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被八零糙漢嬌寵,末世女配美又颯 > 第四十一章你猜猜看?
  “好吃,好吃,太好吃了!”

  陸嬌嬌吃得滿嘴油光,這味道是真的太好了,比上次大哥帶回來的那個大肉包子還要好吃。

  “好吃也少吃點,女孩子家家的別整天只顧著吃。”說話的同時,陸云海從自己的碗里夾了塊肉給她。

  “二哥,你不喜歡吃呀,那都給我好不好?”看到二哥碗里的肉竟然都沒怎么吃,陸嬌嬌的兩只眼睛都在放光。

  眼看放在碗里的肉快要被夾走的時候,兩手趕緊將碗給捂住:“二哥,你這樣是沒得對象的。”

  給出去的東西,怎么能要回去呢?

  也不管對方的臉有多黑,自顧自將最后一塊紅燒肉放進嘴里。混合著各種醬料的五花肉,吃起來肥而不膩,輕輕咬上一口,軟糯適中,從頭發絲到腳底板都覺得舒暢。

  “這味道巴適!”吃完還有點意猶未盡。

  就是沐姐姐那么好看,又那么會做飯,自家這個整天黑著臉的二哥,好像配不上沐姐姐了?

  怎么辦呢?怎么辦?

  迎上妹妹那意猶未盡的眼神,陸云海就算是再不舍也加快了速度。

  陸大哥在采石場上班,幾乎是個把月才回來一次。陸爸爸則是每次吃飯都要陪著自己媳婦兒吃,所以,平時吃飯就只有陸云海和陸嬌嬌兩兄妹了。

  如果不是被小妹看著,他還想將碗里的湯汁都給舔干凈。

  那女娃子做飯的確好吃!

  吃飽喝足,總有一身使不完的力氣。

  想到她那瘦巴巴的身材,陸云海就渾身發緊。然后在小妹的千叮囑萬囑咐下,趁著夜色前往后山。

  同樣睡不著的還有沐老大一家。

  “我說老大,這老二兩口子,是不是太不把你這個大哥當回事了?”這才分家,天天做好吃的不說,也不曉得給他們端過來嘗嘗。

  今晚上端是端過來了,可是,就那么一盆,一人兩口都沒了。

  沐衛兵同樣吃得不盡興,看著是有好大一盆,但他們都心疼兒子,先讓他拈菜,那小子一下子就夾了一大碗紅燒肉,等到他們吃的時候,就那么幾坨,為了讓老人嘗兩口,他就吃了點碎肉。

  媳婦兒好歹還吃了兩口,他可是吃都沒吃到。

  聽她提到老二,他心里也微微有著不爽。明明以前就說了,他們兩口子賺的工分都歸到一起,以后讓小強給他們送終。

  結果呢,現在把家都分了,有好吃也不曉得緊著他們先吃。

  看來這是不想讓小強給他們送終了?

  “跟你說話呢,怎么答都不答應?”張翠花用她那剛摳了鼻子的手,推了下身旁的男人。

  沐衛兵嫌棄地看了眼媳婦兒,用手拍了下自己衣服。

  “我還怎么說?”從分家就看出了老二是什么心,既然他要分家,那以后也別指望侄子送終了。

  “你當大哥的就應該說,讓他們以后有什么好吃,都給我們端一些過來。”想起晚上那紅燒肉,心里就像貓抓一樣。

  中午吃魚晚上吃肉,明天指不定又有什么好吃。那死丫頭也是,之前就沒看出來這么會做飯,要是以前曉得,她就不那樣對她了?

  抬起手肘用嘴舔了舔,吃飯的時候故意用袖子蹭了點湯汁,那濃郁的香味一瞬間盈滿整個口腔。

  沐紅兵沒有接話,轉過身閉上眼睡覺。

  另一邊上山的陸云海,在山底下就將手電筒給關掉了。

  經過了一個冬天的休養,山里去年沒逮住的野雞野兔都出來了,并且長勢迅猛,但也活力十足,要想逮住它們還真不是容易的事,尤其是大白天,野雞野兔滿山跑。只有大晚上的,野雞野兔的反應力才沒有那么快。

  家住山下的陸云海,早已經將上山的路給摸清楚了。并且為了方便上山,他自己也有做過標記,當然他還有一套自己的裝備,墊有鐵皮的解放鞋,還有長衣長褲。每次上山,他還會在自己身上撒一點點硫磺。

  上山是為了填飽肚子,而不是活不下去想送命。

  所以,他每次都會將自己收拾妥當,爭取下山的時候是平平安安的。

  自從小時候被人整過一次后,他做的陷阱一次比一次難找,直到現在,他在布置陷阱這方面,還真無人能比。

  就在山里轉了這么一圈,手里就多出了三只野雞,五只野兔,還都比較肥,這次運氣較好,逮到的都是雄雞。下山的時候,還發現了一窩野雞蛋,有十好幾個呢,他順手用邊上的茅草根編了個簍子,將它們都給裝了起來。

  回到家里,換上輕便的衣服,將野雞和野兔都放進了地窖里面。

  雖然村里也時有不成文的規定,除了野豬類的大型物種,捕捉到了要交公以外,類似野雞野兔這些就自家吃。但是,像他這種一次性打了幾只的,肯定會讓人眼紅,所以,不讓人知道是最好的。

  因為怕吵醒家里人,陸云海的臥室是最邊上,連大門都不用開,他將窗戶打開就爬了進去。

  其實最開始他是將地窖挖在房間里的,那味道真的很難受,所以,后來他還是鼓搗在外面去了。

  等到再次醒來,天已經微微亮了。習慣性打開窗戶,又看到了那個沐浴在晨光中的男人。

  “你怎么又來了?”

  沐夕陽指了指房間,嘴巴一張一合用著唇語說道。

  “剛來,這個給你!”陸云海走近,將手里的野雞蛋遞了過去。

  在看到簍子里的野雞蛋時,沐夕陽那還沒睡醒的眼睛立馬瞪得大大的。

  野雞蛋她也是見過的,但沒見過這么大的。再次抬頭的時候,就看到了他頭上朦朧的霧水。

  “你不會是為了感謝我昨天給你家送了紅燒肉,就一大早跑去山里給我弄野雞蛋吧?陸云海,真的沒必要。”

  這男人為什么這么實在呀?

  不是聽說男人都喜歡吃軟飯嗎?

  比如她認識的老師,那家伙除了學術上有點成就以外,其他的可全靠師娘。

  當然,她不是說讓陸云海吃軟飯,而是覺得沒必要讓他馬上就給回禮呀!

  “你猜猜看?”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