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誰?”

  男人扯了扯嘴角:“看來,阿榆還沒有想起我是誰。”

  桑榆眉頭微皺,直截了當地問道:“難道那個沒事到處送骨頭給人的黑衣男是你?”

  原本懷疑圖書管理員的她,看到男人出現的那一刻,發現她之前的懷疑可能有誤。

  畢竟面前的男人看起來比那個管理員危險多了。

  男人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他聲音低喃道:“我等你好久了。”

  他突然往后退了一步,一滴血淚順著他的臉滑落,猶如一道猙獰丑陋的傷痕。

  桑榆的心莫名抽痛,忍不住想要去擦掉男人臉上的血淚。

  她沒有成為女鬼之前的記憶,但是很明顯……她與這個男人之間發生過什么。

  看他哭得這么傷心,難道是被她睡了后狠狠拋棄了?

  桑榆突然想到在審判島時,一段一閃而過的記憶。

  她在審判島犯下的罪名是……強X罪。

  而受害者的名字中,有一個“漓”字。

  桑榆覺得自己這是碰到真正的受害者了。

  “那個……哭是解決不了問題的,雖然我把你忘了,但是你還擁有我們之間的美好回憶,要不……你告訴我我們之間到底發生過什么事?說不定經過你的提醒,我就會想起你了。”

  桑榆眨了眨眼睛,一臉無辜地說道。

  男人倏地笑了出來:“你錯了,我們之間可沒有美好的回憶。”

  他目光直直地看著桑榆的臉,“忘了也好,至少……你現在看起來挺開心。”

  說完這句話,男人的身體開始逐漸透明。

  桑榆很不喜歡這種被蒙在鼓里的感覺,她伸手去抓男人的身體:“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她在另外的世界以孤魂野鬼的狀態游蕩無數歲月,而今……在驚悚世界里卻出現一個知道她過去的男人。

  難道她……原本是驚悚世界的原著居民?

  男人的身體已經完全透明,仿佛從未存在。

  在他消失之后,一道清冷的嗓音落入桑榆耳中。

  “阿榆,見到你真好!”

  他最后的聲音被風吹散,空蕩蕩的漓河如同一道白色裂谷,隨風發出呼嘯的悲鳴聲。

  在男人原本站著的位置上,只剩下一根骨頭。

  一根……脊椎的骨頭。

  桑榆看著地上的骨頭,陷入沉思……

  “系統,你為什么要綁定我呢?”

  她從未懷疑過系統的出現,但是……此時的她不得不懷疑。

  每次攻略的任務對象都是同一個人。

  而今……這個人又知道她的過去。

  系統的出現絕不是偶然。

  被cue的系統察覺桑榆的狀態不對勁,老老實實地說道:“因為我看到宿主第一眼,就有一種強烈的感覺,讓我必須要綁定你。”

  它想了想,用更加通俗的語言解釋道:“這種感覺就像是一種設定好的固定程序,如果我沒有按照程序執行的話,將會被銷毀,所以我才想盡設法地與你綁定。”

  桑榆垂眸,若有所思道:“所以,在我之前你從未綁定過其他的人。”

  系統點了點頭:“當然了,我可是一個專一的系統。”

  一想到系統同時跟八個對象網戀,桑榆對“專一”這個詞嗤之以鼻。

  “系統,我們好像被人算計了,或者說……我被算計了。”

  既然系統的出現不是偶然,那么她會被驚悚游戲選中,也是一種必然。

  從綁定系統的那一刻,她就進了這場局中。

  無相神那個老小子對她說過:“這是一場游戲,更是一場交易。姐姐在被游戲選中的那一刻,已經成為了游戲的一部分。與其將全部的真相告訴姐姐,我更希望姐姐自己去挖掘真相,到時候你會發現……你我皆是參與者。”

  從那個時候,他就開始暗示了自己。

  “如果這是一場算計,那我對陸離的感情也是算計嗎?”

  桑榆喃喃自語:“怎么辦呢,我還蠻喜歡他的。”

  不過……

  即使最后的結局是一場算計,她也不是一無所獲。

  “至少我還有一堆爛骨頭可以煲湯,不虧。”

  桑榆并沒有讓自己深陷煩惱中,她扛起地上的脊椎骨,招搖大擺地回到漓水村。

  如今的漓水村籠罩在魚蝦腐爛的那種腥臭味兒里,深吸一口,直讓人神清氣爽,腸胃翻江倒海。

  而村子里,只剩下寥寥幾個活人。

  曾經送喜服給桑榆的女人跌跌撞撞地跑到桑榆面前,她瘋癲地問道:“你到底做了什么?為什么大家都死了?”

  桑榆神色冷漠地說道:“這不就是你們想要的結果嗎,詛咒消失,水鬼消失……被水鬼奪舍的活人只剩下尸體。”

  女人似乎不愿意接受這個結果,她發瘋般撕扯著自己的頭發:“不,這不是我們想要的……”

  和她一樣,剩下的幾個活人已經完全瘋癲。

  遍地的尸體中,他們雖然是活人,但更像是行尸走肉。

  “叮,漓河已經消失,所有存活玩家將判定任務成功完成,請在五秒鐘之內選擇回歸。”

  驚悚游戲的播報聲隨之響起。

  躺贏的嚴睿和林呈鑫一臉懵逼。

  什么叫漓河已經消失?

  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倒計時聲音開始,嚴睿在選擇回歸前突然重重拍了一下林呈鑫的屁股。

  “這么翹,老子早就想拍了。”

  林呈鑫嗷嗚一聲:“睿哥,又有水鬼拍我……誒人呢?”

  空蕩蕩的四周,已經不見了嚴睿的身影。

  很快,林呈鑫也消失在原地。

  ……

  桑榆回到別墅,前所未有的疲倦席卷而來,她躺在客廳的沙發上,懶得去查看這次的游戲通關獎勵。

  “狗東西,告訴圖書館的管理員,我想要見他。”

  桑榆的手把玩著一塊邪神的骨頭,神色晦暗不明。

  驚悚游戲系統在沉默片刻后,機械地回答:“好,他會來見你。”

  想了想,它又提醒桑榆:“有時候你以為這是這場精心的設計,其實……沒有對與錯,只有道不同……不相為謀。”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