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7章 圣痕覺醒
  “嗚…嗚嗚x﹏x,可可利亞媽媽,布諾妮婭姐姐,蘇羽哥哥……”希兒被綁在倉庫里,顯得十分可憐。

  “他們不會來救你的!”有些戲謔的聲音傳來。

  “誰?誰在哪里?你也是被他們綁架的嗎?不要害怕,會有人來救我們的。”善良的希兒想要安撫這個聲音的主人,雖然她自己也害怕得不行。

  “呵呵呵呵,我,就是你喲希兒!接受我的力量吧,我會救你出去的。”希兒的眼前出現了一個模糊的黑影。

  “啊,怪…怪物!別吃我!”希兒向著墻角縮了縮。

  “呵呵^_^,別害怕希兒,我是不會傷害你的。你看,現在可只有我陪著你哦!”黑色的身影露出了一個笑容,但在希兒看來她更可怕了。

  “你的蘇羽哥哥可不會來救你了,你能依靠的只有我喲。”

  “你騙人!”希兒大聲地反駁她,但看見她的樣子又縮了縮。

  “蘇羽哥哥,他說過,他會保護我們的,無論發生什么!還有布諾妮婭姐姐,她會來救我的!”希兒一邊用手堵住耳朵,一邊對著黑希吼著。

  “那你就等著吧!”黑希有些懊惱,不過語氣還是很快軟了下來“接受我的力量吧,我會帶你出去的,希兒。”

  “我不聽,你是騙子!”希兒搖晃著頭,又哭了起來。

  黑希見狀無奈的揮揮手,但她顯然忽略了此時的她有些嚇人。

  ……

  另一邊,倉庫外面。

  “喂,你來換我一會兒,我去整桿煙!”一個雇傭兵嘴里叼著一桿煙,朝著旁邊的同伴說著。

  同伴并沒有回應他。

  “喂,你什么回……”他沒有說完,因為同伴的頭已經掉了下來。

  恐懼迅速充滿他的內心,他連忙按下警報按鈕。

  “唰!”一道寒芒掃過,士兵的手掉了下來,但士兵卻未發出慘叫,因為他的頭也緩緩墜落地面。

  刺耳的警報響起,蘇羽將手中的利刃擦了擦。

  “切,櫻說的對,我果然不適合暗殺。”

  聞訊而來的士兵迅速包圍了倉庫。蘇羽看向這群亡命之徒,眼中紅芒更甚。

  “對于你們這些渣子,我可不太喜歡暗殺。別誤會,這不是營救行動,而是一場追獵,盡你們所能,全力奔逃吧!哈哈哈哈哈哈!”不知為什么,平時十分冷靜的蘇羽此刻有些異常,可能他已經崩潰了吧。

  被蘇羽盯著的幾人,仿佛被什么怪物盯上了,明明只是一個小孩子,可沾染在他身上的鮮血,讓他如此可怖,仿佛是正在被死神審判。

  “既然你們不動手,就讓我來吧!”

  蘇羽快速地襲向了眾人,甚至在原地留下了黑色的殘影。

  “開,開槍!”士兵們終于反應過來,開始向這個怪物發起攻擊。密集的子彈讓灰塵和雪花阻隔了眾人的視線,但他們不敢停下,可這些有用嗎?

  “在,在上…啊啊啊啊啊!”只見蘇羽左手與右手呈相反方向持刀,整個人如同陀螺一般在空中旋轉著向下砍向士兵。

  頓時殘肢飛濺,直至同伴的血液沾染在他們臉上,他們才大喊著調轉槍頭指向蘇羽的方向。

  蘇羽露出了崩壞的笑容,手中的雙刃飛速的舞動,竟然將子彈盡數砍飛。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蘇羽的笑聲伴隨著士兵們的慘叫響徹天地……

  殘破的軀體和血液染紅了雪地,蘇羽將笑容收斂恢復了以前的冷漠。擦擦自己臉上的血后,蘇羽踩在了最后一個活著的士兵身上。

  蘇羽將手中的刀刃插在他的大腿上,男人悶哼一聲卻突然笑了。

  “你笑什么?”蘇羽歪頭問道,此刻的他就像三無地可愛少女,當然如果忽略掉他身上的血液和后面的恐怖景象的話。

  “呵,咳咳咳,沒想到居然不是被絲襪勒死的,真是可惜這么漂亮一個小鬼了!”男人調戲著蘇羽,試圖在他死亡前惡心蘇羽一把。

  “說不定你原來也沒被絲襪勒死,無非就是換一個人殺你,反正,結局…結局也不會改變!”男人沒有聽見蘇羽有些自暴自棄的怒吼,因為蘇羽已經讓他去陪同伴了。

  蘇羽晃晃悠悠地站直了身體,手放在倉庫的門栓上卻不敢打開。

  直至現在,蘇羽依然保留了一絲幻想,一絲他可以改變所謂劇情的不切實際的幻想。于是他努力讓自己做出一個和善的笑容,打開了大門

  可他卻不曾知道,這一次徹底斷絕了他的希望……

  ……

  “怪物,別過來!”蘇羽松開希兒的束縛,準備安慰她的手僵在了原地,笑容也隨著看見希兒胸口鮮紅的圣痕而凝固。

  哪怕是蘇羽自欺欺人,萬一希兒覺醒的不是死之律者的圣痕呢?!

  他也不得不接受了現實,因為前文明正是他帶隊討伐了死之律者。

  而死之律者曾是蘇羽救過并崇拜他的人,也是因為這樣,蘇羽才在最后一刻手下留情,導致周圍城市一半的人喪生。

  蘇羽永遠無法忘記那天,永遠無法忘記那個少女,永遠無法忘記此刻在希兒胸口上的圖案!

  ……

  蘇羽將找來的干凈外套輕輕搭在希兒身上,隨后像一個木偶一般,向外面走去。

  好不容易趕到的布諾妮婭看到雪地上這片慘狀,忍不住有些后背發涼。作為烏拉爾銀狼的她,在殺手生涯也很少見到這種慘狀!

  一個黑色的身影晃晃悠悠地走了出來,蘇羽身上滿是血污,眼神黯淡無光仿佛一個死人一般,嘶啞的聲音傳入布諾妮婭耳中。

  “希兒在里面,別讓她看見這些,我先回去了。”

  布諾妮婭擔憂地看向蘇羽離去的背影。

  “蘇羽哥哥”她忍不住呼喊著,可蘇羽依舊不管不顧地離去。

  如果是杏在這里一定可以看見,蘇羽心中的門扉此刻被大量金色的鎖鏈捆住,讓人無法窺探真實……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