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被八零糙漢嬌寵,末世女配美又颯 > 第十章房間里的暗格
  其實,前幾年,知青隊隊長,還有住牛棚的那個老教授,就曾經提過一些建議,都被村里人給否決了。然后,少數服從多數,就算是沐老爺子想做點改變,也根本無計可施。

  而沐夕陽則是知道,牛棚的那個教授,那可是種植的一把好手,尤其是針對她們這種田地少人口多的地方,那種植技術可以說是能拯救半個村子的人。

  也幸好沐老爺子在高考恢復后,真的聽了這個老教授的話,將自家山上的那塊沙地騰了出來,種上了紅桔樹和李子樹。樹與樹的中間之間的空地也不浪費,種上不怎么挑地方的紅薯。然后在八幾年,村里多了好幾個萬元戶呢!

  沐夕陽就有幸聽過這個時代的故事,在八十年代左右,那李子可是有嬰兒的拳頭大小,一個個飽滿多汁,又脆又甜,一口下去能濺出汁。還有那紅桔,幾乎有成年女人的拳頭大小,一個差不多得有三四兩,酸酸甜甜的特別開胃,尤其是做成桔紅和罐頭,還出口到了不少的國家。并且,那紅桔殼子和掉落的小青桔都是藥材呢。

  也正因為老爺子的明智之舉,讓村里人也跟著走上了小康之路。

  沐夕陽也吃過了很多好東西,但是,像別人說的那種,還真沒吃過。主要是時代的變遷,各種水果的品種也不一樣了,想吃也沒法種出來。

  還別說,沐夕陽真有點躍躍欲試的感覺。不過,這才來,不著急慢慢來。

  “別傻站著了,趕緊回去休息休息。”

  楊春梅趕緊催促道,閨女這次可是吃了大虧,得想辦法好好補一補才是。

  要是自家能多養幾只雞就好了,不過,就算能多養也不行,就算吃老太太肯定也是弄給孫子吃。

  要是能分家多好,自己想給閨女吃啥就吃啥。自己男人冒著生命去弄來的野雞,兩個閨女也只能喝點湯,想想就覺得憋屈。

  “瞧把你瘦的,等下讓你爸去河邊給你摸幾條泥鰍熬湯喝。”聽說那個吃了對身體好,就是味道不咋滴。

  最近山里的蛇蟲都開始出洞了,不能讓她爸去冒險。

  聽到泥鰍,沐夕陽還有點點興奮,她這人不吃蛇也怕蛇,但泥鰍和黃鱔可是她的最愛。這兩種一年四季都有,尤其是這個年代的,那真的是肥美無比。再過個二三十年,都是人工飼養,再加上稻田有農藥,這些連著青蛙都開始搬家了。

  還有個多月就是黃鱔的高產期,也是最肥美的時候,這時期的黃鱔經過春季的覓食,圓肥豐滿,刺少而且肉厚,肉嫩鮮美,口感最棒。

  黃鱔可以水煮可以紅燒,尤其是加上臘肉一起燜,那味道絕了。有小孩的人家,還可以用黃鱔熬粥,特別補,師父就最愛盤鱔,她會做但不吃,看著就有點嚇人。

  泥鰍的話,泥腥味要比黃鱔重一些,最適合的就是加干辣椒花椒火鍋料,用砂鍋燜。

  原主一心就是考大學,沐爸沐媽也由著閨女來,反正才畢業一年多,實在是不行,到時候再嫁人就是。所以,沐招娣是沒有上工的,平時就是在家里喂喂雞子喂喂豬,打掃打掃衛生,做做飯。她做飯的手藝談不上多少,但也不差。

  畢竟沐爸可是十里八鄉出了名的大廚,沐招娣有時候跟著去打雜,還能混點好吃的,人美嘴甜,辦紅事的人間還能給兩個紅包她。

  沐夕陽對于原主的人設簡直不要太滿意,她最怕的碰到那種作天作地,留下一爛攤子事情的人。別說是想搞自己的事了,就是給她擦屁股都來不及。

  既然來了,她就要幫助女主完成她未完成的愿望,最好就是翻身做主,讓自己成為這個世界的主角。

  師兄就曾經笑她,人美想的也美。

  絕處逢生一直都是她所堅信的理念,既然你存在于這個世界,那每個人就應該會有屬于自己的一條康莊大道。雖然中途會有點小摩擦,只要你堅定信念,肯定能見到朝陽升起的時候。

  走了一圈,身體確實有點疲憊,沐夕陽也打算回去收拾一番再睡一覺。

  房間太暗了,必須重新整理一下。陰暗潮濕的地方,最喜歡有不干凈的東西。

  回去的時候,家里已經沒有人了,沐夕陽索性將床換了個位置,讓窗戶外面的光能照射到房間里,然后又將衣柜和書桌給移到靠窗的位置。結果,在移動書桌的時候,發現墻角竟然有塊不一樣的磚頭。

  “好家伙!”在看到磚里面的東西時,整個人都忍不住驚呆了,金燦燦的小黃魚,還有三個平安鎖。除了這些,還有一盒袁大頭。

  這房間一直是沐招娣睡的,在她之前就是祖母,而這個書桌的話也是祖母之前的,看來這東西不是沐招娣的,就應該是祖母放的。

  只是,如果是祖母的話,在家里苦難的那幾年,老太太應該會拿出來去換糧食,不可能看著家里人餓得黃皮寡瘦的。最大的可能,還是屬于沐招娣的。

  看來這個女娃子不簡單哦,如果不是出了意外,她應該是能超過女主的,就這一大箱子,就算是在二十年后,在北上廣買一套房是一點問題都沒得的。

  要是在經濟放開后,跑去在黃浦江畔買塊地皮,在什剎海買兩套四合院,在鵬城買一棟樓,就坐等以后享福了。

  沐夕陽毫不猶豫地將這些東西放到自己的空間里面,反正現在她用的原主身體,那這些就是她的了。當然,她也會好好孝敬原主的父母。

  想到這里,屋里突然就有了一絲微弱的光亮,但是一下又沒了,沐夕陽也不確定是不是沐招娣的魂魄。

  鬼魂之說,她也聽過,對于這種虛入縹緲的東西,她覺得還沒有喪尸恐怖,那可是齜牙咧嘴能將人的身體撕碎的東西。

  將屋里收拾好以后,又將祖母用過的一個花瓶洗干凈,跑外面采了一束野花。

  忙了一陣,出了一身的汗,摸起來黏黏糊糊的。

  沐家的房子是祖上傳下來的,可能是年代久了,半磚半土坯,下面是磚上面是土,頂上是茅草。這種房子倒是冬暖夏涼,就是樓頂那個茅草有點不安全,一個不注意就有蛇蟲螞蟻跑到上面做窩。

  房子是屬于那種聯排模式,有五間房一個堂屋,廚房在院子最邊上,而廚房后面就是豬圈,廁所和洗澡的地方也是在豬圈邊邊上,是一個用土土坯做的一個小房間,外面就用一個尿素袋子當著的。農村人洗澡沒那么講究,男人就站在豬圈邊上沖一下,女人則是在小房間里面洗。

  對此,沐夕陽是極其不習慣的。

  所以,她選擇跑到自己空間去洗澡。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