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拜見宗主大人 > 第二十二章 除惡務盡
  隨著古老神秘的咒語吟唱而出,神秘手印仿佛觸發了不可名狀的力量,一股神秘氣息忽然從手印中衍生而出,籠罩在王仲雄身上。

  瀕死老者立刻露出了痛苦的神色,七竅之中滲出鮮血,仿佛獰惡的蜈蚣一般淌下,口中凄厲的慘叫聲,宛若地獄中的受刑者,滿臉猙獰的樣子,恐怖如厲鬼,顯然承受著無法想象的精神痛苦。

  徐玉臉色一沉,這迷魂懾魄著實陰毒,不但后果嚴重,其造成的痛苦也難以估量,想起這幾個老家伙曾經合起伙來,謀劃用這陰毒手段對付自己,他臉色立刻不善起來,望著高長空的眼神兇光閃閃。

  不過念及天劍宗長老凋零大半,宗中還有大量事務需要有人處理,再干掉這廝,一時還找不到替代的人,總不能指望慕縹緲那個冰塊吧?

  “罷了,姑且看在這廝這段時間勤勤懇懇,沒有搞出幺蛾子的份上,過去的暫且不做計較,希望你以后好好做牛做馬,來贖還過去的罪。”

  徐玉郁悶的打消了惡念,按他一開始的想法,四大長老全部都是亂臣賊子,要一掃而光一個不留,就算因此導致天劍宗崩潰也在所不惜,大不了重建一個就是了,徐朝陽能做到的事,自己也能做到。

  不過這個家伙這段時間表現的還不錯,而且自己位置已經不可動搖,武功更是碾壓對方,權衡一番之后,便小小的調整了一下計劃。

  高長空眼角直跳,他雖雙目微閉,但宗主適才兇惡的目光讓他心驚膽跳,宛若被猛虎盯上,心中苦笑,當然知曉原因何在,這一驚嚇,差點秘法反噬。

  好不容易那目光移開,高長空急忙收攝心神,好在王仲雄完全沒了反抗之力,很快就被秘法控制,癡癡呆呆,問什么說什么。

  “你帶來的金刀門弟子在哪里?”

  “在二十里外的臥虎坳,隨時接應我。”

  “可有將這里信息傳遞給他們,吩咐他們接應?”

  “沒有。戰斗太過突然,結束的太快,來不及傳遞消息。”

  徐玉頷首,臥虎坳他知道,一個很是隱蔽的地方,樹木蔥蘢,藏個幾十人還真不容易被發現。

  當然,像這樣的地方實在太多,若是沒有明確線索,漫無目的尋找,一時半會未必能找到,還很容易打草驚蛇。

  “繼續問,金刀門的情況,還有金刀譜。”

  高長空臉色一絲蒼白,這秘法是以精神控制別人,對后天武者來說負擔非常大,他也沒練多久,等再問了幾個問題,高長空便支持不住,大汗淋漓坐倒在地,鼻子中有出血。

  王仲雄身體急劇抽搐幾下,七竅中再次涌出一股股鮮血,雙眼泛白,口中啊啊的叫了幾聲,沒了氣息。

  “宗主恕罪,屬下能力有限,無法支持更長時間。”

  高長空虛弱的說道,勉強盤坐在地上恢復,忽然背后一直手掌貼在后心,一股醇厚內力涌入,高長空目光一縮,心中驚懼不已,但那內力進入經脈之中,卻在梳理暴走的真氣,溫養經脈丹田,頓時放下心來,自嘲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你已經盡力了,能問出一些情報也不錯。”

  徐玉取出幾顆丹藥,全都是安神丹,遞給高長空:“服下吧!”

  “是!”

  高長空毫不猶豫的一口吞下,片刻之后,精神便得到滋養,臉色好看了許多。

  “你且在這里休養,處理一些善后事宜,我帶領大家去臥虎坳!”

  徐玉吩咐一聲,當即換過一種勢力頭領,沉聲道:“已經查到有叛賊余孽躲藏在臥虎坳,除惡務盡,大家隨我殺。”

  “是!”

  眾人自然不敢有異議,當即選了武功相對高強的一百多人浩浩蕩蕩殺奔臥虎坳,這一百多人以天劍宗弟子為主,各家勢力都有,境界是精銳,速度飛快,半個時辰不到,就將臥虎坳堵了起來。

  徐玉側耳傾聽一會兒,點頭道:“里面果然暗藏有人,慕長老且卻查看一番,確認敵人身份,不要搞出什么誤會,一致錯殺無辜。”

  他暗中打了個眼色,慕縹緲目光閃了閃,也不知領會沒有,身影一閃,已經進入了山坳之中,鬼魅般的輕功,又是引起一陣贊嘆。

  片刻之后,慕縹緲悄無聲息回歸,“的確是敵人余孽,有七八十人,實力不弱。”

  徐玉聽到敵人二字,不由會心一笑,看了慕縹緲一眼,對方眼神平靜,似無所覺,徐玉不由暗笑,這慕長老肯定是領會了自己的意思,卻裝作不知。

  “殺!”

  一聲令下,一百多精銳武者從四面八方殺奔山坳之中。

  密林中光線陰暗,樹木阻隔,但這攔不到武林高手,山坳中很快也反應過來,一群黑衣人手持金刀反殺過來。

  幾個后天高階武者領頭,很快就和敵人短兵相接,頓時認出了對方的身份。

  頓時有人心中疑慮:“金刀門的人?不是說徐捭闔余孽嗎?”

  徐玉淡淡道:“這些人和徐捭闔沆瀣一氣,不是他的余孽是什么?”

  那人聞言一滯,心中卻有些懼怕,金刀門勢大,乃是和天劍宗一個級別的勢力,殺了他們的人,萬一對方報復,他們小胳膊小腿可受不了。

  徐玉大聲道:“金刀門悍然入侵我清水武林,天劍宗絕不會坐視,只要大家眾志成城團結一心,金刀門又算什么?除非有人吃里扒外,和金刀門暗中勾結,想要出賣我清水武林同道。”

  眾人頓時不敢多說,金刀門的威脅還遙遠,但天劍宗的劍卻近在咫尺,要是被坐實了勾結外敵出賣同道的罪名,三河幫就是前車之鑒。

  況且現在也想退出也來不及了,金刀門七八十人做困獸之斗,可不會管你哪個勢力,雙方一頓廝殺,彼此沾上了不少血,仇恨就此結下。

  “殺!”

  各勢力領頭者心一橫,心想參與的勢力這么多,金刀門真的要抱負,除非把清水武林從上到下清洗一遍,這么多人分攤仇恨,金刀門也沒那么可怕。

  況且還是天劍宗領的頭,天塌下來還有天劍宗頂著,大家可都是響應天劍宗的號令,為天劍宗而戰,以后小弟被報復,天劍宗這老大不出頭可說不過去。

  這么一想,膽氣頓時一壯,反正已經結仇,索性拋開顧慮大殺一通,還能在老大面前好生表現一番。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擊楫中流的拜見宗主大人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