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拜見宗主大人 > 第四十二章
  “靈兵和靈脈哪個更珍貴?”

  “各有各的用途。靈脈修行,靈兵護道,二者相輔相成,不過畢竟道為根本,靈脈還是更加難得一些。”

  徐玉道:“這么說我天劍宗還算不錯了,有一條靈脈,還有一件靈兵。”

  慕縹緲道:“你爹雖然沒有正式踏入先天,但憑借朝陽劍意,以及晨曦劍,一般的先天高手也奈何它不得,所以才能坐擁一條靈脈。你爹一死,覬覦者就蠢蠢欲動,若你不能橫空出世,天劍宗是必然保不住靈脈的。”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啊!”

  徐玉嘆息一聲,命人好生保護這寒泉,帶著眾人出來,這時已經深夜,大堂中,天劍宗各處負責人濟濟一堂,商量著如何盡快將寒山縣納入統治。

  徐玉隨意的安排了下,便進入金刀門武庫之中,吩咐誰也不能打擾之后,便開始一一翻閱武功秘籍。

  金刀門收藏的秘籍極豐富,足足兩三百冊,雖然大部分都是低級武功,但也可以看出其底蘊。

  這些低級武功對徐玉來說,也不是全無價值,他先將所有秘籍都看一遍,吸取其中一些精華部分,多多少少對自身底蘊有些增益。

  然后他就開始大肆獻祭,虛無寶盒中靈光閃耀不斷,腦海中關于秘籍的記憶一步步消逝,各類低級丹藥如雨而落,培元丹、益氣丹、小還丹、解毒丹、安神丹、百毒丸等雜七雜八不一而足。

  這些丹藥雖然對于他已經作用不大,不過積少成多,比起單純打坐練氣,終歸還是要強上一些,或者用來培養屬下,都是不錯的選擇。

  不過,這都是開胃小菜,真正讓他心動乃至在滋在念的,卻是金刀門收錄的高階秘籍,能不能快速跨入先天,全在于此。

  徐玉深吸一口氣,將手伸向了最上層一排檀木盒。

  清水縣城。

  陸中亭、吳師妹在徐百山的安排下,享受著王子公主般的待遇。

  天微微亮,陸中亭迷迷糊糊的醒來,懷中柔軟嬌嫩的身軀,讓他心神一蕩,忍不住將美人往懷里摟了摟。

  這可是天香樓的頭牌,號稱清倌人,一般的客人都不接的,但是遇上朱雀宗的英俊俠少,卻恨不得倒貼,讓陸中亭的虛榮心得到極大滿足。

  不過想到吳師妹,陸中亭又有點心虛,雖然單論相貌,吳師妹還比不上懷里的尤物,但論身份一個風塵女子,怎么能與朱雀宗里的真傳弟子相比?

  更不用說吳師妹的爺爺,還是朱雀宗里的實權長老,即便陸中亭的師父,也要對其恭恭敬敬,所以陸中亭傾慕吳師妹,更多還是利益使然。

  不過吳師妹昨晚被幾個天劍宗女弟子恭維著,去了十里荷塘賞景,陸中亭趁機偷了一嘴,只要做好保密工作,吳師妹也難以察覺。

  眼看天色將亮,陸中亭生怕吳師妹回來后察覺,便強忍著不舍,將懷中美人喊醒,命令對方趕快趁夜離開。

  美人自然一陣不滿,但在陸中亭冷峻的目光中,也只能不甘不愿的離開。

  天色大量,陸中亭起床后,吃過了早飯,又練了幾個時辰的武功,已經是中午了。

  此時美酒佳肴早就準備好了,片刻后,吳師妹也回來了,徐百山陪著兩人,慢慢用餐。

  席間,徐百山不停勸酒,吳師妹倒是很高興,陸中亭卻有些心不在焉,倒不是為昨晚的事心虛,而是馬師弟快兩天沒有消息傳來,他心中隱隱不安。

  “也許是我多慮了,憑馬師弟的武功,天劍宗和金刀門都應當來去自如,就算計劃有變,自保也沒有問題。”

  心中這么想,陸中亭稍稍放下心來,在徐百山熱切近乎諂媚的招待之下,遂開始大吃大喝。

  正吃的高興,忽然屋外撲棱棱飛來一只信鴿,陸中亭起身從信鴿腿上取下一張信箋,展開一看,臉色頓時陰沉如水。

  “陸師兄,怎么了?”

  吳師妹連忙問道。

  陸中亭死死的盯著徐百山,見對方一臉茫然,胖臉上有著忐忑,似乎不知所措。

  陸中亭冷冷道:“我竟不知天劍宗如此厲害,短短兩天時間,就覆滅了金刀門,還占據了寒山縣。怎么,把我調停之言當放屁么?”

  他氣的爆了粗口,實在事情發展太過出人意料,本以為是金刀門狂風掃落葉般攻滅天劍宗,他都已經做好了后續一系列計劃,卻沒想到現實給了他狠狠的一耳光,讓他之前種種智珠在握的謀劃,顯得如此可笑。

  “啊!”

  吳師妹小嘴大張,滿眼不可思議,看向陸師兄的眼神,也帶著點審視和質疑,仿佛在懷疑他所謂智勇雙全到底有多少水分。

  陸中亭心中更氣,猛地抽出劍來,架在徐百山脖子上,怒道:“該死的,你是在耍我是吧?”

  徐百山嚇的身軀顫抖,委屈道:“陸少俠何出此言啊,我這幾天一直在兩位眼皮子底下,宗中發生了什么事我一概不知,只是安排陸少俠衣食住宿而已。我奉宗主之令來接待幾位,可沒有絲毫怠慢啊,早晚伺候,陸少俠可不能翻臉不認人啊。”

  陸中亭臉色陰晴不定,卻聽出了對方言下警告,若再咄咄相逼,就將昨晚招機的事說出去,這將進一步敗壞吳師妹對自己的感官。

  陸中亭本就心有顧忌,此時更加投鼠忌器,不由有些后悔昨晚喝高了,沒能抵擋住美色誘惑,半晌怒吼道:“滾,給你們宗主傳消息,讓他立刻帶人從寒山縣撤回來。然后帶我去天劍宗,讓你們宗主徐玉滾來見我,我倒要看看,我朱雀宗的話到底是不是放屁。”

  徐百山連滾帶爬的跑了出去,臉上害怕神色立刻消失不見,對陸中亭氣急敗壞的模樣很是鄙視,心中哂笑:“你一個小小的真傳弟子,真把自己當朱雀宗宗主了?我呸,什么玩意兒!”

  眼見陸中亭和吳師妹一臉陰沉的走出來,他急忙又換上害怕諂媚從笑容,胖臉上肥肉一抖一抖,油汗一點點滲出,邊擦邊跨上馬帶路。

  寒山縣。

  金刀門總部。

  一道璀璨光華流轉于掌心,徐玉端詳著手中這枚丹藥,神色說不出的驚喜。

  在連續獻祭了十部一星上品的功法,而收獲寥寥之后,終于迎來了一波人品爆發,竟抽到了一枚洗髓丹。

  洗髓丹,低武世界無可爭議的神藥,顧名思義,便是助人洗煉神髓,一粒洗髓丹,不說百分百造就一尊先天高手,也足以讓人脫胎換骨,根骨得到徹底改換。

  “好,有了這洗髓丹,先天之境于我再無阻礙。”

  將洗髓丹收入懷中,此番攻滅金刀門,可以說收獲巨大,單是這枚洗髓丹,一旦傳出去,就會引起無數人瘋搶,那些卡在后天不得突破的武者,誰能不為其瘋狂?

  徐玉相信圓鏡世界中肯定也有類似的丹藥,那些大勢力底蘊深不可測,先天高手在常人眼中高高在上,但在他們眼中也螻蟻無異,區區晉升先天的丹藥,怕是都不屑于煉制。

  但對絕大多數底層武者來說,洗髓丹這樣的寶貝,仍然是可遇不可求的神丹妙藥,特別是年紀大的,靠自身晉升先天無望的人,更是會將其視為救命稻草。

  徐玉心中略微沉吟,洗髓丹雖好,但若不依靠丹藥,而是靠自己沖擊先天之境,那自然更好,畢竟嗑藥磕太多,會形成依賴,對勇猛精進之心,終歸有所妨礙。

  徐玉心中做出決定,最后將目光放在兩個紫玉盒子上,這是金刀門眾多武功秘籍中,保護的最好的兩份核心,不出意外的話,就是金刀門鎮宗絕學金刀八法,以及那個讓人發揮先天一擊的秘法。

  揭開盒蓋,第一份果然是金刀八法,徐玉隨意的翻了翻,僅就刀法而言,的確非常精妙,八種發力技巧、八種刀勢,若能全部融會貫通,足以在后天武者中占據一席之地。

  徐玉也只是隨意的翻了翻,刀法雖然不錯,但他的根基卻是學劍的,刀劍之間的差別還是挺大的,在沒有形成自己的道路之前,盲目的貪多嚼不亂,只會讓自己的劍道變的不純粹,反而得不償失。

  翻開第二個盒子,里面一分小冊子,上面寫著:“歸元秘術。”

  徐玉仔細的看了一番,卻發現這并非簡單的將后天之力提升為先天,而是能突破自身極限,以自身生命之源為代價,短時間爆發出無可比擬的一擊,若先天精元足夠旺盛,甚至能將先天武者的力量拔高到天人一擊。

  徐玉仔細摩挲著小冊子,這份秘訣類似于天魔解體之類的,都是以生命為代價,發揮出超出極限的力量,也不知金刀門從哪里搞到的。

  他仔細記下秘術內容,也許哪一天能用得上也不一定,雖然不希望有那一天,但世事無常,有備無患總歸沒錯。

  等記下了歸元秘術的內容,徐玉便是例行獻祭,不過得到了一枚洗髓丹,幾乎保底一尊先天武者,他覺得自己的人品大概耗盡,對接下來的兩次獻祭,已經不抱太大期望。

  不料似乎是前面十次獻祭壓抑的太狠,此番居然人品接連爆發,當又一枚散發浩蕩純陽氣息,又流轉陰陽玄虛妙意的丹丸浮現之時,徐玉只有一個感覺:中大獎了。

  這玩意他前不久才剛服下一枚,徹底將他從廢材改造成區域小天才,而此時手中這一枚,卻遠遠超過令狐沖資質丹。

  “張三豐資質丹!”

  徐玉心中竟有種驚嘆的感覺,這位金庸書中繼往開來的大宗師,根本不是令狐沖能比的,哪怕是單論劍道,一個開創了一一種劍法理念、一個門派劍法體系的宗師,另一個卻只能照本宣科,學習前輩的心血結晶,而且還沒能徹底掌握,這兩個人,幾乎沒有可比性。

  徐玉感受到這可丹藥中蘊含的強大靈性,一時卻沒敢直接服用,上次服用令狐沖資質丹,都讓他有些恍惚,差點迷失自我,張三豐可比令狐沖強大太多,資質丹中蘊含的靈性太充沛,哪怕徐玉已經今非昔比,還是不敢冒然嘗試。

  這一刻,徐玉對未來充滿信心,張三豐那樣的人,哪怕放在大世界中,也必然是天才級別的,他只是在小世界中被埋沒了,從他能活幾百歲來看,必然已經突破了先天,在那樣的低武世界都能強行突破,可見其資質之強大。

  有的人考一百分是因為他努力的結果,有的人考一百分是因為卷面只有一百分,張三豐無疑是后者。

  讓徐玉期待的,不但是這位大宗師的劍道天賦,還有他無與倫比的煉氣天賦,不管在哪個世界,煉氣升級才是修行之本,劍法也只是道的延伸,是護道手段而已,若沒喲足夠強大的修為支撐,劍法再好也敵不過別人境界碾壓。

  珍而重之的將張三豐資質丹收起來,徐玉再次獻祭歸元秘術,接連收獲兩顆寶貴的丹藥,徐玉對這最后一次獻祭,也不免期待起來,而且感覺自己此時人品爆發,便轉而將目光轉移到別的品類,心中默念神兵利器。

  雖然還有一件靈兵晨曦等著他取回來,而且相性極為契合,但此靈兵落入朱雀宗手中,想要討回來未必順利。

  在此之前,也確實需要一把好點的兵器,以他此時的修為,普通兵器越來越難以發揮全部力量,特別是朝陽劍意,與青雪劍屬性也不太附和。

  可惜也許是人品耗盡,獻祭了這樣一分秘術,只得到了一柄普通精鐵劍,大概能值個十幾兩銀子,對徐玉來說,純純廢物。

  罷了,不能太過貪婪,今日收獲已經足夠大了。

  徐玉從密室中走出來,天色已經亮了,這時刑罰長老徐百江,正忙著開始對各個罪犯明正典刑,先是羅列其罪行,然后有冤的伸冤、有仇的報仇,在眾人見證下,讓其血債血償。

  高長空,則帶著一群弟子四處接受產業,對寒山縣進行實際統治,徐百翠做作為武力擔當,四處鎮壓一些漏網之魚。

  小青則整理著各類資料,以及匯總的機要事務,按輕重緩急分門別類,等著徐玉做出指示或決定。

  一直忙活到中午,忽然一只信鴿飛來,徐玉看了信件,不由冷笑出聲。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