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拜見宗主大人 > 第二十九章 無處可逃
  六七百人浩浩蕩蕩殺奔興源鎮,沿途煙塵飛揚,氣勢如虹,雖然陣型散亂,沒有正規軍那么齊整,但同樣殺氣彌天,這樣一支全部由武者構成的隊伍,起殺傷力和破壞力絕對比普通軍隊恐怖多了。

  徐玉心里卻在想著大楚朝廷,在這樣一個武風鼎盛,偉力歸于個人的世界,所謂朝廷,其統治力度又能有多大?

  光是清水縣就能拉起這么一支六七百人的武者隊伍,而整個大楚二十四州,這樣的縣足有一千多,更何況還有盤踞在州郡的大勢力、乃至跨州連郡的超級勢力,要想將所有州縣都納入實際統治,那難度簡直無法想象,古往今來恐怕沒有任何一個王朝能做到。

  而視線再放大一些,圓鏡世界廣闊無邊,無盡深海卻不說,光是神州大陸廣闊無垠的疆域,大楚北還有大周、大齊,各方勢力更是盤根錯節,比之大楚猶有過之,想要在這樣的世界搞中央集權,其難度約等于開天辟地。

  不過這才正常,在偉力歸于自身的世界,強者的威懾力和殺傷力,幾乎等同于核彈,想要讓掌握著如此偉力的人匍匐在皇權之下,任由弱者作威作福,性命不由自己,這怎么可能?

  事實上這樣的世界,居然還有著皇帝,有著朝廷,就已經讓徐玉感到不可思議了。

  不過在了解到所謂朝廷,說白了也只是一方勢力,除了擁有一些大義名分之外,在大部分地方的統治,也只是空架子,只是名義上的統治,更像是武林盟主多過帝國至尊,于是他就釋然了。

  這才符合這個世界的實際情況。

  要不然武道修到破碎虛空、長生久視,到頭來居然還要受到弱者的統治,那才叫不可思議呢。

  需知越是強者越是有著強烈的個人意志,以及不屈不撓的精神,這樣的人是很難接受有人騎在自己頭上,他們是皇權的最大阻礙。

  只是沒有強大而穩固的朝廷進行有效統治,自然也滋生了無數問題,大部分地方幾乎全靠宗門自治,普通百姓等同于宗門的私產,活的好壞全靠宗門高層的心情。

  而沒有朝廷管理和沖裁,利益糾葛之下,混亂和殺戮幾乎無處不在,江湖的血腥和殺戮讓人不可想象。

  別的不說,如果是在中央集權的大一統王朝,像徐玉這般動不動領著大幾百人和隔壁鄰居開片,動輒殺的血流成河,簡直不可想象。

  但在這個世界,這卻是習以為常的事。

  于是徐玉強迫自己接受了這個世界的游戲規則,在滅掉三河幫時,還掉了幾滴鱷魚的眼淚,但此番滅亡金刀門,他卻已經沒有多少愧疚了。

  世道如此,此身已入江湖,不進則死,都在掙扎求存,已經容不得太多猶豫。

  他能做的,頂多約束屬下,對普通百姓盡可能不許侵害,對金刀門以外的勢力,盡量少一些無謂的殺戮而已。

  轉眼間,跨過兩縣交界處,踏入了寒山縣興源鎮。

  前方敵蹤若隱若現,獵物已近在眼前,眾人不需號令,便紛紛吶喊著殺奔過去,頓時刀光劍影,殺生震天。

  “怎么回事?他們怎么敢過來?”

  興源鎮,寬闊豪華的大廳之中,王元正摟著當地武林獻上來的美姬調笑,突然震天喊殺聲傳來,將他嚇了一跳。

  他猛地一把退開美姬,抽出腰間寶刀,冷笑道:“不知死活的東西,我沒殺過去,她倒是前來送死。正愁找不到機會,此番送上門來,等擒拿了徐百翠,少爺后宮又增一美人。”

  說話之間,他大踏步走出大廳,屋外護衛四處奔走,一個中年男子匆忙跪下:“少主不好了,天劍宗人馬大舉殺來,兄弟們擋不住了。”

  “廢物!”

  王元怒罵一聲,冷聲道:“徐百翠不過兩百人,我也有兩百人,還占據地利,你們居然擋不住?沒用的東西,等少爺我去拿下徐百翠,回來再好好修理你們。”

  那中年人一臉惶急:“少主,不止兩百人,少說也有五六百,漫山遍野都是人啊,而且高手如云,一個照面,兄弟們已經被殺死大半,他們已經像這里殺來了,少主快跑吧!”

  “什么?”

  王元臉色大變,躍上屋頂一看,只見短短時間之內,金刀門兩百弟子幾乎全部戰死,兇神惡煞的敵人已經快要殺到這宅子處,其中一道火紅的身影,更是縱掠如電,隔著十幾丈的距離,目光和她對視。

  王元甚至能感覺到對方眼中的興奮,心中一慌,就想三十六計走為上計,卻聽對方大聲嬌喝:“王元,哪里跑?”

  “徐百翠!”

  王元頭也不回,口中咬牙切齒,腳下卻毫不停留,施展輕功,疾風一般的向金刀門方向逃離,邊逃還掏出一個信號彈,手指一搓,強大內力激發高溫引燃信號,一道火焰直上九霄,化作一朵金色煙花炸開,宛若無數刀光四射而出,氣象極為宏大,即便是青天白日,也能在極遠的地方看到。

  “爺爺看到我的求救信號,肯定會第一時間率人來救援,我只要拖延一會兒就安全了。”

  王元心中又怕又恨,前一刻還在幻想著覆滅天劍宗,搶奪財富和美女,下一刻卻突然成了喪家之犬,對于天劍宗不講武德的做法,心中既怒且恨,發誓要帶著寒山武林,狠狠報復回來,要將追殺的自己人全部碎尸萬段。

  眨眼間飛掠十余丈,將追兵遠遠拋開,連怒喝追來的徐百翠,一時也追之不及。

  王元心中一松,突然間背后傳來一聲破空響,既輕微又迅捷,王元心中大駭,慌忙在半空中扭動身體,只是還沒來得及動作,忽然后背一麻,全身內力頓時潰散,身軀酥軟,失去了所有力量,砰的一聲跌落在地。

  王元心膽俱裂,好在背后飛來的暗器只是擊散了他的內力,并沒有傷到他,跌落在地一瞬,內力又迅速布滿全身,正要瘋狂逃竄,忽然眼前一道人影飄落,化作一個翩翩美少年。

  王元顫聲道:“你是誰?”

  少年淡淡道:“在下天劍宗主徐玉。”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擊楫中流的拜見宗主大人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