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拜見宗主大人 > 第二十一章 拿下
  “該死,他們動了殺心,我危險了。”

  黑袍老者王仲雄面大慘變,徐捭闔死了他都沒有這么驚慌。

  在他看來,他堂堂金刀門副門主,就算不敵天劍宗圍攻,但諒對方也不敢殺自己,頂多當做籌碼和金刀門談判。

  畢竟徐朝陽已死,天劍宗實力本就大損,又屢經動蕩,還死了好幾個長老,明面上高手已經遠遠落后于金刀門,真的打起來了,肯定不是對手。

  這個時候,天劍宗明智的做法應該討好金刀門,就算不投降,也不能得罪死,否則沒了轉圜余地,天劍宗豈非萬劫不復?

  這道理這么明顯,就算那個小宗主年輕氣盛,不是還有兩個長老殘留么?相比會勸他做出正確的選擇。

  可是萬萬沒想到,這么從前不太放在心上的女長老居然如此厲害,本以為可以輕松擊敗對方,但實際情況卻反了過來,自己被對方輕松擊敗。

  這等武功,甚至比徐朝陽還可怕,又這么年輕,前途可謂廣大,怎么會屈身于天劍宗這口小池塘里?

  王仲雄百思不得其解,但對方有了這樣的高手坐鎮,一個人就能對付兩三個金刀門高手,再加上那個劍法同樣可怕的少年宗主,在高手層面上,金刀門居然完全占不到便宜。

  雖然天劍宗弟子損失了不少,可占據地利,還真不怕金刀門,以金刀門的實力,想要攻破天劍谷已經難于登天。

  如此情況下,對方少了很多顧忌,搞不好今日就要折在這里。

  “可惡的徐捭闔,居然如此無用,先是中計被圍,又決斗被殺,我被他害慘了。”

  王仲雄心中咒罵,他本來是來打頭陣的,帶領一部分金刀門弟子和徐捭闔接洽,助徐捭闔擊敗天劍宗,盡可能殺傷天劍宗有生力量,最后再一鼓作氣將徐捭闔也滅掉,一口將天劍宗吞掉。

  但如今徐捭闔徹底敗亡,反倒把自己陷入險地。

  王仲雄一邊拼死抵擋慕縹緲劍招,一面瘋狂尋求突圍辦法,可惜四面八方都被圍住,數百個武林好手虎視眈眈,還有不少武功高強之輩,這種情況下想要突圍實在難如登天。

  慕縹緲卻根本沒給他機會,劍光一閃,刺入他大腿之中,復一劍削掉了持劍之手,王仲雄倒在地上慘嚎。

  “把他抓起來,好好審問。他來帶來了數十個金刀門精銳,問出來一網打盡。”

  “是!”

  高長空立即走上前去,將王仲雄武功廢掉,招呼幾個弟子待下去審問,又有二師兄徐百江指揮大家打掃戰場。

  “恭喜宗主,一戰平滅叛逆,還清水縣朗朗乾坤!”

  “是啊,是啊,宗主英雄了得,天劍宗必將在宗主手中蒸蒸日上,我等與有榮焉。”

  “老夫早就知道宗主是不飛則已一飛沖天,想來要不了多久就能進階先天,成為整個南安郡大勢力之一。”

  “……”

  各種馬屁滾滾如潮,清水縣各勢力首領紛紛諂媚,徐玉面帶微笑,接受了眾人的恭賀,目光所到之處,人人都彎腰低頭。

  “現在還不是放松的時候,等斬斷了金刀門的觸手,在慶賀不遲。”

  “是,宗主英明!”

  雖然戰死了一些人,但畢竟大勝,現場氣氛還非常熱烈的,戰場很快就打掃完畢,敵人的尸體大多焚燒了事,己方尸體則要好生收斂。

  半個時辰后,高長空走過來低聲道:“那老兒骨頭挺硬,酷刑之下也撬不開嘴巴。”

  徐玉微微皺眉:“想不到金刀門的人還有幾分骨氣,這副門主倒也當得。”

  高長空略微尷尬,金刀門的副門主骨頭硬,可是天劍宗的長老卻骨頭軟,想到為求活命投降敵人的熊巨力,頓時高下立判,襯托的他們天劍宗的長老很是不堪。

  也不知宗主是有感而發,還是意有所指,高長空只得裝作若無其事,沉聲道:“若是再嚴刑拷打,只怕這老兒要一命嗚呼了。”

  徐玉沉吟道:“俘虜之中,沒人知道那幫人藏在哪里嗎?”

  高長空道:“金刀門的人十分神秘,一直若即若離,沒有和徐捭闔的人一起行動,我們的暗探也沒能查到,可能躲在某個地方等待命令。”

  徐玉道:“大長老死后,迷魂懾魄秘籍落在何處?”

  “這……”

  高長空臉上有一絲不自然。

  徐玉眼神銳利如刀:“在你手中?”

  高長空惶然:“宗主恕罪,屬下這就將秘籍獻上。”

  “他是被你殺死的,也算你的戰利品。迷魂懾魄你學會了嗎?”

  “屬下愚鈍,只是略有所得。”

  徐玉揮手道:“很好,王仲雄瀕臨死亡,對迷魂懾魄已經沒有抵擋之力,我為你護法,好生拷問。”

  高長空無法,只得拱手道:“是”

  “各位捎待,我去看一看王仲雄。”

  徐玉對眾勢力首領拱手說道,眾人見二人私語,雖然心中好奇,但也不敢冒然探聽,鐵山連忙拱手道:“宗主日理萬機,何等忙碌,我等無所事事,恨不能替宗主分憂。宗主且去,不必理會我等。”

  徐玉對鐵山微微頷首,和高長空一起來到一處山坳處,四周都有天劍宗弟子警戒。

  “殺了我……”

  王仲雄十分凄慘,身上皮開肉綻,精神接近崩潰,滿臉血污,雙目圓瞪,眼神中盡是怨恨,看到徐玉到來,灰敗的眼珠子轉了轉,似乎有一絲神采閃過,口中喃喃求死。

  “這又是何必?只要老老實實交待,肯定給你個痛快,又怎么會遭受諸般痛苦折磨?”

  王仲雄口中喃喃:“殺了我!”

  徐玉確定此人精神幾乎崩潰,頷首道:“開始吧!”

  “是!”

  高長空心中也松了口氣,迷魂懾魄可是兇險非常,敵人但凡有反抗之力,就很容易反噬施術者,輕則重傷,重則斃命,這可是經過血的教訓,大長老徐德公就是活生生的例子,由不得他的不驚懼。

  但宗主的命令又不能不遵從,想到這里他很后悔不該貪圖這秘法,要是早早獻上去,而不是留著自己練,豈不是就沒有這破事了。

  不過好在王仲雄被折磨垂死,將危險降到了最低,高長空心中略定,當即施展秘法。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擊楫中流的拜見宗主大人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