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拜見宗主大人 > 地五十四章
  “吳女俠說的對,只是一點小誤會而已。”

  當然燕非天心中也清楚,自己展示了強大的天賦和實力,眼看一只腳踏入先天之門,朱雀宗大概也會改變態度,給予自己和地位想對應的待遇。

  畢竟一尊先天高手,在一定程度上已經能影響到南安郡大勢發展,任何勢力都不會輕忽。

  吳中慧正是明白這一點,才會毫不在意陸中亭受的委屈,談笑間三言兩語彌平了過去產生的隱隱對立和隔閡,要將天劍宗再次拉入到朱雀宗的陣營中。

  兩人相視一笑,一切盡在不言中。

  陸中亭的傷只是看著恐怖,實際上并不是很重,經燕百藥一番治療之后,就醒了過來,雖然距離完全恢復還有一段距離,不過基本的活動能力還是有的。

  不過在得知自己昏迷之后,吳師妹和燕非天相談甚歡,一副關系親密的樣子,他又差點氣出病來,但經歷一番毒打,他現在已經不敢在囂張了,只能強行忍耐恨意,以圖后報。

  “燕非天實力如此可怕,那馬師弟十有九糟了此人毒手,可惜沒有證據,此人又有先天之基,一旦突破先天,宗門為了拉攏此人,只怕會淡化處理。可惡啊,難道就讓此人逍遙法外?”

  陸中亭喃喃自語:“還有晨曦劍,此劍是父親從老魔頭手中搶回來的,本來就應該歸于父親,但燕非天豈會甘心,只怕會前去討要。”

  “不行,此間種種,必須要盡早報告父親,讓父親早做準備。”

  陸中亭眼中冷光一閃,立刻寫了一封迷信,以秘密渠道傳遞了出去。

  ……

  鎏金峰深處,一處風景秀麗的湖泊邊上,燕非天河吳中慧欣賞著景色。

  “這幾人非天招待人家甚是殷勤,倒叫我有些不好意思了呢,不知道要怎么回報非天你的一片熱情呢?”

  吳中慧巧笑嫣然,靈動的眸子看著燕非天:“非天想要什么?只要姐姐有的,都可以給你呢!”

  燕非天對其火熱的目光視若無睹,淡淡道:“吳女俠是本宗貴客,招待貴客,讓貴客賓至如歸,是主人的應盡義務,何必放在心上呢!”

  吳中慧道:“投我以木桃、報之以瓊瑤,匪報也,永以為好也。你用心招待我,我也想做些回報,這樣我們的關系才能更好的拉近,難道你不想長久和我做朋友嗎?”

  “這當然是想的,但就怕吳女俠身份尊貴,在下鄉下人高攀不起啊!”

  “嗯,放心吧,我不嫌棄你,你這樣的天才,能作為朋友,姐姐可是求之不得哦,當然,要是想更親密一些,非天你還得努力哦!”

  吳中慧轉過身去,裝作輕嗅一朵菊花,俏臉上卻浮現一層紅暈。

  “這個……能做朋友就不錯了,至于其它的,在下不敢癡心妄想。”

  燕非天微微一下,仿佛沒有聽出她話里的暗示。

  吳中慧輕咬嘴唇,轉過頭來含羞帶怨的看了燕非天一眼,目中失望之色一閃而逝,哼道:“你打傷了陸中亭,朱雀宗中對你不滿的人只怕不少,這個時候,還不趕緊討姐姐歡心,要不然我可不會為你美言哦!”

  “哦,難道吳女俠這幾日不開心嗎?”

  “不開心,跟個榆木腦袋待一起,怎么開心的起來?”

  燕非天道:“那就沒辦法了,在下從下木訥,不會討女孩子開心,只能讓吳女俠失望了,要不換個人來陪你?”

  吳中慧咬牙道:“不要,雖然你這個人很可恨,但看著養眼,本不娘也就勉為其難了。”

  她忽然笑道:“放心吧,我們朱雀宗也不是不講道理。陸中亭挑戰你,在公平決戰中落敗,只怪他實力不濟,怪不了你。就算有人心中不滿,但也不會做什么的。不過別人也就罷了,陸中亭的父親陸太先,是宗門中的長老,可能會對你產生意見,但也沒什么,沒有宗門的許可,他也不能將你怎么樣的。”

  燕非天搖搖頭:“我和陸太先可不止這一樁恩怨,他拿了先父的晨曦劍,一直不肯歸還,就算沒有陸中亭的事,也免不了恩怨糾葛。”

  “晨曦劍啊!”

  吳中慧眸中閃過一絲神往,搖頭嘆道:“這把劍我見過,的確是不可多得的靈器,就算放在我們朱雀宗,也很珍惜了。陸太先師叔是從赤眉老魔手中搶回來的,只怕他并不認同這把劍還屬于你。”

  燕非天冷笑:“家父是響應朱雀宗的號令,加入除魔行動的,最終為此犧牲。朱雀宗作為盟主,本來就有對應的責任和義烏,不撫恤也就罷了,居然連犧牲者的遺物都要貪墨,難道不怕眾人寒心么?”

  吳中慧苦笑道:“這件事陸太先師叔的確做到不地道。”

  燕非天道:“你們王掌門難道就不聞不問么?任由陸太先胡作非為,敗壞朱雀宗的名聲?還是說你們朱雀宗里面,都是陸太先這種人?”

  吳中慧手中纏繞一縷垂肩秀發,嬌嗔道:“你沖我發什么脾氣,又不是我貪墨了你的寶劍?”

  燕非天歉然道:“不好意思,一時沖動,請吳女俠見諒。”

  吳中慧沒好氣道:“罷了,也就是我不想和你計較,要是換了個脾氣不好的師兄,只怕要和你打起來了。”

  燕非天抱拳:“吳女俠大人大量,在下佩服。不過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

  “回答什么?”

  吳中慧風情萬種的白了燕非天一眼,嘆道:“我們武林之中,以實力為尊,就算我們正道之中,也脫離不了這種本質,仁義道德什么的,終究大不過拳頭。陸太先師叔是先天高人,在朱雀宗地位頗高,就算是掌門,也會客氣以對,他執意不還寶劍,難道掌門還要為此和他翻臉不成?”

  “吳女俠倒是坦誠。”

  此女毫不遮掩的將武林的殘酷一面說出來,語氣平淡尋常,可見江湖本質理解透徹,并且以習為常了,根本不是象牙塔里的小白花。

  “說到底還是我天劍宗價值不夠大,晨曦劍又太過珍貴,將這樣的利器掌握在自己手中,只怕朱雀宗中大部分人都是贊同的吧。”

  燕非天似笑非笑:“甚至此番我們和金刀門大戰,貴宗暗中也希望我們戰敗覆滅,這樣就能光明正大將寶劍據為己有,甚至還能收獲一條靈脈。”

  吳中慧理了理垂肩秀發,輕笑道:“你還真是將人心想的足夠險惡。”

  既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但這已經足夠說明問題了。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擊楫中流的拜見宗主大人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