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被八零糙漢嬌寵,末世女配美又颯 > 第二章手撕渣渣
  沐夕陽眉頭微皺,凌厲的眼神立馬掃了過去:“你擔心個屁,如果不是你我會掉水里去,羅金順我要是死了,你就是殺人犯,要去吃花生米的。”

  看到這男人,可能是因為還有原主殘留的意識,渾身上下都不舒坦,還有一股惡心的感覺浮上心頭。

  臉皮比城墻還厚的羅金順,絲毫不在意,嘿嘿一笑:“你是不是記錯了,是我把你救起來的呢。我曉得這次都是我不好,要打要罵隨你便。”

  這話說的,旁人都是一陣唏噓,這不知道的,還以為她倆是情侶關系呢!

  綠茶婊她倒是見了不少,綠茶仔倒是見得不多。

  如果是原主可能這次就認栽了,她沐夕陽可是知道其中的緣由:“罵什么打什么,咱倆啥關系都沒,再說,這次把我從水里救上來的也不是你,你跟我說對不起做什么。”

  就他這窩囊樣,還會救人,別把自己給淹死了,一看就曉得是個旱鴨子,真要是會游泳還會是這種身材。

  如果不是這窩囊廢,沐夕陽都不用遭這個罪。

  陸云海將她救起來的時候,是準備給她做心肺復蘇和人工呼吸的,就是這個蠢貨大喊大叫把村里人給叫過來,讓她沒有在第一時間得到救治。

  雖然不能證明是他將她推下去的,但是,這事情肯定不能就這么完了。

  “我說招娣呀,咱們可不能做那忘恩負義的事,怎么說都是這羅同志救了你,你怎么能翻臉不認人呢?”

  “我知道你瞧不上他,可咱們也不能歪曲事實撒。”

  聽著這和稀泥的話,沐夕陽輕哼了一聲,坐在床邊上,用凌厲的眼神掃視了一番。

  “大娘這話說的,你是不是親眼看到他救了我?”

  張翠花被問得一愣,她今天中午在家睡午覺呢,哪里知道她落水了。

  還是小羅同志給了張大團結讓她幫忙,她才曉得這丫頭落水了,這么冷的天怎么就沒把她給淹死呢?

  “怎么沒話說了?不會說話就滾一邊去!”

  當著這么多人,張翠花臉色難看到了極點,心中的怒氣也蹭蹭往上冒:“我才沒胡說八道,村里的人都曉得是羅金順同志救了你,你現在什么意思,拍拍屁股不認賬?”

  楊春梅也有點不高興了,走上前拉住閨女的手溫柔滴問道:“招娣,你跟媽說,到底是怎么回事?”

  之前她是被嚇怕了,這會兒緩過神來,也覺得好像有哪里不對。如果說是羅金順救了自己女兒,為什么他的衣服就打濕了那么一點呢?

  就在沐夕陽正要說什么的時候,門口進來一個瘦瘦小小眼窩子都陷進去了的老太太。

  “是什么是,今天真的是丟死人了,我說你要是死了還好些,免得臊了我們的皮。”

  “大娘,您這話可不對了,好死不如賴活著,你們家招娣這是福大命大,是有福之人。”

  “就是,就是,這羅家也不錯,家里都是有正式工作的。”

  “我也是這么覺得,羅家其實也不錯,你家二孫女嫁過去肯定錯不了。”

  “就是可惜了招娣,聽知青點的同志說,過幾年高考就要恢復了,招娣現在結婚了,以后肯定是不能考學了。”

  瞧著老太太鐵青著臉,跟楊春梅好的,得了羅金順好處的都幫著勸道。

  沐夕陽看了眼站在人群中的老太太,這可是她的好奶奶,不僅欺負她媽,還欺負她和妹妹,就連跟老黃牛一樣的爸爸,也從未有過好臉色。

  在楊春梅生下小女兒后,經常罵她是不會下蛋的母雞,生的都是些賠錢貨,生完第二天就讓她下地干活,別說是吃點好的,要是回來晚一點東西都沒有。

  還是她爸爸心疼媳婦兒,悄悄給她在外面烤些地瓜鳥蛋野鴨蛋那些回來吃。

  說真的,沐夕陽覺得真的很奇怪,那些罵女人的嫌棄女人的,都是女人。又不是跟你姓,你鬧個屁呀?

  “就她這樣的還想考大學,我看就是癡心妄想,就算是能考上那肯定也是我屋里小強。”老太太就是典型的重男輕女,孫子都是她的心頭肉寶貝疙瘩,孫女那就是她嘴里的賠錢貨。

  “呵呵.......”沐夕陽冷笑一聲,就這么迎上老太太那尖酸刻薄的眼神。

  沐小強就是個軟蛋,也就是在家里能耀武揚威,出去被人在頭上拉屎,都不敢吭一聲,初中都沒考上,還想考大學。

  “笑什么笑,晦氣得很,跟你媽一樣,就是專門來克我的。”

  “嫌我晦氣,就不要跑我房間來,免得我把你給克死了。”

  老太太氣得渾身發抖,伸手就想要打沐夕陽,結果被楊春梅給擋住了。

  “媽,你讓開,我就沒見過她這樣的奶奶,孫女落水剛起來,就來罵她,見不得我就滾出去呀!”

  老太太一噎,咬牙切齒地看著楊春梅:“好呀,翅膀了是吧,楊春梅這就是教的女兒,我看以后哪個給你們養老送終。”

  “奶,我媽的事情不勞你操心,有我和妹妹。”

  楊春梅也被閨女的話給嚇到了,自古以來,哪有女兒嫁出去還給父母養老的,這不是讓人笑話嘛。

  沐夕陽拍了拍媽媽的手:“媽,你放心,只要有我一口飯吃,絕對不會讓你跟爸爸喝米湯。”

  送終什么的,那可是很遙遠的事情,這么善良的父母,一定會長命百歲的。

  “是嘛,那好得很!”老太太氣得摔門出去。

  張翠花見此也只能跟著出去了,臨出門又轉頭回來了,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樣:“春梅,你也好好想想,媽這么多年對你怎么樣。我是生了兩個兒子,大的上完初中就去當兵了,小的小學畢業也沒去讀了。你屋兩個丫頭,一個高中畢業,一個正在讀初中,我屋里金花讀完小學一年級就沒讀了。反正,你好生想一下。”

  “大娘,我要是沒記錯的話不是他們不讀而是根本沒考上,金花姐的話,是大娘你自己沒讓她讀,管我媽什么事。”

  “再說,在這個家,我爸媽可是一個頂倆,供我和妹妹讀書綽綽有余,反倒是那些吃閑飯的才沒資格說話吧!”

  看到張翠花被自己氣走,沐夕陽臉上露出一絲笑容。

  “對了,媽,待會兒你準備點雞蛋什么的送到陸家去,是陸云海救了我,咱們家就算是條件不好,也不能做那忘恩負義的事。別人是做好事不留名,但我們不能裝作不知道。”

  沐夕陽微微笑了笑,對付不要臉的人,就不能給他留面子。

  這話一出,羅金順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也發覺身上落了幾道鄙夷的目光。

  “哎呦,原來是是陸家那小子呀!”

  “沒想到那小子還挺有福氣的哦!”

  “不過,不是說是他嗎?怎么是陸家那小子了?”

  聽著大家的你一言我一語,羅金順漲紅了臉:“沐夕陽,你別給臉不要臉,要不是怕你嫁到地主崽子家不好,你以為我愿意擔這個名聲。”

  一個被人都碰了身子的人,要不是看她長得還可以,真當他稀罕呀!

  “我就算嫁給陸云海,也不會嫁給你。”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