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拜見宗主大人 > 第三十五章 玉石俱焚
  徐玉如同風吹動府柳絮一般,輕盈的飄退,王伯英這蓄謀已久的突然一刀,便斬在在空出處。

  “卑鄙!”

  眾人紛紛喝罵,自家宗主給了對方恢復的時間,他卻突然偷襲,引起了眾人的憤怒。

  王伯英充耳不聞,他的眼中只剩下眼前這個仇人,手中金刀揮舞,八種不同刀招交錯而出,虛空之中凌厲的刀罡密布如網,從不同角度斬殺而來。

  徐玉手中青雪劍看起來沒有那種攝人心神的可怕殺伐之氣,長劍揮舞之間,雪色劍光散發死死金色毫光,每一劍都有泰山之重,又有大地之厚,任憑刀光如何凌厲剛猛,也劈不開高山大地。

  刀劍激烈相交,眾人看的如癡如醉,比起慕縹緲斬殺兩大長老更攝人心神,慕縹緲乃是以無上劍意之間碾壓敵人,雖然兇險萬分,但看起來并不激烈。

  而徐玉并未全力施展劍意,而是一招一式將渾天元地劍訣中的地之劍施展開來,頓時巧妙強大招式交鋒,一刀一劍,無不是妙到毫巔,又蘊含著絕大兇險,讓眾人捏了一把汗。

  不得不說,王伯英也不愧鎮壓寒山武林數十年的老梟,縱然還沒能踏入先天之境,但根基打磨的渾厚非常,刀法更是千錘百煉,幾乎將這金刀八法修煉到了極致,在后天境界,也稱得上厲害了。

  可惜他遇到的是徐玉,雖然修為比他還差一線,但修煉的功法卻更加高級,而且天賦、戰斗意志、反應能力都極為出色,所欠缺的,不過是經驗而已。

  徐玉其實若施展出劍意,擊敗對方會更容易的多,但他將王伯英當成自己的又一塊磨刀石,從戰斗中增長經驗,磨煉反應、錘煉技巧、汲取養分,所以并不急著斬殺。

  不知不覺間百招已過,徐玉內力滾滾如潮,雄沉厚重的真氣灌注在長劍之上,施展地字劍訣,使得每一招每一式都如泰山壓頂,震的王伯英手臂酸麻,氣血翻涌,時間一長,內力竟然有凝滯跡象。

  “可惡,這小畜生修煉的武功果然不愧是南安郡有數的先天功法,竟對我的內力有形成壓制。”

  王伯英心中一沉,他還是低估了這小畜生的實力,明明修為比自己低,可劍法卻強大異常,比之自己的金刀八法更加強大,本以為外界夸大了此子的實力,沒想打卻是低估了。

  他心中一狠,事到如今,早已輸的一無所有,他唯一的信念,不過報仇雪恨而已,生死早已置之度外。

  他忽然間金刀高高舉起,催動秘法,只覺體內肺部仿佛砰的一聲炸開,一股磅礴的銳金之氣從肺部散注全身,在秘法催動下,化為宏大內力,灌注如金刀之上。

  嗡!

  一陣震耳的刀鳴聲傳出,王伯英手中金刀突然間變的暗紅,巨大刀光沖霄而起,帶著一股血煞之力,凝成一種宏大刀意,有一種劈天裂地的可怕威能。

  王伯英七竅中血流如注,他內體五臟齊齊震動,金木水火土五氣仿佛失衡,全部化為先天元氣之本,然后又凝聚成先天金氣,使得他手中刀仿佛活了過來,仿佛天地間殺伐之氣都被刀意牽引,匯聚在刀鋒之下,誓要斬殺一切敵人。

  徐玉被宏大的刀意逼退數步,只是面對這一道刀光,就有種不可戰勝,如臨天威的錯覺。

  他心中一沉,感覺到了一種死亡的威脅,頓時知道這刀光有著殺死自己的能力。

  徐玉右手持劍,將地之卷心法催發到極致,右手長劍舉起,剎那間將自身火山劍意全部保留催動,如山般厚重,如火般熾烈的劍意勃然而起,化作一個通紅的火焰光柱,將四下照得一片明亮。

  熾熱、銳利兩股意境交鋒,劍意刀意如颶風般四散,四周花草樹木剎那間從蒼翠變的枯黃,然后碎裂開來,又化為點點星火。

  眾人既受火焰烘烤,又如利刃刺骨,不少人衣服上火起,身上被割裂出密密麻麻的細碎傷口,如被凌遲。

  “快退!”

  眾人駭然失色,慌忙后退四五丈,那種可怕的狂風巨浪一般的刀光劍氣才衰弱下去,不再對眾人產生威脅。

  只是這片刻之間,和赤紅的火焰光柱,便就如風中殘燭一般搖曳,火焰中間,隱約有一道裂痕從上往下擴散,宛若被從中生生劈開。

  “這,這是先天刀罡?”

  慕縹緲眼神一凝,帶著點驚訝的道:“想不到金刀門還有這樣的秘法,難怪能壓服寒山縣,讓所有人雖苦其暴政卻不敢反抗,這樣的先天刀罡,很少有后天武者能夠承受。”

  “那宗主他能抵擋嗎?”

  高長空臉色一緊,他也感受到那可怕的刀意,隔著這么遠,還不是主要目標,都讓他有種膽戰心驚的感覺,實在難以想象若直面這刀光,會是何等可怕。

  而且看形勢,宗主劍意似乎難以抵擋刀光之利,即將要被斬開。

  慕縹緲淡淡道:“這樣的招式,王伯英也是拼著命才能發動一次,其威力足以媲美先天高手一擊,以宗主目前的實力,尚沒有能力抵擋。”

  眾人臉色一變,徐百翠道:“那還等什么,我們去助宗主一臂之力。”

  說著,就要拔劍沖上去,慕縹緲素手一伸,便按住了她的肩膀,讓她動彈不得。

  “長老?”

  徐百翠驚怒交加,瞪著慕縹緲。

  “以你的武功,的確能分擔一部分傷害,但你會死。”

  “那也不能眼睜睜看著宗主涉險,我們一起上,王伯英再厲害也只是死路一條。”

  慕縹緲道:“他肯定會死,但能至少讓一個人陪葬,”

  徐百翠大聲道:“我不怕死。”

  慕縹緲清冷目光掃過眾人,見徐百翠、小青、徐百江都是一臉堅決,欲要沖上去和宗主并肩作戰。

  高長空微微苦笑,但也運轉功力,準備做殊死一搏,鐵山、牛骉目光閃爍,神色有些遲疑。

  至于剛投降的那些人,她并未做指望,只是沒想到無心師太倒是踏前一步,似乎準備助一臂之力。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擊楫中流的拜見宗主大人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