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拜見宗主大人 > 第四十五章 興師問罪
  燕非天把情況略作說明,道:“我要閉關一段時間,在此期間,小青的話就是我的話,你們要用心輔佐。燕千蕁,你負責保護好小青,無條件服從她的命令,做得好了,出來后我有賞。要是做的不好,哼哼!”

  露出幾聲意味不明的不懷好意的冷哼,燕千蕁拱手道:“宗主放心,我會把小青姑娘當宗主看看待,保證服從命令。”

  燕非天揮揮手:“那好,就散了吧。”

  密室之中,燕非天已經枯坐了一天一夜,將自身狀態調整到了最佳,精氣神飽滿充沛、渾然如一,因連番大戰造成的暗傷和疲憊全都恢復完全。

  他的心靈也陷入一種異常寧靜的狀態之中,古井無波、心如止水,仿佛一口幽深寒潭,清風徐來、水波不興。

  燕非天取出張三豐資質丹,一口吞下,強大靈機轟然散開,融入他的四肢百骸、筋骨血肉之中,隨著氣血運行,化為精氣神三寶,洗練著他的根骨,提升著他的靈性。

  恍恍惚惚之間,燕非天仿佛化身為一個青袍老道,回首之間,數百載人生歷歷在目,少年失親,流落寺廟中為小沙彌,機緣巧合之下踏入武道之路,開啟傳奇的一生,締造了兩百年武林神話。

  時光荏苒,往事如煙,一切都如鏡花水月般虛幻,名也好、利也罷,到頭來不過一抹荷塘影,唯有那腰懸長劍、眉帶愁思的倩影仍是歷歷如新。

  縱敗盡群雄、無敵于世又如何,贏了天下人,卻無法接近一顆心,明明說好相忘于江湖,但雪夜寂寞的時候,為何總是不經意間想起,那初見時繚亂心扉的側顏?

  ……

  天劍谷。

  天劍宗傾巢而出之后,這里的守衛仍然稱得上森嚴,主持留守的是一個后天六重的弟子,名叫李百毒,二十七八歲的年紀,入門雖然較早,但資質卻比不上四大弟子,燕百江等人崛起后,他就只能屈居其后,平日里以師兄稱呼對方。

  不過燕百藥出關之后,自然而然接管了一切事務,作為四大弟子之一,又成功突破后天七重,無論是地位還是實力,都不是李百毒能比的。

  當當當……

  洪亮的鐘聲再次響徹天劍谷,九響之后,余音裊裊不絕,在空谷之中回響。

  驚神鐘再度響起,留守弟子除了看守山門的少部分人,其余的不管手頭在做什么,都迅速趕往劍閣大殿。

  不到一刻鐘,數十個弟子就聚集在劍閣大殿外的廣場上,清秀少年燕百藥靜靜站在上方臺階上,眾人來齊之后,他只簡單說道:“朱雀宗嫡傳弟子陸中亭,代表朱雀宗調停刀劍之爭,現在即將駕臨本宗,眾弟子,隨我出迎。”

  眾人自然沒有什么可說的,如果是陸中亭自己到來,自然不配有這么大的場面,不過若是代表朱雀宗而來,則歡迎儀式再怎么隆重都不過分。

  天劍宗弟子訓練有素,在燕百藥的帶領,整整齊齊的排成兩列,很快來到天劍谷外,迎面十幾騎正遠遠奔來。

  燕百藥目光所及,認出那些人,中間兩個陌生男女,應該就是朱雀宗嫡傳弟子陸中亭和吳中慧,果然是年少得志、意氣昂揚之輩,雖然此刻面色陰沉、眉宇間有憤怒之色,但也不能掩蓋不凡風姿。

  至于剩余的人,那個幾百斤的大胖子,熟的不能再熟了,正是三師兄燕百山,跟在他后面的十幾人,都是天劍宗在清水縣城的事務負責人,此時也一并陪同兩個貴客回來。

  “百藥師弟,你功成出關了?太好了,我還一直擔心你呢!”

  燕百山也看到了燕百藥,高高聲的說道,見陸中亭和吳中慧眉頭連皺,才訕訕的壓低了聲。

  “天劍宗燕百藥,攜師弟師妹見過陸少俠、吳女俠。”

  燕百藥帶著眾弟子躬身行了一禮,姿態擺的很低。

  陸中亭皺眉道:“燕百藥,你就是那什么四大弟子之一?怎么只有你一個,其他的人呢?你們宗主燕非天呢?”

  燕百山心中腹誹:“這明明是幾十人,你怎么說只有一個?眼睛有毛病吧?”

  他陪笑道:“陸少俠明鑒,宗主和幾位長老都出征在外,我和您說過的。”

  陸中亭啪的一耳光閃過去,燕百山猝不及防,左邊臉頰頓時腫了起來,一時間呆住了。

  陸中亭罵道:“我讓你給燕非天送信,讓他滾回來見我,看來你們是一點沒放在心上。快給傳信,就說我在天劍谷等他,讓他快回來見我。”

  “你……”

  燕百藥臉色一變,眼中閃過怒色。

  他身后數十個天劍宗弟子見三師兄被打了一耳光,紛紛憤怒不已,眼神就有些不善。

  “息怒、息怒。陸少俠息怒,四師弟你也別生氣,都是我的過錯,大家不要傷了和氣,我這就給宗主傳信。”

  要白山連忙打圓場,半張腫起的臉頰,讓他說話聲音都有些變了,本來就滿是肉的胖臉,打腫之后更是不忍直視,看起來頗有幾分滑稽。

  “哼!”

  陸中亭冷哼一聲,帶著吳師妹昂然進入谷中。

  燕百藥吩咐李百毒前方帶路,他自己則攔下燕百山,清澈的目光看著他。

  燕百山被他看的有些不自在,舉手投降道:“好好好,我知道你想說什么。形勢比人強,他是上宗嫡傳,代表朱雀宗而來,打我一巴掌也沒什么,大丈夫能屈能伸嘛!”

  燕百藥仍是靜靜看著他,目光有一絲不滿。

  燕百山無奈道:“不然還能怎么樣?當場打回去,然后來一場大火并,咱們帶著幾十個師弟師妹和他們兩個同歸于盡,然后朱雀宗大舉復仇,將咱們天劍宗殺的雞犬不留?”

  他語重心長道:“他是代表朱雀宗臉面的,打他就等于打朱雀宗,至少現在不能打他,除非以公平切磋的名義,否則后患無窮。但單打獨斗,咱們兩個捆一起,也未必是對手啊。”

  燕百藥勉強接受了這個解釋,問道:“那怎么般?難道就這么算了?”

  “這就要看咱們老大是否給力了,我能不能出這口氣,就全仰仗宗主他老人家了。”

  燕百山摸摸自己胖臉上的巴掌印,郁悶道:“這該死的陸中亭,就知道狐假虎威,等哪一天扒了你的虎皮,看你還怎么囂張?”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擊楫中流的拜見宗主大人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