蘇羽趴在障礙物后面,準備開始今天的狩獵,卻看見前方十幾只死士和一堆崩壞獸,頓時感到不好,準備離開。

  突然蘇羽心里“戈登”了一下,下意識地向右躲開。

  “咔歘!”蘇羽的左肩被捅個對穿,蘇羽右手拿刀一下子斬斷了襲擊自己的物件,捂著左臂跳了出去。

  蘇羽緊緊盯著那里,只見襲擊他的崩壞獸現出了原型。

  “原來是會隱身的騎士級崩壞獸嗎?呵呵,就尼瑪離譜!所以我才不喜歡前文明!”

  蘇羽掏出了幾顆崩壞能結晶一下子捏碎將其吸收,肩上的傷口瞬間恢復。

  蘇羽拿起雙刀,看著向自己沖來的崩壞獸和死士們,眼神中充滿了決意。

  ……

  “哈哈哈”蘇羽喘起了大氣,此刻的他顯然有些不妙。

  渾身沾滿了紅色的血液,身上到處都是傷口,其中最駭人的是腹部的一道貫穿傷,正是那只騎士級崩壞獸捅穿的。

  不過崩壞獸這邊也不好過,一地的死士尸體,和殘缺的崩壞獸尸體,尸體上的痕跡正是蘇羽自己咬的。那只偷襲自己的崩壞獸,被斬斷了一半身體,卻依舊頑強的活著。周圍幾只零星的死士也是缺胳膊少腿的。

  “呵呵,沒想到就這么結束了嗎?真是不甘心啊!”

  失血過多的蘇羽眼前已經開始模糊了,他微瞇著眼睛,看著那只老六崩壞獸向自己走來,舉起長槍刺向自己。

  異變突發,幾支箭矢解決了崩壞獸和死士。一道活潑的聲音傳入蘇羽耳中。

  “誒呀!還好我及時趕到。你好啊,勇敢的少年,逐火之蛾小隊隊員,愛莉希雅,可愛又迷人的美少女來救你咯!不要太感動了。”

  看著眼前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蘇羽仿佛是在黑暗中被一束光照亮。

  “愛莉…希…雅……”蘇羽放心地昏了過去,于此同時,左手處的圣痕突然綻放光芒,四周的崩壞獸尸體化為紫色的崩壞能被蘇羽吸收。腹部的傷口也開始恢復。

  “嗯哼!瞧瞧美麗的少女發現了什么,一個不得了的人哦!”

  愛莉希雅將蘇羽抱起,絲毫不在意他身上的血是否會把自己弄臟。愛莉用手套將蘇羽臉上的血漬擦去。

  “呀!真是漂亮的孩子吶!可惜是男孩子,不過穿女裝應該會很好看吧。嗯,決定了,等你醒了你一定要穿裙子作為報答哦!畢竟我可是救了你,這可是我第一次執行任務,你可不能有事,你也有著不少秘密呢。”

  注意到蘇羽傷口在逐漸的愛莉希雅將蘇羽向逐火之蛾的基地送去。

  而昏迷中的蘇羽不知道是不是聽見了愛莉希雅的話,微微地“嗯”了一聲,結果被愛莉聽見了,露出了一個不懷好意的微笑。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