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拜見宗主大人 > 第二十七章 詭謀
  清水縣城。

  作為南安郡較為富庶的縣,清水縣城雖然沒有南安郡城那么繁華,但也別有一番風貌,大街上車水馬龍,人煙稠密。

  因水網密布,南來北往的客商經常在這里歇腳,然后順清水河而下,能一路直入南越國。

  “清水縣的確不是什么鄉下小地方,比我想象中的要繁華的多啊,一些珍奇財貨,連郡城中都很少見,這一趟倒也來對了。”

  一行人從最豪華的清平客棧中走出,在大街上隨意逛著,一共三人,兩男一女,皆是錦衣華服的名門俠少,望著大街上人來人往的繁華景象,為首的傲氣青年也不由的感嘆出聲。

  左側略帶陰鷙之色的青年不忿道:“可惜這么好的地方,居然落入了一個小宗門手中,實在讓人不痛快。”

  右側女子嘻嘻笑道:“聽說他們還占據了一條靈脈呢。靈脈啊,整個南安郡都沒有多少呢,哪怕只是區區一階,但也很難得了。”

  陰鷙青年道:“也不知道宗門高層是怎么想的。可惜我做不了主,否則定要將這塊富裕的寶地納入朱雀宗掌控之中,那靈脈也能建一個宗門分支,為本宗擴大勢力。”

  為首青年皺了皺眉,不悅道:“馬師弟,宗門如何決策,豈是你我能質疑的?我們只需要辦好此次任務,說不得這清水縣自己就會落入我們手中。”

  “嗯?陸師兄有什么辦法,快說來給我聽聽?”

  馬師弟眼睛一亮,急忙催促道。那女子也好奇的看過來,一副興趣十足的模樣。

  陸師兄道:“咱們到清水縣來,名義上是為了調停天劍宗和金刀門的爭斗,但怎么個調停法,可是大有學問。”

  女子笑道:“陸師兄素來智勇雙全,肯定早就成竹在胸了,小妹洗耳恭聽。”

  師妹崇敬的目光和恭維之詞,讓陸師兄很是受用,矜持了笑了笑,指點道:“金刀門也好,天劍宗也好,雖然名義上都遵從我朱雀宗的號令,但畢竟不是我們的下屬,很多事明面上是不能做的,若吃相太難看,難免讓其它各勢力兔死狐悲,從而給咱們的對手創造機會。”

  馬師弟道:“怕什么,南安郡還有什么勢力能敵得過咱們朱雀宗?那些小勢力兔死狐悲又如何,正好殺雞儆猴。”

  陸師兄看了這師弟一眼,心中暗暗給了個莽夫的品價,很是不屑,但外表絲毫看不出來,他耐心解釋道:“師弟別忘了藏風谷和云水門,這兩家勢力雖不足以取代咱們朱雀宗,但也不能掉以輕心,若將全郡中小勢力都逼到他們那一邊,怎們朱雀宗雖強,怕也雙拳難敵四手啊!”

  “藏風谷,云水門……”

  馬師弟咬牙切齒,又露出一絲忌憚,惡狠狠道:“藏風谷那群該死的魔頭,一直和咱們朱雀宗過不去,早晚要讓他們灰飛煙滅。至于云水門,憑咱們的實力要滅掉他們也不是辦不到吧?”

  陸師兄道:“不是辦不到,是不能辦。云水門雖然實力不算太強,但背景復雜,似乎和大楚朝廷有點關系,這大概是朝廷制衡咱們的一顆棋子。”

  女師妹驚嘆道:“大楚朝廷?他們已經把觸手伸到南安郡了嗎?難道各大勢力就沒點反應,任由他們擴張實力?”

  陸師兄含糊道:“這里面的水很復雜,我也是偶爾聽師父他老人家和人聊天提到的。咱們滄州武林實力不強,沒有一個能影響全州的大勢力,又要面對南越國的威脅,大楚朝廷要將觸手伸過來,相鄰州大勢力卻也管不到滄州來,朝廷還有大義名分,只要不做得太過分,誰能阻止他們扶植釘子?”

  小師妹擔憂道:“那如何是好?朝廷的實力可是非常強大的,要是真的要將滄州納入直轄統治之中,咱們朱雀宗豈不是大難臨頭?”

  陸師兄笑道:“吳師妹別擔心,大楚朝廷實力雖強,但掣肘也多,各大勢力頂多默許他們在滄州培植附屬勢力,絕不會容忍他們將滄州武林一網打盡,將這里納入實際統治的。這不但會進一步加強朝廷實力,刺激他們的野心,也會打破遵循無數年的默契,甚至會給大楚帶來動亂。”

  吳師妹松了口氣:“這就好,我就說各大勢力好不容易將皇權關到籠子里,怎么可能輕易將它放出來?如果只是培植代理勢力,那強龍不壓地頭蛇,咱們朱雀宗自能擋之。”

  陸師兄贊許道:“說得對,師妹果然蕙質蘭心、一點就透,為兄佩服。”

  說話之間,眼中就露出愛慕的神色,雙目灼灼看著這張嬌美臉蛋,讓吳師妹羞紅了臉色。

  馬師弟眼中閃過一絲陰郁,開口道:“師兄說了這么多,又跟咱們這次任務有什么關系?”

  他卻是看不慣陸師兄賣弄的姿態,尤其是在吳師妹面前,分明故意賣弄學識,來吸引吳師妹的注意,從而達成不可告人的目的。

  陸師兄臉上閃過一絲不快,淡淡道:“當然有關系,云水門有大楚朝廷的支持,已經不能等閑視之,所以團結本地各勢力是重中之重,萬不能將他們都推到云水門一方,否則朱雀宗成眾矢之的,輿論上將陷入死地,必然會被打入魔道,云水門便可光明正大號令大家除魔衛道,甚至朝廷也有借口堂而皇之的派出高手助陣。若真到哪一步,則萬事皆休。”

  “這……”

  吳師妹和馬師弟對視一眼,都看出彼此眼中的駭然,對陸師兄的話深信不疑。

  因為這種事情朱雀宗也不是第一次做了,能號令全郡各勢力,就掌握了輿論高地,敢于和朱雀宗作對的勢力,往往都直接扣上勾結魔道的帽子,然后全郡共誅之。

  各勢力雖然實力上遠遠比不上朱雀宗,但當所有人匯聚一處時,也會形成大勢,至少在輿論上是如此,所謂眾口鑠金,當所有人都說你是魔頭時,不是也是了。

  本來如果實力足夠強,就算所有人都反對也沒什么大不了的,不行就統統鎮壓就是,但偏偏當世還沒有哪個勢力能傲視群雄,敢不將天下人放在眼里。

  彼此牽制之下,輿論自然就顯得很重要了,那些不在乎輿論影響,只管自己隨心所欲、怎么爽怎么來、看不順眼直接殺,絲毫不顧游戲規則的家伙,基本上都沒有好下場,天下間人人喊打的各魔道勢力,就是這么來的。

  朱雀宗自然也沒這個能力,別說天下,就是南安郡中,他們都做不到一手遮天,如此以來,作為南安郡名門正道魁首,自然要注意吃相、顧忌影響,更何況還有云水門虎視眈眈,更不能掉以輕心。

  馬師弟郁悶道:“所以我們不能直接對天劍谷動手?”

  “那是自然。”

  陸師兄輕蔑的看了一眼馬師弟,笑著對吳師妹道:“天劍宗也是名門正派的一員,歷次除魔行動中都有貢獻,上一任宗主徐朝陽更是因除魔衛道而死,這才一個多月而已,這個時候,要是不顧吃相滅亡天劍宗搶奪清水縣,那南安郡還有誰敢跟著咱們混?”

  吳師妹崇拜道:“師兄說的是,幸好這次領頭的是師兄,要是換個頭腦簡單的莽夫,看見好處就要不管不顧的殺上去,那豈不是壞事了?”

  雖沒有指名道姓,但自覺對號入座的馬師弟,臉色立刻陰沉如水。

  陸師兄矜持道:“師妹過獎了,宗主他老人家正是看我還算穩重,也有點頭腦,才派我前來主持此番行動。”

  他淡淡掃了眼馬師弟,將‘主持’兩個字說的很重,仿佛在警告他不要自作主張。

  馬師弟沉聲道:“那我們該怎么做?總不能干等著吧?”

  “對,就是等!”

  看著兩人茫然的眼神,陸師兄仿佛找到了智商上的優越,有種指點江山的暢快:“徐朝陽已死,天劍宗有經歷了動亂,連長老都死了好幾個,實力折損大半,他們怎么可能是金刀門的對手?”

  吳師妹眼睛一亮:“師兄是想驅虎吞狼,然后獵虎?”

  陸師兄道:“老虎聞著腥味自己就過來了,不用咱們驅逐。等他們擊敗了天劍宗,咱們就前去主持公道,徐朝陽可是有功于武林正道,天劍宗豈能覆滅?到時候勒令金刀門退出去,咱們再幫助天劍宗重立宗門。”

  吳師妹撫掌道:“師兄高明啊,到時候天劍宗只怕已經不剩幾個人了,就算讓他們重立宗門,他們又怎么立得住?如此一來,他們不得不全面依靠我們扶持,暗中將他們變成咱們的分支不過是反掌之間,不費一兵一卒,不用承擔任何道義上的指責,簡直完美。”

  馬師弟卻冷冷的潑著冷水:“陸師兄也別將別人當傻子,難道大家就看不出來其中的貓膩嗎?”

  陸師兄不悅的看了他一眼,冷聲道:“只要沒有直接動手,就不算什么問題。這畢竟是金刀門和天劍宗之間的爭斗,咱們只是來調停的,至于他們聽不聽,咱們也做不了主。”

  吳師妹道:“那接下來咱們要怎么做?”

  陸師兄立刻又滿臉笑容,語氣柔和:“給金刀門和天劍宗寫封信,態度不要那么堅決,勸他們息事寧人,金刀門死了副門主,肯定不會善罷甘休。

  天劍宗不是派了個人來迎接咱么嗎,我看此人一身酒色財氣,似乎也不看好天劍宗,對咱們溜須拍馬,估計是想要搭上咱們的線,好保住小命。

  他不是拼命巴結咱們,讓咱們只管吃喝玩樂嗎,那就成全他一番好意,隨便拖個幾天,多寫幾封態度模糊的勸解信,讓此人送回去,誰能說咱們的沒有作為?”

  馬師弟陰沉著臉,繼續潑冷水:“萬一金刀門滅不了天劍宗呢?我可是聽說新宗主徐玉天賦實力都很不凡,又有天劍谷這易守難攻之地,金刀門未必能攻破。”

  陸師兄眼中閃過一絲狠色:“若如此,那咱們就幫他們一把。咱們易容混入其中,以我們的武功,加上金刀門的勢力,小小一個天劍谷算得了什么?到時候趁機殺了徐朝陽的兒子徐玉,天劍宗就名存實亡了,納入咱們掌控中就再也沒有阻礙了。”

  吳師妹恍然道:“原來師兄和那徐百山虛與委蛇,順著他的意吃喝玩樂,也是為了迷惑外人?”

  陸師兄智珠在握:“為兄豈會打無把握的仗,一切都在我的指掌之中,倒是那胖子就是咱們的證人,證明咱們從來沒有插手其中,一切都是金刀門的鍋。”

  吳師妹拜服:“師兄高明,真乃孔明在世!”

  “哈哈哈……”

  陸師兄大笑了幾聲,眼見前面一個胖子打不跑來,隔著幾丈遠就滿臉堆笑,一副諂媚的樣子,三人不約而同的露出不屑的神色,一臉傲慢的等著他過來。

  “三位少俠,酒宴已經準備好了,就在大名鼎鼎的醉仙樓,全是他們的招牌菜,三位請隨我來。”

  ……

  天劍谷之中,一只信鴿翩翩飛來。

  徐玉展開信一看,露出一絲笑容,原來是一封勸雙方化干戈為玉帛的信,其中語氣溫和,態度柔軟,寫信的人似乎沒有倚勢凌人的意思。

  “陸中亭么?”

  徐玉所有所思,又展開徐百山的信,里面羅列了一些三個朱雀宗弟子的言行、性情,陸中亭乃是重點。

  “性矜傲,好籌謀,武功高,善決斷。”

  “看來此人值得重視,只是這樣的人,會被徐師兄輕易的拖延住么?或許是順水推舟?”

  一時間各種思緒在腦中流轉,越是這樣自負文武全才的人,越是不甘寂寞,此人必然別有謀劃,雖然不知到底是什么,但想來不是什么好事。

  不過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只要來的不是先天高手,徐玉已經不怎么畏懼,憑自己和慕縹緲聯手,后天境界有幾人能敵?

  不管對方有什么籌謀,也只是在暗地里進行,如果撞在自己手中,那也不必顧忌,沒了朱雀宗這層皮,這樣反倒免去了束手束腳。

  “看來要盡快結束戰斗,免得這些家伙搞些陰謀詭計。”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擊楫中流的拜見宗主大人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