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拜見宗主大人 > 第三十三章 招降納叛
  金刀門是天劍宗重點照顧的對象,王伯英突圍過程中,不住的有弓弩和暗器射落,雖然威脅不到高手,但普通金刀門弟子顧此失彼,一時間損失不小,再加上被火燒死的,等沖出石頭鎮的時候,金刀門弟子損失近半。

  而且剛沖出火海,卻立刻陷入包圍之中,數百武者以逸待勞,將他們一行包圍起來。

  望著還剩下的近兩百弟子,王伯英目眥欲裂,心中在滴血,這些人可都是他報仇的本錢。

  “徐玉狗賊,有本事出來和我決一死戰,偷偷摸摸算什么本事?”

  王伯英嘶吼道:“陰謀詭計讓人不恥,你就算憑此打敗了老夫,也不會讓人心腹。”

  “如你所愿。”

  徐玉率領眾人踏步而出,冷笑道:“延續二十年的刀劍之爭,今日便是結束之日。我要光明正大的擊敗你,讓兩縣武林知曉,劍終究是勝過了刀。”

  他一揮手,四周不斷有弟子押著一個個俘虜前來,均是寒山縣武林各附屬勢力頭頭腦腦,其中還有三個后天高階武者,此時都是神情灰敗,一臉羞愧。

  王伯英冷冷掃了這些人一眼,卻暗暗恢復內力,從火海中帶著幾百弟子突圍出來,對他消耗很大,眼見一場惡戰在即,為了給孫兒報仇,他要將狀態盡可能調整到最好。

  徐玉淡淡一笑,也不打算占王伯英便宜,他要一舉擊敗最巔峰的王伯英,這樣才能樹立無敵的形象,以震懾即將收攏的寒山縣武林勢力。

  場面一時間短暫平靜下來,徐玉將注意力轉移到這些俘虜身上。

  “止水庵的無心師太,正義書院的岑夫子,小刀門的李飛花門主,嘿嘿,個個都是寒山縣武林名宿,今日無端入侵我清水縣,此事不能善了。不過真正的首惡卻是金刀門,只要你們肯臣服,我不介意放你們一馬。”

  徐玉點名的,正是那三個后天高階武者,在寒山縣的地位,大約等同于鐵山、牛骉等人在清水縣的地位,都是僅次于刀門劍宗的勢力。

  無心師太嘆了口氣:“阿彌陀佛,貧尼本方外之人,妄動刀兵本就不合戒律,只是為勢所逼而已。好在今次敗的太快,尚未沾染殺孽,也是一件幸事。貧尼愿遵從徐宗主號令,只希望宗主領袖寒山縣之后,能約束部眾,少造殺孽。”

  徐玉點頭道:“師太放心,我天劍宗自有嚴格門規約束,嚴禁弟子枉殺無辜、凌虐百姓,雖不敢保證秋毫無犯,但對待自己人,一向是如春風般溫暖。”

  換言之,若非自己人,那自然是寒冬般凜冽。

  無心師太雙手合十:“阿彌陀佛,善哉善哉!”

  岑夫子沉默不語,眼神微微閃爍。

  徐玉心中哂笑,這些儒家讀書人,到底愛惜羽毛。

  金刀門雖然暴虐無道,在寒山縣很不得人心,但畢竟是寒山縣之主,這些人都是他們的附屬勢力,此人對金刀門沒什么忠心,內心想降,卻不想做背主之徒。

  徐玉想到岑夫子口碑尚可,正義書院中也培養了一些品行能力都不錯的門徒,正是天劍宗所急需的行政人才,便決定給他個面子。

  他目光最后看向小刀門門主李飛花,卻是一個五十左右的清瘦男子,三縷長髯被火燒焦大半,臉上也灰黑一片,不過雖狼狽不堪,但也能看出是個有些魅力的美男子。

  李飛花同樣沉默不語,似乎是想學岑夫子。

  徐玉冷聲道:“李飛花,你要給金刀門陪葬么?”

  李飛花道:“我不能做背主之徒,至少在徐宗主擊敗金刀門之前,我不會投降。”

  徐玉哂笑道:“真是可笑,我看你是有恃無恐吧,別以為和大刀會有些淵源,我就不敢將你怎樣。我聽說你小刀門在寒山縣魚肉百姓,惡行罄竹難書,和金刀門是一丘之貉。罷了,今日既滅金刀門,那索性連小刀門也一并剿滅,為寒山縣蒼生徹底除掉這兩顆毒瘤。”

  李飛花臉色大變,大聲吼道:“慢著,你敢殺我,你不怕大刀會的報復嗎?實話告訴你,我乃大刀會會主的弟弟,在寒山縣,連金刀門都忌憚我三分,你殺了我,大刀會不會放過你的。”

  徐玉擺擺手:“拖下去,等進入寒山縣,將小刀門連根拔起,再公布所有罪行,殺之向百姓謝罪。”

  “是!”

  押著他的兩個天劍宗弟子根本不管李飛花如何掙扎咆哮,將其拖了下去。

  “徐玉,你會后悔的,你不得好死……”

  惡毒的詛咒仿佛化為濃郁的陰影,在場眾人置身陰影之下,面色都有些不好看,想著大刀會這三個字,心情便很是沉重。

  徐玉目光掃過眾人,見大多數人都臉色沉凝,心中有著憂慮,只有徐百翠滿不在乎,慕縹緲神游物外,仿佛置身陰影覆蓋不到的地方。

  徐玉輕輕一笑,心中只是有那么點壓力而已,大刀會也是南安郡大勢力之一,雖遠不如朱雀宗和云水門,但毋庸置疑乃是有著先天高手坐鎮的強大存在。

  徐玉并非不知天高地厚,但也不會被一個名頭嚇到,小刀門這種壞的流膿的勢力,本就在他鏟除的名單之上,而只要拿下了寒山縣,搜刮了所有武功秘籍,他相信自己有能力面對一尊先天高手。

  時至今日,吞并寒山縣之后,隨著天劍宗勢力壯大,以及徐玉本身實力的飛速提升,不可避免的會卷入到更高層次的博弈,而大刀會,就是他給自己選擇的第一個試金石。

  只要擁有擊敗大刀會的實力,他的影響力就將真正的躍升到郡一級,不再局限于某一縣,屆時面對郡內復雜的勢力傾軋,也有了更多的選擇空間。

  一言而決小刀門的命運,岑夫子臉色微變,見徐玉沒有接著逼迫自己,心中松了口氣的同時,也不由苦笑。

  看來新的主宰,雖然不像王伯英那般刻薄暴虐,卻也不是好相與的,以后還得小心應對。

  不過天劍宗行事倒是有些名門正派的樣子,不說光明磊落,但也有理有據,比起金刀門要好了很多。

  至少寒山縣的十萬百姓,今后日子會好過很多。

  岑夫子這么想著,心中的抵觸情緒悄然散去,默默接受了現實。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擊楫中流的拜見宗主大人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