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拜見宗主大人 > 第二十五章 師兄和師姐
  時間一晃三天,徐玉從閉關的密室中出來。

  他已經將大戰的收獲消化完畢,自覺武功又有所精進,雖然距離后天圓滿還有段距離,但也算是往前踏出了堅實的一步。

  尤其是火山劍意的領悟,更是重中之重,整個清水縣,目前也不過他和慕縹緲兩個人領悟了劍意而已,可知其難度。

  “看來我還是有點小看了令狐沖的劍道天賦,畢竟是看一遍就能學會獨孤九劍的天才,要是放在這圓鏡大世界,他的成就肯定更加了得。”

  不過現在都是自己的天賦了,只是徐玉練劍的時候,不知為何,總有些奇怪的感覺,好像自己本就該有這等天資,令狐沖天賦丹,只是讓自己得到了一些本該屬于自己的東西,而不僅僅是憑空給自己灌入劍道天賦。

  這感覺來的莫名其妙,毫無緣由,徐玉搖了搖頭,不由自失一笑,覺得自己大概還不適應突然從廢材到天才的轉變,才有這些奇奇怪怪的感覺。

  “拜見宗主!”

  “是百江啊!”

  眼前的青年氣度沉凝,年約二十六七歲,正是徐朝陽開宗立派后所收的第一批弟子,徐捭闔是大師兄,以前本來叫徐百河,只是領悟了捭闔劍術之后,給自己改了個名字。

  此人徐百江,就是二師兄,天資同樣不凡,只是以前一直活在徐捭闔陰影之下,看起來沒那么耀眼罷了。

  徐玉眼睛一亮:“你突破到后天七重了?”

  此人身上翻騰的氣勢,分明是后天高階才能散發出來,而且是剛突破不久,還沒能自如控制自身真氣,才會如此的明顯。

  徐百江看起來有點木訥,方方正正半的跪拱手道:“多謝宗主賞賜千年人參、紫血靈芝,屬下無以為報,愿隨宗主赴湯蹈火。”

  “哎,起來!”

  徐玉握住徐百江手腕將他提了起來,很是高興:“這也是你積累足夠,又連番大戰,有了突破瓶頸的能力,那幾株藥材,不過是輔助作用罷了。”

  徐百江欲言又止,倒不是認同這句話,而是他本來話就不多,為人也不善交際,不知道怎么說合適,但心中卻明白,幾株靈藥作用自然是很大的,至少增添了三成突破的機會,這已經是許多武者夢寐以求的了。

  他心中早下定決心,于是便說了出來:“百江誓做宗主手中利劍,宗主要砍誰,百江絕無二話。”

  徐玉頷首微笑,看來兩株良藥還是值得的,其中一株還是鐵山送給徐玉的,他轉手就賜給了徐百江,另外紫血靈芝則是天劍宗寶庫里少數幾件寶藥之一,也全被他拿出來封賞。

  守財奴不是他的個性,賞賜下去增加天劍宗的整體實力,并且提升大家的忠誠度,對他而言更有意義。

  而且這些藥對他作用已經不太大了,只要攻滅了金刀門,獲得百八十本秘籍,全部獻祭出去,所得的又豈是這么區區幾株靈藥?

  單單一顆大還丹的價值,就遠不是一株千年人參能比的,坐擁虛無寶盒,他當然不會對這些普通藥材有多看重。

  “二師兄你既已突破,我立刻拔擢你為刑罰長老,監督全宗上下弟子行為規范,落實宗規戒律,一定要讓天劍宗風氣清正,不愧名門正派的名聲。”

  徐百江目中露出訝色,抱拳道:“屬下遵命。”語氣堅定。

  徐玉道:“徐白山師兄、徐百翠師姐、徐百藥師兄,他們可有出關?”

  這幾人正是除徐捭闔外的四大弟子,年齡相仿,武功相若,也得了不少賞賜,同時閉關準備沖擊瓶頸。

  此番天劍宗寶庫中品質好的丹藥靈材幾乎被消耗一空,以往這些都是各大長老夾帶中的貨色,是留著他們妄想沖擊先天時候用的,雖然作用不大,但總歸比沒喲好。

  徐玉卻不管那么多,連同從熊巨力、徐朝明、徐德功家里搜出來的,只要用得上,全部論功行賞,手筆前所未有的大,尤其是幾個卡在瓶頸的師兄,更是重點培養對象。

  徐玉相信這不計資源的硬砸之下,總能再增添幾個高手。

  天劍宗連番動蕩,實力損失的厲害,光是三個長老身死,傷筋動骨都不足以形容,要不是徐玉和慕縹緲都展現出高強的武功,早就鎮壓不住下面的勢力了。

  如今幾個長老死了,正好將這些資源拿出來培養潛力大、忠誠度高的弟子,徐玉沒有半點不舍。

  徐百江道:“除了屬下之外,暫時還沒有人出關,不過想來就在這一二天之間。”

  徐玉道:“你先好好穩固修為,再去武庫中選擇一門劍法,很快就會有大戰,盡量做好準備。”

  “是!”

  徐百江告退之后,不一會兒一個矮胖子青年一臉喜色的求見。

  “三師兄果然也突破了,恭喜。”

  徐百山滿臉喜色,胖臉上眼睛都擠成一條縫,語氣中都忍不住喜悅:“全賴宗主栽培,啥也不說了,我這幾百斤肉,全賣給宗主了。”

  “我要你這肉干什么?你又不是豬。”

  徐玉笑罵道,他以前和這胖子關系不錯,前番爭斗中,此人被邊緣化,卻也沒有投靠幾位長老,是被長老們嚴防死守的人之一。

  事實上排名靠前的幾為弟子,都是徐朝陽選擇的孤兒親手培養出來的,長老掌權期間一直備受打壓,生怕他們和原主串聯。

  徐百山嘿嘿笑了笑,挺了挺肚子,好似一個水桶,他卻全然不覺,一副神氣的模樣:“我怎么說也是后天高階武者了,雖然不能吃,但能用啊,宗主您盡管用,肯定順暢的很。”

  這帶點歧義的話,讓徐玉臉色一僵,不動聲色退后幾步,笑道:“這可是你說的,我剛好有一個任務給你。”

  徐百山胸脯拍的砰砰響,大包大攬:“宗主盡管吩咐,不管什么事,都包在我身上,保管讓您滿意。”

  “好!”

  徐玉大聲道:“朱雀宗有意調停我們和金刀門的矛盾,派了幾個弟子前來,你負責去迎接,盡可能搞清楚他們的真實態度,如果可以的話,盡量拖延一下他們到來的時間。”

  “啊!”

  徐百山臉色一苦,和上宗弟子打交道,一看就是苦差事,剛要推辭,卻見徐玉臉色不善,想起自己吹的牛皮,只得道:“屬下遵命,不過頂多也就讓他們在城里好好玩樂,但他們都是見過世面的,能拖延幾日實在不敢保證啊。”

  徐玉道:“能拖一天是一天,最好拖到我們和金刀門戰爭結束,等造成既成事實,就是朱雀宗想調停也來不及了。”

  徐百山笑呵呵道:“明白。”

  “那你下去吧!”

  徐百山搓了搓手:“那個,活動經費,您看?”

  “只要能把他們拖在城中,花多少錢都行,自不會讓你掏私人腰包,你去庫房支取。”

  徐百山臉上一松,往后走了幾步,又扭扭捏捏回過頭來,小心翼翼陪笑道:“那個,我聽說二師兄封了刑罰長老,您看我也不比他差,那個,是不是……哎呀,我不是要官,我不稀罕當什么長老,不過我此番代表天劍宗接待上宗貴客,地位低了怕是會讓他們覺得不敬,不利于任務展開呀!”

  徐玉面沉如水:“還不快去?”

  “是是是!”

  眼見自家老大眼中露出兇光,徐百山嚇了一跳,連忙抱頭鼠竄。

  “哼,寸功未立,還敢跟我要官,要是完不成任務,仔細你一身肥肉。”

  自言自語的話,卻傳出屋外,徐百山聽在耳中,一身肥肉抖了抖,腳下更是生風,速度居然很是快捷,一點也看不出胖子的笨重。

  “嚇,太可怕了。看來這任務無論如何得好好完成,要不然不說長老之位,怕是要被拿去榨油了。”

  正跑著,忽然前方飄來一團紅影,徐百山眼睛一亮,高聲叫道:“五師妹!”

  那一團紅影停下,原來是一個穿著火紅色長裙的青年女子,一頭烏黑長發及腰,梳著簡單的發髻,面容姣好,只是眉毛稍顯粗黑,眼神過于凌厲,顯出一股英氣來。

  “哈,三師兄,你這慌慌張張的往哪跑?”

  “唉,苦啊,宗主大人交給我一件關乎宗門存亡興衰的天大任務,可憐我出關之后連一口茶都沒來得及喝,就要為宗門存亡興衰而拋頭顱灑熱血。”

  徐百山露出一絲淡淡的憂傷,以及慷慨激昂之意,胖臉上卻隱隱有著得意之色。

  “哼,那還不快去?”

  紅衣女子眼神一瞪,既沒有為他的憂傷而憂傷,也沒有為他的慷慨激昂而動容,更不屑于他隱隱的嘚瑟和賣弄。

  她看對方也突破了,倒升起一股戰意,興奮道:“快點完成任務,回來之后我要和你決斗,看看你突破后天七重之后,到底有多少長進。”

  徐百山臉色一變,忙推脫道:“還是算了,我還留著力氣對付金刀門呢。再說好男不跟女斗,你要是實在手癢,二師兄也已經出關,你找他比武,實在不行還有宗主,你不是喜歡挑戰強者嗎?宗主可是本宗第一強者,足夠你挑戰很久了。”

  心想鬼才和你比武,每次都是筋斷骨折,不管輸贏都得不償失,我還是去找小桃紅試試槍法,這可有意思多了。

  又暗暗致歉:二師兄,別怪小弟我禍水東引,這就叫死道友不死貧道,我的傷你就替我受了,等到了城里,我多點幾個姑娘,你的樂我也幫你享了,這樣就公平了。

  “哼,沒用的膽小鬼,就你這慫樣,我徐百翠居然跟你并列四大弟子,實在恥辱。”

  女子氣憤的哼了一聲,徐百山卻腳下抹油,早一溜煙跑了。

  徐百翠只得作罷,等來到宗主府中,眼中戰意又沸騰起來。

  領路的小青無奈的嘆了口氣,對這位大師姐無可奈何,但本著為對方好的想法,還是提醒了一句:“大師姐武功大進是好事,不過宗主已經領悟了劍意,您真的想挑戰他么?”

  徐百翠理所當然道:“我正要見識一下劍意的厲害,說不定見識過之后,我也能領悟出來呢。”

  小青翻了個白眼,遂不再勸,有人要自找苦吃,那也由得她。

  至于領悟劍意?呵呵!

  短時間內接見第三位后天高階高手,徐玉心情非常愉快,不枉自己灑下大把的資源,將天劍宗多年積累消耗的七七八八,這一下子培養出好幾個高手,將幾個長老的空缺都給填充起來了。

  雖然這三位粉嫩新人實力比三位長老差不少,但勝在年輕潛力大,而且忠誠聽話,以后的成就肯定在那三個長老之上。

  尤其是眼前這個大師姐,年齡是四大弟子中最小的,才二十四歲,居然也突破到后天高階,這天資著實不錯了,不過考慮到此女戰斗狂人的屬性,有這成就似乎也不奇怪。

  “非常好,四大弟子三個成功突破,要是徐白藥師兄也能突破,那金刀門實在不足為懼。”

  徐百翠行禮之后,便一臉的躍躍欲試,聞言說道:“這多虧宗主不計成本的栽培,雖然我自信要不了多久也能自行突破,不過有靈藥的確更安全,根基也更深厚,未來能走的更遠。這一點,宗主對我們幫助很大。”

  這卻是實話,靈藥在突破之時,能順帶溫養經脈,化解淤積的暗傷,消除隱藏的病灶,可以說趁著這個機會洗毛伐髓,將藥力運用的最大,比平時服用效果更好的多,更何況天劍谷中的靈藥,有著靈脈孕育,對身體的調理作用更好。

  徐玉好笑道:“那師姐準備如何來報答我?”

  徐百翠拍了拍腰間長劍,慨然道:“為宗主斬盡人間仇敵,掃蕩諸般阻礙,送宗主入青云、攬九霄,稱雄當世,如何?”

  徐玉驚訝的看著眼前英氣勃發的女子,想不得此女居然說出這樣的話來,雖然很有些不知天高地厚,但卻也別有一番氣魄。

  “好,志氣可嘉,不過在此之前,先讓我看看你是否有與氣魄相匹配的實力。”

  他抬起手,食指中指并指為劍,對著徐百翠遙遙一劍刺出。

  霎時間,火龍狂舞,熔巖崩裂,火焰席卷半邊天。

  在徐百翠的視線之中,鋪天蓋地都是刺目的紅,血一般的火焰,帶著無邊的熱浪,剎那間將她淹沒。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擊楫中流的拜見宗主大人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