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被八零糙漢嬌寵,末世女配美又颯 > 第四十六章大灰狗
  “蔣大哥,辛苦你跑一趟了。”陸云海聞訊也趕了過來,在看到屋里悠哉悠哉喝茶的男人后,踏步走了進去。

  蔣有為立馬起身,怒目圓瞪:“好你個小子,你不是不待見我嗎?跑過來做什么?”

  男人輕哼一聲,傲嬌地撇過頭。

  虧得他頂起那么大壓力,將他給舉薦上去。

  結果呢,結果呢,他竟然說什么他不想去,這是想不想的事嗎?

  有多少想加入他們民兵隊,他搭都不搭理那些。

  陸云海沒有接過他的話,而是看向那之前掛臘魚的位置,其實想找到始作俑者很簡單,聞一下身上有沒有魚腥味就知道了。

  在對上猶如星星般的眼睛時候,陸云海沒有接話,而是看向將有為。

  這男人這么悠哉,又沒有多找幾個人,怕是就等著他過來吧!

  “蔣大哥,喝茶。”

  既然對方不急,他也不急,從沐夕陽手里接過茶缸,給男人倒上一杯,也給自己倒上一杯。

  “這茶還真不錯,跟明前茶有點像。”

  將有為看了眼對方,依然沒有說話,只是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要論茶中佳品,當屬這明前茶。

  明前茶顧名思義,就是在清明節前采摘的茶葉,因為沒有受過害蟲的侵擾,牙葉細嫩,色翠香幽,味醇形美。

  “您要是喜歡,待會兒我給您裝一點回去。”沐夕陽也是個喜歡喝茶的,這個茶葉是她在空間里自己種植的,想什么時候采摘就什么時候采摘。

  除了這明前茶,她還種了紅茶和大紅袍,還有綠茶和普洱,都是她平時喜歡喝的,種得不多,一個品種就種了那么一丟丟。

  “這怎么行,君子不奪人所好,我喝兩口就可以了。”

  說罷,將有為就將視線看向陸云海,順便問了下他對于這事有什么看法。

  知道對方是想考驗自己,陸云海也沒有藏著,而是將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

  “......”聽完兩人的對話,沐夕陽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這么簡單的事情,她竟然沒有想到?

  不過,也情有可原,這年代,家家戶戶肚子都填不飽,哪里舍得去養狗,就算是養,那也是為了填飽肚子。

  也就是這個時候,沐夕陽才注意到,陸云海竟然養了一條狼狗,這狗不大,小小的,應該是一年不到,就是腿好像有點問題。

  “去吧!”像是訓犬師一樣,陸云海將狗召喚過來后,讓它嗅了嗅滴在地上的臘魚水。

  “我滴個乖乖呢,這狗可真好看。”灰白相間毛,讓人看著就想忍不住去薅一把。

  沐夕陽是這么想的,也是這么做的,在狗狗經過她身邊的時候,還用手摸了一把。

  狗狗轉身看了眼沐夕陽,然后用自己的頭在她的小腿上蹭了蹭,表示友好。

  “這狗也太靈性了吧!”她之前也養過一條金毛,看著體積有點龐大,但性格特別溫順。只可惜,養了兩年,因為工作原因,她就把狗狗送給了朋友。從那以后,她也再沒有養過了。

  “那可不是,早知道我就自己養著了。”將有為真的后悔,當時就是覺得隊里已經有了兩條,再說,母的就在隊里,就算是給了陸云海也沒關系呀,哪知道這貨竟然這么聰明。

  “后悔也沒用了。”陸云海沉著臉,拍了拍狗狗的后背。

  一出門,外面就傳來一陣驚呼,有女人罵罵咧咧的聲音,也有小孩欣喜的聲音,還有一些男人咒罵聲。

  沐老爺子沉著臉,煙桿敲了敲桌子:“給我都站好,怕什么怕,不就是一條狗嘛,還能吃了你們?”

  “那可不是,瞧著狗長得多壯實,比我家狗剩都高了一截。”女人看著狗狗身上那甩起來的肉,就直流口水,這要是弄來吃,怕是夠她吃一年了。

  “狗剩他媽,你也真敢說,你兒子叫狗剩,你就拿狗跟他比?”

  “楊二姐,你怎么這么說呢,我就是隨口說說。”

  “啊,別過來,別過來。”只聽一陣驚呼,眾人轉過頭,就看到狗狗直接將吳亮給干趴在了地上。

  那一上一下的姿勢,讓村里剛結了婚的新媳婦兒都忍不住紅了臉,趕緊轉過頭。

  “哎喲喂,這......”那些看戲的婦人,趕緊將身邊的孩子的眼睛蒙住,自己則是轉過頭光明正大的看。

  這姿勢,讓沐夕陽都忍不住無語了。

  陸云海順勢看了一眼,趕緊上前,擋在了沐夕陽的面前:“走吧!”

  “不是我,真不是我!”吳亮被嚇得尿了褲子,兩只手拼命在面前揮舞。

  在聞到那股騷味的時候,狗狗就嫌棄地挪開了身子,走到陸云海面前,伸出舌頭舔了舔他的手,那樣子就像是在求表揚。

  再一次把沐夕陽給看呆了,順手將狗狗拉到自己面前。

  有村里的主事人,還有將有為這個民兵隊隊長在,沒多會兒就將事情給交代出來了。

  “我這也不是偷,不是說東西都是集體的嘛,憑什么她沐夕陽弄了那么多魚,都不用交工呢?”

  “就是,憑什么說我兒子,我看就是她們仗著自己屋里是村長,將集體的東西吞了。”

  劉紅艷兩手叉腰,站在兒子面前。

  “對了,還要賠錢,我兒子被你們都給嚇壞了。”

  聽著這不要臉的話,沐老爺子氣得渾身都發抖。

  沐夕陽趕緊上前:“嬸子,您這話就不對了吧,自己沒本事就來跑我屋里偷,那哪天你們沒錢用了是不是也可以隨便跑到別人屋里去拿。”

  之前說魚的時候,村里還有幾個在附和,說的確該是集體的。

  沐夕陽也只能在心里冷哼一聲,這明顯就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那她就要將事情跟她們扯上關系。

  是呀,今天是偷魚,明天指不定就是偷錢了。她們出門都從來沒鎖過門,那錢也不可能天天放在褲衩子里面撒。

  “劉紅艷,放你媽的屁,明明之前村里都說了,像這種都不用分,自己沒得本事就想吃白食,你咋不上天呢?”、

  村里就是這樣,不管啥事,只要有一個人開了頭,剩下的就會跟著她走了。

  沐夕陽感激地看了眼趙嬸子,女人也朝著她笑了笑。

  八條魚一條不剩還了回來,因為擔心村里的考核,也就是將趙虎教育了一頓,順便安排去挖河堤去了,免費干不拿公分的那種。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