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9章 X-10
  “蘇羽哥哥,你回來了!”布諾妮婭起身,朝著蘇羽打了個招呼,但因為一夜未睡,加上擔心蘇羽,有些站不穩。

  蘇羽快步上前扶住布諾妮婭。

  “沒事吧?”往日和煦的語氣如今似乎多了一絲別扭的感覺,就連蘇羽的微笑也給人一種奇怪的感覺。

  “蘇羽哥哥,你的眼睛?”布諾妮婭注意到蘇羽異樣的眼眸。

  “這個嘛?”蘇羽的左手在淚痣上撫了一下。“美瞳而已,好看嗎?”

  “可…”

  “啊,對了,希兒怎么樣了?”蘇羽打斷了布諾妮婭的話,轉移了話題。

  “希兒只是驚嚇過度,休息一下就行了,她想給蘇宇哥哥道個歉。”布諾妮婭雖然有疑問,但還是回答了蘇羽。

  “道歉?不用了,我又沒有生氣。昨天晚上也只是去練刀去了。對了可可利亞回來了嗎?”蘇羽微笑著,但他的笑容十分怪異,就像是在死人臉上硬擺出來的。

  “可可利亞媽媽昨天晚上就回來了,她也嚇壞了。對了,可可利亞媽媽說今天有個測試讓我們去。”蘇羽拉著蘇羽的手,向大廳走去。

  “嗯,我們走吧。”

  “蘇羽哥哥,可以答應布諾妮婭一件事嗎?”布諾妮婭突然停了下來。

  “什么事?”蘇羽歪頭看向布諾妮婭。

  “可以請你不要擺出這…這個表情嗎?會嚇到大家的。”布諾妮婭的手微微收縮,蘇羽察覺到她的緊張。

  “好。”蘇羽平靜地回復,用手揉了揉臉,臉上的表情恢復正常,不過由于相貌的原因,就像一個冰山美人一樣。

  ……

  兩人來到了大廳,正看見看看利亞讓大家擺弄著一團類似水銀的物體。

  杏一臉自信地將手中的物質變成了一個懷表。

  希兒試圖努力讓這團物質凝聚成一把小鐮刀,但臉上的表情表明了此刻的她有些吃力。

  “喲,回來了!你可讓我擔心了一晚上,一起來試試吧,試完讓杏帶你去吃飯。”可可利亞招呼著蘇羽。

  “不必了。”蘇羽見希兒見到自己有些糾結,上前去摸了摸她的頭,將她手中的物質進行著變化。

  很快可可利亞的臉上就充滿了驚訝,因為蘇羽手中的物質不斷在進行著變化,水晶花、紐扣、葉子、酒杯…最終被蘇羽變成了一個藍紅相間的蝴蝶發飾,為希兒戴上。

  “小鬼,你跟我來一趟。”蘇羽跟上可可利亞去了辦公室。

  “切!”杏嘖了一聲,悄悄跟了上去……

  “看一下吧。”可可利亞遞給了蘇羽一疊資料,上面寫著【x-16】。

  蘇羽將資料隨意翻了翻,隨后丟在一邊。

  “人體實驗?崩壞能適應實驗?我倒是可以當實驗體,不過你得答應我一個條件。”蘇羽坐在椅子上左手在淚痣上點了點。

  “看來你知道的很多?你確定不看仔細一點,這可是有可能會死的!”可可利亞有些激動,眼前蘇羽給可可利亞的感覺就像天命那個令人生厭的主教一樣。

  “不必了。”蘇羽將左手的手套摘了下來,露出了鮮紅的眼狀紋路,催動崩壞能,圣痕仿佛真正的眼睛一般靈動

  “這是…圣痕!還是天然圣痕”可可利亞仿佛見到了什么令人驚異的寶藏。

  “我需要崩壞能,你需要實驗體,我們各取所需,不過…”蘇羽將手套重新戴好。

  “我希望在我實驗后,你可以不要讓孤兒院的大家參與實驗。”血色的豎瞳就這么盯著可可利亞。

  良久,可可利亞突然笑了。

  “看來帶你回來是個不錯的選擇,都知道為妹妹們考慮了,真的不考慮叫我一下媽媽嘛?好歹我也救了你。”可可利亞調笑著蘇羽。

  蘇羽不回話,只是看著她。見此,可可利亞也嚴肅起來。

  “我給不了你確切的答復,因為這項實驗本來就是讓孩子們可以更好地適應崩壞。”

  “呵呵。”蘇羽捂住眼睛發出了嘲笑,下一刻,在可可利亞還沒反應之時,一把利刃抵上了她的脖頸。

  可可利亞感受著脖頸處的鋒芒,她看著他的眼睛,可可利亞知道他不敢動手,因為孩子嗎需要她這個媽媽。

  “若不是我無法將她們安全帶到圣芙蕾雅,我一定會殺了你。”蘇羽收起刀,平靜的說著。

  “你不會殺我的,因為你在意她們,而她們是我的孩子。”可可利亞不動聲色地擦了擦冷汗。

  “用孩子做威脅,真是卑鄙而偽善啊!”蘇羽苦笑道,他確實無法下手。

  “卑鄙,偽善嗎?還真適合我啊。”可可利亞自嘲了一聲,隨后說道:“不管你相信與否,我只是想讓孩子們更好地活著而已。我無法答應你不讓孩子們參加實驗,但我可以保證她們會在你之后進行實驗,這樣她們也相對安全一些。”

  “呵呵呵,真不愧是‘魔女’,擁有心的冰冷雕像嗎?呵呵,希望你能記住自己今天說的話吧!”

  蘇羽最終還是答應了可可利亞,不過他們似乎忽略了一個事實,蘇羽是融合戰士加律者,用他的數據做的實驗真的適合孤兒院的孩子嗎?

  ……

  門外,杏聽到了一切談話,緊握的拳頭宣泄著她的不平。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