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拜見宗主大人 > 第五十一章 慧女
  慕縹緲贊賞道:“小青說的好,你倒是越來越有領導者的風范了。”

  小青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燕百山幾乎感動落淚,哽咽道:“還是青姑娘懂我啊!”

  燕千蕁無奈道:“好吧,算我錯怪你了,我向你道歉。”

  說話之間,又是數十招過去,燕非天身處火焰風暴中心,四處洶涌而來的掌力,全部被他一劍劍劈散。

  不管多強的掌力,本質上也是力量的聚合,只要是力量聚合,就可以令其潰散。

  鋒銳的長劍激發無盡劍氣,本質上也是力量的延伸,只是劍氣更加凝聚,打擊面狹小,穿透力卻極強,以點破面,只要找到掌力的薄弱處,不需費多少力氣就能輕松破去,類似于獨孤九劍的破氣式,其思路都是一樣的。

  燕非太運轉乾坤劍典心法,地火劍意和朝陽劍意加身,自身宛若一尊熔爐,朱雀焚天掌的熾熱高溫,對他來說并非不可抵擋,甚至從洶涌的掌力之中,可窺探到一絲朱雀離火的運轉奧妙。

  雖然陸中亭的朱雀焚天訣修煉的相對淺薄,只涉及到后天層次,不過萬丈高樓平地起,后天境界正是打地基的時候,反而能窺探出一些基本的東西。

  當然,朱雀焚天訣神妙非常,僅僅是看出一些基本路數,并沒有多少用處,也不可能靠著一星半點推演出真正的訣竅,要不然各路神功早就爛大街了。

  事實上各家獨門秘籍都有特殊之處,甚至隱喻暗語無數,如果沒有長輩指點,或者相關記載參照,自己盲修瞎練,有百分之八九十的可能將自己練廢,更何況只是在決戰中觀察出的一些信息,頂多作為參考,或者觸類旁通,加深自己對火之道的理解罷了。

  不知不覺過了近二百招,燕非天對陸中亭的根底已經摸的差不多了,這場戰斗無法再給自己多少提升。

  燕非天長劍一振,劍上再現朝陽地火之威,天地之火交融,強大而熾熱凜然的劍意突兀暴漲,劍氣直刺蒼穹,火紅劍光染紅天空,劍氣宛若一輪朝陽冉冉升起,剎那間層林盡染、人間失色,天地山河之間,唯有無盡陽光普照。

  “噦!”

  無盡掌風化作赤色朱雀神鳥盤旋,此時一身聲悲啼,被無處不在的金色劍意籠罩,每一道金色光線都是一道凝練至極的劍氣,剎那間將朱雀神鳥撕裂吞噬,劍光更添幾分神威,浩浩蕩蕩,宛若金色大海一般,從四面八方、無盡虛空中擠壓而來。

  站在中間的陸中亭,一時渺小的宛若螻蟻,在這天地之劍下,所有的掙扎都成徒勞,劍光錯落之間,從精神到身體,頓時受到重創,噗通一聲半跪在地,口中鮮血緩緩流出,一時間面色慘白,神情委頓。

  “我,我認輸了!”

  陸總亭神色灰敗的說道,說完這句話,整個人精氣神都萎靡了,見覆蓋全身,鋒芒刺骨的金色劍氣緩緩消散,繃緊的精神一松,噗通一聲坐倒在地,身上忽然裂開無數的細碎傷口,一絲絲血液從衣服上滲透出來,轉眼間變成一個血人。

  “承讓了。不過刀劍無眼,在下一時收不住劍勢,傷到了陸少俠,還請見諒。”

  燕非天拱手歉意的說道,原原本本的話還給陸中亭,讓他說不出話來,臉龐通用,急促的呼吸幾下,噗的又吐出幾口污血。

  “陸師兄,你沒事吧?”

  吳中慧臉上露出不忍之色,走過來掏出幾粒藥丸,給陸中亭服下,嗔怪道:“我早就說過讓你們點到為止,不要傷了彼此和氣,可你不愿意聽我半句,現在好了,傷的這么慘,面子里子都丟盡,你滿意了吧?”

  聽到這埋怨的話語,陸中亭無地自容,內心越發凄涼,閉著眼睛,漠然道:“陸中亭技不如人,自不量力挑戰燕宗主,如今輸了,無話可說,落到這步田地,也是我咎由自取。吳師妹如果還顧念同門之誼,就不要再說風涼話了。”

  “我可沒說風涼話,我說的是事實,你就是自找的,還不讓人說了?”

  吳中慧卻咄咄逼人:“你要是肯聽我的,能落到這個下場?做錯了事還不讓人說,為了可憐的男人自尊,連事實都不肯承認,又何談吸取教訓?”

  她冷笑道:“我知道你一直有莫名的優越感,自以為文武雙全、閱歷豐富,什么事都一副盡在掌握的樣子,把我看成是不諳世事的傻白甜女孩,在心里根本不大看得上我,只是因為我的背景才刻意討好。

  平日里左右無聊,我也就樂得配合你樂呵樂呵,滿足一下你那可憐的虛榮心,你還當真了?

  我能成為朱雀宗嫡傳弟子,也是一步一步通過考驗的,可不是你以為的裙帶關系,你內心小看我,從來沒認真了解過我,我卻把你看的明明白白,才好言相勸,讓你做事留一線,給別人留條路就是給自己留條路,你卻自以為是,不聽我的好言勸告,現在下場凄慘,怨得了誰?”

  陸中亭蒼白的臉色再次漲紅,吳中慧字字如刀,扎在他的心窩,將他的自傲和尊嚴撕的粉碎,讓他明白,原來一路行來,種種自我感覺良好的行為,居然是如此的可笑,到頭來,別人如同觀看猴戲一般,小丑竟然是自己?

  “你,你……噗!”

  陸中亭顫抖著手指,指著吳中慧,神情凄涼而扭曲,嘴唇蠕動了幾下,又是幾口血吐出來,頓時面如金紙,氣若游絲,雙眼一翻,暈了過去。

  “這,陸少俠沒事吧?”

  燕非天目光怪異的看了吳中慧一眼,對這個女人不由暗中挑起了大拇指。

  他招呼道:“百藥,快來給陸少俠好好診斷一下,全力救治,一定要讓陸少俠醒過來。”

  “是!”

  燕百藥把脈之后,自信道:“陸少俠看似傷的很重,不過都不深刻,現在只是氣急攻心而已,等我用藥化去他的淤積的火氣,調順受傷的經脈和臟腑,也就沒什么大事了。”

  燕非天笑道:“你的醫術我是放心的,需要什么藥材盡管去取。”

  吳中慧甜甜一笑,斂裙一禮道:“那就多謝燕宗主了,不過我給陸師兄服了本宗秘制小朱雀丹,肯定不會出什么事的,燕神醫只需要好好幫他調理一下,盡快吸收藥力就行了。”

  燕非天道:“唉,他畢竟是傷在我手上的,雖然不是出自本意,但事實無可否定,我自當盡力救助,吳女俠實在不必謝我,不怪我損了貴宗面子,我就喜不自勝了。”

  吳中慧輕笑道:“是陸中亭挑戰在先,你本來也是被迫應戰,倒是我們顯得咄咄逼人。公平比斗,輸贏各憑本事,陸中亭輸了,是他自己能力不濟,并不代表本宗實力不濟,不至于折損什么顏面。倒是燕宗主絕世天資,即將名揚四海,我倒要道一聲恭喜,說不定多少年后,我朱雀宗還要仰賴燕宗主呢。”

  燕非天搖頭笑道:“吳女俠實在高看燕某了,愧不敢當。”

  吳中慧明亮的眸子凝視燕非天的臉頰,心中再次贊嘆不已,臉頰不由有些火熱,輕柔笑道:“”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擊楫中流的拜見宗主大人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