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拜見宗主大人 > 第二十三章 金刀祖孫
  密林中的廝殺很快落下帷幕,金刀門七八十精銳弟子雖然武功不凡,但怎么抵得住數位后天高階武者的攻殺?

  不到半個時辰,敵人被滅殺一空,每個人手上都沾染了金刀門弟子的血,因實力差距太大,本上損傷很小。

  徐玉對結果很滿意,之所以把各大勢力強行綁上戰車,自然是為了統一戰線,他可不想一邊跟金刀門戰斗,一邊還要防備背后的叛徒。

  現在好了,大家手上都有幾條金刀門的人命,就算想要做叛徒,也得好好掂量掂量別人是否會秋后算賬。

  當然,另外一個目的還是拉炮灰,天劍宗弟子已經損失不小,剩下來的都是精銳,經此一戰之后,很多人都會有所突破,能不折損就盡量不折損,讓各大勢力分攤傷害和仇恨,就很有必要了。

  “此番剿滅叛亂,各位都有功,天劍宗不會忘記各位的幫助,必有重謝。”

  打一棒子也得給個甜棗,從三河幫收繳的巨量財物,這個時候就不必吝嗇,反正也是慷他人之慨。

  各大勢力首領臉色好看了許多,此番大戰,他們大部分都是被強行逼迫參戰,雖明面上無法反抗,心中卻很有怨言,但事已至此,不滿亦是無用,還不如拿些好處,盡量彌補損失。

  “不過金刀門損失一個副門主和近百弟子,必然不會善罷甘休。大家回去之后,也不能掉以輕心,互相之間要保持聯絡,彼此同進同退。只要我清水武林同氣連枝,共御外敵,金刀門也不足為據。”

  “謹遵宗主號令,我鐵拳門愿追隨宗主,抵御金刀門的入侵。”

  “我伏牛派也一樣!”

  鐵山和牛骉先后表態,剩下的人心中暗罵,但也知道別無選擇,當下紛紛附和。

  留了部分人打掃戰場,掩埋尸體,眾人各回各家,準備接下來隨時有可能爆發的刀劍之爭。

  ……

  寒山縣。

  金刀門龍盤虎踞坐落在縣城以南,宛若巨獸匍匐。

  無數建筑依山傍水,樓閣錯落,殿臺宏偉,圍繞著一口汩汩流淌的寒泉,四周還有池塘水榭,陽光下有云蒸霞蔚的霧氣升騰,宛若人間仙境。

  傍晚時分,一個錦衣華服的青年,意氣昂揚的被眾人簇擁著入了王宅。

  “少爺,您回來了,老爺讓您到書房回話。”

  中年管家一臉笑容的迎上來,越走近青年,腰越往下彎,到了青年跟前的時候,已經是深深鞠躬的模樣。

  青年仿若未覺,高昂著頭,一揮手,眾人簇擁的下人們悄聲散去,他點頭道:“帶路吧!”

  語調高昂,好似主人命令奴隸,管家臉上笑容更加諂媚,哪怕頭垂的很低,青年根本看不到他的臉色。

  “是!”

  一路躬身將青年領到書房外面,管家輕聲道:“老太爺和老爺都在書房中,老奴在外面侯著,隨著等著少爺的吩咐。”

  青年點點頭,走進書房之***手道:“見過爺爺,見過父親。”

  書桌后面坐著一個老人,雖頭發花白,但精神矍鑠,微垂的雙目忽然睜開,一雙老眼卻閃過一絲銳利之色,宛若有金戈鐵馬撲面而來。

  青年臉色微變,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感受到這種殺伐酷烈之氣,但每體驗一次,都讓他心中發寒,仿佛面對尸山血海,隨時要將自己淹沒。

  他知道這不是錯覺,殺人太多的人,身上就能凝聚這種煞氣,普通人若被這老者瞪一眼,即便膽子大的也會十天半月睡不著覺,膽小的直接瘋了都有可能。

  感受到老者的不滿,青年微微低下頭,避過了對方視線。

  “哼,在這樣一個關乎我金刀門興衰的關鍵時刻,人人枕戈待旦,隨時準備殺敵,你卻仍然飛鷹走狗,莫非這些年你爹對你太過寵溺,真的慣壞你了?”

  老者嚴厲的語氣,讓站在一旁的中年人臉上發苦,心中暗道:“到底是我慣的,還是你慣的?”心中雖不忿,但卻不敢有絲毫表露,直將腦袋低下去,慌忙請罪:“父親恕罪,這逆子膽大包天、不知好歹,我一定好好教訓,打的他三個月下不來床。”

  老者道:“管教是對的,但也不可一味體罰。元兒正處在突破的關鍵時刻,若是打壞了身體,影響了武功進步,你就是我王家的罪人。”

  “孩兒不敢!”

  中年男子心中又是一陣腹誹:“說我慣壞他的是你,不讓我打的也是你,你到底要我怎樣?當年你把我打殘疾的時候,怎么沒有顧慮我身體?”

  心中不滿,但卻不敢說出口,只得狠狠瞪了青年一眼,恨不得打斷他的狗腿,也讓他來體會一下自己當年受到的‘父愛’。

  青年感受到父親的怨念,仿佛沒看見一樣,喜氣洋洋對老人道:“爺爺莫生氣,孫兒今日卻不是出去玩兒的,我金刀門即將吞并天劍宗,在這關鍵時刻,我時刻謹記在心,怎么會出去胡混呢?只是今日武功有所突破,一時高興,找了幾個朋友慶祝一下罷了。”

  老者臉色好看了許多,溫和道:“元兒啊,別怪爺爺嚴厲,你爹不爭氣,無法承擔我金刀門重任,讓我很是失望。但你不一樣,你天賦不凡,是我金刀門的希望,爺爺希望金刀門能在你的手中發揚光大。”

  青年激動道:“爺爺放心,我定不負爺爺期望,一定讓金刀門成為南安郡乃至滄州最大宗門。”

  “好,好,元兒有這樣的志氣,爺爺很欣慰。”

  老人高興的笑了起來,雖然知道這有點不切實際,但年輕人么,總得有夢想不是?

  中年男子心中不以為然,更憤懣難當:“要不是你打斷我一條腿,害我練不成金刀八法,我會這么窩囊?你公然扒灰也就罷了,我只是勾引你一個小妾,你就這么對我,這小畜生凌辱了好幾個庶母,怎么也不見你怪罪?”

  他心中苦悶不已,見不得兒子意氣風發的樣子,直覺刺眼無比,更讓他這當爹的尊嚴跌入泥淖,立刻呵斥道:“好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畜生,你可知道南安郡有多大?滄州又有多大?就憑你這井底之蛙,先擊敗天劍宗,勝過徐捭闔和徐玉再說吧。”

  青年不服氣,傲然道:“徐捭闔冢中枯骨,殺之何難?至于那徐玉,不過一個廢物罷了,殺他只需一刀。”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