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被八零糙漢嬌寵,末世女配美又颯 > 第220章樹大分枝,人大分家
  小別勝新婚,更別說是剛處對象的年輕人,那更是黏黏糊糊的。

  戀愛的酸臭味,讓趙虎直呼受不了,跑到好友面前一個勁兒吐槽。

  不過,現在的人也都比較含蓄,開玩笑也是有個度的。不像村里的那些大媽,說起段子來那可是一個比一個厲害。

  只是,眼目前,大媽們沒時間聊段子咵天了,而是將所有的視線都看向陸云海。

  從陸云海踏進沐家的大門時,一個個都移不動腳了,目不轉睛地盯著沐家看,尤其是還有個沈毅這樣的大人物在。

  在此之前,大家都在猜測,沐夕陽和陸云海的婚事是不是要黃了。畢竟,陸云海跟沈毅是真的沒法比,不說家庭,就單論個人,這沈毅就要甩他幾條街,說是云泥之別都不違和。

  沈毅身居要職,長得也斯斯文文的,一看就是文化人。主要是年輕,這要是往后推幾年,指不定又升級了呢,那沐夕陽要是嫁過去,那可是成了名副其實的官太太,比起張老太這個隊長夫人不知道大了多少級。

  而陸云海呢,雖然現在去了城里的車隊,那也只是有了份工作,哪里能跟端鐵飯碗的比。

  反正,如果是她們家閨女碰到了這條件的小伙子,就算是把這張臉不要,也要把閨女嫁過去。

  結果呢,這陸云海一回來,那沈同志就走了,看來這事情又黃了。

  對于這些事沐夕陽都是不知道的,并且還很熱情地跟她們打著招呼,陸云海雖然沒說話,但也對于她們的熱情有所回應—對著她們微笑著點點頭。

  有了喬心悅的作妖,沐夕陽也沒那個心情留在陸家,曾淑芬看了也是直搖頭,想要分家的欲望也愈發強烈。這些年,她已經虧待了老二太多太多,不能讓他們結婚了還吃虧,所以,這個家必須分。

  等到自己男人回來的時候,她將自己的想法說了。

  “樹大分枝,人大分家,孩子們大了都各有各的想法,我們不能將他們繼續捆在一起。等分了家,我們誰都不跟,老大老二每年拿點公養就可以,至于嬌嬌,她現在還小,等以后出嫁的時候,我們有多大的本事就辦多少嫁妝,至于他們當哥哥嫂嫂的,能添多少就多少,咱們也不去參言。”

  蹲在地上的陸振國,一邊用樹枝在地上比比劃劃,一邊抬起頭看向院子。

  這房子里有太多太多的回憶,曾幾何時,他也是一個無憂無慮的少年,那時候他每天都盼著先生快點把課上完,然后去找村里的小伙伴玩,他們一起下河摸魚,去田里摸泥鰍,去樹上掏鳥窩。

  他們將抓回來的東西,就那么放在火上烤,等香味出來后,將外面的那層剝掉。每次還沒等他考慮好要不要吃的時候,小伙伴們一個個一邊哈著氣一邊吃進了肚里。獨留他一個人,還在左右手反復拋。

  對于他的外出,娘總是會訓斥幾句,說他玩物喪志,不懂得珍惜時間。如果是她們那個時代,秀才都考不上,只能在家種田。

  那時候的他也非常調皮,經常氣的老太太拿上爹的戒尺出來,因為裹了腳,她跑的并不快,而他呢,不僅不忙著跑,反而還有心思跟娘開玩笑。

  老太太那時候不是老太太而是陸夫人,是一個有文化有修養的人,就算是來到這窮鄉僻壤,骨子里的氣質銳不會變的。

  她明明長得很溫柔,卻每次拿條子收拾他的時候,總是裝出一副兇巴巴的樣子。

  爹一輩子都是個好命的,走也是比娘先走,也沒有見到那凄慘的一幕。

  聽說因為他生下來就體弱,所以,祖父才起了送他去私塾的想法,而他自己也的確喜歡讀書。打年輕就沒有干過活,這一點好像還挺能遺傳的,他也喜歡拿筆不喜歡干農活。

  家里良田千畝,家底豐厚,就算是結婚后也是不用干活的。

  所以,爹真的是幸福了一輩子。

  爹在應該安享晚年的年紀走了,結果,才走沒幾年,家里就遭逢巨變,只要是拿得動的全都給搬了,搬不動的也給砸了。

  幸好爹在他結婚起新房子的時候,說是擔心他撐不起這個家,給兩個孫子要留點東西,就放在廁所下面。

  說是等孫子他們長大了,他要是沒本事,那孫子也能拿這些老物件去換成錢娶媳婦兒。

  也因為這次巨變,家也變得不像個家了,徒留下一些回憶。

  瞧著男人不說話,曾淑芬也跟著坐在他身邊:“我知道你舍不得,但你想想,要是我們現在不分家,等他們兩兄弟兩妯娌反目成仇的時候再分家,那有什么意思呢?”

  “你也是個讀了書的人,咋能這樣想不開?”

  曾淑芬看著男人眉頭緊鎖,心中也是百般不是滋味。

  她也是見證了陸家的興衰成敗,也知道成個家真的很難。

  但,如果讓兄弟過成仇人,她寧愿分家。

  或許分開后,兩家的關系更好了呢,平時有事也相互幫襯。

  就比如村里的老李,之前李婆子死活不分家,一個星期七天,都沒有消停的日子,不是這個喊頭疼就是那個喊腰疼,讓老兩口喘氣的時間都沒得。五個兒子,一家也有好幾個孫子孫女,吃飯的多干活的少,分不均也吵,吃不飽也吵。

  結果呢,分了家,一個個都搬出去另起爐灶,老兩口的日子過得別提有多舒坦了。

  “我不是想不開,而是覺得,這分家了就不是一家人了。”

  沒分家的時候,大家住一起多熱鬧呀!

  曾淑芬也紅了眼,但這事情既然是她提的,那肯定是不能反悔的。

  “怎么就不是一家人了,到時候有孫子孫女了,你還能不幫著帶不成?”

  “趁著他們還沒生孩子,我們老兩口就先過點清閑日子吧!”

  對于陸家的事情沐夕陽是不知道的,從陸家回來后,她就將陸云海給她的禮物都放進空間了。

  這些東西以后肯定是值錢的,但現在不是出手的好時機,別說是出手了,她恨不得多屯一些。

  也是這次,她也知道了,原主墻壁上的那一盒子東西是從哪來的。

  甚至于,她覺得那個應該就是她本人,或許是老天爺見她混的太慘,特地弄到末日去鍛煉鍛煉,然后感覺時機成熟了,又給弄回來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