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拜見宗主大人 > 第四十六章 切磋
  陸中亭在天劍谷中等到第二天晚上,也沒見到燕非天回來,意識到對方根本沒有將他的命令放在心上,頓時更加怒不可遏。

  “走,去寒山縣。”

  陸中亭森然道:“看來天劍宗主架子太大,咱們請不動他,也只有親自上門拜訪了。”

  燕百藥和燕百山對視一眼,燕百山道:“天色已經黑了,大晚上趕路不太方便,陸少俠還是在休息一晚上,明天早上在下帶兩位前去,如何?”

  陸中亭略微猶豫,點頭道:“那好,我就再等他一晚上。”

  第二天早上,燕非天還是沒回來,陸中亭臉色鐵青,吃完了早飯,二話不說帶著吳中慧打馬急奔。

  燕百山慌忙帶著十幾個弟子,陪同陸中亭兩人一起。

  午后時分,一行人趕到鎏金峰下,見金刀門總部已經是戒備森嚴,來往的都是天劍宗弟子,儼然成為天劍宗的一大分部。

  “見過陸少俠、吳女俠。”

  此時小青帶著眾人前來迎接,陸中亭劈頭蓋臉問道:“誰是燕非天?”

  小青不卑不亢道:“陸少俠,宗主正在閉關,無法通知他,等出關之后,一定來拜會陸少俠。”

  陸中亭皺眉道:“你是何人?”

  小青道:“小女子是宗主的侍女,暫代宗主處理事務。”

  陸中亭大怒道:“區區一個侍女,也敢這樣跟我說話?你們天劍宗還有沒有規矩,上宗使者到來,居然讓一個下人來迎接?把我朱雀宗臉面置于何地?”

  高長空硬著頭皮道:“陸少俠息怒,宗主閉關期間,青姑娘全權代表宗主,我等都要遵從小青姑娘的號令。小青姑娘其實是我們之中地位最高的人,并沒有輕慢上宗。

  陸中亭重重的哼了一聲,黑著臉道:“燕非天在閉關,你們不會把他叫出來?”

  眾人面面相覷,要知道在這武者世界,打擾人家閉關是大忌,萬一到了關鍵時刻,你一打擾,可能導致人家走火入魔。

  除非到了生死存亡的時候,否則沒有哪個下屬或者親朋回去打擾閉關的人,甚至還要小心護法,以免仇敵趁機搞事。

  這陸中亭分明不懷好意,小青心中惱怒,臉色就沉了下來,說道:“上使見諒,打斷宗主閉關攸關生死,請恕小女子不能從令。”

  陸中亭冷笑道:“你們天劍宗一個個都桀驁的很吶,連一個小小下人都敢把我命令當放屁,好得很,真當我不敢殺人么?”

  燕千蕁早看著家伙不順眼了,諷刺道:“我們天劍宗雖然愿意遵從朱雀宗的號令,維護南安郡武林和平,但不意味著我們是你們的下屬乃至奴仆,陸少俠要耍威風,怕是走錯了地方。”

  “賤人找打!”

  陸中亭本來就在氣頭上,見小小一個天劍宗女弟子,居然敢頂嘴并諷刺自己,頓時大怒,身影一晃,魅影般從馬背上掠下,呼的一巴掌拍向燕千蕁。

  燕千蕁嗆的抽出寶劍,昊陽劍意噴涌而出,長劍上刺出璀璨熾烈的劍芒,宛若千萬道陽光,每一道都蘊含酷烈沸騰的劍意,鋪天蓋地向陸中亭籠罩過去。

  “放肆!”

  陸中亭見她還敢還手,更是勃然大怒,手中真氣涌動,一道烈焰升騰而起,在虛空中化為一只虛幻鳳鳥,撲向燕千蕁。

  劍光和鳳鳥碰撞,四散的火焰如雨而落,發出劇烈的轟鳴,如日中天般熾烈的劍意被鳳鳥吞噬,但鳳鳥也在爆裂的劍氣之下,被刺的千瘡百孔,一聲哀鳴之后,被撕裂成碎片。

  “你……”

  陸中亭臉色大變,沒想到這區區一個女弟子,居然有如此強大的實力,雖然修為比自己差了不少,可是那一道如日中天般的劍意,充滿殺伐與酷烈,實在可謂可怖。

  燕千蕁氣血略有些翻涌,眼中卻極為明亮,冷笑道:“怎樣?朱雀宗的嫡傳弟子也不過如此,你還想一巴掌打死我嗎?”

  陸中亭臉色陰晴不定,眼見小青、高長空、燕百江等人眼中露出敵意,手掌按在劍柄上,身后數十精英弟子具各蓄勢待發,一股煞氣撲面而來,氣氛霎時劍拔弩張,他不由有些后悔太過沖動。

  天劍宗的實力出乎他的意料,原本以為幾個長老死了,高手方面肯定斷檔,還不任由自己揉捏?

  但沒想到一下子又蹦出這么多年輕高手,尤其是那個燕千蕁,自己想拿下她,非得費一番功夫不可,可這是人家的地盤,如果被圍毆的話,自己肯定不是對手,一旦撕破了臉,說不得有生命危險,那至今不知下落的馬師弟就是前車之鑒。

  但若就這么退縮,他堂堂陸少俠面子往哪里放?

  場面一時僵住,陸中亭有些下不來臺,燕百山嘿嘿笑道:“陸少俠,這是我們天劍宗大師姐燕千蕁,脾氣大的很,又死愛面子,可不想我這么好欺負,你要打她的臉,她可是會和你拼命的。”

  “好,盧師兄只是想試探一下燕女俠的武藝而已,并沒有惡意。”

  吳中慧見情況不對,連忙出來搭臺階,雖然借口蹩腳的很,但好歹也算一塊遮羞布,小青也不想和對方撕破臉,微笑道:“那就多謝陸少俠指點了,燕師姐,還不向陸少俠道謝?”

  “我感謝他?”

  燕千蕁心中一萬個不樂意,對方明明是來打臉的,見自己不好惹,才不得不住手,要不是自己武功還過得去,剛才不是被當眾扇了一巴掌?

  這種情況還想自己道謝,簡直是自己做夢,她冷哼一聲,扭過頭去,根本不理小青的話。

  小青見狀也不再多說,讓燕千蕁感謝對方,與其說是給臺階下,更像是諷刺陸中亭,燕師姐不愿意的話,小青也就不再刺激對方。

  .“陸少俠請!”

  陸中亭羞刀難入鞘,雖然有那么個小小的臺階,但他還是感覺顏面大損,重重的冷哼一聲,黑著臉走入山門之中。

  陸中亭不再提讓燕非天出關的話,他清楚天劍宗這些人肯定不會答應。

  但剛才丟了那么大的面子,卻讓他心氣難平,見燕千蕁大喇喇的走在自己后面,眼珠轉了轉,說道:“燕女俠好功夫,居然領悟了劍意,讓在下佩服。”

  說這話的時候,陸中亭心中卻酸澀不已,燕千蕁年紀比他還小幾歲,二十左右的年紀,不但修成后天高階,更領悟了劍意,實在是難得的天才,他這朱雀宗的嫡傳弟子,一下子都有些黯淡無光了。

  他雖然也稱得上天才,在朱雀宗里面排名靠前,但這輩子能不能進階先天,也不是十拿九穩的,沒準就卡在瓶頸幾十年不得突破,都不是不可能的事。

  但領悟了劍意的燕千蕁,只要勤練不輟,不出意外的話,有九成以上的把握進階先天,區區一個鄉下小勢力出身的女弟子,居然比他這上宗嫡傳還要有前途,他心中哪里能忍受?

  雖然被夸贊,但燕千蕁卻絲毫不領情,繃著臉,冷淡道:“小事一件,不值一提,也入不得陸少俠的法眼。”

  陸中亭眼角抽了抽,強笑道:“燕女俠謙虛了,我對燕女俠的功夫很佩服,剛才切磋一招未分勝負,希望繼續賜教。”

  小青道:“來者是客,怎么能跟客人動手呢?”

  她卻是看出了陸中亭的心思,分明是丟了面子惱羞成怒,又不敢撕破臉皮,只能以比武切磋的名義,強勢擊敗燕千蕁,好挽回尊嚴,甚至還打著‘不慎失手’重傷她的心思,以發泄心中惱恨。

  陸中亭臉色拉了下來:“青姑娘這是看不起陸某嗎?還是說害怕輸給我?”

  燕千蕁道:“比就比,我正愁找不到人過招呢,陸少俠肯賜教,在下求之不得。”

  陸中亭大喜:“好,燕女俠果然巾幗不讓須眉,陸某佩服,就這么說定了,待會兒一定領教高招。”

  小青無奈的瞪了一眼燕千蕁,見對方一臉不服,甚至躍躍欲試的樣子,不由暗暗頭疼,吩咐一個女弟子:“快去將慕長老請來。”

  “是!”

  女弟子快步離去,往慕縹緲住的幽靜小院跑去。

  慕縹緲喜靜,也不參與俗務,更不會跑來迎接陸中亭,只是以閉關的借口敷衍了過去。

  陸中亭的目標本來也不是她,剛才下馬威又被反彈回來,一時也沒了借題發揮的心思。

  慕縹緲作為天劍宗武力擔當,總是能讓人感到安心,這樣的關鍵時刻,當然要請她來坐鎮。

  眾人來到大校場,剛拉開架勢,忽然吳中慧眼眸轉了轉,笑道:“陸師兄,不如讓我和燕女俠切磋切磋,等燕宗主出關后,你們兩個交流如何?”

  陸中亭目光閃了閃,心中明白吳師妹的意思,擊敗一個女弟子,哪里有擊敗天劍宗宗主來的暢快?

  他一切的惱恨,源頭都在那個宗主燕非天身上,跟燕非天比起來,燕千蕁反倒不算什么。

  陸中亭迅速權衡利弊,吳師妹武功不比自己差多少,對付這個女人應該沒什么問題。

  至于燕非天,雖然聽說是個天才,不過畢竟才十六歲,再厲害能強到哪里去?自己勝過他絕無問題,到時候就算不能殺他,也可狠狠羞辱一番,讓他在大庭廣眾之下無地自容,看他還有什么臉面自以為是?

  “好,既然師妹有興趣,那就下場耍耍,為兄給你壓陣。”

  吳師妹嘻嘻一笑,拱手道:“燕女俠,不介意和我切磋一番吧?”

  燕千蕁無所謂的道:“隨便你們哪個,反正都是朱雀宗的嫡傳弟子,實力怎么也不會太差吧!”

  “請!”

  吳中慧笑容收斂,氣運雙掌,頓時兩道熾熱炎流憑空顯化,強大力量在掌中旋轉,宛若兩顆火球,炎流之中,若隱若現有鳳鳥展翅,口吐離火之炎。

  “朱雀焚天訣的確不凡,這應該是傳說中的朱雀飛云掌,掌心火焰溫度極高,恐怕融金消鐵輕而易舉,如果挨上一掌,不死也廢。”

  燕千蕁戰斗經驗何等豐富,從細微處見真章,吳中慧朱雀飛云掌一露,她就離開有了大概判斷,當即長劍一指,強大劍氣在劍意催發下,吐出萬道金芒,將朱雀飛云掌之力擊潰。

  兩人幾乎同時而動,同樣熾熱如焚的力量,一個玉掌翻飛,如凌空起舞,一個長劍飛虹,如仙子凌波,強大掌力劍氣四散飛走,在大校場長轟出一個個坑洞。

  眾人神色凝重,小青小聲問道:“慕長老,燕師姐能贏嗎?”

  慕縹緲看了一會兒,說道:“論修為,吳中慧高兩個小境界,論功法,朱雀飛云掌遠勝烈火劍訣。不過燕千蕁的昊陽劍意威力太過強大,能極大彌補這兩方面缺陷。論戰斗意志和對敵經驗,吳家女孩兒和千蕁沒有可比性,千蕁縱然不勝,也不會敗。”

  小青松了口氣,說道:“這么說,要打個平手?”

  慕縹緲道:“如果是陸中亭的話,千蕁大概是打不過的。不過對手是吳中慧,短時間內千蕁會處于下風,長期來看贏面較大,如果是生死搏殺,則必勝無疑。”

  眾人紛紛點頭,都覺得慕縹緲說的很有道理。

  陸中亭則臉色一沉,雖然不想承認,但仔細看了看場中戰局,卻隱隱覺得慕縹緲說的似乎很對,吳師妹原本占據大好優勢,可是如今卻漸漸縮小。

  “不行,若吳師妹真的輸了,我朱雀宗面子往哪放?回到宗門,只怕會吃掛落,吳師妹也不會開心。”

  陸中亭心思急轉,眼見兩人激烈對攻一招,各自后退幾步,均是面色潮紅,身軀微顫,陸中亭連忙跳出來,大聲道:“此戰以切磋為主,二位實力非同小可,再斗下去恐生意外,就此罷手吧,吳師妹稍勝一籌。”

  眾人面面相覷,燕千蕁意猶未盡,還想接著打,但見吳師妹已經笑吟吟的答應下來,也只得冷哼一聲作罷。

  小青雖不齒陸中亭的行為,不過就這樣結束也好,燕千蕁能和朱雀宗的嫡傳弟子打的旗鼓相當,已經足以自傲了,要不了多久,南安郡就會傳頌她的天才之名,要是真的擊敗乃至擊傷了吳師妹,鋒芒太露,對她未必是好事。

  就在這時,一個弟子匆忙來報:“啟稟青姑娘和各位長老,宗主出關了。”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擊楫中流的拜見宗主大人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