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拜見宗主大人 > 第二十六章 劍中有真意
  火焰般熾熱的劍意,突然之間洶涌而來,仿佛一片看不見的火焰世界,剎那間充斥在精神意念之中。

  徐百翠仿佛落在火海中的一只飛蛾,在一瞬間感受到了磅礴凌厲的劍意,宛若飛蛾撲火前的追逐之光,但轉瞬之間就被無邊痛苦籠罩,仿佛要燒成灰燼。

  她忍不住嘶吼起來,聲音高亢尖銳,宛若秋蟬的悲鳴,響徹在天劍谷之中,震的天劍崖之上倒插的數百上千把斑駁銹劍嗡嗡顫鳴。

  谷中武功低微的弟子,更是痛苦的捂住了耳朵,不由自主望向劍閣深處的深宮古宅,不知發生了何事。

  “是五師妹?”

  徐百江豁然起身,抬頭看向他剛離開的地方,仔細聽著悲鳴之聲,思索了一會兒,又坐了下來。

  他嘴角露出一絲笑意,心情一下子愉快了很多,眾多弟子慌亂茫然不知所以,徐百江面容一肅,沉聲道:“五師妹在練一門音波功而已,你等不必慌亂,該干什么就干什么。”

  “原來如此,謹遵二師兄之令。”

  徐百江卻不管眾人心情,有些擔憂的看向東峰,那里是四師弟徐白藥的閉關之地,現在就剩他一人還沒出關,希望大師姐這一聲吼,沒有影響到他。

  劍宮之中,徐玉一把拉過小青,渾厚內力輸入她體內,將強烈的聲波震動驅除體外。

  小青臉上的痛苦之色才漸漸平復下來,只是小臉蒼白,眼神迷離,水靈靈的眸子中,仍有未曾消散的驚恐和痛苦,仿佛一頭受驚的小鹿。

  徐玉暫時卻無瑕關心她,他的眸光緊盯著被自己劍意攝住心神的女子,恍惚之間,對方已經完全淪落在火焰之中,被無盡劍意鎮壓,烈火燒身無法自拔,等到在火焰中化為灰燼,她縱然不死,也會精神受創,從此劍道再難進步。

  徐玉當然不會讓她落到這一步,只是這女子精神出奇的堅韌,本該摧枯拉朽擊碎她的反抗意志,此時卻遭到了頑強的抵抗,雖然如風中殘燭搖搖欲滅,卻總能表現出一股韌性,維持著一股精氣神不散。

  徐玉心中有一絲贊賞,她的實力本來就不如自己,更何況面對這介乎虛實之間,宛若天地之威一般的劍意,若精神不夠堅韌,劍心不夠純粹,那幾乎沒有反抗之力。

  于是徐玉維持著這種狀態,既是想看她究竟有多堅韌,也是想趁機指點與她,只要能從這劍意中領悟一二,就是極大的福緣,對于領悟屬于自己的劍意十分重要。

  大堂之中氣氛沉凝,徐玉端坐上首,右手二指虛點,手指之上宛若虛空生電,隱約有赤紅火光吞吐,宏大劍意刺入徐百翠眉心之中。

  徐百翠呆呆站著,面容扭曲,承受著巨大痛苦,小青站在徐玉身邊,默默看著,眉心似蹙,若有愁思。

  仿佛過了很久,又仿佛只是一瞬間,徐百翠在火焰般的劍意灼燒之下,終于堅持不住,即將被灼燒成灰,只是一股不屈的意志卻宛若百煉成鋼,在一片死灰之中,散發出一股銳利的生機。

  “啊!”

  徐百翠猛然大喝一聲,心神意念之中,隨著身體被大火焚毀,她一腔不甘和不屈,猛然噴發出來,宛若燭火熄滅前的最后閃亮瞬間,轟的一聲直沖而上,化為一股鋒銳的劍芒,咔嚓一聲將籠罩自己的火焰天幕刺穿。

  隨即腦中轟的一聲雷震,腦袋一片空白,胸中卻有一股氣不吐不快,她一聲大喝,張口一吐,頓時熱浪滾滾,劍氣飛騰,宛若刮起了一陣颶風,呼呼的卷向前方高高端坐的徐玉。

  嗤嗤!

  只見熱浪所到之處,空氣仿佛沸騰,兩側粗大的梁柱頓時一片焦黑,充滿密密麻麻的劍孔,椅子屏風之類,宛若被火焰燎過,或轟然火起,或零落成灰。

  只有徐玉身周數尺之內不受影響,他饒有興趣的看著這一幕。

  徐百翠呆呆的看著狼藉的一幕,似乎不相信這是自己造成的。

  “徐百翠,我好心指點你劍道,你卻將我這大堂燒了,你該當何罪?”

  “嗯,啊?”

  徐百翠似乎仍未從震驚中回過神來,嗯嗯啊啊不知所謂,看起來腦子陷入宕機中,估計還需要一會兒才能重啟。

  徐玉看向瞪大眼睛的小青,關心的問道:“沒事吧?”

  小青輕輕搖頭,露出后怕的神色,又有些羞愧:“少爺,我是不是好沒用啊,大師姐只是叫了一聲,我就承受不住,如果有人要傷害少爺,我一點忙也幫不上。”

  她情緒有些低落,也不知是悲嘆于自己的弱小,還是黯然于自己終究只能仰望于那個背影,怎么也追趕不上。

  徐玉摸著她的小腦袋,安慰道:“你已經很厲害了,就徐百翠在你這個年紀,還不如你呢。你別看她剛才又噴火又噴劍的很威風,實際上噴吐的大部分都是我的劍意,她只領悟了點皮毛而已。你只要好好練劍,我以后也也教你領悟劍意之道,讓你比她厲害十倍。”

  “真的能嗎?”

  小青卻有些不自信,剛才那一幕可是震驚了她,是她從來為見過的恢弘場面,徐百翠在她心中形象一下子深不可測起來。

  “肯定能,我說你能你就能,就徐百翠這樣的,我讓一只手她都不是對手,你只要學會了我一半的本事,就能將她按在地上摩擦。”

  “哦,我一定好好練武,不給少爺丟臉!”

  小青重又鼓起勇氣,右拳去起來用力的握了握,給自己打氣。

  “這才乖嘛!”

  徐玉滿意的撫摸著她的秀發,一副寵溺的樣子,小青羞澀的低著頭,心中卻下定決心,一定要努力修煉,就算追不上少爺的腳步,也要努力追趕,能靠近一分是一分。

  “咳咳!”

  一聲虛假的干咳,打破了這溫馨的一幕,徐玉惱怒的轉過頭來,沒好氣的斥道:“你有病?”

  “沒有啊!”

  徐百翠有些茫然的搖頭。

  “那你咳什么?”

  “我,我只是有話說。”

  驕傲的女劍客,此時卻有些羞赧,又有些委屈。

  宗主大人指點自己劍道,自己卻將這大堂燒成一片狼藉,實在是過分啊!

  雖然不是有心的,但畢竟錯了就是錯了,一向自詡敢作敢當的大師姐,這個時候也硬氣不起來了。

  不過想到他剛才那么貶低自己,什么比自己厲害十倍,按在地上摩擦,難聽死了,她心中就有一肚子火氣,我徐百翠堂堂天劍宗大師姐,諸女弟子魁首,會比不過區區一個丫鬟?

  只是宗主大人對自己有傳道大恩,自己又毀壞了他家大堂,讓她面對他的時候,有些心虛氣短,有心想要發作,最后變成了幾聲干咳表示不滿。

  徐玉卻不管這么多,大喇喇的道:“你有什么話就快說,說完了就找人來把我這大堂好好翻修一下,我等著用。”

  徐百翠小聲辯解道:“這又不是我一個人的錯,你都說了,這里面大部分都是你的力量,我只是將它噴吐了出來而已,要賠也是你自己賠大頭。”

  “嘿,你光天化日之下在我家放火你還有理了?”

  徐玉一拍桌子,眼中兇光一閃:“你就說你賠不賠?”

  徐百翠不屈的目光和宗主大人對視良久,最終在宗主大人兇光畢露的眼神下敗退,弱弱的說道:“好好好,賠就賠,反正你是宗主,你說什么是什么嘍!”

  徐玉眼睛一瞇:“這么說我還欺負你了?”

  徐百翠感受到無形中似有一片陰影籠罩,心中莫名有一股寒意,頓時一個激靈,立刻搖頭:“沒有,這是我應該做的,宗主大人傳我劍道,對我恩比天高,怎么會欺負我呢?”

  “這才對!”

  徐玉滿意的點點頭,看向徐百翠的眼神不由順眼了許多。

  “你在我的火焰劍意中破繭成蝶,雖然這少不了我刻意引導的結果,不過你的劍道天賦還是不錯的,尤其是有著一股堅韌不屈的意志,正好附和劍者寧折不彎的精神,好好記住那種感覺,領悟出自己的劍意不難。”

  一說到劍道,徐百翠立刻精神煥發,眼睛中露出亮光,心悅誠服的說道:“若非宗主將自身劍意清晰展示在我眼前,并引導我貫通這種意境,我也無法有所領悟。若是在交戰之中,我早就身首異處了。宗主傳道之恩,唯有粉身碎骨來報答了。”

  “報答什么的要靠行動,不是靠嘴說,以后有你表現的時候。”

  徐玉笑道:“不過要是真實戰斗之中,雙方劍拔弩張、蓄勢待發,我也沒那么容易直接以劍意攝取你的心神,雖然殺你不難,不過那又是另一種手段了。”

  徐百翠信服的點點頭,心中既佩服又渴望,渴望自己什么時候也能這么風輕云淡擊敗一個后天高階武者,渴望自己有資格和對方一戰。

  徐玉好似看出她心中所想,問道:“你還要挑戰我嗎?”

  “是!”

  徐百翠眸子中戰意攀升,隨即又回落下去,“不過不是現在,現在我不是你的對手,而且來時升騰的戰意已經瀉去,等我什么時候徹底領悟了屬于我的劍意,再來領教高招。”

  徐玉大笑幾聲,傲然道:“等那個時候,我早就另攀高峰了,這一次挑戰失敗,沒有第二次了。”

  徐百翠目光灼灼,脆聲道:“如果真是如此,那我會恭喜你,也會繼續追趕你。”

  “好,那我們就一起進步,并肩作戰,我希望若干年后,身邊還能見到的熟人之中,有你一個。”

  “我也希望如此。”

  這個平凡的午后,兩個人隨意的立下了一分約定,關于追逐武道之路,關于砥礪前行,誰也不知道結果會是什么樣的,但是愿景很美好。

  “金刀門已經大舉興兵,征召了寒山縣各大勢力,大約有六七百人的規模,以金刀門少主王元為先頭部隊。你有沒有膽量去會一會?”

  “金刀門少主王元,聽說是金刀門的希望之星,這樣的天才青年,我早就想領教一番了。”

  徐玉點頭道:“那好,你就先去會會此人吧,金刀門的金刀八法還是有些門道的,不過你于劍意已有領悟,缺的就是在激烈戰斗中成型,這個王元,正好給你做個磨刀石。”

  徐百翠道:“要殺了他嗎?”

  “殺吧!”

  徐玉無所謂的說道:“刀劍之爭已經延續了二十年,既是雙方彼此奈何不得誰,也是上宗的平衡手段。不過我已經厭倦了,就讓這場紛爭落下帷幕吧。”

  徐百翠道:“早該如此了,不過上宗將我們做棋子,會讓我們滅亡金刀門嗎?”

  “只要造成既定事實,朱雀宗難道還會為了金刀門而討伐我們不成?到時候好好疏通一下,過關不難。畢竟朱雀宗也不是沒有對手,行事也要遵循一些規則,大家都看著他們呢。這回是金刀門挑事在先,我們只是反擊而已。若對我們做的太過分,讓全郡大小勢力離心離德,他們可未必坐得穩南安郡魁首的位置了。”

  徐百翠不管這些,只說道:“這些你決定就好,只要告訴我要打誰,要殺誰,我去打了殺了,其它的我懶得操心。”

  “我就知道你會這樣說。”

  徐玉有些恨鐵不成鋼:“你好歹也是本宗棟梁之一,我對你寄予厚望啊,這樣滿腦子打打殺殺,對于發展建設、對于長遠規劃、對于戰略戰術安排全不關心,不能為我分憂,這樣真的好嗎?”

  “我覺得很好,管這么多瑣事,哪有時間練功?你這么忙,我對趕超你,又多了幾分信心。”

  “這只是你的錯覺,你永遠沒有機會。”

  徐玉嘴上這么說,心中卻起了心思,是不是該去尋摸一個合適的大總管來,自己才好當甩手掌柜,要是把過多的時間耗在庶務上,的確會影響修煉。

  “這女人,看的倒是清楚,難道是傳說中的大智若愚?只是我暫時不能像她這么瀟灑啊。”

  徐百翠急著要去會一會王元,拱手道:“沒事的話,我告退了?”

  “去吧!”

  徐玉揮揮衣袖,又提醒道:“別忘了給我修房子,越快越好!”

  徐百翠腳步一頓,心中憤憤,默默計算自己的積蓄,片刻之后,一張臉垮了下來。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擊楫中流的拜見宗主大人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