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被八零糙漢嬌寵,末世女配美又颯 > 第五章沐家人的心思
  張翠花嚇了一跳,趕緊快速跑到門邊,結結巴巴地說道:“不是,不是,我沒......”

  看著盛怒中的男人,饒是潑辣的張翠花也忍不住慌了。村里男人打女人也不是神秘稀奇事,她屋男人也喜歡動手。

  “我真沒偷人,你先聽我說了先。”

  身高體壯的沐老大三兩步就走到了媳婦兒面前,那眼中的怒火清晰可見。比力氣他是比不過老二,比腦瓜子靈活他比不過老三。能跟他們比的,那就是媳婦兒給他生了兩個兒子,是他們家的大功臣。平時懶了點都無所謂,這要是真給他腦殼上戴帽子,看他怎么收拾她。

  “那你說,要是說的不是那個樣,看我怎么收拾你。”

  “你放心,我肯定沒有做對不起你的事。”張翠花左右看了看,然后拉著男人走到墻根處。

  聽完媳婦兒的話,沐老大也陷入了沉思。

  媳婦兒好像說得也對,他家老大早就到了結婚年齡,在老頭子的安排下,去年下半年就當兵去了,不用著急婚事。

  可是,這老二比老大也只小了一歲,眼看著已經到了結婚年齡,肩不能挑手不能抬的,別的本事也沒有。如果他們當父母的不幫著點,能不能娶到媳婦兒都說不一定。

  “再說我也不是為了我自己著想,這羅金順也說了,只要事情辦成了,老二屋里給一百彩禮還有三轉一響,再給我們一百,到時候結婚,還要給點謝媒錢。要不是為了我們兒子,我哪里會牽這個線。”

  沐老大想了想,覺得這事可以,反正他們村里能拿出一百塊的很少,年前好幾個結婚的,彩禮不是五十就是八十,什么三轉一響是沒得的,有三十六條腿的,就已經算是比較客氣了。

  想必這羅家能拿出一百,那誠意還是挺足的。

  “這事,我再跟東子商量一下。”

  張翠花點頭如搗蒜,立馬應聲道:“也行,反正我是不敢去了,您沒看到呀,那眼神就像是要殺了我一樣。”

  想到剛剛那死丫頭的樣子,張翠紅這背脊一陣發涼,忍不住慢慢挪動脖子朝沐夕陽所在的房間看了看。

  沐老大臉一沉,大吼了一聲:“神神叨叨都做什么,趕緊干活去。”

  躺在屋里的沐夕陽,將他們的話都給聽了個遍,沒想到她從空間出來,竟然還多了個順風耳的功能,這真的是意外之喜,師兄要是在話,她得好好給個么么噠他。

  ......

  昨晚,楊春梅是翻來覆去都睡不著,下工就忍不住跟自己男人提起去陸家的事。

  “老二,你說我們該給陸家拿點什么好?”

  原本還以為是羅同志救的,哪知道是陸小子救的:“你說那個羅家的,到底是安的什么心,你說真要是對大丫好,看到她掉下去都舍不得去救。你說不好嘛,看到大丫昏迷不醒,還說什么就算是人死了,他也愿意將她入祖墳?”

  楊春梅也被羅金順的操作給整懵了。

  在她們這里未出嫁都姑娘要是死了,不僅不能入祖墳,還不能立碑,只能埋到亂葬崗去。

  雖然心里是不舒服,她閨女都還沒死,羅家就這么說,但是,那份情還是讓她忍不住對他另眼相待。

  沐衛東眉頭皺了皺,這事情他也想不明白:“你管他的,反正大丫都說了,她是陸家那小子救都,我們吃完中飯就提點東西上門感謝一下。”

  如果不是陸家條件太差了,指不定這親事還能成。

  只可惜,自從陸叔去了后,這陸家就敗落了。陸家現在看去看來,希望就在陸云海身上,也不知道以后能不能。

  其實當年陸家對他們家也是可以的。

  不過,這一切也是看自己的造化。

  畢竟閨女名聲都出去了,如果兩個孩子要是有心的話,他們肯定是樂見其成。

  楊春梅跟丈夫也是想都一樣:“那就順其自然吧,不管怎樣,我們先還是拎點東西去感謝一下。”

  隔壁村就有個女孩子,都開始談婚論嫁了,就是被家里的弟弟推了一下,頭撞到了墻上的釘子上面,當場就死了,多可惜的一個女孩,年紀輕輕就沒了。

  ........

  “我說這陸小子就是跟招娣有緣,老陸還在的時候,我就想結這個親了。”

  老爺子真的是越說越滿意,都忍不住想立馬安排人說這門親事了。

  抄著大湯勺,將沒有一點油星子的青菜湯往盆里倒的老太太,用她那吊角眼瞪了一眼老頭子:“你想都莫想,就他屋里那條件,不說跟羅家一樣拿個百把彩禮,怕是二三十都拿不出來。”

  老大屋里嫁女兒,雖然說拿的彩禮只有五十,可在交手帕的時候,還送了一斤紅糖,一斤白糖,還有兩條白花花的五花肉,她到現在都覺得那肉是真的香極了。好多年都沒舍得吃那么好了,那天晚上差點管不住腸子,硬是憋到天亮才上廁所,當時覺得好可惜,那么多油水,要是留在肚子里肯定能管個把星期。

  那死丫頭要是跟羅家的成了,就憑他爹是廠長,這吃肉不是分分鐘都事情。

  想來想去,沐老太還是看中羅家。

  “反正這羅金順跟死丫頭都在一起了,這婚不結也得結。”老太太猛地拍了下大腿。

  老大媳婦兒可是說了,那個羅金順說的,要是他跟死丫頭都婚事成了,還要給十塊錢孝敬錢她呢!

  想想就的美滋滋的。

  沐老爺子看了眼老婆子,沒有跟她爭論,轉身就去敲老二的房門了。

  -------

  中午吃完飯,沐夕陽就被老媽給叫住了:“待會兒跟我去一趟陸家,記得要好好說話,把你平時的機靈勁給我拿出來。”

  瞧著沐媽那嚴肅的表情,沐夕陽咧嘴笑,這曉得的知道她們是去感謝陸云海的救命之恩,不知道的可能還以為她們是去下聘。

  想到就說道,沐夕陽頭上直接挨了一爆栗子:“瞎說什么,你爺爺可是說了,陸云海可是救了你的命,咱們家不能失了禮數。”

  按照以前,這雞蛋可是得給六十六個,奈何母雞不給力,攢了個把月都沒得多少,還是老爺子在老太太那要殺人的眼神下拿了十六個雞蛋交給她。

  楊春梅細心地將雞蛋放在籃子里,然后用紅紙遮上。肉的話,家家戶戶都沒得肉吃,當然是拿不出來的。還好她男人昨天回來的時候,看到門口有一只受傷的野雞,輕輕松松就抓回來了。野雞的兩只腳上,還系上了紅繩子。

  “嗯嗯,不能失了禮數。”沐夕陽左右看了下:“你拿這么多去,奶奶沒說什么?”

  按照老太太那摳門勁兒,這東西怕是很難從屋里拿出去的。

  楊春梅瞪了一眼閨女:“你一個娃兒家家知道什么,這些都是你爺爺點了頭的。”

  “哦,那還差不多。”

  沐夕陽笑了笑,然后嬉皮笑臉跑開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