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4章 重獲新生的櫻桃醬
  夜里,蘇羽依舊躺在床上無入眠。

  雖然在終焉一戰中受了傷,如今身體還很糟糕,如同破碎的陶瓷一般,但作為融合戰士,蘇羽并不需要用睡覺來恢復精力,只需用少量的崩壞能刺激大腦皮層,蘇羽就可以保持高度的精神。

  作為前文明可以和梅比烏斯、梅博士等人共事的存在,若不是需要蘇羽強大的戰斗力,以蘇羽的科研能力,早就以自己左手上的圣痕為媒介,對融合戰士普及圣痕增強戰斗力了,如果這樣,他們也不需要在那場慘案中付出那么沉重的代價……

  蘇羽起身,借著月光整理好衣服,看了看另一張床上的布諾妮婭后,蘇羽將她伸在外面的手輕輕放回被子,為她蓋好床被后悄然離去。

  在他關上門后,布諾妮婭睜開了眼睛,嘴角勾起一抹好看的微笑,但轉瞬即逝。作為烏拉爾銀狼的她,自然不會那么容易在一個地方放下警惕心,哪怕這是個孤兒院。

  所以她都是保持著很淺的睡眠,每天晚上看著蘇羽離去,每次都輕輕為她蓋上被子。雖然不知道蘇羽大晚上干什么,但她覺得這種被人關心的感覺還不賴。

  什么?你說蘇羽沒察覺?拜托,蘇羽是融合戰士,負責戰斗和研究,這種觀察細枝末節的事情,櫻比較擅長。

  ……

  蘇羽隨著月光在漫步著,深邃的紅眸蘊含著死寂(崩壞能不夠,眼睛不是豎瞳)。如今的他,身心疲憊,就如同溺水的人一般,如果沒有最后的救命稻草的話,說不定很快就崩潰了。畢竟,羽這個人隨著愛莉希雅的離去已經“死了”,現在留下來的蘇羽,不過是圣痕計劃的執行者和一具向崩壞復仇的傀儡。

  漫無目的游蕩的蘇羽突然看見了廚房的一抹亮光,略帶疑惑的他走進了廚房。

  一進廚房蘇羽就看見鍋中正煮著什么東西,而蘿莎莉婭則是在一旁睡著了。

  為啥蘿莎莉婭會在這里呢?還得從可可利亞買的櫻桃開始。喜歡恰櫻桃的蘿莎莉婭,一不小心就和莉莉婭把櫻桃吃完了,若不是莉莉婭提前藏了億點,櫻桃特工就沒有櫻桃吃了。這次她可沒有使勁恰了,而是每天吃一點,可惜櫻桃要壞掉了,機智的蘿莎莉婭于是就來做櫻桃醬了,雖然她并不會做飯,也不知道櫻桃醬怎么做。

  想起這是《女武神的餐桌》劇情后,蘇羽將蘿莎莉婭輕輕抱到客廳的沙發上,把自己的外套蓋在她身上,將火爐點燃后,蘇羽又再次進入了廚房。

  控制著火候,用勺子攪動著櫻桃醬避免糊掉,蘇羽的思緒仿佛又回到了逐火之蛾的時候。在她還在的時候,總是纏著自己讓自己教她做甜點,可每次都因為過程太麻煩和成品不夠可愛放棄了。

  凱文也總是讓自己給他做拉面,說自己做的面條比逐火之蛾食堂的好吃多了。

  梅比烏斯博士經常熬夜做實驗,尤其是自己贈與她圣痕后更加變本加厲,所以自己經常給她送熬好的湯去。

  伊甸雖然沒有像以前經常開演唱會了,但她很喜歡自己做的冰糖雪梨。

  科斯魔和格蕾修喜歡甜食。帕朵喜歡自己一個人吃飯,所以自己每一次會給她留一份。千劫雖然嘴上很傲嬌,但同樣喜歡自己做的飯。阿波尼亞經常待在至深之處,所以每次給她帶飯的時候都會給她講講外面發生的事情。蘇和華經常討論自己做的陽春面,維爾薇喜歡口感豐富的食物,櫻經常請求自己給她妹妹做些櫻花餅……

  “這些我都記得啊,為什么…為什么,偏偏是我活下來了,為什么,偏偏我什么都沒改變!!約束的慘案,戰友們死在我的面前,我拼命向監牢趕去,看到的卻是櫻冰冷的尸體,我阻止她做出最后的決定,為此我不惜以精神崩潰的代價使用【千界一乘】,卻未能找到她活下去的結局,我只能拿起那破碎的水晶花。為什么,為什么!明明我什么都知道,我嘗試去改變,卻什么都沒做到!”蘇羽不斷責問著自己,發生的一切已經快讓他精神崩潰了,若不是孤兒院這些小孩讓他感受到一絲溫暖,說不定他已經自殺了吧。

  他不是凱文那樣堅強的【救世】戰士,他是認不清自己的【虛妄】……

  ……

  將眼角的淚水拭去后,蘇羽把櫻桃醬好好裝好,看了看外面,在不知不覺間已經天黑了嗎?

  將櫻桃醬放在熟睡的蘿莎莉婭身旁,蘇羽轉身向外面的庭院走去。就這么站在滿是白雪的大地上,蘇羽抬頭望向天空,不知在想些什么。在他未曾注意的角落,杏臉色復雜地看向他,她感受到蘇羽悲傷的心情。

  在不知不覺間,金色的絲線已經纏繞上他,只是這股絲線還未成型……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