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拜見宗主大人 > 第十九章 覬覦
  “死!”

  牛骉雙手狠狠握住李沉魚的長劍,一身橫煉功夫發揮的極致,雙手如金似鐵,那鋒利的劍鋒竟然只是劃破了口子,卻無法斬斷他的五指。

  鐵山趁機狠狠一拳打在李沉魚胸口,將其胸骨打的塌陷下去,五臟六腑盡皆破碎,口中噴出污血,雙眼圓睜,倒在地上,口中發出臨死的悲鳴:“我好恨……”

  “終于死了。”

  鐵山和牛骉都大大松了口氣,李沉魚本來就是毒蛇般的性子,如今雙方仇恨不共戴天,對方若或者,他們兩家簡直寢食難安,如今徹底斬草除根,心中一塊懸著的巨石徹底落了下來。

  “走,去協助宗主圍住那老家伙,別讓他跑了。”

  牛骉憨憨的一笑,仿佛忠誠的狗腿子。

  鐵山微微遲疑,低聲道:“老牛啊,那可是金刀門主的親弟弟,要是折在這里,金刀門還不大舉來復仇?”

  牛骉憨笑道:“那又怎么樣?他冒犯了宗主,自然要受懲罰,至于殺不殺他,那是宗主的事,老牛我只管遵從宗主號令就是。”

  “呸,馬屁精!”

  鐵山暗中狠狠罵了一句,這頭外表憨厚內心奸詐的老牛,他早就看清了其真面目,還擱這兒裝呢,演戲給誰看?

  心中雖然有所顧慮,不過見這老牛果然屁顛屁顛跑去拜見宗主,然后帶領伏牛派弟子圍住路口,鐵山也不得不陪上笑臉,恭敬行禮:“見過宗主,宗主武功蓋世,鐵山佩服。”

  徐玉微微頷首,也懶得跟這家伙謙虛,不過這廝雖然奸詐,但暫時還威脅不到天劍宗的地位,而且還一早投誠,做了不少貢獻,便微笑道:“鐵門主認識這老東西嗎?”

  “認得,認得!”

  鐵山忙點頭道:“金刀門副門主,門主王老英雄的弟弟王仲雄,在南安郡武林也算小有名氣,以前見過幾面。”

  “你覺得我應該如何處置他?”徐玉似笑非笑道。

  “這……”

  鐵山哪敢隨便表態,不管是天劍宗還是神刀門他都惹不起,但當著宗主的面,看著少年那灼灼目光,仿佛直透內心,不由心中一寒,忙道:“此人胡亂插手天劍宗內部事務,很不合武林規矩,宗主可狠狠教訓一頓,給金刀門一個警告。”

  徐玉不滿道:“只是教訓一頓么?”

  鐵山心中一震,沒想到這位小煞星居然動了殺心,忙小心翼翼道:“這畢竟是金刀副門主,干系重大,若殺了他,只怕引起金刀門和天劍宗大戰。”

  “你覺的我會怕他們呢?或者說你怕了?”

  徐玉彈了彈手中青雪劍,劍鳴宛若龍吟,震的鐵山氣血翻涌,忙運功平復,心中又驚又怕,只得硬著頭皮道:“宗主武功蓋世,自然不怕小小神刀門,不過天劍宗方經大戰,還需好生休息,等養精蓄銳之后,再找金刀門報復不遲。至于老夫,自當追隨宗主,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很好,你說的很對,不枉本宗主這么看重你。”

  徐玉笑道:“不過,既然早晚要戰,那趁早斷去對方一臂豈非更好?我聽說金刀門對本宗天劍谷覬覦已久,正巧我對他們武庫和寒山泉也很感興趣。”

  鐵山心中一寒,便知刀劍之爭已經無可避免,雙方都有彼此覬覦的東西。

  天劍谷不但有參天之險,更是環境優美,最重要的是,據說下面蘊含靈脈,雖然品質低下,但也足夠作為小宗門的立派之基了,放眼整個南安郡,小勢力能占據靈脈的,哪怕最下品的靈脈,那也是屈指可數。

  想天劍宗創立區區二十年,就一舉超越清水縣所有勢力,和百年門派金刀門并駕齊驅,這天劍谷靈脈也是重要原因之一。

  同樣是種藥材,在天劍谷中出產的就是長的快,而且品藥效好的多,甚至里面種的糧食,水谷精微都遠超外面,長年在這樣的環境之中,武功進步速度絕非外面可比,甚至徐朝陽半只腳踏入先天之境,都和山谷下面的靈脈息息相關。

  可以說眼紅這條靈脈的人絕不在少數,金刀門不過是第一個撲出來搶肉吃的禿鷲而已,如果不能妥善處理,只怕天劍宗立刻就會被鬣狗分尸。

  而金刀門雖然沒有靈脈,但卻占據一口寒泉,以寒泉之水淬煉兵器,品質能得到大大提升,甚至能煉成神兵利器,對一方勢力來說,也是事關興衰的戰略性資源。

  鐵山雖不愿意和金刀門開戰,但也知道這種事輪不到他做主,要真是兩方勢力打起來,他們也難以獨善其身。

  “唉,希望宗主能理智些吧,若全盛時期天劍宗自然不懼金刀門,可現在……”

  鐵山心中憂慮不已,很是不看好天劍宗,他相信整個清水縣,除了面前年少氣盛的宗主,但凡理智的人,都不會覺得如今的天劍宗能擊敗金刀門。

  眉頭不由皺了起來:“只是宗主年輕氣盛,又剛戰勝了徐捭闔,難免輕狂驕傲,怕是不聽勸啊!”

  他偷偷看了徐玉一眼,見他眉眼之間神采飛揚,有著一種昂揚向上的氣勢,似乎根本沒有被金刀門的威脅而憂心。

  鐵山也不禁有些心折,但作為老江湖,又是鐵拳門門主,卻不能意氣用事,心中暗想:“若宗主一意孤行,非要不知死活和金刀門開戰,我當如何是好?”

  他心中暗暗思考著后路,徐玉仿佛毫無所覺,目光注視著被慕縹緲殺的險象環生的王仲雄,心中卻已經有了決議。

  “金刀門必須死!”

  延續了二十年的刀劍之爭,雙方無不想吞并對方,但以前沒有機會,也沒有借口,現在機會來了,借口也有了。

  徐玉不僅需要寒泉,也需要金刀門武庫中的秘籍,百年積累底蘊必然遠超天劍宗,而且大多都是刀譜,幾乎不會有多少曾經獻祭過的重復秘籍,可以想象,獲得這些秘籍,甚至沖擊先天的資糧都有了。

  至于能否打得過金刀門,這自然是謀事在人。

  今日領悟火山劍意,他心中已有一往無前的信心,只要擊敗金刀門高層,一切都不是問題。

  是時候展露獠牙,震懾那些鬣狗了。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擊楫中流的拜見宗主大人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