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拜見宗主大人 > 第二十四章 樂極生悲
  “孩兒不敢!”

  中年男子心中又是一陣腹誹:“說我慣壞他的是你,不讓我打的也是你,你到底要我怎樣?當年你把我打殘疾的時候,怎么沒有顧慮我身體?”

  心中不滿,但卻不敢說出口,只得狠狠瞪了青年一眼,恨不得打斷他的狗腿,也讓他來體會一下自己當年受到的‘父愛’。

  青年感受到父親的怨念,仿佛沒看見一樣,喜氣洋洋對老人道:“爺爺莫生氣,孫兒今日卻不是出去玩兒的,我金刀門即將吞并天劍宗,在這關鍵時刻,我時刻謹記在心,怎么會出去胡混呢?只是今日武功有所突破,一時高興,找了幾個朋友慶祝一下罷了。”

  老者臉色好看了許多,溫和道:“元兒啊,別怪爺爺嚴厲,你爹不爭氣,無法承擔我金刀門重任,讓我很是失望。但你不一樣,你天賦不凡,是我金刀門的希望,爺爺希望金刀門能在你的手中發揚光大。”

  青年激動道:“爺爺放心,我定不負爺爺期望,一定讓金刀門成為南安郡乃至滄州最大宗門。”

  “好,好,元兒有這樣的志氣,爺爺很欣慰。”

  老人高興的笑了起來,雖然知道這有點不切實際,但年輕人么,總得有夢想不是?

  中年男子心中不以為然,更憤懣難當:“要不是你打斷我一條腿,害我練不成金刀八法,我會這么窩囊?你公然扒灰也就罷了,我只是勾引你一個小妾,你就這么對我,這小畜生凌辱了好幾個庶母,怎么也不見你怪罪?”

  他心中苦悶不已,見不得兒子意氣風發的樣子,直覺刺眼無比,更讓他這當爹的尊嚴跌入泥淖,立刻呵斥道:“好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畜生,你可知道南安郡有多大?滄州又有多大?就憑你這井底之蛙,先擊敗天劍宗,勝過徐捭闔和徐玉再說吧。”

  青年不服氣,傲然道:“徐捭闔冢中枯骨,殺之何難?至于那徐玉,不過一個廢物罷了,殺他只需一刀。”

  “爺爺相信你。”

  老人露出喜悅的神色:“你放心,爺爺很快就能滅掉天劍宗,到時候殺了他們的人,搶了他們的天劍谷,奪得靈藥和秘籍,我金刀門必然實力大增,到時候爺爺得了渾天元地劍譜,參悟一番必能突破先天之境,再把經驗傳授給你,一定把你也培養到先天。等我金刀門一門雙先天,到時候你就能實現你的愿望了。”

  青年大喜:“那還等什么?點齊人馬,咱們這就去滅了天劍宗,我聽說他們那個長老慕縹緲是個武功不錯的女人,爺爺到時候別把她殺了,我要揭開面紗看看,要是漂亮就給我做個妾,要是丑再殺不遲。”

  中年男子怒罵道:“畜生,你強搶來的女人都快塞滿了王府,已經弄得天怒人怨,你還不滿足?我王歸怎么會有你這種畜生兒子?”

  青年臉色鐵青,雙手握著咯咯作響,看著這張怒噴的嘴臉,恨不得沖上去給他幾拳。

  老人臉上閃過不悅之色,陰沉著臉,森然道:“住口,再聽到你叫他小畜生,我打斷你另一條腿。我王伯英的孫子,金刀門的少主,多幾個女人算什么?你有什么不滿,你不也一樣么?”

  王歸無言以對,狠狠的看了青年王元一眼,目光在這爺孫身上來回掃了幾圈,眼神莫名,不知在想些什么,突然心中一寒,卻見王伯英死死盯著他,眼神冰冷,帶著濃濃的厭惡和警告。

  王歸身軀一顫,急忙低下頭,眼中閃過羞憤之色,一張臉脹的通紅。

  王伯英卻不再理會他,看著自己的孫子,立刻又是一副慈祥的模樣,笑道:“你喜歡慕縹緲?很好,爺爺很快就給你捉來。那個女人爺爺見過,雖然不知容貌,但身材和氣質都是完美的,想來容貌也不會太差,就是年紀大了點。”

  王元嘿嘿一笑:“成熟點好,我喜歡成熟的。說不定她還是徐朝陽的女人呢,咱們滅了徐朝陽的宗門,殺了他的兒子,搶了他的女人,叫他在九泉之下也不得安寧。誰讓他一直跟咱們作對,可惜從沒見過徐朝陽的妻子,要不然也一并搶來玩了,讓那徐玉在邊上看著,那才叫過癮。”

  王伯英皺了皺眉,隨即舒展開來:“女色雖好,但也不好沉迷其中。你二十歲就修成后天高階,天賦比爺爺還好得多,我金刀門的未來就在你身上,不能因為女色而耽誤了練武。”

  “爺爺放心,女人只是玩物,力量才是根本,孫兒還是清楚的。”

  王元嘴上這么說著,心中卻在尋思兩全之法。

  作為血氣方剛的年輕人,對女人可謂食髓知味,而且欲求永無止境,只要看見美貌的女子,就忍不住搶回家中,這搶回來了自然不能干看著,但精力有限,還要抽出時間練武,實在無法兼顧。

  他心中做了個決定;“等滅了天劍宗之后,又能收獲不少美人,看來得找一個雙修或者采補的功法,這樣練武享樂兩不誤,豈不是兩全之法?”

  老者不知他的想法,滿意點頭:“你明白就好。”

  又說道:“今天找你來,是你二爺爺來信,他已經和徐捭闔聯手,準備聯合三河幫等三大幫派對抗天劍宗,先讓清水武林自相殘殺,然后我們漁翁得利。如果不出意外,清水縣很快就是我們的了。我們要做好準備,隨時準備殺向清水縣,你這幾天不要再出去了。”

  王元笑道:“爺爺放心,我已經迫不及待要將天劍宗踩在腳下。”

  正說著,忽然管家在外面高喊:“老爺,有急信。”

  王伯英眉頭一皺:“送進來。”

  “是!”

  管家小心翼翼將信送進來,又輕手輕腳出去,王伯英拆開信件一看,頓時臉色大變,雙目赤紅,一股森冷殺機鋪天蓋地狂涌而出,王歸嚇得臉色一白,噗通一聲坐倒在地。

  王元雖也感覺難受,但影響倒也不大,輕蔑的看了一眼自家父親,也懶得去扶他起來,而是好奇道:“爺爺,發生了什么事?”

  “天劍宗,徐玉,我要把你碎尸萬段。”

  書房中傳來一聲怒吼,蘊含著濃郁的殺機,屋外管家宛若被一盆涼水兜頭澆下,頓時一個激靈,心中惴惴不安,心想到底是什么人將老太爺激怒?

  這老獅子雖然多年沒捕獵了,但一旦發狂,可是能將任何獵物撕成粉碎。

  他心中想著金刀門的敵人,又想起這信件是來自清水縣,結合副門主近期行動,頓時心中有了猜測:“難道副門主出事了?看老太爺這發狂的樣子,副門主只怕兇多吉少。”

  他不由的替天劍宗默哀:“聽說天劍宗內斗激烈,分裂不說,連大長老都死了,這如何抵擋得住金刀門?真是找死啊,聽說他們少年宗宗主倒也是個善隱忍的人物,怎么如此不知死活,看來還是高估他了,可憐徐朝陽英雄一世,只怕要絕后了。”

  但他卻毫不同情,心中反而很是興奮,等滅了天劍宗,他作為宗主府的官家,怎么也能跟著吃點肉,已經開始盤算怎么在接下來的滅宗行動中撈好處了。

  “爺爺放心,我一定會抓住那徐玉,將他千刀萬剮,給二爺爺報仇。”

  王元眼中閃過殘忍的神色,心中卻想:“聽說那徐玉的貼身丫鬟也是個難得的美人,到時候一也要搶回來,讓那徐玉在悔恨中死去,也算是報答二爺爺對自己的關愛之情了。”

  ……

  天劍宗。

  徐玉還不知道自己已經讓一頭老獅子發狂了,不過就算知道了不會在乎,他正在閉關之中,要將先前幾場大戰的領悟全部笑話掉。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