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14章 什么是善,什么是惡
  “主教大人,不好了!”琥珀焦急地走進了奧托的辦公室。

  “怎么了,不要著急琥珀,無論何時都要保持冷靜才行。”奧托微笑著放下了正在批改文件的筆。

  “抱歉,主教大人,但還是請先看看這個!”

  琥珀調出來一段實時監控。

  只見監控中一只巨大的龍型崩壞獸正在天空肆虐,天命發射的導彈打在它身上仿佛刮痧一般,什么傷害也沒有。

  巨龍咆哮一聲,隨后四周浮現血紅的羽毛,羽毛激射開來,襲來的導彈全部被攔截引爆。

  火光中,崩壞獸猙獰的獨眼浮現,仿佛透過監控與奧托對視著。

  “主教大人,這只崩壞獸的崩壞能波動已經超過的第二次崩壞時的審判級崩壞獸貝納勒斯了,而且預計再過五分鐘,它便會抵達天命總部。”

  奧托聽著琥珀的匯報,一只手撫著下巴,另一只手不時在桌子上輕輕敲打著。

  良久,奧托緩緩開口。

  “不必擔心,琥珀。吩咐下去,打開天命總部東部浮空港,我親自去迎接我們的朋友。”

  “是,主教大人!”琥珀雖然心中坎坷,但還是聽從奧托的吩咐,去讓女武神部隊打開浮空港。

  奧托當然不會做出沒有把握的決定,當看到視頻中的崩壞獸時,平時沉寂的虛空萬藏突然主動與他溝通。

  “這是屬于他的人為崩落,沒想到他還活著。”

  “人為崩落?難道是第二次崩壞時,齊格飛所展現的那種姿態?你說的他又是誰?”奧托饒有興趣地詢問著虛空萬藏。

  “呵。”虛空萬藏不屑地冷哼了一聲,與奧托相處的五百年來,它已經完全學會了人類的情緒和行為,并且染上了奧托的顏色。

  “齊格飛還不配,使用天火圣裁還差點搭上自己的命,真是丟那個男人的臉。至于他?”

  虛空萬藏頓了頓,奧托察覺到虛空萬藏有些奇怪的情緒。

  “他是我的制造者之一,逐火之蛾的第一位融合戰士,討伐了數位律者,甚至給毀滅人類文明的終焉律者造成了不俗的傷害。”

  “聽起來你對他很是推崇?”奧托挑了挑眉。

  虛空萬藏沒有理他,而是繼續說著。

  “你到底是怎么惹他了,他進入了人為崩落形態來找你麻煩,要知道就算是融合戰士,他們也不愿打破那個界限。”

  “呵呵,誰知道呢?記恨我的人實在太多了,他說不定也是其中之一呢?有什么辦法阻止他嗎?”

  “有趣,你居然會請求我,這可難得。你不用擔心,要是他是來對付你的,就是擱著個太平洋他也可以精準地爆掉你的魂鋼腦袋,這么大張旗鼓,不想他的風格,也不是他對付人的方式。”

  “是嗎?”奧托的目光漸漸深邃。

  ……

  蘇羽在天空盤旋了一會兒后,發現了天命總部,見東部浮空港打開后,他徑直飛去,在空中變回了原樣砸向港口中央。

  “看來天命主教并不是什么蠢貨,不過是什么給了你們勇氣,是手中孱弱的武器,還是身上缺陷的圣痕。”蘇羽起身拉了拉手套,甚至沒有看一眼這些把他包圍的女武神們。

  仿佛是他一個人包圍了整個天命總部。

  “哈哈哈,閣下說笑了,她們只不過是迎接閣下的到來而已。”

  奧托微笑著走出,做出了手勢,周圍的女武神盡數退下,整個港口就只有奧托和蘇羽站立相視。

  “你不怕我殺了你?”蘇羽緊緊看著這個男人,眼中是無限的殺意。

  “哈哈,閣下說笑了,我相信閣下的手段要殺我并不是什么難事,我也相信閣下是需要我的一些幫助的。”奧托將右手背負在身后,十分從容地應對著蘇羽。

  蘇羽點了點頭,說道“看來啟示之鍵告訴了你很多啊,沒錯我確實想和你合作。自我介紹一下,逐火英桀第十四位,【虛妄】之銘蘇羽。”

  “既然如此,在下也為閣下介紹一下自己,天命現任主教,奧托.阿波卡利斯。”奧托浮夸地鞠了一個躬,像小丑報幕般做了一個自我介紹后,起身笑著看向蘇羽。

  而蘇羽也是露出了同樣的笑容看向奧托。

  兩人都看清了對方的眼神,那是為了目標,不惜一切的眼神……

  ……

  天命總部溫泉內,兩個男人赤裸著上身,坐在溫泉中。

  奧托手中拿著一杯紅酒,搖晃著問道“我的朋友,不品嘗一下這個紀元的美酒嗎?”

  蘇羽這是順了順自己的頭發,將其整成個大背頭方便保證,靠在溫泉池邊回絕了奧托。

  “如果是伊甸她會很高興和你探討這些,但我還是算了,我不喜歡喝酒。”

  “那真是可惜,我的朋友。”奧托將杯中的紅酒一飲而盡。

  “我們確實可以成為朋友,奧托,我會為你的計劃提供幫助。”蘇羽面無表情地享受著片刻的安寧。

  “是嗎?聽虛空萬藏說,是你研發了圣痕,而且你還有某種預言的能力。我對此很感興趣。”

  “圣痕是我和梅比烏斯還有梅博士一起研發的,只是當我完善的時候,終焉律者已經快降臨了,我并沒有時間上傳到虛空萬藏的圖書館中。至于預言…”

  蘇羽眼中露出了痛苦的神色,奧托對此什么熟悉,因為在卡蓮死后,他也常常那樣。

  “即使我知道一切那又如何,我終究沒有阻止任何事。就像你拯救不了卡蓮.卡斯蘭娜一樣,我也拯救不了她,拯救不了他們。我們都痛恨無能為力的自己,都希望付出一切代價去復活他們。但…”

  蘇羽挺直身子看向奧托。

  “世界允許意識更換新的容器,卻不允許容器收集破碎的意識,為了拯救唯一的他們,我們只能在過去開辟一個新的節點。奧托,我們是相同的人,你可以為了卡蓮愚弄至親,愚弄友人,欺騙這個世界。我也可以為了愛莉希雅,為了死去的英桀,不論善惡,前行到底!”

  “是嗎?”奧托眼中閃過了興奮的神色。

  五百年來,奧托第一次被理解,而眼前這個男人,奧托同樣可以理解他,他們是如此相像。

  “那么,祝我們合作愉快,我的朋友,一起去斬斷這個世界的惡意。”

  奧托微笑著伸出右手,自卡蓮死后,他第一次發自內心向他人展露微笑。

  蘇羽同樣笑著伸出右手與奧托相握。

  “讓我們用自身的一切,去同那棵該死的樹做一筆交易吧!”

  “呵哈哈。”

  溫泉中傳出了兩人的笑聲,為了所珍視之人,成為惡人那又如何?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