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被八零糙漢嬌寵,末世女配美又颯 > 第九十五章怎么配得上喲
  “哎呀,真的是不好意思,讓你們來幫忙了。”看到屋子里都在幫忙,楊春梅真的是覺得不好意思。洗干凈后,進屋將勞作的衣服給換下來。

  因為家里有人,勞作一天這渾身都是汗味,沐衛東也趕緊去換了一套,然后拿出閨女給他買的五糧液,這酒可以,入口甘甜不辛辣,很好下口。

  朝著隔壁墻順便將自家老頭子也給喊了過來。

  “你就是陳校長吧,今天的事情,真的是太感謝了。”招呼大家坐下后,沐衛東給陳寶林將酒杯給斟滿。

  “這孩子也是,這么大的事情也不曉得回來說一聲,可把我跟她媽嚇得不行。”最初還以為是別的什么事,兩口子都還跟人吐槽,說這公社的人一天天是閑得沒事干,大中午的將人給聚到一起。

  結果呢,竟然還是他家閨女的事。本來還想問兩句的,哪知道,會一開完,閨女就要回學校上課,一下午,兩口子這心里都不得勁,別人問起,他們也不曉得具體是個什么情況。只能趕緊將事情干完,早點回來問了。

  村里放學都比較早,畢竟,好些個孩子回家還要幫著喂雞子鴨子豬什么的,還有好些回去還要打豬草,撿柴火。

  “爸,我也是去學校才曉得這個事情的。”前提是,如果沒有楊雪艷過來,如果她不來,或許她還真不知道這事,反正她這個人心大是大家都曉得的。

  想到,她之前竟然從后面砸凳子,沐夕陽看過去的眼神都有點幽怨了。

  楊雪艷反而聳聳肩,她那就是雷聲大雨點小,專門嚇唬人的,如果沐夕陽不躲開,她椅子就會砸在地上,這么嬌滴滴的妹子,她才舍不得欺負呢!

  沐夕陽回了她一個白眼。

  “哎,我就曉得是這樣,你這女娃子,讓我說什么的好。”楊春梅看了眼閨女,眼里也是滿滿的心疼。

  你說這要是碰到個不明事理的,閨女這次真的要吃虧了。

  “還是你這閨女是個敞亮人,沒有信那些酸婆子的話。”楊春梅握住楊雪艷的手,感激涕零道。

  說起來這要是緣分呀,兩個人竟然都是楊,論起輩分來,那也不差。

  能每天將自己男人給收拾得服服帖帖的楊雪艷,豈是那種沒眼色的女人,只要她想,就沒有哄不好的人。轉頭就看向楊春梅:“您這話就說過了,不是一家人不是一家人,論起輩分來,我還得叫您一聲姥姥,那夕陽她就是我的親妹子了。”

  楊雪艷也是個苦命人,親媽去世后,后爸重新找了個,有了后媽就有了后爹,奶奶不疼爹不愛的,十四歲就跟著下鄉了。其實很多人下鄉都是往北大荒走,而她則是被派到更偏遠的西南方。窮山惡水出刁民真的是一點都不假,如果不是她從一開始就老是往臉上抹黑乎乎的東西,怕是早就跟同去的人一樣,被村里的單身漢看中強娶進了門。

  是的,是強娶,而不是心甘情愿,尤其是那種寄宿到別家的,本來是自己吃了虧,反倒還說是她們不自愛,嫌棄農村的活苦,才想著嫁到她們家的。事實是怎樣,只有當事人自己知道。

  在村里一直就是埋頭苦干,不多言不多語,晚上睡覺換身干凈衣服,白天依然穿那身自己聞著就能吐的衣服。所以,自己都看不下去了,更別說其他人了。

  雖然這樣是挺遭人嫌棄的,但是,在其她人都被村里人盯上的時候,沒有人湊到她面前。

  也就是這個癩皮狗除外了,兩個人說來也巧,就是有次下大雨,她進城回來,忘了臉上的淤泥被糊掉了,讓他看了個正著。然后就沒有然后,被這個癩皮狗給盯上了。

  當然,她可是沒有立馬答應,他們那個村子是啥樣他自己知道,再加上她本身比較厭惡那地方,是不可能嫁給他的。所以,為了能將她娶進門,他托人在城里買了房子。

  其實最開始的時候,他家里人是不同意的。但耐不活這個兒子有本事呀,老兩口也不得不同意。同時,有個住城里的兒子,說出去也面上有光呀!

  原本楊雪艷還擔心自己婚后也會被人打擾,哪知道坐著牛車然后又坐了個把小時的公交車后,吐得昏天黑地的,回去都是讓她兒子給騎自行車送回去的。再加上離村子比較遠,其他的親戚朋友也從來沒有來過。再說有陳母這么回去一說,就算是有那個想法的都歇了心思。

  “好呢,那我也認了你這個侄女兒,以后沒事也過來這里玩玩。”楊春梅也樂得不行,這多出來個侄女兒多好呀!

  “那到時候我過來蹭飯,您別嫌棄就是。”因為打定過來蹭飯,楊雪艷還是有準備的,跑學校邊上找了幾乎人家買了一籃子雞蛋過來。

  也幸虧買了,要不然這么豐盛的飯菜,她都不好意思下嘴了。

  “你們幾個也喝哈,這是高粱酒不燒口。”

  沐老爺子今天也高興呀,村里那幾個干部,都夸他孫女能干,同時還有幾個還暗地里問他,孫女有對象沒得。當然,他沒有說,只是呵呵一笑。有心的就自己去問兒媳婦兒,他是不管這些事的。

  陸云海被留下來吃飯了,陸嬌嬌則是被叫去給陸家老兩口送飯回去了,然后她就說要回家干活,沐夕陽就沒有留她,給她多打了點飯菜帶回去。

  陸振國和曾淑芬兩口子,看著桌上這比過年吃得還要好的飯菜,心里也是一番感慨,同時也為自家那傻兒子擔心。

  都是當父母的,自己兒子什么心思,他們怎么可能看不出。就因為兩家差距太大,他們才擔心呀。之前那丫頭就是個比較出眾的,現在又是中小的老師,自己兒子啥都沒有,怎么配得上喲!

  坐在沐家吃飯的陸云海,可沒有自己父母那份擔心,正陪著自己未來的老丈人喝酒,平時不善言辭的他,這會兒就像是打開了閘門一樣,氣氛拿捏相當到位。讓陳寶林這個校長都甘拜下風,直覺這人不去當宣傳員可惜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