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被八零糙漢嬌寵,末世女配美又颯 > 第五十四章我要去南邊
  由于天色已經暗了下來,越往里走,越覺得陰森得害怕,路云南忍不住打了個寒噤。

  他們采石場,前些時候就出了好幾件怪事。

  有個人在打石頭的時候,那石頭竟然流血了。雖然當時就去村里買了個雞公和鞭炮弄了一下,但半夜的時候,還是能聽到石頭滾落的聲音。

  因為這事,他們這兩天才放假回來。

  以前他是不信這些的,但這次,他不得不信了,那幾個去打那個石頭的人,半夜突然肚子疼,臉色白得嚇人,村長害怕出事,趕緊用拖拉機將人給送到縣人民醫院去了。

  “我們還要走好久?”

  陸云海回頭看了下,將手指往嘴巴劃拉了一下。

  在寂靜的山林中,偶爾能聽到一些窸窸窣窣的聲音。不過,陸云海都沒有停下來,而是在經過各個陷阱的時候,傾聽了一下。

  直到走到了山林最深處,陸云海才停了下來,讓后拿出自己準備好的鏟子開始挖土。

  陸云南也不知道二弟在做什么,只能蹲在他的身后。

  不對會兒,就看到了二弟手里帶著泥土的何首烏,還有他手中有盆大小不知什么名字的蘑菇。

  將想要的東西弄到手以后,陸云海就交給了大哥,然后在下山的時候,將陷阱里面的東西給弄了出來。

  由于這兩天沒來,其中有個坑里的野雞已經被吃得差不多了,看得陸云南都覺得心疼。但同時,也知道二弟養家的不易。

  這些年,家里都是靠他養著。

  回家后,陸云南將床底下的盒子拿了出來,直接放在了自家弟弟的床前。

  “這些年都是大哥的不對,希望你不要計較。這錢你拿著,看看家里有沒有需要添置的去添置一下。”

  陸云海沒有接過盒子,同時,對大哥的表現也相當滿意。

  雖然他腦子有時候是不靈光,但也不是個沒良心的。當然,得忘記前幾天發生的事情。

  “我要去南邊,這幾天家里覺得事情,你多上點心。”

  采石場離村子也不是太遠,爬上去的話得用個把小時,下來的話,時間直接可以縮短一倍。平時就是覺得那活太重了,讓他好好休息,才沒讓他回來。

  這次他要去南邊,也不得不交代一下。

  家里兩個老人有等于沒有,小妹又太小了。雖然他有了托付的對象,但畢竟對方也不住他家里。所以,他還是有點不放心。

  聞言,陸云南瞪著兩只眼睛,好半天都說不出話來。

  “二弟,我曉得這些年我是混賬了點,但你可不能犯傻。”

  他不是不諳世事的小男生,也聽過很多人去南邊撈金,回來的人都說那些地方才是人過的日子。

  但是呢,別說路途遙遠,就是路上的搶錢的太多了,有的直接是一個村子出動。別說是賺錢了,搞得不好小命都要丟在那些地方。

  他們采石場廠長的舅子,就是專門去南邊做生意的。這兩年可是賺了不少錢,那叫一個神氣哦,說話的時候,還故意帶著點點港味。連帶著廠長那一家子,都有點意氣風華的樣子。

  只是,上個月連著好長一段時間,沒看到他人了。然后采石場就有人傳出,說是他舅子從羊城回來直接被人不僅把貨截了,人也去了半條命,如果不是剛好碰到執勤的,回都回不來了。

  雖然兄弟之間有時候是會有不如意的時候,但他沒想過讓他去送命呀!

  陸云海拍了拍大哥的肩膀:“你放心,我心里有數!”

  等他這次回來,他就可以光明正大去喜歡一個人了。

  現在外出可不是簡單的事情,就連在縣城住個招待所什么的,都需要村里開證明。

  陸云海辦法倒是有,但也得村里開個證明。

  當他拎著東西來到沐家的時候,沐夕陽正在院子里洗頭發,烏黑油亮的頭發,在太陽光的照射下,顯得是那么的光彩奪目。白皙的臉蛋,在黑發的襯托下,顯得更加嬌嫩無比。

  這也讓他想起了兩人第一次近距離接觸,那個時候的她天真可愛,扎著兩個沖天炮,眼睛大大的,就像天上的星星的一樣,讓人看著就覺得特別舒服。

  沐夕陽洗著洗著,突然感覺到身上有一道火辣辣的視線,抬起頭一看,發現竟然是陸云海。

  被人當場捉包,陸云海那張不茍言笑的臉,幾不可見地紅了下,然后徑直朝著大門走去。

  “你有事嗎?”看著男人拎著兩只兔子踏步進來的步伐,沐夕陽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瞧瞧這身材,五官硬朗不怒自威,身高腿長,伴隨著他的動作,那結實有力的肌肉將衣服給撐了起來。寬肩窄腰,就連最普通的衣服都無法遮掩住他完美的身材。

  這男人一看就知道是屬于那種力量型的人,是她這種細胳膊細腿是沒法比的。

  說來也怪,前世的她平板支撐、仰臥起坐,可是一點都沒有少做,但就是只能練出馬甲線,練不出肌肉來,反倒是身子變得越發柔軟。

  迎上女人那亮晶晶的眼睛,陸云海的身體也變得緊繃起來,直到手中的兩只兔子喘不過氣胡亂蹬腿他才反應過來。

  雖然之前也有給她送點野雞、泥鰍啥的,但這是第一次光明正大進來,陸云海說不緊張是假的。

  沐夕陽也被男人的動作給弄傻了,如果不是知道兩人就是一般關系,她還以為對方是來提親的呢!

  搞得這么正式想干嘛?

  “那個......”

  “你.......”

  兩個人一看看我,我看看你,隨即都不好意思地笑了。

  聽到那猶如銅鈴般的聲音,陸云海的心情也放松了,搶先一步開口:“這兔子是我昨天從山上打的,你上次不是說這個做椒麻兔好吃嘛,那你看你什么時候有時間?”

  哦,原來是來找她做椒麻兔的。

  沐夕陽輕呼一口氣,剛浮現出來的異樣立馬就散了,只要是吃的,一切都好說。

  “我現在就有時間,但你得負責將兔兔清理干凈。”

  哎,兔兔那么可愛,為什么要那么好吃呢?

  在美食面前,沐夕陽真的無法拒絕。

  陸云海一邊處理兔子,一邊將自己要去南邊的事情跟沐夕陽說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