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拜見宗主大人 > 第三十章 金玉其外敗絮其中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王元似乎不能接受這個結果,怒吼道:“徐玉以前是個廢物,就算隱藏了部分實力,也不可能瞬間擊敗我。”

  “哈哈,你算什么東西,也配和宗主比?”

  徐百翠宛若一團火焰般飄落,戲謔道:“你若是悍勇敢戰,或許還能接宗主幾招,但落荒而逃,直將后背暴露在強者面前,這不是自尋死路是什么?”

  王元咬牙切齒,看著英姿颯爽的徐百翠,對方的嘲諷讓他怒火中燒,心中惱恨不已,罵道:“賤人,這本來是我們兩個人的戰斗,你居然搬救兵?如果我也像你一樣搬救兵偷襲,你早就死了無數次了。”

  徐百翠冷笑肩:“敗犬之吠。沒聽說過兵不厭詐嗎,這是兩個宗門的生死決戰,不是兩個人的比武較技。再說若論公平,也是你金刀門先趁人之危,我們只是以牙還牙。”

  徐玉欣慰道:“百翠你能有這樣的覺悟,本宗主很欣慰,看來你也不完全是莽夫。”

  徐百翠臉色一黑,這是夸她嗎?

  徐玉道:“不過我要說一點,金刀門不會有集結大軍以弱勝強的機會,或出來決一死戰,或全力死守,但你們的動向一直都在我眼中,我是不會給你們機會的。”

  他看向徐百翠:“這個人交給你了,他比你先突破,金刀八法也還算不錯,你小心,不要陰溝里翻船。”

  徐百翠道:“放心吧,就這樣的慫包,我怎么可能輸給他?”

  徐玉點點頭,淡淡道:“王元,我給你個機會,你要是打贏了徐百翠,我就放你一馬。如果打不贏,那你這樣的廢物活在世上也是浪費糧食。”

  “你……”

  王元從小嬌貴,何曾受過這樣的屈辱,但是一對上徐玉那雙冷冽的眸子,他立刻感受到了平淡的殺機。

  這殺機并不濃烈,卻清晰,就像人想殺死一只雞,并不會故意表露出兇神惡煞、殺氣畢露的模樣,只是隨手一刀而已,平平常常,輕輕松松。

  王元感覺自己現在就想一只雞一樣,而且還被困在籠中等死,只要面前人一揮手,自己就會死于非命。

  就在這幾句話的功夫,更多的高手到達,一眨眼間六七個不下于他的高手虎視眈眈圍成一圈,個個眼神戲謔,如看死人。

  “怎么會,天劍宗怎么會還有如此多高手?徐百江也突破了?”

  王元心直往下沉,天劍宗實力仍然如此雄厚,自己突圍的希望已經斷絕,而且今日若死在這里,只怕金刀門未必有能力給自己報仇。

  不,損失了這兩百精銳弟子,以及自己這個高手后,金刀門不占優勢了,自己死了只怕白死。

  這一瞬間,王元清晰的感知到了自己的處境,已經面臨生死關頭,死活全不由自己,而在面前這少年的一念之間。

  曾幾何時,自己也是這樣高高在上主宰別人的命運,那個時候有多暢快,現在角色調轉,就有多恐懼。

  眼前這個自己曾經沒看在眼里的人,卻已經主宰了自己的生死。

  王元故作兇狠的目光掃過四周,越來越多的人圍過來,最前面幾人都是面露冷笑,那帶面紗氣質清冷眼神淡漠的婀娜女子,豈不就是自己心心念念的慕縹緲,果然一見難忘,可惜卻不屬于自己。

  這個時候,王元還念念不忘美人,心中似乎有團火在燒,徐百翠,慕縹緲,都是令人難以忘懷,可是現在自己成了階下囚,匍匐在她們腳下,他感覺自尊被踐踏,憤怒之后就是羞慚,沒有勇氣和她們對視,一時間心中頹然。

  這時又一個青衣少女翩翩落地,頭上飛仙髻飄逸可愛,眼神靈動,脆聲道:“少爺,金刀門和本地武林人士二百多人全數剿滅,大部分被殺,小部分投降,殘敵都已經被肅清。”

  “做得好。”

  徐玉贊許的眼神,讓小侍女一陣雀躍,露出喜悅的笑容。

  這是她第一次在外面代表少爺發號施令,總算沒有沒有出現紕漏,以后就可以幫助少爺做更多事了。

  “王元,想活命的話,就出刀打敗我吧!”

  徐百翠見王元頹廢的站在那里,遲遲不動手,頓時有些不耐煩了。

  王元卻仍是沒有反應,好像嚇傻了似的。

  “這小子怎么回事啊,老夫聽說他在金刀門可是很囂張的,死在他手中的無辜人士不計其數,現在怎么這樣?”

  鐵山好奇的說道,心中很是納悶,這王元他以前見過,那是何等不可一世,在寒山縣,除了他爺爺王伯英之外,那是誰也不看在眼里,沒料到確實金玉其外敗絮其中。

  高長空笑呵呵道:“正因為在金刀門過的太順了,恐怕從來沒有經歷過生死危機,所以一旦陷入絕境,立刻不知所措。他所謂兇狠,只是建立在欺凌弱小上,一旦強大的外表被戳破,就和普通人沒什么兩樣。”

  鐵山點頭:“長老高見,人只有在逆境之中,才能顯露真顏色,太過順遂,從來沒吃過虧,對我等武林人士來說,實在不是好事啊。”

  高長空道:“這小子是金刀門的少主,我聽說王伯英那老小子極為的護犢子,對這個孫子寵愛到了極點,他不發話,誰敢給這小子逆境?”

  牛骉忽然憨憨的一笑,只是憨笑之中有點猥瑣:“我聽說金刀門王家內宅穢亂,王伯英扒灰,王歸和庶母通奸,所以王伯英和兒子王歸之間關系很差。而這小子也有樣學樣,和王歸的小妾廝混,王伯英卻對這小子那么寵愛,坊間傳言,說這小子其實是王伯英的孽種,要是宰了這小子,王伯英恐怕會發瘋。”

  “嗯,有這等事?王伯英那老小子可是個狠角色,要是發起瘋來還是很讓人忌憚的。”

  眾人臉色怪異,雖然都是江湖人物,但八卦之心卻一樣不少,特別是涉及到這些低俗內容,在場男人們都露出會心的笑容。

  慕縹緲皺了皺眉,沒說話。

  她一向話少,大部分時間都在冷眼旁觀,好像一切和她沒什么關系。

  徐百翠卻一臉嫌棄,頓足道:“惡心死了。這家伙毫無戰意,一身武功卻好像待宰的羔羊,我不屑于這樣的比武。”

  “那就交給小青吧,你也是后天六重巔峰了,這是一塊不錯的磨刀石,好好把握,能助你早日突破瓶頸。”

  作為忠心的丫鬟,小青自然得到了大力培養,徐玉吃剩下的益氣丹、補神丹之類的都給她吃了,修為頓時暴漲。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擊楫中流的拜見宗主大人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