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被八零糙漢嬌寵,末世女配美又颯 > 第四章綁定空間
  相比較張翠花的狼狽,沐夕陽的心情就大好,走了兩步覺得身子還是有點沉,又回房間睡覺去了。

  睡覺的時候,還聽到了老太太的謾罵聲。

  沐老太生了三個兒子兩個女兒,在這年代不算多也不算少的,反正隨便拎幾個出來都有四五個孩子。

  在農村老人沒去世是不允許分家的,所以,沐夕陽一家是跟著老太太住在一起的。

  她這一出事,家里的活就落下了,老太太就開始在那里罵了:“我也是命苦哦,年輕的時候老漢兒死的早,幫著嫂子煮一大家人的飯,這老了,也是老的小的都要我侍候,我這是造了什么孽哦。”

  日上三竿,待會兒上工的要回來吃飯,家里的雞呀豬呀也要人喂。

  這些事原本不是沐夕陽做,就是張翠花做,她昨天落水了,爺爺說讓她多休息兩天。張翠花傷到是沒有受傷,就是渾身臭烘烘的,被老太太攆出去透氣去了,免得看得糟心。

  昨天,身心疲憊的沐夕陽晚飯都沒有起來吃,昏昏沉沉睡了一個大覺。

  早上的時候,沐媽還來她房間問了下,發現沒什么大礙才放心上工去。

  外面太吵,沐夕陽也睡不著,翻個身想拿過手機看看,才想起自己不是在避難所,而是來到了人們所說最艱苦的時候,七十年代。

  忽然,她發現自己露出來的手臂上,黏糊糊的,用手一抹能扒下一層泥。本以為這是好久沒洗澡的緣故,隨后就看到手腕上的鐲子散發這淡綠色的光芒。

  這手鐲是師兄送給她的,說是在危難時刻可以保命,沒想到這次她竟然真的突圍,只可惜跑得太遠了,從末世到了七十年代。

  昨天她就看到鐲子也跟著過來,當時沒注意,這回兒趕緊取下來看看有沒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突然,手指一痛,一個巨大的吸力將她帶入到了一個白茫茫的地方。

  沐夕陽知道,這應該就是師兄嘴里神秘的空間。當時他也說了,不到萬不得已是不會啟用的,沒想到她誤打誤撞竟然進來了,想必應該就是認主了的原因吧!

  在白霧之后,就是熟悉的場景,是她們在末日來臨之前,就建立的一個避難所,相當于就是一個城市,所有東西都很齊全。

  就是在她曾經住的地方多出了一汪清泉,看著那清澈的泉水,沐夕陽什么都不想管了,作為一個從小就愛好游泳的人來說,沒有什么事情是暢游一番解決不了的。

  游了一圈后,沐夕陽只覺得神清氣爽,就像是做了一次SPA,從頭到腳都舒坦了。尤其清洗過后的肌膚顯得更加水嫩了,原先的病態都不見了,從水中的倒影看,只有一個一顰一笑都充滿了誘惑的美女。兩只又大又亮的眼睛,就像是會說話一樣。

  不是沐夕陽自賣自夸,如果她是男人,肯定會喜歡這樣的女人。

  其實,前世她也是基地最漂亮的美女,師兄就笑她進錯了行業,本來可以靠臉吃飯,卻在這個苦哈哈跟著他做事業。

  “還真是個好東西呀!”

  從水里出來后,身上就多了一塊浴巾,沐夕陽到房間拿出自己曾經穿過的衣服穿上,從容淡定地喝了杯咖啡,然后親自煮了一份加了山胡椒油的牛肉包面,才在這熟悉又陌生的地方轉悠起來。

  熟悉的是還是那個地方,就是沒有看到一個自己熟悉的人。

  避難所是她和師兄共同設計的,所有的設備設施都相當齊全,醫院、酒店、商場、各種美食也都有,在她們自己的秘密基地,還有各種槍械,都是對付喪尸的,畢竟,她們的任務就是讓藍星恢復正常。

  雖然在末世,日子過得提心吊膽,但也算是非常充足。可是現在,他們都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睹物傷情的沐夕陽,吃飽喝足后,按照師兄曾經跟她說過的那樣,動了動意念就出了空間。

  在沐夕陽睡覺的時候,外面回來的幾個人面色都不好看,尤其是沐老爺子。

  前幾個月一直忙春種,好不容易停下來,準備下午去鎮上看看能不能弄點化肥回來。卻不想還沒去,二孫女就掉進了堰塘里。

  結果呢,今天上工回來,又聽說大兒媳婦兒掉進了廁所,還是跟那個不務正業的羅金順一起。

  真的是丟人丟到姥姥家去了。

  “爸,我說的都是真的,那丫頭真的有點古怪,要不你去請神婆過來看看。”張翠花咬牙切齒,那死丫頭竟然敢看她笑話,看她不整死她。

  為了村里求發展的老爺子,臉色鐵青地看著自己的大兒媳婦兒:“你要是嫌日子過得太舒服了,就趕緊下地上工。”

  “那些話也是你能隨便說的,這要是被有些人聽到,你就看著我們一家子人蹲大牢吧!”

  張翠花嚇得一哆嗦,但是,跟沐夕陽的那個眼神比起來,還是有覺得這事情真的很邪門:“爸,我不是那個意思,不也是擔心她嘛。”

  “要擔心也擔心一下你自己,今天如果不是姓羅的那小子,換村里任何一個人,你看看你還能不能在我屋里待下去。”

  在聽到老大媳婦兒竟然說他孫女撞邪了之后,老爺子那張長臉拉得老長了。除四舊都多少年了,她竟然還敢說這種話,腦子里裝的都是屎吧!

  自己那些骯臟事還沒理清,又來潑侄女兒的臟水。如果不是老大非她不娶,他根本不會同意這門婚事,整個就是一挑事精,還是老二屋里好,懂事又勤快。

  張翠花平時是比較彪悍,在自家公公面前還是有點虛的,聽他這么一說也只能委屈巴巴離開。

  走到院子后,還不滿地撞了下自己男人。

  “一天要是沒得事,就多干點活。”

  沐老大嫌棄的話語,讓張翠花更是委屈了:“沐老大,你什么意思,就你這逼樣,你還有臉嫌我臭,你要是有本事,我用得著這樣?”

  “啥,你真跟那姓羅的有一腿?”上午的時候,沐老大跟老頭子一起上工去了,哪知道一回來就聽說媳婦兒偷人。

  沐老大眼睛都快要鼓出來了,抬起手就要打下去。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