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被八零糙漢嬌寵,末世女配美又颯 > 第六章可以上門的
  原本是應該昨天或者早上去的,昨天她人不舒服,早上都要上工,所以就選擇午飯過后去。

  陸家是在村尾靠近山林的位置,跟沐家差不多就是相反的方向,母女兩個在去往陸家的路上,村里不少嫂子都跑過來問。

  也是順便打聽打聽,看看沐家會不會把女兒嫁到陸家去。

  “我公爹說了,這得看孩子的意思,我們大人不摻言,但在這之前,我們不能少了禮數。”

  在得知沐媽只是送點感謝禮的時候,一個個轉頭就開始嘀嘀咕咕起來。

  “切,說得那么好聽,都被人給看了,不嫁過去嫁給哪個,反正我屋里是不得要的。”

  “你莫以為沒得人要,那個姓羅都不是想要嘛!你沒看到昨天那場面,真的是讓人感動呢!”

  “招娣她大娘,你公爹真是那樣說的呀?讓我來說,你公爹真的太慣著她了,對你屋金花都沒得這么好。”

  “哎,都是當兒媳婦兒的,我還能怎么辦,不跟你們說了,我還要回去洗衣服呢!”張翠花撇撇嘴,路過的時候,特意看了下對方手里的南瓜籽。

  八卦本就是女人的天性,都說到這份上了,哪能讓人離開。

  趕緊伸出手,將人給拉住,順便將自家手上的南瓜籽塞到對方手里:“洗衣服慌什么,今天天氣不好,洗了也干不了,我們坐下來耍一會兒。”

  張翠花順勢跟著坐了下來,南瓜籽盡數裝進兜里:“我知道的也不多,畢竟我是當大娘的,總有些話也不知該講不該講?”

  “看你說的,哪個不曉得,你這當大娘的對侄女兒那就是當自己女兒看,沒得啥子不能說的。”說完這話,還忍不住在心里吐槽一下,都是一個村的,當誰不知道一樣。

  大家嘴里的主角,背著自己的小挎包,已經跟著自己媽媽,來到了陸家的大門口。

  相比別家的炊煙裊裊,陸家真的是一片死寂,如果不是偶爾傳來的咳嗽聲,根本不知道里面還有人。就是那咳嗽聲有點駭人,真的是恨不得將心肝脾肺腎給咳出來。

  楊春梅抬起手正準備敲門,耳邊就傳來了一道男人清冷的聲音:“有事?”

  突然被一道黑影籠罩,待沐夕陽反應過來,她才看到出現在門前的男人。

  兩只眼睛一亮,這不是師兄是誰?

  再仔細一看,這人不是她師兄,這男人眉眼犀利,那如墨般的黑眸就像是一潭深淵,讓人看不清。英挺的五官,好看是有點好看,就是面容有點冷。穿著灰色褂子的他,露出兩條結實有力的手臂,這怕是一拳能打死一頭牛吧!

  “我......”們字還沒出口,沐夕陽就聽到男人那不帶任何感情的聲音。

  “你們回去吧,昨天不管是哪個,我都不會見死不救。”男人說完話,轉身將門打開就直接進去了。

  待楊春梅和沐夕陽反應過來,看到的就是緊閉的大門。

  “二娃,是哪個在外面?”坐在院子剁青菜的老人,在兒子開門的瞬間,就瞧見外面有人,不過,沒看清是誰。

  陸云海想都沒想直接說道:“問路的。”

  想要再次敲門的沐夕陽,手就這么懸在半空中。

  “陸云海,你出來下。”

  雖然不知道他為什么跟師兄那么像,但是,沐夕陽還是想好好確認確認,看他到底跟師兄有什么關系。還有,她這東西都沒拎進去呢!

  陸振國抬頭看了眼兒子,徑直朝著大門去,正要開門的時候,就聽到兒子那欠扁的聲音。

  “門是你開的,有什么事我是不管的哈!”

  既然不能給她想要的,又何必去招惹。

  進廚房的時候,陸云海黝黑的眸子沉了沉,看著鍋里那光可照人的紅薯湯,看來他又得進山一趟了。

  爸爸的身體也不好,眼看小妹也要上初中了,用的是錢。雖然大哥在采石場上班,但眼見著他都快三十還沒結婚,要是再不攢點錢,到時候就得打一輩子光棍了。

  陸振國啞然,幽怨地看了眼兒子,為什么他覺得自己更像兒子一樣?

  他也知道,他這身體不好,老大因為接受不了家里的變化,心里總是有點不得當,這個家都是老二在支撐。

  昨天的事情他也聽說了,沐家的要是真有這個想法,他可是舉雙手支持。如果沐家的嫌棄他們是拖累,也可以讓兒子上門的。

  “陸大哥,我是楊春梅,我把東西放門口了,昨天的事情謝謝二娃了。”

  透過門縫,楊春梅看到站在門里的人,一邊說話一邊將籃子擱在門口。

  陸振國就猶豫了那么一會兒,出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兩道快步行走的身影。

  “你們莫走呀!”

  因為對方是兩個女人,陸振國也不好意思去追,再加上他身子本弱,也跑不過她們:“這是沐家嬸子送過來感謝你的,你自己看著辦,咳咳...咳咳...”

  彎著腰低著頭,用手捂著胸口,咳了兩聲后,就走回原位繼續擇菜。

  陸云海瞅了一眼籃子,眼眸又深了幾分,她那么瘦,昨天又落了水,這要是再不吃點好的,身體怎么受得住。

  就沐老太那偏心都偏到咯吱窩去的人,想也不可能給她弄好吃的。

  .......

  “怎么樣,陸家的怎么說?”看到乖孫女回來,老爺子興奮地問道。

  那樣子,好像沐夕陽是去相親的一樣。

  想到陸云海的樣子,沐夕陽嘴角抽了抽,就他那樣子,好像是她上趕著要嫁給他一樣,這種不解風情的人哪里配有女朋友。

  竟然將她們給關在門外,幸虧她和媽媽跑得快,這要是被人看到多丟人。

  沐老爺子走上前,跟看稀奇一樣看向閨女:“我說你,平時不是能說會道的嘛,怎么在陸家小子那吃癟了?”

  這孫女可是他親手帶大的,不用說,他大概也猜到了發生了什么事。

  聽著老頭的絮叨,沐夕陽這心里暖暖的。這倔老頭,跟她的師父很像,就是嘴巴太欠了。

  “怎么可能,我這張嘴就沒吃過虧的時候,陸云海沒出來,是陸伯伯出來的,說我福大命大,以后是有福之人。”

  如果不是親自跟著女兒去的,楊春梅都會信了。

  不過,她沒有拆女兒的臺,讓她們祖孫兩個去斗嘴。

  只是,在扛著鋤頭出門的時候,看到了正拎著籃子在門口的陸家小子。

  尷尬如她,都忍不住臉紅了。

  “那個,你要不要去里面坐坐?”

  陸云海搖了搖頭,只覺得沐嬸子出來太快了,他還想聽聽那天籟之音呢。

  將空籃子給了對方,然后就走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