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拜見宗主大人 > 第十八章 侵略如火
  黑袍老者目中更是殺機一閃:“此子不可留,否則又是一個徐朝陽,不,比徐朝陽更可怕,若不除掉他,我金刀門恐怕又要被壓制數十年。”

  “和我戰斗,還敢分心他顧?”

  慕縹緲手中劍突然更快幾分,嗤的一聲劃破老者肩膀,獻血汩汩而出。

  “不好,此女兇殘,武功竟如此厲害?”

  黑袍老者臉色一變,慌忙舞動手中金刀,再也顧不得關注徐玉二人的決斗。

  徐玉卻沒有那么多心思,此時他內心寧靜,所有心神全部集中在手中劍上,自武功成就以來,他也只是戰斗了兩場而已,戰斗經驗實在太少,此刻隨著交手進行,戰斗經驗也是飛速積累。

  他手中長劍如山如林,力量強橫,變化精妙,一招一式施展開來,思及這幾日殺伐決斷、快意恩仇,心中只覺暢快無比,胸中有一股酣暢淋漓的氣勢不得不發,前世三十年壓抑的性情突然覺醒,在勢大力沉的一次次猛烈長劍揮擊中釋放出來,心中情緒宛若巖漿一般的滾動,口中長嘯不絕,胸臆奔流于長劍之上,漸漸有一股強大劍意凝絕在劍鋒中,仿佛地底火山即將噴薄而出。

  徐捭闔感受到這股劍意,心中戒懼不已,他練劍二十年,雖也凝練了幾分劍意,但也不過是溪水潺潺,清泉激石般的劍勢,距離練成大河滔滔、九曲江山還差著不小距離,卻不想這小弟竟然已經凝聚出如火山噴發般的劍意。

  若是大江大河、大海大湖,則火山噴發到里面,立刻就被滔滔大水淹沒,可如果是小溪流小噴泉,則頓時被火山堵塞覆蓋。

  當徐玉劍勢積累到巔峰,火山一般噴發出來之時,徐捭闔臉色大變,劍上一股陰陽變換、山水重疊一般的劍意同樣凌厲飛刺,只是遇到洶涌火山,頃刻間消融的一干二凈,熾烈劍意余勢不衰,直刺入奇經八脈之中,然后一路瘋狂生機。

  “噗!”

  徐捭闔口中獻血噴泉似的灑出,砰的一聲倒在地上,明亮有神的眼睛已經暗淡,看著徐玉。

  “徐捭闔死了!”

  四周仿佛靜了一靜,然后便是驚叫、歡呼、怒罵,徐捭闔的屬下心膽俱裂,最后一絲抵抗意志也徹底失去,瘋狂的四處奔逃。

  天劍宗弟子則士氣大振,一路秋風掃落葉般將敵人或殺死或俘虜。

  徐玉走到徐捭闔身邊蹲下:“你安心去吧,我會將天劍宗發揚光大!”

  徐捭闔眼中閃過一絲釋然,斷斷續續道:“小心……朱雀宗,義……父之死不……不簡單!”

  徐玉輕輕點了點頭,徐捭闔于是閉上了眼睛。

  徐玉心中一松,心中并沒有什么悲痛的情緒。

  原主和徐捭闔或許感情不錯,但他卻沒什么感覺,只是把他看做敵人而已,殺了也就殺了。

  重生過來不到十天,壓在自己頭上的幾片陰云已經一掃而空,前世郁郁不得志的郁積心情也在一場大戰中釋放,并借此凝聚出火山劍意,讓他心情暢快不已。

  “朱雀宗……”

  只是想到徐捭闔臨死前的話,他皺了皺眉頭。

  作為南安郡的最強勢力,朱雀宗對全郡的控制力雖然沒有天劍宗對清水縣的控制力那么強大,但對眾多小勢力來說,仍然是一座只能仰望的高山。

  很不巧天劍宗就是這樣的小勢力,如果徐朝陽之死和朱雀宗有關的話,還真是一樁麻煩事。

  不過目前當務之急,還是眼前這個老頭子,此人代表隔壁縣的金刀門,這可是和天劍宗爭斗了十多年的老對手,很顯然覬覦清水縣,這需要狠狠的打回去。

  “宗主大人萬歲!”

  各處戰場已接近尾聲,天劍宗弟子歡聲雷動,這場持續了一個多月的動亂,終于要徹底結束了,不少受夠了的弟子興奮不已。

  “糟糕,沒想到徐捭闔這么不中用。”

  黑袍老者面色大變,眼看四周數百人將他圍了起來,其中不乏高手,他心中大急,立刻就想逃跑。

  只是慕縹緲劍法如網,將他籠罩在內,逼的他打起全副精神應對,根本不敢有任何破綻,想要脫離,非得斷尾求生不可。

  徐玉一眼就看出這老東西想跑,但也沒有貿然插手,慕縹緲可是說了,此人老頭交給她解決,要是上去幫忙,搞不好還得罪她了。

  于是他將目光轉向熊巨力,大聲道:“熊長老,吾父待你不薄,你為何恩將仇報?”

  熊巨力此時心頭籠罩一股絕望,他投降徐捭闔本來是為了保命,沒想到轉眼之間徐捭闔身死,自己又一次陷入包圍,眼看死到臨頭,可惜這一次已經沒了轉圜的余地。

  困獸之斗,他知道即使服軟也沒了用處,索性破罐破摔,大罵道:“對我不薄,為何不肯把渾天元地劍訣和我分享?老子本來有先天之資,缺的不過是一門先天功法而已,徐捭闔口口聲聲以兄弟待我,有了先天功法卻一個人獨享,不肯給任何人觀看,這叫待我不薄?”

  他哈哈獰笑道:“既然他不給我,那我就自己搶,只要得到渾天元地劍經,我必然能修成先天,從此能活兩百歲,別說是卻區區小恩小惠,就是父母我也殺。”

  徐玉一愣,想不到此人如此狠辣,不過一本直指先天的神功秘籍,的確能讓人變的六親不認,這不僅意味著強大的實力,更意味著壽命的增長,特別是對于年紀大的人來說,更是有著無法抵御的誘惑。

  他倒是有點理解這幫老家伙們了,除了人品卻是不太行之外,也是誘惑實在太大。

  但理解不代表諒解,徐玉冷笑一聲:“升米恩斗米仇,古人誠不欺我!”

  他見高長空雖占據上風,但面臨熊巨力的臨死反撲,也是畏手畏腳,當即眼神一凝,猛地一劍劈了出去,剛領悟的火山劍意洶涌而出,在虛空中撕裂出一道熾烈火光,沸騰劍勢宛若巖漿洶涌,轟的一聲撞在熊巨力巨劍之上,這位強弩之末的長老,當即慘嚎一聲,整個人被燒成焦炭。

  “多謝宗主援手!”

  高長空眼皮一跳,心中恐懼不已,剛才那一劍,擦著他斬出,差點讓他以為是沖著自己來的,一瞬間有種死亡臨頭的錯覺,額頭冷汗涔涔。

  他看了一眼焦糊的尸體,心中涌起一陣兔死狐悲的感覺,苦笑了一聲,趕忙召集弟子圍住黑袍老者,免得他跑掉。

  眾弟子更是敬畏有加,紛紛不敢直視徐玉,全場數百武林人士,臉上都露出敬畏神色。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擊楫中流的拜見宗主大人

  御獸師?